当前位置:

第94章 章回9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艾迪的脚已经快要接触到地面。

    菲力的手已经抓住艾迪的肩膀。

    “噗嗤!”一道粗大但尖锐的土刺直接从地面射出,贯穿了艾迪的腹部。

    “啊!”艾迪惨叫。

    无数的土箭从地上蹿出,直袭艾迪和菲力。还有六个土人从地面蹦出,直接向菲力两人投掷飞矛。

    “射箭!”菲力大吼,抓着艾迪迅速上升,艾迪自己也用劲鼓动翅膀。

    六个土人也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啊啊乱叫一通,哧溜一下又钻回土里。

    泽西在半空中对准汉克周围的土地连续射出五六箭。

    地面毫无动静,那六个土人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艾迪又是痛苦又是羞愧,“大人……”

    菲力没安慰他,艾迪刚才实在太冲动,明知道对方有操控土壤能力的能力战士还敢就这么往下冲。

    菲力面带寒气,拉开弓弦,带着锐利暗光的骨质箭头破空飞出,因为速度极快,甚至发出了啸音。

    “咻——!”

    “轰!”地面炸开,这一箭的威力竟然巨大如斯。

    “啊!”地底滚出两个泥人,惨叫着就要往外逃。

    泽西和艾迪同时瞄准两人。

    “趴下!”有人在大喊。

    两个泥人迅速趴倒在地,飞箭快要射到他们身上之前,两人身下土壤突然松塌,飞箭射到了土壤上。

    “狡猾的野蛮人!大人,他们在地底,我们得逼他们出来!”泽西气得大骂。

    菲力面色冷静,反手又抽出一根箭,拉满弓弦,飞箭如电般射出。

    “咻!轰!”

    菲力没有停顿,接连射出三根利箭。

    尘土飞扬,土块飞溅,除了汉克趴伏地面周围三尺,方圆三百多米的大面积土地都被炸开深坑。

    可是再没有惨叫声响起。

    “大人,他们肯定躲在汉克下面,我们得把汉克救出来!”

    菲力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一落到地面肯定就会受到那名能力战士的攻击,哪怕他们稍微接近地面也一样。

    “艾迪,那人真的只是四级战士?”

    艾迪捂着腹部,痛苦地点头,“是的,大人,我看得很清楚。”那土刺在他升到空中不久就散了,泥土大多落在他的腹中,如果不尽快止血并清出那些泥土,他很可能……

    菲力眼中闪过疑惑,张着弓箭对准地面,“四级能力战士就能拥有这么熟练、快速、精确且如此大面积的操控能力?不可能!这人……要么这下面已经被对方事先挖空和布置过,要么这人根本就不是四级战士。”

    菲力哪能想到原战如今那能让其他四级控土战士能妒忌和惊讶到死的、对土壤的可怕操控能力都是被他家祭司大人给硬逼出来的!

    任哪位控土战士在一个冬天以一个人之力开凿了两条护城河并几乎独力建了一座城池,没事还得按照祭司大人的变态要求做一堆石制用具,大概对能力的使用都会如臂使指,这就是所谓的熟练工和普通工的区别,哪怕他们都拥有同等级的证书。

    当然,菲力更不知道原战还学习了一个据说由祖神传承的叫做初级训练法的正确且系统的训练方法,更接受过三次生命力充能。所以就算他能找到一个同等级的熟练工,也比不过天天和祖神祭祀睡一起不小心就开了挂的原战兄。

    菲力想不通,这让他更想直接会一会那位九原部落的首领。

    “泽西!”

    “在!”

    “我对地面进行攻击,你变身负责救出汉克,听我口令,当我数到三时,你就往下冲!就算有人攻击你,你也不要管,只要把汉克抓上来。”

    “是。”泽西把自己的弓箭和箭袋扔给艾迪,迅速变成鸟形,拔高身体,做好冲刺准备。

    “艾迪,你注意地面,一看到动静,什么都不要管,直接射箭!”

    “是!”

    “准备!一,二,冲!”

    泽西口中发出厉叫,身体收成箭形飞速向下方的汉克冲去。

    菲力和艾迪绷紧弓弦随时准备支援。

    泽西的脚抓住了汉克。

    菲力和艾迪浑身肌肉绷紧。

    泽西抓住汉克用劲冲上天空。

    地面一片安静,没有人攻击他们,更没有人露面。

    地底,原战领头,他身后的六名战士一个接一个,紧跟在他身后。

    七个人发足狂奔。

    随着原战向前跑动,他身前的土壤看起来就像在不停地往后退,而第七个战士却像是被土壤追着屁股跑一样,只要他脚一迈出,后面的土壤就会被填上。

    胡胡等人激动和兴奋超过了害怕,他们完全没有自己在逃亡的自觉,只觉得躲在地底下攻击鸟人和在地底下奔跑这样的事情简直刺激得一塌糊涂!如果不是怕被敌人发现,他们更想一边跑一边狂叫。

