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5章 章回9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擦了擦嘴唇,没好气地道:“首领大人,你应该没忘记,我们之间只是彼此利用的关系。”

    “嗯,你用我,我也用你,彼此利用。”原战肯定。

    严默好一会儿没说话。

    以前,他不懂得要婉转,演戏本领也太差,看到讨厌的人就笑不出来,看到给自己捅刀子的人就想立刻报复回去,不能忍受别人占有自己的成果,不能和敌人相敬如宾,心狠手辣冷血少情,视道德为束缚,把科学当游戏,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惜做下很多对别人来说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又自大得不知道给自己擦干净屁股,只当自己有能力,所有人就都会捧着自己,结果呢?

    重新得到一条生命,他就告诉自己要拿以前的经历来引以为戒,要改变自己的性格,要学会忍耐,要做一个不同的人,哪怕只是为了减少人渣值。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做一个好人实在太难,尤其是做一个违背他本性的虚伪的好人。

    原战在利用他,他很清楚这一点。就跟原战很明白他也在利用他一样,只不过他没想到原战竟然想把他利用得如此彻底。

    严默冷笑。

    他不是不可以撇开原战重新再找一个部族,再找一个更好操控的人。但是想要再找一个力量和头脑都不弱于原战且十分信任他的人不会那么容易,而且想要让这里的原始部族接受一个外来者当己族祭司则更难。

    就算他武力强大到可以让人害怕,那也只是暂时收服,不管是原始人还是现代人,可都不是你给他一点好处就能彻底让对方死心塌地跟着你的,阿乌族也是各种成因加在一起才能被他几乎是空手套白狼地收到旗下。

    他和原战也算是知根知底,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劣根性,却又建立了奇异的信赖关系,撇开那牲口不时想要爬他身上这点不谈,对方确实是他手上最好的一张牌,这点毋庸置疑,但好牌也只是一张牌,并不代表他就会被一张好牌给束缚住。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说话?是不是觉得我非你不可?是不是觉得我辛苦弄出这么一个九原部落就肯定舍不得离开?而我想要留在九原部落并掌握她,就必须依靠你?”严默的表情彻底变了,他懒得再给自己套上面具。

    原战表情也变了,他正视严默。

    严默不等他开口就道:“如果之前我有任何让你误会,或者有误导你的地方,我道歉。不过,原战,我今天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你我之间只会有两种关系,要么是伙伴,要么就是敌人。我已经厌恶再和你发生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行为,如果你非要让我做不情愿的事情……我想你不会想要看到那样的结局。”

    严默说完,不想再待在室内,丢下翅膜就往外走。

    “你要不愿意在十六岁,我可以等你到十八岁。”原战忍耐道。小奴隶强大后就一天比一天凶悍。

    严默气笑,回头:“你没听懂吗?老子以后不陪睡!不管是十八还是八十!什么时候都不行!你敢动我,我就杀了你!”

    原战搓搓下巴上的胡渣,“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操!你才吃错东西!”严默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这脑回路跟他根本不在一条线上的混蛋说。

    “以前我总是为了求生而各种忍耐,可是现在想想,如果我一直压抑自己、违背自己的本性,就算有一天我能做到一直都想做的事情,那么‘我’的存在意义又在哪里?那时候我还是我吗?如果我不再是我,我的宝贝也不会再是我的宝贝。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原战蹙眉,看样子在努力理解他的话。

    严默索性把压在心底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我承认,我的本性很让人讨厌,就跟我当初看到你第一眼就晓得你不是好东西一样。也许这样的我无法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游刃有余,也许会给自己创造很多敌人,也许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和惩罚,可是我宁愿这样走下去。去他妈/的祖神惩罚,想要改造我,它算什么东西!”

    “噗!”

    原战和满脸黑线的严默一起看向一头冲进来的二猛。

    二猛发誓自己不是故意对两人喷口水,他只是刚刚冲到门口掀开帘子就听到了他们的祭司大人竟然在辱骂祖神!

    他实在太惊讶,太震撼,而他正准备汇报一件事,结果话没出口就因为震惊/变成了喷口水。

    严默忽然觉得二猛比牲口战的杀伤力大多了,原本严肃的气氛被他这一喷,他一下就从邪神变成了逗比!二猛肯定跟指南是一伙的,百分百!

    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祭司大人假想敌的猛,辛苦地把嘴里过多的口水咽下,快速道:“战!默!城外有……长翅膀的人飞在空中,要你们出去见他!”

