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章 章回9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风吃饱喝足,心情好得一塌糊涂,在天空尽情展翅飞翔。

    咕噜噜,它好像忘记了什么?

    因为第一次睡眠成长,突然涌出来的传承记忆太多,让它的现实记忆有点模糊。

    它记得睡着前它好像让自己记住醒来后一定要做一件事情,是什么事?

    飞往大海与亲鸟团聚?不是这个。

    醒来后大吃一顿?它已经吃过了。

    那就是巡视领地?对,它应该巡视领地了!

    睡了一个冬天,不知道它的地盘有没有跑来其他凶禽猛兽,它也该露露脸,震慑震慑那些妄图和它抢地盘的笨蛋们。

    之后,它就去找……玩耍。

    奇怪,它要和谁一起玩耍?

    九风苦苦思索,它总觉得这个才是对它最重要的。

    瞅着地上追捕牛群的两脚怪们,九风脑中有什么闪过。

    对啦!它想起来啦,它有一只小两脚怪,它已经养了好久,它可喜欢他啦!

    那小两脚怪还能和它说话,他还有一个名字,他叫……叫默默,严默!

    它终于全部想起来了!

    “桀——!”默默,你在哪里?鸟爷我来找你啦!

    九风冲下去抓起一只它认为比较好吃的角牛往回飞,飞到盐湖附近丢下,开始寻找他的小两脚怪严默。

    石屋那里没有,附近的溪水边没有,飞到那些两脚怪住的地方也没看到严默。

    “桀——!”我的小两脚怪呢?

    九风展翅飞往更高的天空,这样可以让它看得更远。

    盐湖,草原,树林,矮丘,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河流……

    “桀!”那是什么?它的地盘什么时候多出来两条大河,还有被大河围在中间的奇怪牙齿山。

    “桀——!”九风突然大怒。

    哪来的蠢鸟,竟然趁它不在偷偷在它的地盘捕食!

    九风厉叫一声,猛地扇动翅膀往北边飞去。

    看到菲力把箭头对准城门,城墙上的阿乌族人和矮人们都紧张万分。

    他们可是看到菲力射箭的威力,他前面没有毁坏城池,可是现在却改变了目标。

    严默也看到空中那只鸟人瞄准了自己,他没有跑向城内,而是对身后忠心的护卫表示,让他们不要跟随,随后直接走出门洞。

    菲力的箭头随着严默移动而移动。

    严默没有任何惊慌或害怕的表情,他就像出来闲逛似的,表情轻松,他仰头,把手掌圈到嘴边对天上喊了一句话:“你的同伴还活着!”

    菲力的手顿住。

    投鼠忌器,他想杀了那白头祭司,但这样一来,他和那些野蛮人也再无回旋可能,那些野蛮人为了报复,有很大可能会直接杀死泽西他们。

    在菲力眼中,这个白头祭司怎么能比得过自己三名得力下属。

    “放了我的手下,否则我杀了你!”菲力把箭头再次对准严默。

    严默在蜂群的护卫下,已经走到护城河之间的土路上,他笑回:“那种蜂毒只有我能解。你一箭不一定能杀了我,但我一定会让人杀了你的同伴。”

    菲力忽然把箭头改变方向。

    原来原战突然出现,而且他脚下的泥土正在托着他一点点升高。

    这是个杀死对方的好机会!但是对方既然敢出来,肯定不怕他飞箭威胁。

    果然,那白头祭司开口了,“菲力阁下,动手前还请三思。你不觉得这一战很不公平吗?”

    原战看到严默从内城出来,就知道他一定想做什么,否则他一定不会冒这样的危险,所以他从地底出来以牵制菲力,好给他增加机会。

    严默有点小惊讶,原战和他事先根本没有商量过,可对方竟然知道出来配合他。

    “我不觉得哪里不公平。我有能力毁掉你们一座城,杀死你们所有人,可是因为公主殿下对你们的怜悯,我只挑战了你们的首领。我认为我已经足够公平和宽大!”菲力在天空上冷着脸道。

    “我们救了你们的公主,给她食物、给她安全的住宿,她就是这样报答我们的吗?让你们这些下属攻击她的恩人?抢夺恩人们的家园?”