    原战在地底明明看不见地面方向,可是通过这些土壤,他莫名地就是知道他要走的方向在哪边。

    他本来不准备逃,他早在回来的路上就防备着那些鸟人会带援军来救他们的同伴,一路尽量穿过一些小树林边沿,避免被空中的鸟人发现。

    有心算无心,那些鸟人向他们飞来时,他们已经老远就看到天空那几个黑点。

    他打算埋伏那些鸟人,就像他们原来捕猎野兽,会挖个坑躲到地下,等野兽过来时从下面刺穿它们的腹部一样,他也打算这样对付那些鸟人。

    可是来的鸟人并不像之前那么好欺负,其中一个投掷出的武器,威力之大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那鸟人用的是什么武器?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威力?那是武器的能力,还是战士的能力?

    虽然那鸟人强大得有点超过他的预估,但他有的是办法对付那鸟人,只要对方想要救出他们的同伴。

    只是他能坚持,胡胡他们却不能,而他也不可能长时间把胡胡他们藏到什么地方,单独来对付那些鸟人,他急着回城,哪有时间跟他们周旋。

    确定无法在短时间内再收拾掉其他鸟人,原战在那厉害鸟人射出第三箭之前就带着胡胡一起跑了。

    至于俘虏,反正都快死了,带回去也只能给默切着玩,不如丢给那些鸟人做累赘。

    菲力等人确定那些野蛮人已经逃掉,飞出一段距离,落到一条小溪边。

    艾迪坚持让大家先检查汉克的伤势。

    汉克已经陷入昏迷。

    泽西刚放平汉克就不可置信地大叫道:“汉克的翅膀!那些野蛮人对汉克做了什么?!”

    菲力和艾迪一起看过来,这才发现汉克的翅膀看起来只是断裂,但拉开后才发现,他的两只翅膀中间的角膜和翅骨都被人切掉,只剩下最外面也是最大的一根翅骨。

    “野蛮人!我要杀光他们!”泽西愤怒地暴吼,艾迪更是痛苦难当。

    菲力站起身,“我们回去找朵菲公主,也许她能把汉克和艾迪救回来。你抓住汉克,我带艾迪,走!”

    但当他们飞回九原部落外延北边那个小树林时,却发现公主殿下和他们俘虏的那个女人都不见了。

    “大人?”泽西三人一起看向菲力。

    菲力握拳,“你在这里守着汉克和艾迪,我出去探探,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此时,“砰!”大量碎石滚落。

    一道庞大的黑影突然从南边尽头的崖壁上冲出。

    “桀——!”饿!好饿!肉!要吃好多好多肉!

    同一时间,原战一行人发现天空已无鸟人身影,又重新跑上地面,略略休息补充食物和水份后,又开始狂奔。

    一个半小时后,菲力在一座小山丘下找到了逃出树林的朵菲。

    “殿下,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个俘虏呢?”

    “九原部落的人找了过来,他们的祭司可以役使一种巨大的土蜂,那些土蜂很多,我没有办法消灭它们,只能离开那座树林。那个俘虏大概已经被他们的人救回去。”

    菲力也在内城看到那些蜂群,他不清楚那些土蜂有多厉害,但也知道女孩子都怕这些,便没多问。

    朵菲问菲力去追杀原战等人的结果。

    菲力只说原战等人已经在逃回内城的路上。

    朵菲听说原战就要回城,当即就皱起眉头。

    菲力却在此时一口答应帮助朵菲夺取九原部落,但要求她先救回他的手下艾迪和汉克。

    朵菲握拳同意,这个机会她真的不想放过。随后,她跟着菲力又回到那座树林为艾迪和汉克补充生命力,为他们断肢重生,让两人很快就愈合了全部伤势。

    朵菲的神奇能力让艾迪等人都大为震惊,他们一直不知道公主殿下竟然也可以像叶赫大人一样为大家治疗,而且公主殿下的治疗能力显然已经达到四级以上。神殿里也有一些神侍可以帮助大家治疗,但他们并不能令断肢重生,他们以前一直以为只有叶赫大人才能如此神奇。

    菲力也很诧异,他是知道这位公主殿下会治疗的少数人之一,但他没想到这位竟能做到这种程度。

    “您没有在那些野蛮人面前展现您这样神一般的能力吗?”菲力不解,如果朵菲展示过这样的能力,那些土著要么因为害怕直接杀死她,要么就是把她当神看,为什么这位殿下还要求助他?

    “你知道那些野蛮人部族的祭祀都很排外。”朵菲模棱两可地道,随即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攻击九原部落?有什么计划?”

