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1章 章回10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那些挥舞着武器、哇哇叫喊着气势汹汹从小路攀爬上来的彘族战士,严默明智地拔腿就跑。因为上次让蜂卫帮他攻击敌人,指南把蜂卫的死伤都算在了他头上,这次哪怕对方对他流露出明显的攻击之意,他也无意让蜂卫回击。

    他想做个测试,他想看看,如果他不命令蜂卫,而蜂卫却处于保护蜂王的天生使命而对敌人进行攻击时,指南还会不会把蜂卫死伤算在他头上。

    但刚跑出两步,他心中却忽然一动。

    严默站住脚步,回头看向他的食人蜂卫。

    “嗡嗡。”上百只食人蜂突然从石林中飞出。

    “那是……食人蜂!”底下往上冲的彘族战士发出恐惧的惊叫。

    那名大巫脸色大变,立刻高喊:“退!都退回来!快躲进水洼里面!”

    原本气势汹汹的彘族战士们此时全都慌忙掉头就往回路跑,有些人怕来不及,竟然直接从坡上往下面草滩里跳。

    “父亲!这里怎么会有食人蜂?防守的战士为什么没有看见它们飞过来?”

    “我不知道。”中年大巫抓着儿子就往水洼里跑。

    “食人蜂来了!躲起来!快躲起来!”彘族战士们纷纷大喊。

    他们手上没有火把,面对可以飞翔、可以远距离射出毒刺的食人蜂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噗通噗通”,所有人都急忙往水洼里钻。

    中年大巫好歹还知道喊一声:“去通知部落里的战士赶紧准备火把!快!”

    但听到的人都不敢跑出去,没有人会傻到跟有翅膀的食人蜂比谁跑得快。大巫咬牙,他的儿子挣脱了他的手掌,不顾他的拦阻就跑出草滩,必须有人通知部落里的人——食人蜂来袭!

    看到大巫儿子往外跑,几名战士互相看看也咬牙跑了出去。只有一人,目标太大,如果被食人蜂追上,大巫儿子必死无疑,而他们这些眼睁睁看着大巫儿子被食人蜂袭击的人,能有好果子吃才怪。

    严默站在巨石后笑了,他刚才只是突然想起少年黑狡和原战他们都知道食人蜂,那么和他们同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彘族就算没有见过食人蜂,也不可能没听过食人蜂大名。

    他也只是想试试,没想到效果这么好,看来这片土地很可能属于食人蜂的捕猎范围,这里的人类部族大概多多少少都受过食人蜂的袭击和捕食。

    蜂卫们耀武扬威地在草滩上飞了一圈又一圈,就好像在圈定地盘,又好像在等待那些肉自动憋不住跳出来。

    可怜武力值不错的彘族战士们只能躲在水洼里拼命憋气,受不了时才敢偷偷把嘴巴靠近水面偷吸一口气。

    严默见差不多威胁够了,直接在脑中下令,让食人蜂们回来,他必须给那些彘族人离开草滩的机会。

    食人蜂们嗡嗡地一股脑全飞回石林。

    一直在水面下偷偷观察那些食人蜂动向的彘族人看食人蜂飞走了,等了一会儿,一个个都从水中冒出头来。

    中年大巫一抹脸上的水珠,瞪着上面的石林,满脸疑惑。

    “大巫?”彘族战士不知道大巫在看什么,食人蜂走了,这么好的机会不跑,还等什么?

    “走!”

    彘族战士们早就等着大巫的命令,听他喊走,顿时几个人上前抬起大巫就跑,其他人纷纷跟上。

    因为要避开食人蜂,彘族战士不敢走后山抄近路,只能绕了一个大圈,从前山进入原际部落住地。

    可是刚刚走到广场位置,中年大巫突然一抬手,“停下!放我下来。”

    战士们放下大巫,大巫仰头嗅了嗅,忽然脸色大变地一挥手,“离开这里!快!”