    “公主殿下愿意让你们做她的子民,就是对你们最好的报答!野蛮人,如果你们真心为你们的族人考虑,现在你和你的首领主动离开,我不会攻击你们,你们的城堡和族人也能保全。而我可以保证,你们的族人今后将在公主殿下的荣光和统治下过得比现在更好,你们将有吃不完的食物,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

    “看来我们是没办法说到一起去了。”严默遗憾地道,他指了指身边环绕的蜂群,“菲力阁下,这样的蜂群我还有很多很多,也许它们一时半会无法攻击到你,但是如果我让它们倾巢而出,不顾一切地攻击你,你确定你能逃过吗?”

    “一群土蜂而已,你可以让它们飞过来试试。”菲力脸上做出不屑的模样,心里却在犹豫。

    “我的这些土蜂已经解决掉你三个手下。菲力阁下,我们这样下去只会两败俱伤,我们九原部落的子民不会做其他部族人的奴隶,就算你们杀死我和我们的首领,他们也不会向你们投降,还有我们的朋友人鱼和矮人,他们也不会只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变成这块土地的主人,让他们成为你们的货物之一,到时候你们只会得到一座空城,而且你和你的朋友恐怕再也没有回去天堑城的可能,包括你们的公主。”

    菲力紧盯着严默,眼中有浓重的疑惑,“你来自哪里?你绝不是这些野蛮人的族人。”

    严默微笑,右拳放到左胸前,庄重地自我介绍并随口胡扯道:“我,严默,来自祖神之殿,是这一代侍奉祖神的唯一传承祭司。吾奉祖神之命,使山神九风,建九原部落,解各族生灵于水火,并将集结各族生灵之力,以抵抗未来的大灾难。”

    听到的所有人,“……”

    “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严默庄重的神情消失,很随意地对天空招招手,“菲力阁下,下来聊聊吧,一直飞在天上不累吗?城内已经备好干净的水和食物,我们完全可以坐下来谈,打打杀杀多不好。如果我真的想杀你,也很容易,但是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轻易尝试。”

    菲力嘴角慢慢勾起,这个白头祭司似乎有点不一样?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来历是真是假,但只看他这份镇定功夫,已经足够让他付出敬意。

    不过这样还不够,他可不是会被三言两语就说动的软耳朵。

    想要他下来,这位祭司必须让他看到更能打动他,或者更能威胁到他的真货!

    “咻!”利箭破空而下。

    谁也没想到菲力会突然对严默射出飞箭。

    原战反应最快,一看菲力动手,怒吼一声,当即掀起大量土块去阻挡那只飞箭。

    人鱼战士看菲力违反他的诺言开始攻击其他人,而那其他人还是他们非常有好感的人类小祭司,人鱼战士们也出手了,大量的雨箭和水幕扑向那只飞箭,同时攻击菲力。

    因为那些阻挡的土块和水幕,利箭飞行的方向发生了一定偏移。

    “轰!”利箭穿过那些土块和水幕,在护城河之间的土路前方炸裂。

    “咕咚。”严默掉进了护城河里。

    城墙上一片惊叫,穆长明和大泽立刻狂喊,让战士去救人。

    刚刚跑出城门的猛吓得魂魄飞出,严默被击中了?不要啊!默默你可不能死啊!

    猛大哭,甚至顾不上天上菲力的威胁和再次攻击,一头扑进护城河里。

    河里的人鱼战士在严默掉下河的同时就已经游去救他。

    食人蜂们见自己的王被攻击,都疯了,也不用严默指示,全都一窝蜂地飞去找菲力报复。

    而那两只受过生命力赐福的大小蜂竟然聪明地知道让同伴们全部飞到菲力上空,阻挡他往上飞,并不断地派出一只接一只的蜂卫去骚扰和消耗菲力的体力和能量。

    原战见此机会怎肯放过!

    菲力敢对严默下手,他恨不得撕裂了这只鸟人。

    菲力一下手忙脚乱起来。那些土蜂怎么那么聪明?如果它们一起飞过来,他还可以使用能力射出炸裂箭把那些土蜂全部炸死,可是它们竟然分散地一只只偷袭他,看他有攻击意向就飞开,看他不注意就又飞回来,完全志在骚扰。

    而主攻击力就是原战。

    落到河里的严默喝了两口河水,在心中大骂:神棍一点都不好当!什么攻心计、空城计摆出来都没用,想要只动动嘴皮就能解决事情根本不可能。对付这些原始野蛮人,只有用拳头把他们揍到怕、揍到服才行!