    原战一听,冷笑:“来得倒快。”

    “对方肯定一直在监视我们,你一回来,他们就发现了。”严默迅速清空脑袋,把注意力集中到正事上,“对方有弓箭,又能飞,我们出去就会暴露在对方的攻击下。”

    猛补充道:“那鸟人还说如果你们不出去见他,他就开始攻城。”

    严默嗤笑,“让我猜猜看,如果我们就是不露面,过一会儿他大概就要喊话说要求单挑,说不定还会加上为了减少流血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

    严默料中了,菲力此时正在内城上空飞来飞去,对着四处城楼高喊:“九原部落的首领原战,你可敢为了你的子民出来一战?胜者得一切,败者虽死犹荣!原战!出来一战!不要让你的子民嘲笑你的胆小!”

    菲力拉开弓弦,对准内城空地放出一箭。

    “轰!”土地炸开,城中传来一片惊叫。

    从窗口看到这一切的猛大骂:“那不是默默让我们做的弓箭吗?他们怎么都已经有了!”

    原战也站在观察孔处观察外面情况。

    猛对原战急道:“你不能出去,那家伙飞在天上不下来,你的控土能力用不上,而那鸟人的弓箭射程又比我们刚做出来的远得多,他会飞,投掷的木矛也很难刺中他,你一出去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对方杀掉。”

    原战已经会过此人,自然比猛更清楚他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可是……

    原战看向严默,“九原部落和原际部落不同,我们不是阿乌族人,如果今天我不出去,阿乌族人不会再信服我们。”

    严默也清楚这点,朵菲一定把九原部落的情况都跟她的族人说了,对方抓住了他们的最大弱点。

    必须把那些鸟人弄下来,否则他们这一仗必输无疑。

    可是要怎么弄?让食人蜂攻击?可对方如果没有主动伤害他的意思,他先驱使食人蜂攻击势必会被惩罚。但这样束手束脚,遇事一味地只能被动反抗,他迟早会被折磨得连求生意志都消失。

    不能再这样下去,他一定要做出改变!

    指南可以改造他的道德观和做事方式,但他不能就此迷失自己。

    猛看着窗外惊叫:“又来了三只鸟人!他们分别用弓箭对准了四个城门出口。”

    “我出去。默,你待在这,看到情况不对,立刻和猛从南门下的地道离开。你说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原战不等严默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一把抢过猛的长矛,命令他:“猛,你去吩咐所有战士,只要看到那些鸟人往下落,就投掷长矛攻击他们!如果我死了,你立刻带默逃走!”

    猛咬牙,“阿战,你现在是疲劳作战,赢面更低,我们可以现在一起离开,他们不会发现……”

    “等等!”严默一把抓住原战的胳膊,过了一会儿,放下。

    原战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只对他点点头,随即走出大门。

    严默腿一软,一个踉跄扶住墙壁。通过这次生命力赐福损耗的程度,他才知道那人竟然一直在强撑,如果他不给他进行充能,那家伙这战必败无疑。

    “默!”猛想要扶他,又不敢碰他。

    严默摇手,“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猛抓抓脑袋,凑到严默身边,带着点乞求的神色道:“默,你这么聪明,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把那些鸟人弄下来?”

    严默漫不经心地道:“你应该对那家伙更多一些信心,他只要两脚站在土地上,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不过对方不下来,他也很难赢得此战就是。”

    作为首领一直处在挨揍当中,也未免太难看,但是谁叫敌人有翅膀呢?

    猛瞪他。

    “干嘛这么看我?”严默睨他。

    猛低声叫:“那些鸟人有翅膀,你的蜂卫也有翅膀,它们都敢追杀九风,对付这四个鸟人也不会很难。默,只要你说一声,那些食人蜂……”

    “可是它们会死很多。”

    猛气得吼:“那你就看战被那些鸟人欺负?”

    “老实说,我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猛张大嘴,“……默默,你早上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一边给阿战赐福,一边又想让他被人欺负?

    严默嘴角抽了抽,绕过他,走出大门。

    “哎?默你干什么?阿战让你待在这里!”猛惊醒,想要去拉严默,却因为有所顾忌而被对方躲过。

    外面,原战出现在西城门的内护城河前方。

    城墙上阿乌族战士和矮人们都手持木矛和粗制的弓箭对准天空。

    内护城河里,六百名人鱼战士手持炼骨武器,警惕地盯着天上的敌人。

    乌宸和叶星等人带着所有没有战斗力的孩子躲到了首领大人早先挖好的地洞中,乌宸很想去找严默,但严默交给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这些孩子,他不敢不遵。

    菲力看到原战出现,立刻张弓对准他,大声道:“原战首领,今日你我不死不休,谁赢谁得一切!”