    彘族战士们带着大巫跑出老远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巫?”一名战士上前询问。

    中年大巫脸色灰暗,“他们都不见了,我闻不到他们的味道。”包括他的儿子!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食人蜂袭击了所有在原际部落的彘族战士?

    “大巫?”

    “去找族长他们,走!”中年大巫也不知道原际部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直觉告诉他,此时离开那鬼地方越远越好。至于他的儿子,也只能回头带人来找了。

    可是他们很快就再次站住脚步,因为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群骑马的战士。

    “拜日族人!”中年大巫眼眸收缩。彘族战士立刻抓紧长矛,围住大巫,摆出要攻击的姿势。

    骑在一匹浑身枣红色骏马身上,也是处于最前头位置的一名壮年男子发出笑声,“彘族大巫。”

    严默并没有立刻下去,他一直在观察那些彘族人。

    他亲眼看到那些彘族人绕了一个大圈跑到原际部落住地的前山,也亲眼看到他们走进原际部落,然后那些人突然停下脚步,不久就像身后有鬼在追他们一样,又一起跑出了原际部落。

    离得远,他没办法看清那些彘族人的表情,更没办法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他知道原际部落内部一定有了变故,而这个变故十成来自原战。

    拥有操控土壤能力的原战想要偷袭别人,除非遇到比他更厉害的能力战士,否则只有被他活埋的份。

    一想到活埋,严默就忍不住握紧拳头。

    原战也许觉得他能操控土壤,绝对不会让他在土里死掉,所以才敢这样做。可是这就像是懵懂无知孩童的残忍,他自己不觉得他做的事情很残酷,但承受一方却要……

    严默的脸色忽然凝固。

    他也曾做过类似的事情,大量的!对那些动物、对那些试验者、对那些……孩子,他也不觉得自己做过的事情很残忍,甚至觉得自己是为了他们好,他完全无视他们的痛苦,他……当时的心态和原始人的原战何其相像?

    不!他没有错,如果没有他那些努力,又怎么会有那些累累成果?

    那些试验者虽然痛苦,但他们的生命被他延长了不是吗?而且他还努力开发人类本身的能力,让那些孩子中的某些变得特殊。他让军人更加强壮、痛觉减少、精神可以高度集中,甚至增加了他们的视力、听力、嗅觉等等,他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增加母国在国际上的威慑力,还研究出了不影响环境的大面积致命武器。

    他做了那么多……

    是的,他做了那么多,他有多大的成果,就造了多大的孽!

    如果原战对他做的事情是罪,那么他也同样有罪。

    如果他认为自己无罪,原战对他做的事情不也无罪?

    严默大笑!

    “你在笑什么?”

    严默倏然转身。

    原战站在他身后,对他歪了下头,“跟我来。”

    严默迅速收拾好情绪,“部落里的彘族人都解决了?”

    “嗯。”

    严默没问原战怎么解决的,他只要知道部落里现在很安全就行。

    “找到多少原际部落的人?”

    “不多,大多数人都逃了出去。”原战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不想跟严默说他摸进部落时都看到了什么。

    “需要我救人吗?”

    原战停住脚步,转头看他,缓缓摇了摇头,“现在还能活下来的不用你帮他们,他们也能活下去。需要你治疗的,都没熬过来。”

    严默跟着原战走出后山石林,跨越了那条被部落住民当作茅坑用的天然裂缝,走入部落住地。

    熟悉的景色还在,但帐篷区消失了大半,到处都有火烧的痕迹。

    “还活着的人告诉我,大家离开时放火烧了部落,他们不想部落的东西落入敌人手中。”原战带着严默向山顶走。

    严默抬头,那里的大帐已经不存在,只有一些乱石堆在地上,还有几根粗木头,木头上绑着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类。

    除了那几根木头,部落住地里零零散散地插着一些长矛,好几根长矛的矛尖上还能看到插着的人头。

    严默走到那几根粗木头前,不用走近,他知道那几个被绑的人都断了气。

    这些人身上的皮肉消失了大半,五官被挖掘,有一个人的头盖骨也被掀开。

    原战看着这几个人,一跺脚,那几根木头连带上面的尸体一起没入土壤中。

    “广场那里还有一批,我已经埋了,他们大多数都是孩子。”原战忽然抓住他裹了兽皮的手腕,紧紧的,“你说得对,对孩子做出那种事的不是人!他们很多连十岁都没有!”