    敢对他放箭,很好,他记住了!

    严默看到人鱼战士游过来,对他们摇手,让他们不要接近,自己努力游出河面。

    河堤很高,角度又直,严默瞪着河堤欲哭无泪,他怎么上去?

    真是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猛在身边团团转,他也上不去了。

    包括严默在内,所有人只想着把护城河修的又深又陡,而没想过如果自己掉下去怎么办的问题。

    河堤要改,内侧对城墙这面也就算了,可外侧那一边完全没有必要修的这么笔直,做成斜坡,再弄几道梯子,既方便自己人也不影响拒敌效果。

    严默对自己此时还能想着如何改造城池感到佩服,他仰头看天。

    天空上菲力正在回击原战,看到严默露头,这人大声喊道:“哦,祖神的祭司,你的伙伴都太激动了,我那一箭本来就没有瞄准你,否则你可不是只掉到河里这么简单!放心,我不会杀你,我的手下还在你手中不是吗?能不能让你的蜂群停止攻击?否则我恐怕就要对你来真的了。”

    严默看向人鱼战士,拉蒙游了过来。

    “能用水送我们上去吗?”

    拉蒙点头,“可以,不过如果那鸟人再攻击你……”

    “他不会。”严默的笑容让拉蒙有点心惊,他没有二话,直接操控水,把严默和猛两人托出水面,一直托到河岸上。

    菲力果然没有再攻击严默,他也停止再攻击原战,他需要保持体力和能量,箭也不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泽西三人救出来。

    严默一上岸,就对猛道:“去把那三人的翅膀都给剁了!”

    猛一挺胸膛,大声回答:“是!”

    菲力脸色大变,“住手!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严默淡笑,命令猛:“去!不用管我,我死不了!”

    “是!”猛一咬牙,转头就往内城跑。默默既然敢这么说,那么他一定不会死。

    “野蛮人!”菲力大吼,箭头再次瞄准严默。

    “到底谁是野蛮人!”严默暴吼,一指天空大骂道:“我与你好心商谈,你却用箭偷袭我!你卑鄙无耻,枉称战士!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战士,你的行为让你的名字和民族都在蒙羞!蜂卫,回来!”

    蜂群收到讯息,迅速飞回严默身边。

    城墙上发出巨大的鼓噪声,矮人和阿乌族战士都在用自己民族的语言对菲力各种大骂。

    菲力血气上涌,没有哪个战士可以这样被人批判,但他刚才的行为也确实没有把严默放在与自己同等的位置上来看,他确实抱着想要戏弄和羞辱对方的意思,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的嘴巴会这么厉害!

    “你可以不下来,你可以毁掉整座城!我以祖神和九原部落的名义发誓,我一定会以血还血!以眼还眼!没有人可以抢夺和打败九原!今日九原受到的屈辱,来日必将百倍奉还!杀——!”

    “杀——!”原战、人鱼战士、阿乌族人、矮人都在振臂暴吼:“杀死敌人——!”

    菲力动容,他刚才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也许他应该答应那名祭司,坐下来谈判?

    严默傲然而立,哪怕他此时身上还在往下滴着水,可也没有人敢再轻瞧他。不是谁都可以轻易面对死亡的威胁,还敢大声批判自己的敌人。

    “桀——!”悠远嘹亮的鹰唳声从远方传来。

    严默耳朵一动,心中狂喜,当即举臂对天呼喊:“祖神在上,我以传承祭司之名令山神九风惩罚侵犯我部落之罪人!九风——!”

    “桀——!”

    九风一眼就看到飞在天空上耀武扬威的鸟人。

    桀!这是什么怪东西?两脚怪怎么长翅膀了?

    九风其实没有听到严默的叫声——离得太远,也没有看到他——黑毛变白毛了,它的注意力都被长翅膀的两脚怪给吸引了。

    哦,它还看到了河中那些长得像两脚怪的大鱼。不过今天它吃饱了,暂时不打算吃它们。等它先和那长翅膀的两脚怪玩一会儿,再去找他们玩!

    菲力也听到那声宛如鹰鹏的唳叫声,但并没有在意,这片土地上,这样的鸟类他看到过太多,但并不能威胁到他,直到他听到严默的呼喊和动作,才警觉地抬头看向天空。

    而这一看,菲力顿然变色!

