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7章 章回9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瞪着天空,脸色阴沉得像老婆被人抢了。

    猛摸摸鼻子,也许在原战心里,默被抢大概就跟老婆被抢差不多吧,也许情况更严重点?

    阿乌族人、矮人和人鱼们都仰头望着天空远去的那一点黑影,各种表情混杂。

    蜂卫们追了上去。

    谁也没想到九风会突然抓起严默就振翅高飞了。

    其实九风只想把自己抓到的角牛和严默分享而已。

    对人类来说要走十天半个月的路程,对九风而言也就是家门口附近的距离。

    再次看到熟悉又陌生的景色,严默神情有些恍惚,这个冬天真的是又快又慢。

    原来暮春初夏时分,这里是如此的充满生机,满目的绿色和淡红,潺潺的溪水,以及广阔无垠的净蓝天空。

    严默被九风放下时,人坐着都勉强。三次赐福,这第三次并不比前面两次补充原战时的少。

    九风还奇怪,咕噜噜地跟他说,抓着他飞好舒服,还说它醒来后身体里面感觉空荡荡的,现在则感觉填充了不少。

    严默苦笑,九风成长需要大量能量,醒来后看着精神,其实正是最空虚、最需要营养和能量的时候,如果他前面没有给原战充能还好,这下连续三次输出最大额,他只觉得现在连张口都累。

    “九风,等会儿别再碰我了。”严默试着跟它解释,并把自己不能让任何生物碰触的原因告诉它。

    九风不需要默再碰触它的额头,也听懂了他的话。它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因为它才只是第一次成长,人面鲲鹏的传承记忆也就只苏醒了一部分。

    “咕噜噜。”这块最嫩的肉给你吃。九风啄开角牛的身体,从中间撕扯下最嫩的一块叼给严默。

    严默没有拒绝,吃生肉喝生血确实能很好地补充体能,而他这具身体也已经习惯这样的饮食方式。

    九风埋头撕扯角牛肉,刚才跟那鸟人打架,它也饿了。

    日头逐渐偏西,天已近傍晚。

    严默靠在溪岸边的大石上,单腿支起,咽下最后一口牛肉,抹抹嘴,手上鲜血随手在毛皮上擦了擦。在九风面前,他总是最放松的,无论身体还是心灵。

    严默抬头看着灿烂嫣红的夕阳,想着这个世界真的和原来的世界很像。

    右手掌在发亮,看来今天他做的某些事又让指南大神迫不及待地想要表达一番。

    他已经足够小心,为了不让指南找他麻烦,一直等到那些鸟人先动手,才让蜂卫进行攻击。

    结果……结果指南还是找到了惩罚他的理由!

    ——被流放者役使蜂卫攻击敌人,致蜂卫死亡56只,人渣值+56点。

    ——被流放者役使他人虐待战俘3人,致使战俘3人残肢,人渣值+60点。

    ——被流放者对同伴虐待战俘视若无睹,致使战俘1人重度残废,人渣值+10点。

    指南其实很公平,加了他126点人渣值,但同时也因为他保护了八百六十九人免于受到可能性/伤害,而给他减了869点。

    但是严默现在只看到那+126点!

    他又一次人渣值加点超过一百点!

    上次他收留矮人族两百零六人,减了他2060点人渣值,可也就这样,没有任何奖励。

    他推测过,按照前面给他奖励的点数递增来看,下一次想要获得奖励很可能必须要达到人渣值五万减点,而他现在的总计人渣值减点才两万不到。

    救人不给他奖励,他稍微出格一点,却马上就给他惩罚!

    ——因被流放者一次性加点超过100点,将被予以一次大惩。惩罚内容:负面情绪加成50%。惩罚即刻施行,时间为12.6日。

    ——注:被流放者在惩罚期内请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任何因为负面情绪而引起的不当行为依然会按照正常程序进行判断。

    严默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心情本来就不好,刚刚想开一点,就给他增加负面情绪!