    原战牙齿咬得格格响,双眼赤红。

    “剩下的人在哪里?”严默没有去看原战的眼睛,那双眼此时看上去太过可怕。

    原战没回答,带着他转回原来的帐篷区,地面抖动,上层土壤突然陷落,露出下面一个大坑。

    坑里或坐或躺瑟缩着十几个人,一个个蓬头垢面赤/身裸/体,这些人大多是女人,只有几个是男孩。

    那些人看到光明没有害怕地惊叫,也没有欢呼,只麻木地看着坑顶两人。

    “我把他们集中到这里藏了起来,就只剩下这几个。”

    “我看到彘族人离开了,但我想他们可能很快会派人到这里查看,这些人你有地方藏吗?”

    “那些豕人跑得倒快,那个彘族大巫像是知道部落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一样,要不是我藏人慢了一步,他们一个也别想跑掉!”原战冷笑,随即摇头,“能藏人的石洞已经被彘族人发现,原本躲在洞里的人都被找了出来。”

    严默皱眉,“那就只能带他们一起走了。”

    “不能。”原战目光可怕,表情却冷静无比,“他们没有战斗力,体力也差,跟不上我们,只会暴露我们,引来野兽,途中我们还得保护他们。”

    严默也知道这些人是累赘,但他却不能主动说抛弃这些累赘,“我记得你曾跟我提过,原际部落战士打猎的地方会留有暂时居住用的洞穴之类,如果我们把他们藏到那些洞穴里,等找到部落在外打猎的那些战士和逃离的人,再回来接他们,如何?”

    “我也是这么打算,走吧,趁着天色还亮。”原战松开他的手腕,挥手让那些人上来。在他挥手同时,坑里也出现了一条平缓土坡。

    那些人神情虽然麻木,但从之前原战救了他们,杀了那些彘族战士到现在,他们看到的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这让他们的麻木中还多了些迷茫,就好像在集体做梦一般。

    严默大致扫了一圈,没看到熟人,就没管他们。

    “快!”原战低喝。

    坑里那十几个人像是在瞬间活了过来,一个接一个慌忙踩着土坡上来。

    “大战!”其中一个女人走到原战面前发出哭声,“真的是你吗?大家都以为你已经死了。这是真的吗?大家来救我们了?”

    “不是大家,只有我和默。”

    女人看向默,她眼中再度出现迷茫,她不认识这名白头人,也从来没有在部落里见过。

    十几个男女站在原战身后,东看西看,有人还抬手咬了自己一口。

    “听着!从现在开始不准提问,不准多话,去周围找找,带上你们能找到的武器和食物,我们等会儿就走。快!”

    十几个男女一惊,立刻四散分开。

    “我们恐怕不能现在就走。”严默揉着自己被抓疼的手腕,道:“有一件事,那些彘族人似乎在后山下的草滩里找些什么,你知道那草滩里有什么吗?”

    “草滩?”原战表示他对草滩里有什么完全不知道,“也许老祭司秋实会知道一些,你想我去草滩下面看看?”

    严默点头。

    原战仰头看了下天色,“那我们得动作快点,也许彘族人不会那么快返回,但天色黑了,我们带着这些人就只能明早才能出发。”

    那十几个男女也跟着他们来到草滩,他们身上太脏,也需要稍微清洗一下。

    严默本来想喝水,看十几个泥人就这么走进水洼里,顿时没了下去喝水的欲/望。

    原战潜入了草滩下面。

    那十几个男女慢慢靠拢,经过一番活动和清洗,加上手中有武器,他们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活络许多。

    “那白头人是谁?”

    “不知道。”

    “围在他身边的是是是食人蜂吧?”一名女人颤抖着道。

    “我远远见过一次,那么大、还有那红色的脑袋,肯定是食人蜂!”

