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9章 章回9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蚊生在被九风扔到地上时,以为自己死定了。

    如果没有严默,他想活下去也确实会很难。

    九风把他折磨得不轻,身上有些伤口已经发炎,他被九风提上天空时就已经烧得有点糊涂,被扔下去后,手脚都被摔断,还好脸没先着地。

    等蚊生醒来,看到头顶的石块时,半天没反应过来他现在在哪里。

    渐渐的,蚊生的神智越来越清醒,他动了动手脚,发现竟然一点事没有,当下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盖在他身上的兽皮滑下,露出了他还青嫩但已经小有肌肉的胸膛。

    蚊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咦?他被那只人面鸟弄出来的伤口呢?仔细看,甚至他原来一些旧伤痕都看不见了。

    蚊生迷茫,坐在地铺上扭转脖颈打量四周。

    这是一个石洞?不过那些石头为什么看起来都那么方方正正?

    石洞有两个洞口,一大一小,大的被兽皮帘子盖住,小的兽皮帘被从两边挑起,小洞口上有一个石碗,碗里竟然还养着一株花?

    大洞口的兽皮帘被掀开,一个小孩探头进来,看到他坐了起来,立刻大叫一声,口中喊着“大人大人”地跑远了。

    蚊生摸摸自己的脑袋,彻底迷糊。

    当严默走进来时,蚊生觉得这名白头人看起来相当眼熟。

    “你醒了?能起来了吗?”严默端起桌上的石壶倒了一碗水,端到蚊生面前,递给他。

    蚊生来不及说话,接过木碗就仰头往肚里灌。

    一碗水很快喝完,蚊生感觉有点不够,他抬手抹抹嘴唇,清了清嗓子问:“这是哪里?你们是谁?我被你们救了吗?”

    “蚊生,你不认得我了?”严默笑,拿过木碗又去给他倒了一碗水。

    “你认得我?!”蚊生大惊,“你……”

    “我是严默,你还记得我吗?”

    “盐默?盐……啊!是你!你还活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蚊生瞪着严默,满脸不可思议,如果严默不说,他还以为这名白头人已经有孙子了。

    “为了治疗你。”严默还没表完功,门帘再次掀开,外面旋风一般跑进来一个人。

    “蚊生!原际部落现在怎么样了?我大哥他们还好吗?”猛人还未站稳脚跟就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蚊生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大猛大人!”

    “我改名了,叫二猛。”猛抓住蚊生的胳膊,用劲摇晃他,“蚊生,你快说,我大哥他们现在都好吗?他们有没有在那块地发现盐石?老祭司有没有弄出来盐来?这个冬天有没有死人?大山和大雕他们有没有升级?”

    蚊生不知是被摇晃得难受,还是其他原因,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蚊生?”猛赶紧住手。

    蚊生哀声道:“大猛大人,就因为那块盐地,我们还没有提炼出盐来就被彘族知道了,他们……”

    石屋内,随着蚊生的述说,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严默靠在墙边,一脸平淡。

    “我去找战!”猛丢下这句话就转身冲出了石屋。

    蚊生抹眼泪,惊讶地看向严默,“大战大人也活着?”

    “嗯,你应该等会儿就会看到他,我还有点事,你在这屋里待着别乱跑,等下猛应该会安排你的食宿。”严默对蚊生点点头,也转身离开了石屋。

    蚊生看着严默的背影,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际遇。他竟然看到了两个大家都以为已经死了很久的人!不,是三个,等下他就会看到大战大人了。

    还有,他的伤势……白头盐默说是他治好了他?那么重的伤怎么会这么快就治好?而且就像他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他不会是在做梦吧?

    蚊生现在还不知道他等下出去会看到什么,等他看到那从没有见过的巍峨城池、满地跑来跑去的矮人,以及河水里时不时会冒出的长有鱼尾的人类后……

    “蚊生怎么样了?”原战走到湖岸边,在严默身边坐下。

    严默有点懒洋洋的,“别明知故问了好吗?有我给他生命赐福,他就是死了一半我也能拉回来。”

    被戳穿的原战也没有不好意思,“你在干吗?”

    “钓鱼。”

    原战嘴唇抿紧了一下,“蚊生也告诉你了吧,彘族趁原际部落派出大部分战士去狩猎,联手其他两个部族攻打部落的事。”

    “嗯,他跟我说了。”

    原战眉头微微皱起,“就这样?”

    严默嗤笑,“还能哪样?”

    原战忍怒,“我要回去部落,蚊生说狰和猎带了一部分人逃去找狩猎的战士,彘族正跟在他们后面追杀他们。”

    严默满不在乎地随口道:“那已经是四天前的事情,你回去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原际的人早就被杀光了,没杀光也变成了奴隶。”

    “盐默!”