    这是想要让他报复社会吗?不对,是报复这个世界吗?

    还是想让他患上忧郁症玩自杀游戏?

    好吧,他现在就申请死亡,告诉他,要怎么死吧!

    严默对天空竖起中指。

    “桀!”默默,你在做什么?吃饱的九风踩着角牛的尸体盯着他的手指问。

    “没什么,我在赞美祖神。”严默收起手指,挠了挠额头。

    “桀!”默默,你会死吗?九风又盯着他的白发问。

    严默转眸看它,九风的语气和表情没有任何哀伤和惜别,它只是单纯的好奇。

    “会,但不是现在,也许要在很久很久以后。”说完这句话,严默发现长生似乎也不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九风似懂非懂,很多鸟类都可以察觉眼前的生物是否就要死亡,它也能。它没有在默默身上感觉到死气,但是默默给它的感觉很奇怪。

    “九风,你要离开了吗?”

    “咕噜噜。”我想去大海。你和我一起去。

    严默摇头,“不,我现在还不能走。”

    不高兴,为什么?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说到一半,严默忽然说不下去了,他抱住头。

    九风偏头看着他,不明白小两脚怪为什么会突然难过,因为他老了吗?

    “九风,”严默抬起头,眼中有深深的疲累,“我不知道我的幸福在哪里,我活得不快乐。我想死,可是又死不掉。而活着,我就必须去做很多我并不想做的事情,如果我做错或者由着自己的性子,就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惩罚。而如果我不做,我又会觉得自己背叛了嘟嘟,我明明有机会让他重生。”

    “可是我又忍不住想,嘟嘟会希望重生吗?他希望来到这个世界上吗?”

    “我被控制着!我被人掌控在手心里像个操纵木偶一样活着,我做的一切事情,我不知道是自己想要做,还是被逼无奈。你明白吗?我知道我以前做错过一些事情,可是有些事我觉得自己做错了,应该赎罪。而有些事情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错,哪怕再来一遍,我还是会那样做。可是现在我感觉我自己原来的人生完全被否定了,而这个所谓的第二次机会我也不能活得像个真正的我。”

    严默抱住自己的膝盖,浑身都被阴暗气息包裹,“我根本就不是什么祖神祭司!我只不过是个来进行劳动改造的罪犯!是个被/操控的木偶!是个悲催的可怜虫!还是无期!真正的无期徒刑!我越是在那些原始人面前展现神迹,越是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悲!”

    九风,“……桀?”默默,你的眼睛里为什么会流出水?

    严默无声流泪,他知道自己被负面情绪加成影响了,但是这些话也是他真正的情绪。

    他受够这个世界了!受够这个指南了!

    为什么别的比他不知坏多少倍的人可以在死后享受安宁,而他却要活着受这样的罪?

    “九风,带我回去。”

    “桀?”你不是让我今天不要碰你了吗?

    “带我回去!”严默抬头冲着九风强硬命令道。

    九风小惊,生气,一翅膀把严默扇飞到溪水里。

    “噗通。”严默倒在溪水里,“呵呵!你对我也不过如此,不过谢谢你,让我明确知道你是一只禽兽而不是人,把你当孩子看的我才是最蠢的。”

    我本来就不是人,我本来就还是雏鸟!九风用爪子轻轻踩他的脸。

    严默从水里坐起来,一把抱住九风的腿。

    九风把他提起来,在石柱上方的那个鸟巢上盘旋了一会儿,这个鸟巢对于现在的它已经有点小了。

    小两脚怪今天有点奇怪,它不太喜欢,还是还给那只大两脚怪吧。等默默不那么奇怪了,它再找他玩。

    原战很快就收拾心情,重新安排人手,守城的守城,巡逻的巡逻。

    “把俘虏分开关到四边的角楼里,看好他们,一天只给他们一根手指长的肉条和一碗水。”原战吩咐大泽。

    “那他们的伤……”

    “让巫诚去给他们简单包扎一下,不死就行。”

    “是!”大泽领命离开。

    “长明,你带上乌宸去附近寻找那女人朵菲,找到就带回来,不要接近她,别给她吸取周围生命力的机会,她敢抵抗,就让乌宸放火烧她周围的草木!”