    “我打算再探一探该部落,如果能跟人鱼说上话就更好。”菲力现在最担心的武力就是那些在护城河里游弋的人鱼战士。

    略过菲力等人的计划不提,次日清晨,原战一行七人紧赶慢赶终于返回九原部落。

    原战突然回城,虽然让人惊讶,但不可否认的是,所有人就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一般,一起欢呼了起来。

    猛一听原战半途折返,立刻跑出城门迎接他。

    “战,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知道有敌人来探查的事情了吗?你……你身上裹的那是什么?”

    原战没有回答猛,而是先让跟着他连夜赶路的胡胡等六人赶紧去吃饭睡觉和疗伤,等穆长明亲自领着那六人离开,他才跟着猛走上城墙。

    “默在哪里?”原战没有问严默有没有事,因为严默有事,他看那些人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在东城楼。”猛赶紧道。

    “把我离开后的所有事都告诉我!”

    “是。”

    原战和猛走到东城楼时,猛也把这三天发生的事全部交代了一遍。

    “沙狼救回来了?”

    “是。默的那些食人蜂找来了,不过也幸亏它们,默从它们那里了解到那树林里只有两个人,就让我派人去看看。不过我们只救回沙狼,朵菲逃了,朵菲大概看到那些食人蜂的时候就跑了。”

    原战一听到食人蜂三个字,脸皮就忍不住抽了抽,“我们现在的食物还能支持几天?”

    “天气转热,所有肉食都已经尽量腌制起来,不过默说他手上的盐已经不多……”

    “几天?”原战不耐烦到。

    猛迅速回答:“十天。如果不算那些矮人的话……”

    原战皱了下眉,“把所有人都叫回来,包括狩猎队,这段时间没有我的命令,所有人必须留在城内。食物可以找人鱼商量,让他们暂时给我们提供一段时间的鱼类,就说这份恩情我会记住。”

    “呃,”猛张嘴。

    原战在东城楼门口顿住脚步,两名护卫向他行礼,原战回礼,问猛:“呃什么?”

    猛吐口气道:“我不知道默怎么跟人鱼说的,总之现在那些人鱼不但答应给我们提供食物,他们还又多派了五百战士过来。还有那些矮人也全都留下了,并主动要求跟我们一起对付外敌。”

    原战听后没有表示,直接掀帘进屋。

    猛要跟着进来,被原战手掌挡住,“事情都说完了?”

    猛想了想,“还有默让我们制造的武器,如果你有时间,我想给你看看。”

    “就这些?”

    “是。”

    “我要休息,你去给我弄烤肉,两个小时后再来。”原战不等猛回答,刷的就放下门帘。

    严默已经听到他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看到原战走进来也没太奇怪。

    原战看他在揉额头,就走过来问他:“很烦?”

    严默诚实点头。

    这三天,原战在外面过得不易,他在城内也过得非常不容易。

    除了战事安排,部落里所有事情都压在他的肩膀上,在不知道敌人明确的数目前,他要考虑部落人口的安全、食物、武器、不参战人员的安排及所有人的后路等等。

    哪怕知道敌人数目不多,但在不清楚对方的实力前,他还是确保万一的主动找人鱼谈判,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好不容易才让他们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直到说动他们加派人手帮助保护九原部落,也是保护他们的青渊湖东边领域。

    如果他只需要专心做一个医生就好了,如果他可以完全不管这些人的死活就好了,如果他可以按照他以前的性子……

    严默一拍脸颊,重新集中注意力,谈正事道:“你发现被鸟跟踪了?”

    “是鸟人。”原战解开裹在身上的两大块皮膜。

    “鸟人?”严默惊讶,目光自然落到原战身上那两块皮膜上。

    “人没带回来,累赘,这两块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用。”原战把两块皮膜往木桌上一放。

    严默精神一振,扑到木桌前,两眼放光地拎起其中一块皮膜,“这是长在那些鸟人身上的翅膀?没有毛?纯皮膜?”

    原战随手端起严默的木杯大口喝水,他就知道他家祭司会喜欢这些,如果不是带个人不利于赶路,他就把那鸟人整个扛回来了,那样默会更高兴吧?

    “天,这世界……我现在相信山海经上记载的一切也许都是真的了。唔,这是用来支撑中间部位的翅骨,一根、两根、三根……等等,为什么只有内侧?最大最外延的那根翅骨呢?”

    “太重,没带。”

    “你……!”好浪费!“人给你杀了?”

    “没杀死,还有一口气,能不能活就看他同族。”

    可惜,如果死了,如果地方不远,还能弄回来解剖看看。

    “什么是山海经?”原战靠在木桌边沿问。

    严默回神,“是祖神对这个世界的记录,那本书上记载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地形和神的来源等等,但我当初没有仔细看,只记得一点点。”

    “你知道的那一点点也很……珍贵。”原战貌似十分疲累地伸展了一下/身体,“那些鸟人很厉害,其中有一个可以投掷……不,是用一种奇怪的工具,飞出细小的木矛,就像是你提醒我把土块可以弄成木矛的尖头那样的形状。”

    严默啧了一声,“那是弓箭,一种远距离攻击武器,会飞的鸟人加弓箭,这也太欺负人了!”