    “我姓严,严肃的严,别叫我盐默。认识这个字不?写给你看。”

    原战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怒瞪他。

    严默低喝:“放手。”

    原战深吸气,“我需要你帮忙。”

    “帮什么?救人?可以啊,你把人弄回来,我就给他赐福,还有十九次,用完就算。”

    “原际部落离这里太远,我需要你跟九风商量,让它带我飞过去,你也跟我一起过去。”

    “凭什么?原际部落跟我有什么关系?当初你们可是没把我当人看,老子救了你们的人,却被你们当奴隶用,那个死老头,还有你的兄弟猎还敢威胁我,算什么东西!”

    原战抓紧他的衣襟,一字一顿地道:“严默!别逼我揍你!”

    “你可以试试。”严默手上的手术刀也抵住了原战的心口,一直跟随他的一支蜂卫则半包围住原战。

    事情不能这样发展!对这样不正常的严默,他必须要想办法说服他。

    原战心思电转,紧盯着严默,抬手缓缓握住锋利的手术刀,“你说你是坏人,我不知道你说的坏指的是什么,如果你说乱杀人就是坏,不肯救人就是坏,我们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我们在饥饿时还会吃掉自己的敌人甚至族人,你会吗?”

    严默盯着男人的手,那里红色的鲜血正顺着刀口一滴滴往下滴落。

    “我们会为了食物和女人杀光另一个部落的所有男人,我们会不顾那些女人和孩子的意愿,强迫他们陪我们睡觉、做我们的奴隶,你会吗?”

    “我们会在寒冬抛弃弱者和老人,你会吗?我们对敌人扒皮抽筋,击穿他们的头骨吸食他们的脑浆,我们会剖开他们的身体挖出他们的心脏、掏出他们的肠子,甚至把他们活生生地穿在木棍上烧烤,你会吗?”

    “你在九原部落已经做的和打算做的,很多都让我无法理解。比如你说一夫一妻、女人地位要和男人一样、部落不可以有奴隶、老弱伤残由部落供养等等,我都觉得很蠢,你根本没必要那样做。如果你现在不想那样弄,告诉我,你想怎样弄就怎样弄,部落里没有一个人会敢反对。”

    “你害怕祖神惩罚吗?那么告诉祖神,你做的事情完全是因为我的命令,你是我的祭司,我承担你做下的所有事情的一切后果,如果祖神要惩罚你,那么就让他把对你的惩罚全部降到我头上。严默,你记住,你是我的祭司,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惩罚你,就是神也不能!”

    严默勾起唇角,似笑非笑:“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服我,帮你去救你的族人。你看,就算你明知我是个坏蛋,留在身边迟早会成为毒瘤,可是因为我对你有大用,所以你不惜冒险也要留下我,甚至努力说服我并不是那么坏。”

    严默戳戳男人的胸膛,“嗯,真有意思,以前有个人跟你很像,他知道我是什么人,可是因为我的研究可以给他带来各种利益,所以他会假装不知道我做的一切,只是在事情败露后,立刻把我卖得干干净净,就好像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单纯得好像天使。然后他拿着我的研究成果去治病救人,成为人所共知的大好人,还得了一个奖项。”

    原战听懂了前半段话,可后面严默说的话他就听不懂了,因为那些话都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发音,就好像那天严默跳下城楼时发出的大喊大叫一般。

    而严默却像是完全不知道这一点,他忽然得意地笑笑,像说悄悄话一样,对原战道:“但他不知道我一直在提防他,我就知道有一天他会出卖我。我是医生,也是研究者,是在那个时间段,世界上最伟大的几个医学研究者之一,自从我进入监狱,他就生病了。那是一种很糟糕的病,不会致死,但是会不断破坏他的身体免疫力,他一旦离开完全除菌的环境,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并发症,整个人都会烂掉。而他就算住在除菌环境里面,也不安全,因为那种病毒会让他的骨头变得非常脆弱,他哪怕只是打个喷嚏,也能让他的肋骨破碎。”

    严默看着原战,笑得阴毒又恶劣,“他有钱,不会死,但他只要活着一天都会在痛苦中煎熬。他来找过我,来恳求过我,甚至表示会把我从牢里捞出去,但我知道他在说谎,因为我知道得太多,做的事情也太恐怖,就算我很有用,但已经超过了能让他们控制的范围,所以我必须死……你没听懂,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很好,指南大神真了不起。”

    严默对着天空“哈哈”两声,推了推原战胸膛,“你可以滚了,别在这碍我的眼。”

    原战松开抓住严默衣襟的手,也松开了手术刀,他舔了舔手掌上的鲜血,站起身。

    这名原始野蛮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不知道祖神为什么选择你做他的祭司,也不知道九风给你吃了什么让你变成这样,我只知道一点,严默,没用的人本来就没有存活的价值,如果你不愿做我的祭司,那么你就还是做我的奴隶吧,至少我满意你的屁股。我不在乎自己奴隶好坏,那对我不重要,你敢使坏,我会揍到你老实,不听话,我会揍到你听话!敢杀我,我等着。”

    “操!蜂卫,攻……”严默话没说完,身体突然被土壤包裹。

    只这样还不算,他的身体在下陷,土壤正覆盖住他的整张脸。

    原战!你想干什么?严默已经叫嚷不出来,因为他只要一张嘴就会吃到一嘴土。

    原战站在湖岸边,看着土壤把严默吞没,看着他从地面上消失。

    他没有离开,而是在严默原来坐的地方坐下。

    严默愤怒至极!