    远方一只身形极为巨大的黑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接近。

    “桀——!”兀那两脚怪报上名来!告诉我,你怎么长上翅膀的,我也要给默默长两只!

    严默脸上绽开笑容,别人听不懂九风的叫声,他能听懂啊。九风睡了一觉,能表达的意思更多也更流利了。

    原战浑身裹着厚土战甲倏然出现在严默身边,面色阴沉地看向天空。

    人鱼战士们略略有些不安,天空中的凶禽一向都是他们的大敌,会射箭的鸟人就已经很讨厌,而远处飞来的那只,只看那巨大的翅膀就已经知道这一定是一只很不好惹的凶禽!

    菲力低头看到底下严默脸上欢欣的笑容,立刻知道那只就要飞过来的巨大凶禽说不定就是他口中召唤的山神九风。

    当即,菲力决定主动攻击,他反手抽出一只包括箭身在内都是用炼骨材料制作的乌黑骨箭,张满弓弦对准黑影。

    严默明知九风听不见,仍旧忍不住大喊:“九风!小心他的箭!”

    黑影越来越近,那展开足有十米长的巨翅就算没有遮天蔽日的效果,但也足够让人震惊和害怕。

    “咻!”

    “桀——!”九风大怒,兀那怪鸟不回答它的问题,竟然还敢攻击它!

    灭了你丫的!

    九风翅膀一扇,同时吐出风刃。

    “呼!”巨大的风势直袭菲力。

    菲力稳住了身体,他是能力和体能都达到五级的战士,这点风还别想吹飞他。

    可是……“噗呲!”

    菲力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他竟然被击中了?什么东西击中了他?为什么他都没有看到武器?

    血迅速染红菲力身上的战甲。

    菲力拔/出第二根骨箭,他的第一根骨箭落空了,那只大鸟不知用什么方法竟击落了他的箭!

    九风一看对方竟然还敢攻击它,也不客气,再次吐出风刃!

    “噗噗噗!”趁你伤,要你命!默默说的!

    菲力看不到攻击他的武器,避无可避,原本就受伤的翅膀又多出了一条巨大裂缝!他的翅膀裂开了!

    “呼!”九风再次扇动翅膀,这次它使出了很大的劲。

    菲力身体一晃,整个人都向后倾倒,竟在空中一下滚了好几圈。

    菲力翅膀受伤,控制不住自己的飞行方向,身体歪斜着就向下落。

    原战抬手就打落水狗,他才不讲究什么单挑单,把敌人收拾了才是真理!

    “九风!”严默喜悦高呼。

    他已经可以看到九风巨大如钢钩的爪子了。

    “嗷嗷嗷!九风大人!”崇拜山神九风的阿乌族战士疯喊!随即又高呼:“祭司大人!首领大人!九原!九原!”

    “桀——!”九风不是在回应,而是它看到了让它讨厌的那只大两脚怪!

    默默呢?它的小两脚怪在哪里?

    “桀!”喂,你们不要打了,告诉我,默默在哪里?

    “桀?”还打?你们竟然敢无视鸟爷我的问话,揍死你们!“噗噗噗!”

    大量的风刃从空中落下,菲力惨叫,大半的风刃全落他身上了。

    原战这个狡猾的,他虽然听不懂九风的叫声,但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对方的叫声是高兴还是生气,他还是能听出来的,所以在听到九风的叫声不对头后,他就一拉严默往内城门洞跑去。

    严默气!“你这混蛋又浪费我的生命力!”

    “补充一下,没力气了。”原战一把抱起脱力的严默,他和菲力打了这么长时间,一开始还被菲力的炸裂箭震伤,如今也只是强弩之末,还好有默在,就是默比较辛苦,今天一天就帮他补充了两次生命力。

    原战把严默放到门洞边,让护卫守着他,回头又跑去支援九风。他和九风属于内战,一旦有外敌,自然要一致对外。而且九风刚才如果真想攻击他,他现在也和菲力一样,满身都是刀口了。

    严默半躺半靠在城门口,就看九风和原战这两个无耻的联手欺负鸟人菲力。

    菲力此时才是真的欲哭无泪!

    往上飞,那只可怕的巨大鹏鸟就把他扇下来,还用看不见的利刃攻击他!