    原战不动声色地聚集脚下土壤,其实心情极为不爽,这些鸟人太无耻,竟在明知他体力和能力都消耗过大的情况下跑来挑战他,如果不是默……

    想到他家祭司大人,原战不爽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当下也提高嗓音喊道:“你想赢得什么?这座城池?我能建造它,也能毁了它,就算你赢过我,最后得到的也只会是一座泥山。”

    “原战,如果你敢这样做,我就杀光你的子民!你身为首领,难道就不体恤怜悯你的子民吗?”菲力的声音传遍半个内城。

    原战右拳一砸左胸,暴吼:“九原部落的子民不会去做别人的奴隶!我们宁愿战死,也不会屈服在你们的脚下!”

    “九原部落的子民不做奴隶!杀!杀死敌人!”城墙上的阿乌族战士齐声大吼。

    严默听到声音,觉得这段时间的洗脑效果还不错,不管那些阿乌族人是否喊得真心,至少喊出了气势。

    矮人们听不懂他们的话,可是他们被气氛渲染,也纷纷大喊。

    人鱼战士神情肃穆,战意已浮现在他们脸上。

    原战长矛一指天空,“你,敌人,说出你的部族,亮出你的血脉,让九原部落知道要找谁报仇雪恨!今日你攻打我九原部落,来日我九原必将血洗你的部族!”

    菲力骄傲地高声回答:“我,菲力捷尔逊,天堑城第三军团团长,以国王哈尔诺思曼的名义征收你的城堡!九原部落以后将成为伟大的朵菲尔德公主的领地!野蛮人,我命你立刻跪地迎接朵菲尔德公主,否则我必将取你性命!”

    “狗屁公主!狗屁国王!”猛一边狂奔一边破口大骂。默不见了,战知道一定会杀了他!

    严默指了指天空四个鸟人,对飞到他面前的食人蜂道:“看到没有?飞过去干掉他们,要悄悄的,别一大群飞过去,绕道,从后面悄悄地贴到他们背上,小心别让他们发现。”

    拳头大的食人蜂背上背着一只小的,两只像是都听懂了他的命令,在他面前飞了一圈,随即飞到同伴当中去传达蜂王指令。

    严默瞅着那一大一小两只食人蜂觉得有点眼熟,这两只看着好像那天停到他手背上、不小心就占了他大便宜的那两只幸运蜂?

    他当时只想着不能碰到人,却忘了天下活着的万物都有生命力,等晚上看指南给他计算一天人渣值收支情况时,才发现他的赐福又少了两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那次给这两只食人蜂进行生命力补充后,这两只蜂不但变得更精神,而且也更容易理解他的命令。

    城墙上忽然传来阿乌族战士愤怒的狂吼声:“杀!杀死敌人!杀死他们!杀死这些鸟人!”

    原来菲力对原战做出了侮辱性的动作,他拿箭头指向原战,然后往下一压。

    原战脸上毫无反应,身体却突然升高。

    菲力吓了一跳,立刻向原战射箭,可是迟了!

    原战被脚下陡然耸立而起的土柱送到半空,左手扬起掷出大量土箭的同时,身体后仰,用尽全身力气把右手中的木矛也投掷向菲力。

    “轰!”飞箭击中土壤后炸裂,原战发出一声闷哼,直接扑入土地中。

    菲力闪身想要躲开那大面积向他攻来的土箭,哪想到中间还夹着一根飞矛。原战为了攻他一个出其不意,甚至宁愿自己挨着可能受伤的机会也要伤他一把!

    菲力努力扇动翅膀,打掉了大量土箭,可是那根被原战全力投掷的木矛却从他的翅膀中穿透而过。

    “首领!首领大人!战!战!战!杀死这个鸟人!”阿乌族战士亢奋狂吼,纷纷向菲力投掷木矛。

    “野蛮人!”菲力痛得大吼。翅膀多了一个洞,对他的战斗力没有太大影响,但他也将无法长久在空中逗留。

    狡猾的野蛮人!该死!

    “轰!”菲力对着地面连射了四箭,把内护城河边前的一大块土地给炸得坑坑洼洼。

    菲力受伤,泽西等三人大怒,他们想要报复,可是城里那些野蛮人都将是公主的子民,他们人本来就少,再杀几个,公主就没人可用。想要杀人鱼,又怕引来人鱼的疯狂报复。最后他们选择射杀矮人来发泄怒火!公主说了,矮人听不懂他们的语言,无法交流也没有大用,杀了也无所谓。

    “咻!咻!咻!”利箭接连从空中射下。

    一直在盯着天上鸟人举动的阿乌族战士和矮人们都在这一瞬狂叫:“攻击!变阵!”

    变阵这个词,矮人们是跟严默学的。这几天严默就教了他们一招,就是怎么用盾牌保护自己。

    天上的利箭落下之前,阿乌族战士和矮人们已经快速举起盾牌护住自己的头顶,而周围一圈人则护住四周。

    “这些野蛮人竟然会用盾牌?”泽西不可置信地大喊,“公主为什么没有跟我们说他们会用盾牌?天!他们手中还有弓箭!”