    那个混蛋竟然敢活埋他!

    他不知道自己被埋得多深,土壤在他身周形成了一个棺材式的空间,他可以动手脚,但不能翻身。

    空气越来越稀薄,严默已经喘不上气。

    他拼命用手、用手术刀,用身上一切工具去挖掘上面的土壤,可都没有用,他挖开一点,那块土壤就会被迅速补平。

    而他动得越厉害,就越发喘不过气。

    “原战!你这个混蛋!畜生!你不能这样对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严默疯狂大喊。

    他不否认他有求死之心,但他不想死在最痛苦的窒息中。

    “原战——!”

    原战在心里数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他把地面开了一道裂口,正好露出严默的脸。

    严默一看到光明,立刻大口大口呼吸,并伸手就想扒开那个洞。

    “跟我去救人,还是不去?”

    “去你妈/的!你这个猪猡野狗xxx……”

    原战脚一抹,裂缝消失。

    严默在下面崩溃地大叫。

    他竟然被一个原始人给耍了!他竟然被对方当奴隶玩/弄还不算,还被他活埋刑求!

    为什么都欺负他,他就真的这么坏吗!

    原战你这个王八蛋,你他妈/的睡了我还敢这样对我!我对你没用,你就可以这样对我是不是!

    严默神智逐渐模糊,光明就在此时重现,新鲜的空气再次流入他的肺腑。

    “咳咳!”严默呛咳着,死死抠抓住洞穴边沿,这次他没有再大骂原战,而是用一种复杂到极点的目光看着他。

    “做我的祭司,还是奴隶?”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原战大概已经被严默杀死无数次。

    原战在洞口蹲下,“我会尊重我的祭司,但不听话的奴隶就会得到这样的教训。”

    严默忽然怪异地笑了笑,闭上了眼睛,他甚至没有趁此机会去召唤蜂卫攻击原战。

    原战面色不动,心狠手辣地再次封上洞口。

    严默知道自己不会死,如果原战不放他出去,他会就这样被活埋在地底来来回回永远承受窒息之苦。

    原战的狠,让他心惊,让他痛恨,也让他产生了一点惧意。

    严默从没有如此清晰地认识到,他根本无法彻底掌控这个野蛮原始人。

    这人有他的一套判断和行动标准,就算会受周围人影响,但那份影响也不会动摇他的根本。

    严默一直以为自己想要离开这个人随时都可以离开,可是现在他不敢再坚信这一点,如果这人不愿放他离开,就算他逃走,恐怕这人也会天涯海角地去把他抓回来。

    不是臆测,而是根据那人的性格判断。

    原战绝不会允许有人背叛他,尤其是他的床头人。

    好吧,也许床头人这个说法很奇怪,但是他现在也确实不但担任着这人的祭司,也在扮演对方床头人的角色。

    双重身份,也让他的束缚多了双层。

    他毫不怀疑那野蛮人已经把他完全视作自己的禁/脔,那晚那人会答应和他一起离开部落出去冒险,十有八/九也是这种独占心在作祟,因为他还没有彻底掌握他,所以他不甘心。

    而那人已经知道自己的能力足够在任何地方再重新建一座更好的城池,所以为了更长远的目标,为了挖出他更多的利用价值,那人才不惜放弃现有的这一点东西。

    不做祭司就做奴隶。那人绝对会说到做到。

    如果他对那人不再有用,他一定会被剥夺祭司身份,被那人圈在身边当奴隶养。也许为了更好的控制他,说不定会把他弄成白痴。

    严默越想越恐惧。

    他不怕死,但他怕死着活受罪,更怕变成一具有思想但不可控制自己行为的行尸走肉。

    而他一旦恢复奴隶的身份,他就没有办法像做祭司一样大量给自己减少人渣值,如果不能减少人渣值,他就不能获得更多奖励,也不能学会更多保护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方法,相反,如果他敢主动伤害原战等人,他还会被指南不断惩罚。

    天!这是多么可怕的恶性循环!