    “是。”

    “猛,你带人绕远一点,看西面和北面还有没有其他埋伏的敌人,天黑前回来。”

    “是。”

    “沙狼!”

    “在。”

    “你带其他人准备今晚的食物,包括矮人的在内,人鱼那里也送一只烤羊。”

    沙狼犹豫,“大人,我们食物不多,矮人一起,不够三天。”

    “没事,明天狩猎队会正常出去捕猎。”

    沙狼放心,正要离开,原战又叫住她:“明天开始你跟着狩猎队一起出去。”

    沙狼脸颊出现激动的红晕,右拳一砸左胸,高声回复:“是!”

    大家都以为祭司大人会和山神九风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就连原战都不以为他们会很快回来,但晚上大家正热火朝天地围着篝火吃烤肉并欢庆时,九风带着严默落在了东城楼顶。

    严默看着城内欢腾的人群没有下去,他扶着墙壁一点点挪到了城楼内。

    门口没有人,包括他的护卫都已经去享受胜利的狂欢。

    不少人发现九风大人的身影,大家高声喊叫欢呼着,原战拍拍猛的肩膀,让他代替他留在这里,而他则趁大家的目光被九风吸引时,往东城走去。

    九风不喜欢那些火堆,也不喜欢这份吵闹,它停在东城楼顶狠狠地瞪视着下方那些对它跪拜的两脚怪,它正在找那几个长翅膀的鸟人,它觉得小两脚怪不开心都是因为他们!

    原战掀帘入内,用石块压好门帘,脱掉身上的兽皮战甲扔到椅子上。

    他看到了默。屋内点着两个火盆,现在晚上还是很冷。

    火光照映出严默的身形,他此时正蜷伏在兽皮上,像是已经入睡。

    原战瞅瞅自己身上的泥土,抖了抖,看石盆里还有些水,也不管这些水严默有没有用过,他直接抄起来洗脸洗手还擦了擦身体。

    原战自觉自己已经很干净了,就这么晃着大鸟走过去往兽皮床铺上一倒。

    严默睁开眼睛。

    原战转头看他。

    “你老了是不是就是这样?”原战隔着兽皮把手放到严默的腰上。

    “想要吗?”

    “……你说什么?”

    严默冷笑,“我问你,想要吗?想要用你的……”

    严默后面的话说得非常粗野,原战喉咙动了一下。

    “你说真的?”男人的声音有点沙哑。

    严默直接脱掉了自己身上还有些潮湿的兽皮衣。你对我的行为,不就是我这个罪犯应该受到的惩罚之一吗?

    原战的手在兽皮上来回抓了两下,哪怕严默此时看来十分衰弱沧桑而且疲累至极,他也忍不住想要碰触他。

    严默坐起身,突然爬到原战身上,骑压住他。

    原战喉咙再次大大动了一下,伸手扶住他的腰。

    严默却不耐烦地拍了下他的胸膛,低头,张嘴一口咬住青年的喉咙。

    原战……眼睛都赤红了!

    自作孽不可活。

    严默醒来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门和窗都被兽皮帘遮着,看不见外面天色,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身体稍微动一动,就拆骨抽筋的痛。

    那牲口!

    对着一张生命力消退、开始起皱的老脸竟还能干劲满满。

    二猛那牲口好歹还是黑灯瞎火的啥都看不见,原战那厮可是明晃晃地看着他的老脸皮、看着他起皱的身体,折腾了他一次又一次!

    好吧,虽然是他先引诱了对方。

    他这是怎么了?

    严默神经质地抠着兽皮垫,他竟然在痛苦和自我恶心中感到了自/虐的快/感,他一定是变态了!