    泽西三人不知道,这些粗制滥造的盾牌和弓箭都是严默让人在这三天中临时赶工出来的新产品,三天前偷偷离开的朵菲自然不会知道。

    艾迪和汉克恨死原战,尤其等同于被虐杀的汉克,他的命好不容易才被公主救回,偏偏菲力阁下为了尽量减少伤害那些野蛮人,让他们不准乱杀,艾迪和汉克怒气和怨恨无法宣泄,就拿着箭对矮人们乱射。

    汉克同时大喊:“九原部落的祭司出来!三城神殿没有授予你祭司的地位,你怎么敢自称祭司!我,汉克埃尔顿,受天堑城大祭祀叶赫大人之命,抓捕你回神殿受审,你这个假祭司还不快出……唔!”

    汉克忽然感到自己背后像被谁用针扎了一下,他先没在意,以为只是错觉。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他又挨了一针!

    汉克扇动翅膀反身向后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但他这一转身,却让他左边不远的艾迪吓得大喊:“汉克!你背后!你背后好多土蜂!”

    汉克反手摸向自己后背,什么都没摸到,但他听到了“嗡嗡”的振翅声。

    忽然!汉克脸色在瞬间变得青白,他不能动了,他的身体在逐渐麻痹!他要掉下去了!

    汉克张嘴想要喊叫,一只拳头大的土蜂绕到他前面,屁股对准他的嘴巴,非常恶劣地射出了一根毒刺。

    “噗!”毒刺扎中汉克的舌头。

    浑身麻痹得连话都说不说来的汉克从半空突然掉落!

    完成使命的食人蜂迅速四散撤离,艾迪和泽西想要射杀它们,却瞄不准目标,那些土蜂飞得又快又散。

    “快去救汉克!”泽西急得对艾迪大叫。

    可艾迪却像是没有反应一般,眼睁睁看着汉克落到城墙上,被举着盾牌一拥而上的矮人拖到了盾牌阵中。

    艾迪挣扎着扇动翅膀,想要飞得远一些,可是他的翅膀却越扇动越慢。

    泽西看情况不对,急速向艾迪冲去。而他没有看到,就在他的背后正静悄悄地趴伏着几只拳头大的土蜂。

    看到泽西和艾迪在空中摇摇欲坠,愤怒自己被攻击的矮人们推出了刚刚研制出来的简陋投石车。

    “砸死这些坏蛋!太坏了,只欺负我们!”矮人们愤怒地叫嚷着。

    “嘿哟,嘿哟!”投石车被十几个矮人牵引着,两名矮人快速地往石蓝里放石头。

    “呼——!”石头飞了出去,虽然没有砸中泽西两人,却把两人吓了一跳。

    矮人们欢呼,赶紧又加石头,能不能瞄准、能不能砸到都不是问题,重点是能发射就让他们很开心很骄傲也很爽。

    泽西和艾迪的身体逐渐往下掉落,他们想要努力往上飞、往远处飞,可是那些缠人又狠毒的土蜂却不肯放过他们,一看他们的攻击力下降,这些土蜂就像受到指挥一般,排着队对他们展开攻击。

    菲力已经发现同伴出现危机,他想去救泽西他们,可是他也被食人蜂给缠住了。

    可是菲力是能力战士,虽然他的能力大多体现在飞行速度和射箭上,但是食人蜂想要近他的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甚至还没有靠近他十尺以内就被发现。

    “嗡嗡!”不住有食人蜂从空中掉落,严默瞅着心疼得一塌糊涂,看食人蜂久攻不进,他舍不得牺牲更多,直接命令身旁那两只,让它们去召回所有蜂卫。

    泽西和艾迪再也无法坚持,也从空中掉落。艾迪掉进护城河,被人鱼战士抓住。泽西掉到城墙和护城河之间的二十米土地上,阿乌族战士需要守城,分不出人手去抓他,矮人自告奋勇,顶着盾牌,呼啦一大串跑去把泽西拖进城内。

    菲力一看食人蜂撤离,立刻就要去救同伴,可是他刚一接近地面,下面就飞出无数的土箭和土块。

    无奈,菲力只得再次拔高。随后菲力改变目标,他发现那些土蜂都飞向了西城门口的一个人。

    菲力大恨,他明明掌握了绝大的优势,可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大个头土蜂却给了他狠狠一击!一群土蜂竟然击败了他三个优秀手下!

    菲力一发现捣鬼的严默,立刻放弃在地面寻找原战,直接把箭头对准了那个白头祭司。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个拯救白头祭司的那谁,将可以获得白头佬真心一颗加身体一具。

    xx和xx和xx和xx……飞速冲了过来!

    严默亮刀:都他妈滚开!老子可以自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