    原战盯着坑里瑟瑟发抖的严默觉得不可思议。

    他没有想到默会这么好收拾,如果是以前的默,他敢这样对他,那报复绝对是一茬接一茬的。

    就算他动作比较快,堵住他用金针和飞刀伤他的机会,但是默还有药粉、还有蜂卫、最重要的是他有灵活的心思,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到如此被动的地步。

    可是这个默竟然向他屈服了,而且看他的眼神满是惧怕。

    这样的默看起来有点可怜,但他却不喜欢。

    默到底是怎么了?竟然连这样做都治不好他?

    不过对方总算答应和他一起去救人,而且也变得比以前乖巧许多,这也算是收获?

    原战伸手把人提起来,凑到他脖子前嗅了嗅他。

    味道没错,还是原来那个默,就是内芯有点奇怪。

    湖岸边发生的一切除了当事人,再没有其他人知道。

    而严默的不正常,除了极少数人,也没有人发现。

    乌宸比较敏感,他觉得师父从七天前开始突然变得不爱说话了,有时还会乱发脾气。

    叶星和萨宇因为比较惧怕严默,又忙着学习初级训练法,完全没注意到严默的改变。

    去上课的孩子们只觉得祭司大人变得更加神秘,因为他经常在上课时突然住口,然后盯住某一点半晌不说话,或者会没有任何理由地突然离开课堂。

    虽然急于去救人,但九原部落还有很多事要安排,原战压着焦急的猛,按照原计划一步步把事情安排下去,他的祭司大人变成这样已经够糟了,他不能再自乱脚步。

    蚊生醒来后的第三天,原战放走朵菲和菲力等人,菲力临走时表示想再见一见严默,被原战拒绝。

    原战没让严默露面,是因为现在的严默已经从一个极端发展到另一个极端,他变得安静极了,也乖巧极了,这样的祭司大人可不适合暴露到敌人面前。

    九风不知道飞到哪里玩耍去了,原战只能耐心等待它出现。

    蚊生醒来第四天,九风总算现出身影。

    原战抬头看见九风,就要去找严默。

    猛拦住他,“战,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去帮助部落!”

    “不行。”原战一口否决,“我们三个必须至少留下一人在部落。我和默过去如果能找到猎他们,很可能会带一部分人回来,人多,九风肯定没办法运送,我们要靠自己的脚走回来,这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你必须留在部落里把默之前的规划完成,房子多盖一点。另外,晒盐池暂时不用弄,我会让默和九风说好,允许胡胡他们去盐湖运盐晶。”

    猛也知道原战说的有道理,可他总是无法安心,“我不知道怎么提炼盐,也不知道……”

    “别急,慢慢来,盐的提炼不难,默已经教会乌宸,你让乌宸负责此事就行,但是盐的数量和进出必须有你管控,而且必须盯住阿乌族人和矮人包括人鱼,不允许他们私自前往盐湖。”

    “战,我觉得我做不来,部落里人不多,但事情好多,如果他们……”

    原战再次打断他,“每项事情,我和默都已经安排了负责人,你主要控制住那些负责人就行。如果有人敢犯事或有他心,直接杀了!如果你有不明白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地方,就全部按照部落九条规则来。乌宸和沙狼都可以用,猛,部落就交给你了!”

    “是!”猛挺起胸膛,咬牙接下担子。

    原战跑到东城楼,掀帘进屋,看严默正坐在地铺上穿皮裙,便走过去蹲到他面前,手贱地扯了扯他的皮裙,问:“九风出现了,你什么时候找九风说送我们去原际部落的事?”

    严默忍耐地道:“我马上就去。”牲口,昨晚干/了他一夜,弄得他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不要给九风赐福,我可不想扛着你走!”

    “知道了。”严默系紧皮裙,扶着墙站起,绕过原战往外走。

    原战龇牙,这样的默真让他牙疼。不过乖巧的祭司大人……“咕咚”,某人无耻地咽口口水,擦擦嘴角站起。

    珍惜现在的日子吧,他总觉得长久不了。

    九风一口答应运送任务,这对它不过小事一桩。

    “桀!”默默好奇怪啊,为什么会反复向它道歉?希望它原谅他?

    “咕噜噜。”我已经不生你气啦,默默,你走路样子好奇怪。

    严默仰头,认真地对九风解释:“这是老天爷对我做错事的惩罚,我应该承受。九风,我利用了你,如果你生气,我完全可以理解,你要喝我的血吗?”

    “桀?”默默,你吃错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严默只是觉得自己想通了。

    他是来改造的,不是来享福的,指南大神让他干什么,他就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反抗。

    同理,如果有人欺负他,他也应该甘之如饴,更应该在自己的左脸给人打了后,再把自己的右脸也送上去。这才是真忏悔者!

    嗯,他没有在消极抵抗,真的没有。

    原战终于定下出发的日子,而这天,也是严默被迫负面情绪加成的最后一天,正确地说是最后0.6天。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真·严默归来!

    颤抖吧!凡人们,恶魔一旦觉醒就不会再沉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