    他没有爱上原战,甚至没有多少喜欢那厮,可他却主动骑到了对方身上。

    严默突然闷闷地嚎叫一声,忍痛爬起来,穿上兽皮衣,掀帘走出门外。

    两名护卫向他行礼。

    “我要见俘虏,他们在哪里?”

    严默走在城墙上看着城内景象觉得有点奇怪,难道敌人又攻打进来了吗?

    为什么整座城都像是遭到战火波及一般?

    而这个疑问很快就被来找严默的乌宸解开。

    乌宸就是严默的小耳目,不管这座城里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并迅速来告诉他的师父。

    乌宸先说了另外一件他认为很重要的事。

    “哦?有意思。”严默听完乌宸汇报,摸了摸下巴。

    乌宸担心地看他,“师父,你是不是不舒服?你睡了两天。”

    “我睡了两天?!”严默揉揉额头,怪不得他会觉得自己身体都僵硬了。

    乌宸点头,“昨天九风大人要去找你,首领大人不让,他们在城内就打了起来,九风大人把首领大人正在给您盖的房子打坏了一部分,首领大人非常愤怒,拿火把扔九风大人,九风大人……”

    “九风干了什么?”

    “九风大人在城内扇起一股股大风,弄得城内很脏,还烧着了很多帐篷,您的那些蜂卫刚建造的蜂巢也被九风大人的大风给刮落了,然后蜂卫也和九风大人打了起来。”

    严默想宰鸟拔毛的生物又多了一个!

    “九风现在在哪里?”

    乌宸指向南方,“九风大人和蜂卫打着打着就向南方飞了。”

    严默深吸一口气,不能阴沉,不能被负面情绪影响,他要坚强!

    狗屁坚强!下次看到那只蠢鸟非给它剃毛不可!

    严默平稳情绪后,让乌宸给他准备一些东西送到临时充当牢房的角楼来。

    处理战俘是门非常高深的学问。

    严默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他选择了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他在俘虏菲力面前做涮羊肉,在他吃第一口的时候,他身后的两名护卫和菲力就一起吞咽了口口水。

    不愧是能让四级战士原战都头疼的高级战士,哪怕四肢都断了,生命力还很旺盛。就是不知这人是几级战士?

    严默示意两名护卫坐下来跟他一起吃。

    护卫们还没有很深的尊卑观念,听说祭司大人让他们一起吃,就高高兴兴地盘腿坐到地上,分享祭司大人亲手做的美食。

    “这个蘸料你们一开始可能会吃不惯,先少少蘸一点,如果不喜欢就只蘸盐吃。”严默贴心地嘱咐道。

    护卫们一开始确实觉得那蘸料的味道有点刺激,可是吃到后面就越来越觉得好吃,到后来直接舍弃刚开始学用的筷子,而改用直接下手抓,就是锅里的肉还是要用那两根小木棍夹着涮。

    菲力痛苦呻/吟,肚子饿得翻腾。

    严默放下筷子,对菲力道:“你的翅膀和四肢可以恢复。”

    菲力呻/吟立止,眼中/出现光彩,“公主殿下……”

    “不是她。你要求的人是我。”

    菲力吃惊地看向严默,“你也能让人断肢重生?你到底来自哪里?”

    “我说过,我来自祖神之殿。”严默让护卫给菲力盛了一碗肉,撒了一点点盐,端到他面前,放到地上。

    菲力蠕动着,想用嘴咬住木碗。他和那些自恃身份的贵族们不同,为了活下去,什么自尊和尊严都可以放到一边,而只有努力活下去才有报复和讨回一切的可能。

    严默对护卫低声吩咐,让他们到门外守着,没有他的嘱咐,谁都不可以放进来,包括首领在内。

    “是。”护卫们听说连首领都不让进来,虽感到有点奇怪,但他们仍然会忠心执行祭司大人的命令。首领和祭司大人早就告诉过他们,他们这支护卫队完全独立于其他战队,只听从祭司大人命令。