    “大家不都说大战大人已经死了吗?他怎么突然活了?还能……你们都看到了,对吧?”

    “我听说大战是被山神人面鸟九风给抓走了,还有大猛也是。也许他们去了山神之地,从山神那里得到了力量?”

    “对,肯定是这样。我之前就听到那些彘族人在外面叫嚷说什么大鸟,说不定那大鸟就是山神九风!”

    “那大战大人会把那些彘族人都杀死吗?他会夺回我们的住地吗?”

    严默离那些男女并不远,他的耳力又不错,那些男女的交谈他大多数都听到了。

    如果是之前,他说不定早就上前昭示自己祖神祭司的身份,用九风来忽悠人,但现在他这份心思却淡了很多。

    赢得这些人的崇拜或畏惧又有什么用呢?那又不能给他减少人渣值。

    他不会对这些人付出感情,也不需要他们的感情。他帮他们,指南给他减少人渣值,就这样,很公平,一场交易而已。

    刚才他已经从脑中得到提示,虽然他来到这里后一直没有动手,但指南却判定他在帮助他人进行救援,十四个男女给他减少了140点人渣值。

    同样,原战杀了不少人,凡是他偷袭的,按照五人一点也都算到了他头上。

    还好彘族留在原际部落住地的人手不多,他只被加了7点人渣值。

    以前他钻牛角尖,觉得指南处处针对他,现在放开心思,就会觉得指南这样的判断方式虽然不近人情,但如果跟法律条文比起来已经算是灵活许多,至少指南允许他在受到主动攻击时进行反击,杀死人也不会算他人渣值,法律条文却不行,正当防卫还有是否过当一说。

    而且往好处想,指南给他提供的奖励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如果没有指南,他做一辈子好事,大概也就获得几枚锦旗和一个好人的名声?

    严默笑,看,他从根子就坏了,没有奖励就不会想要去做好事。

    那十几名男女都从水洼里走了出来,他们不知从哪里翻找出一些兽皮,胡乱裹在腰间,只不过上身仍旧真空。

    严默对这些人的身体完全无感。人就是这样,全部敞开给你看,你会觉得一点都没有看头,但穿上衣服后,你却会想扒光它。

    原战上来时就看到那十几个人离得严默远远的,根本不敢接近他。

    “找到什么了吗?”严默问。

    原战抹抹脸,惊异道:“这草滩下面很奇怪,全是泥浆,很深,比我想的深得很多,我现在最深只能下到大约三十多米,再深,那些泥浆就变得很难操纵,很重,身上压力很大,非常费力,而且不好留通气孔。”

    “泥浆里没有东西?”

    “泥浆里面含水份太多,我想要控制很难。”原战缓缓调整呼吸,这次到草滩下面找东西让他耗费了相当大的能量,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严默相当失望,他看着草滩,心里痒痒的,这种明知道下面有宝贝却找不到的感觉太难受了。

    “默,你干什么!”一只大手飞快抓住他的手腕。

    严默一惊,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他竟然已经走入草滩的水洼中,“我……”

    奇怪,他什么时候走进草滩的?他连下面有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竟然就如此被吸引,这不科学!

    “走吧,我找不到,那些彘族人也不可能找得到。如果这下面真有东西,等我们打败彘族,救回族人再回来时,我帮你慢慢找。”

    “那时候东西就不一定是我的了。”严默嘀咕。

    “谁找到归谁。”原战咧嘴,招手让那十几名男女跟紧他们立刻出发。

    一路无话,一行人在草丛中快速穿梭。

    那十几名男女努力跟着两人,不敢掉队。

    他们没敢在附近停留,原战打算带他们往草原深处走,那里野兽多,但可以避开彘族和其他两个部族对他们的搜索。

    十几名男女很快就出现体力不支的现象,他们被糟蹋了这么多天,能支持到现在就已经很值得夸赞。

    原战和严默都明白这点,也没有苛求他们。

    那十几人自己反倒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成了累赘,甚至说出让原战两人先去找其他人,别管他们的话。