    往地上躲,那野蛮人首领早就等着他了,土箭、土块、甚至石头都往他身上砸。

    “桀!”兀那笨蛋!快抓住他!问他翅膀怎么长的!

    “九风,别让他逃掉!”

    九风不理原战。它现在似乎能听懂原战的话了,但它才不要跟他说话!

    菲力抽出了最后一根箭,他的能力也快要枯竭!

    “咻!”

    “噗!”

    箭头和风刃相撞,“刺——!”火花闪现,箭头和箭身断裂落地。

    菲力眼看无法再战,扇动受伤的翅膀就想逃走。

    原战也不知道九风能不能听得懂,但他还是继续喊道:“九风!这鸟人伤了默,别让他逃掉!”

    桀?“桀——!”九风目中射出杀气。兀那怪物!竟然敢伤害我的小两脚怪!我要吃了你!

    “噗噗噗!”

    菲力的翅膀全是洞洞,他已经飞不起来了,“住手!住手!杀了我,你们什么都得不到,还会引来天堑城的报复!留下我,我可以用奴隶交换我的自由!”

    九风表示不愿听懂,上爪子就抓!

    “刺啦!”菲力右边的翅膀被九风的爪子硬生生撕扯开一半。

    “啊啊啊!”

    “刺啦!”又一声翅膀被撕扯开的声音。原战这个野蛮的扑上去把人踹到,用土壤包裹住对方,在对方挣扎之际,拿出石镐,用镐尖对准菲力的左翅用力一划,扯下了他另一只翅膀的一大半。

    再也飞不起来的菲力大吼一声,打算做最后的反扑,他把最后的能力全部集中到战甲胸膛正中的晶石中。

    “不要杀他。”轻飘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菲力都没有听到。

    可是原战却第一时间停住了一切攻击。

    九风抬起头,锐利的目光向不远处那个洞穴看去,它听到了默默的声音!

    可是默默在哪里?为什么不出来?

    原战一拳打在菲力的脸上,抓住他的头发,低声冷笑道:“算你命大,我的祭司大人让我不要杀你,你自己算算,你能值多少个奴隶,如果不让我和我的祭司大人满意,我会把你切碎了送回你那个狗屁天堑城!”

    菲力吐出口中鲜血,疲累地笑了笑,“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们满意。”随即散掉勉强集中的能量以补充自己的体能。

    “这是你对默出手的代价!”原战狞笑,抬起脚,硬是一一踩断了菲力的四肢,更把他两根主翅骨也给掰了下来!

    这些可怕又残酷的野蛮人!菲力剧烈惨叫,愣是被整得昏了又醒,醒了又昏。他后悔了,他应该同意坐下来谈判的,至少那个白头祭司还是个文明人。

    城墙上传来了欢呼声,阿乌族人和矮人们一起往城墙下面跑。

    严默的护卫抬来椅子,让祭司大人坐回椅子上。大家都以为祭司大人是临时召唤山神九风才会累成这样。

    九风的目光在那群蚂蚁一样跑来的大大小小人群中扒拉来扒拉去,默默呢?默默在哪里?

    而坐在椅子上被人抬着走的白头沧桑小老头则被它完全忽略了。

    严默挥手,让护卫把自己抬到九风面前。

    九风落在内护城河前,歪头一脸欠扁的表情扫视着所有两脚怪。

    咦?还有那么小的小两脚怪?看起来好像很好玩。

    九风轻轻吐出一道没有杀伤力的风刃,“噗”

    “啊!”正在警惕地偷看九风的查查长老就感到胸口一痛,就像被石头砸中一样,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咕噜噜。”好玩好玩,再来一个!

    九风又对一个小矮人吐出一道风刃。

    “哎哟!”这次倒霉的是德德,一下就被风刃撞出去老远。

    “咕噜噜!”九风开心,它的小两脚怪给它生了好多小小两脚怪!哇嘎嘎!

    “九风。”严默见九风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他,好笑地开口唤了声。

    桀?默默的声音?但是……

    九风歪头盯着椅子上的白发小老头,精明无比的锐眼竟然出现了大大的震惊之色。

    它这是睡了多久?!为什么它的小两脚怪不但给它生了那么多小小两脚怪,还变成老两脚怪了?!

    “桀——!”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作者有话要说:原战:……我绝对不会告诉默,我每天晚上都对着他的脸向祖神祈求赐给我一对翅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