    当角楼里只剩下严默和菲力后,严默对菲力道:“我不知道你的公主为什么会一个劲盯着这座城,她的眼界也太浅。如果她想要,我可以让人给她弄出比这更大更好的城池,或者你们更喜欢城堡?当然,不管是城池还是城堡,你们得付出让我满意的价格。”

    菲力惨笑,“如果我早点知道你是这样一位祭司,我不会选择攻打你们。”

    “看来你的公主殿下隐瞒了你很多事情。”严默表示遗憾。

    “只怕她也不够了解你。”菲力试图让自己躺得舒服点,“祭司大人,能把那碗里的肉放到我嘴里吗?看到吃不到实在太难过了。”

    “我只负责给予,能不能吃到嘴里,就看你自己。”

    菲力苦笑,“如果我没有料错,就算天堑城派兵来攻打这座城,你也不会死守,而是会立刻离开,对吗?”

    “一座城池而已。不过据我所知天堑城离这里路途相当遥远,你的国王真的会为你派兵来此?就不怕一路上兵士还没到达我们这里就先死光?还是天堑城的士兵都长了一对翅膀?”

    “你去过天堑城?”菲力试探地问。

    严默笑而不语。他已经从菲力的表情中知道他想要的答案,天堑城离这里果然很远。

    菲力夸张地大大叹了口气,“在您眼中,我和我手下的行为一定很蠢。”

    “还好,我正好需要大量的奴隶。”

    “能请问阁下需要大量奴隶是要……?”

    严默指了指东面,又指了指西面,“你也看到了,我的东面大湖里住着大量的人鱼,西边的树林里住着不明数量的矮人,想要在这里安居乐业,我必须有和邻居相当的实力。”

    “可是我看你们现在和周围的邻居处得很好。”

    “代价。所有东西都有价格,我只是付出了让他们心动的代价,但是我并不打算一直都这么付下去。”

    “您真的不像一位祭司。”菲力喃喃道。

    严默笑,“祭司也要吃饭,就像你的公主殿下。你问了我一个问题,那我能也问你一个问题吗?”

    菲力道:“请说。”

    “你的公主殿下宁愿不跟你们回去,也要冒险抢夺这么一座小小城池,我能否大胆推断,她在你们国家并不是很受宠爱?”

    “不,正相反,我国王陛下只有朵菲殿下一位继承人。”

    “哦?那看来就是有其他人不想她回去了。”

    菲力干笑,这祭司真敏锐。

    严默突然道:“我们已经找到你们的公主殿下。”

    菲力变色。

    “正确地说,是她主动出现在我们的人面前,让我们把她带了回来。”

    菲力在心中叹息,让一位公主在野外生活也实在太为难她,也怪不得她宁愿回来做俘虏。

    严默观察着菲力,扔出重磅炸弹,“她表示她愿意用自己交换你们四人。”

    菲力动容。

    从角楼出来的严默找到原战,不等他有任何表示,就道:“我跟我们的俘虏已经说好,先放菲力的三名手下离开,带一批奴隶过来。然后放菲力离开,他们会再弄一批奴隶过来交换他们的公主。另外如果我们答应帮朵菲在某个地方盖一座坚固的城堡,他们会再支付一批奴隶。”

    原战硬是咽下最想问的那句话,道:“朵菲招供天堑城离我们很远,在父神山的那一边。先不说那些鸟人是否会遵守承诺,等那些鸟人把俘虏带来,那些俘虏在路上就已先死光。”

    “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到。”严默道:“菲力几人也不打算从天堑城弄人,他们说从我们这里出发,往西北边走大约十天,会看到一条大河,从那条大河顺流下去,大约二十来天就可以到达一个大型部落摩尔干,那里奴隶买卖非常盛行。”

    “西北边大河?”

    “是。我估摸过地形,那条大河很可能会带我们到达真正的平原地带。”

    作者有话要说:新地图即将展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