    “也许有人在跟踪我们。”严默把蜂卫探到的消息告诉原战。

    原战没说话,他忽然伏身,趴到地面上侧耳去听地面传来的震动声。

    好一会儿,原战才站起身,“离我们比较远,不像是人走路的声音。”

    “是人。”严默很肯定这一点。蜂卫传来的信息虽然不明确,但是不是人类,它们还能分得清。

    原战眉头微蹙,随即松开,“只要不是鸟人就行。”

    天色渐黑,夜晚的草原危险性太大,原战当机立断,找到一个小土丘,临时挖了一个洞,让所有人都躲进去。

    蜂卫飞到严默身边,再次报告说附近有大量的食物。

    严默先没在意,蜂卫们看到任何活物都会认为是食物,但在他派出红翅和飞刺去附近查探后,红翅和飞刺回来向他传达了清晰的意思。

    它们把白天看到的彘族人当作了蜂王想要享用的食物,所以第一时间就在附近找类似的肉,而它们找到了。

    “不是那些跟在我们后面的人,是其他人群。”

    “那些人离我们多远?”听严默告诉他,蜂卫在附近发现大量人类,原战立刻问道。

    “不会太远,顶多半个小时路程。”严默根据蜂卫出去回来的时间判断道。

    “那么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些人也许不是在跟踪我们,而是过来和他们的同族汇合,也许是附近出来打猎的族群。我去看看,你在这里……”原战回头看了眼自己的族人。

    严默挥挥手,“去吧,顺便弄点猎物回来,我快饿死了。”

    “我很快回来。”原战钻出洞口,没入黑暗中。

    严默从草药包里掏出一个小型蜂巢,往身边一放,这只蜂巢没有女王蜂,只是用来临时供他的蜂卫们晚上歇息之用,而蜂卫们仍旧会习惯性地在蜂巢中分泌蜂乳。

    严默转头看看窝在洞内深处的十几人,随口问了声:“你们谁会生火?”

    就在此时,洞外忽然传来有什么东西摩擦草叶的声音。

    严默看蜂卫没动,也没有紧张的模样,就没到洞口查看。

    原先和原战说话的女人大胆回复道:“我会,我带他们到附近捡点草叶回来生火。”

    “不要走远,我会让蜂卫看着你们,有什么事就大叫。”

    女人点头,回头说了什么,几个人起身和她一起走出洞穴,出去时,他们特意避开了那个小半人高的蜂巢。

    严默解下腰间用牛胃制作的皮水囊,拔掉塞子,灌了口带着点异味的清水,靠到墙上闭眼休息。

    剩下的人都已累极,有食人蜂帮他们守住洞口,他们在害怕的同时又觉得特别安全,不一会儿就都睡着了。

    严默的意识也开始有点朦胧,他还在想那个草滩里到底有什么竟然会那么吸引他。

    无声无息的,一条黑影顺着洞穴边沿滑进洞内。

    作者有话要说:传说中的爱情小剧场:

    原战:忠犬是什么?

    严默:听话护主的狗。

    原战:狗是什么?

    严默:被猎人训练成熟的狼的后代。

    原战:好惨,宁愿死,不成狗!默默,狼虽然残忍,但对自己认定的伴侣非常忠心,真的!

    严默:……我不是母狼。

    原战:那你是什么?

    严默:据说是传说中的渣受。

    原战:渣受是什么?

    严默:坏蛋,只接受不付出、自私自利、性格有缺陷的混蛋。

    原战吃惊:……我怎么可能会爱上这样的人?!

    严默冷笑: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原战认真道:默默,你不是渣受,你是母狼!

    严默:母你个头!

    原战化身为狼,扑上去叼住默默狼的脖子,拖走。

    默默狼反扑!狼群里只能有一个王,今天你我不死不休!

    狼崽嘟嘟跌跌撞撞地滚过来,啪唧扑到两狼脸上:嗷嗷嗷~~~偶要喝奶!

    两公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