    原战看着严默,故意跺了跺自己满是泥土的大脚,道:“是很厉害,所以我回来了,晒盐池只能放到以后再弄。”

    “其实你回来不回来都无所谓……喂喂,你干什么!别乱伸爪子!”

    原战的手在严默头顶来回虚虚抓了几下,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把他抽筋扒皮似的。

    “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我的祭司大人!”男人磨牙。

    “谢谢,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原战自顾自道:“我想狠狠揍你一顿,揍完再狠狠把你干上一夜!”

    严默现在已经完全不把这人的威胁当一回事,他挥挥手让对方不要靠在桌子边占地方,随即掏出手术工具给膜翅进行分解。

    原战给他气得差点吐血,他这么玩命地赶回来都是为了谁?

    严默被对方那充满怨气的目光看得受不了,只好抬起头,特真挚地道:“如果你真的憋不住,可以找猛商量一下,也许作为兄弟他愿意贡献自己的屁股给你。其他勇士你也可以考虑一下,只要不强迫,双方自愿,我绝对不会召集裁决团来裁决你的罪行,我个人认同同性/性/行为也是一种自然行为。”

    原战气得把拳头捏得咯吧响,冷笑:“你不想我回来?”

    “不,当然不。你怎么会这样想?”严默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原战能及时赶回来,他也确实感到小小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如今他对这个土著青年的感情也很复杂,有时候会把他当敌人提防,有时候又会忍不住把他当可靠的兄弟和伙伴,有时候会气他气得恨不得宰了他,有时候他也能在这人的身边感到安心。

    原战抬手抹了把脸,压下怒火,直接改变话题,“你是怎么说服人鱼加派人手来帮助我们?”

    严默自检自己刚才的言行,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他只是说了实话而已,“我说你回不回来都行,就是因为我已经说服人鱼,向他们明确表示有我们这样友好善良的邻居很难得,与其以后换一个不知道底细和心肠的新邻居,不如和我们好好合作。对了,攻击你的鸟人有几人?”

    原战回答:“前后加起来一共四只,你们这边只看到两个人?”

    “对。”

    “你那些蜂卫发现周围有多少外人?”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据蜂卫传达给我的讯息来看,我们周围并没有敌人大军出现,所以就算有,也不会超过六个。”

    “那六个人也足以毁掉这座城。”原战从来不会轻视自己的敌人,“他们从天上攻击,我们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现,只要我们出去打猎捕鱼就会被对方从空中袭击。其中一人应该也是能力战士,而且其能力相当强大,他只要不落到地面,我就拿他没办法,这次我就差点伤在他手上,不过我也伤了他们两个。”

    “有朵菲。据沙狼说,朵菲和那些外来者相识,还是他们的公主。如此,朵菲肯定会帮助他们恢复生命力和伤势,这样一来,那六个人就会变成打不死的小强……一种神兽,他们缠也会缠死我们,除非把他们一次性全部干掉,否则让他们逃掉一个就会后患无穷。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一次性把他们全部收拾掉?”

    原战忽然不说话了。

    严默等了一会儿,奇怪地看他。

    原战抓起桌上的木杯,看着严默的脸,“咯嘣”把杯沿咬下一块。

    “……我记得你已经让猛去给你弄肉吃。”

    “我现在想睡觉,我跟鸟人打了两架,赶了半天加一夜路,大半时间都在使用能力在地下穿行,还带着六个人,我现在很累。”

    “哦,”严默挥了挥手术刀,“那你去睡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忙。”

    原战深吸气,慢腾腾地开口道:“你想要用我,就要对我好一点。”

    严默,“……”

    “你在做我奴隶的时候,我就对你很好,想跟你睡觉都会先喂饱你。”

    “那叫好?”严默挑眉。

    “难道你希望饿着肚子被我睡?”

    严默简直想骂娘,“我们可不可以暂时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部落正在生死存亡之际,你跟我谈这个有什么意思?”

    “有意思,很重要!”原战加重语气,“我打算到你十六岁时和你成亲。”

    “噗——!”

    作者有话要说:吐血倒地的严默哀嚎:你他妈地怎么突然向我求婚?!这太犯规了!

    原战认真道:我仔细算过,等你到十八岁要三年,但到十六岁就只要一年,而部落规则就是到十六岁就可以结为伴侣,那么自然是和你成亲最划算。

    严默:……这是在钻法律漏洞吗?为什么我会觉得这样的行为好熟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