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5章 章回10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际部落的战士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被选出来跟着狰的一百五十名战士,他们已经做好了为部落战死的准备,可这时狰和其他头领却一脸喜色地带着两个人走进谷内。

    狰对雕点头,雕立刻去传达今晚不会冲击的命令,战士们更加不明所以,但他们知道这个变化一定是与头领们一起走入谷内的两人有关。

    “战!?”所有战士都认识战,他们一开始还在怀疑自己的眼睛,可等人走近后就再也忍不住地叫出声来。

    “他还活着?”这是正常反应。

    “神啊!他、他、他……怎么变成四级战士了?”这是观察比较仔细的战士。

    原战引起的骚动还叫正常,但严默给战士们带来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除了极个别人,原际部落里见过严默的人非常少,就算曾经有些微薄印象,随着时间过去也变得模糊,而且眼前的严默无论身高还是气质,都和当初那个挣扎求生、只求不起眼的小奴隶完全不一样。

    战士头领们看到严默,因为他那张熟悉的面容,在惧怕和震惊感升起之前,先有了熟悉感,但其他战士则没有那份熟悉感做底,他们一见浑身停满食人蜂的严默,视觉上首先就受到了莫大冲击,很多人鸡皮疙瘩直起,看到严默走过来忍不住就往后退。

    消息一*往下传,很快就传到谷内深处。

    “你说什么?”老祭司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秋宁激动地道:“是真的!大家都在说,战回来了!”

    “他竟然还活着?”老祭司面色不明。

    秋宁不住点头,又道:“他还带着一名他族祭司。”

    “他族祭司?”老祭司倏然起身,“走,带我过去看看。”

    几名长老互相看看,也都跟了上去。

    狰眼看战士们都有点乱了,立刻对猎喝到:“让人守好谷口!还有那些拖回来的尸体也赶紧处理掉,很多人还饿着肚子。”

    “是。”猎立刻把命令传达下去。

    战士们中的骚动很快平息,严默从心底对狰和原际部落的战士产生了一点佩服,可怕的纪律性,就算原始,也依然让人动容。

    他们虽然过的日子还处在原始状态,但因为三城的插手,让他们在武力方面产生了扭曲和异样的发展,也许这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可是生命会自动寻找出路,不管是否正常,原际部落乃至其他被三城插手的土著部落都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三城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在他们以为只透露了一点知识就交换了更重要的东西后,那一点知识已经开始发酵和成长,战士升级的限制不会永远存在,就算没有他,这些土著们也会慢慢找到正确的升级道路。

    而他的存在,将一点点拉平土著们和三城的差距,这会造成什么后果,他真的很期待。

    已经在谷内列队准备晚上冲出谷外的战士们向两边分开,老祭司和几名长老从后面快步走来。

    “大战!”老祭司亲眼看到人,这才相信原战真就还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没缺胳膊没少腿,脸色也……老祭司眼睛突然瞪直!

    “你……变成四级战士了?!”

    原战右拳轻碰了一下胸口,“秋实大人。”

    “这怎么可能?”老祭司反复看着原战的脸,因为太震惊,从而忽略了站在原战侧后方、被所有人避开的白头少年。

    后面几名长老却把注意力放在了陌生人的严默身上,其中一人颤抖着手指,指着严默,低声问身边另一名长老:“那那那是食人蜂对吧?他……那人……他他他!”

    严默对他们微微一笑,几名长老却都警惕地瞪着他。

    狰跨前一步,“秋实大人,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先让这位祭司大人去救治酋长。默大人,跟我来!”

    “等等!”老祭司权杖一横,拦住道路。

    “这人是谁?祭司?哪族的祭司?他……伽摩大神!他身上的是什么?你们怎么能让一个身上背着食人蜂的他族祭司进入我们部落的住地!”老祭司不可置信地大喊。

    狰皱眉,“秋实大人,默大人不是他族祭司,他来自祖神之殿,是得到祖神传承的唯一祭司。”这些都是狰刚才听战跟他说的。

    “不管他是什么祭司,我们的部落酋长也不能让其他祭司碰触,伽摩大神不会允许祭祀其他神的巫者碰触自己的血脉!狰,你怎么敢!你忘了他族奴隶碰触我们的母河,导致母河干涸,我们差点没有水喝的事情了吗?如果今天让他族祭司碰触到我们的酋长,也许我们整个部落都将会灭亡!”

    “秋实大人!”狰怒喝一声,强压怒火,脸色冰冷地道:“只要能把酋长大人救回来,有任何后果都由我承担!现在,你把路让开!”

    “你能承担什么后果?”老祭司一步不让,还往狰心头狠刺了一下,“如果不是你没有管好部落战士,我们找盐的事情又怎么会被彘族得知?我们又怎么会死这么多人?如果不是你战斗不力,酋长又怎么会为了拖住敌人而落到重伤不治的地步!我们怎么会连祖宗留下的住地也要放弃!”

    “啊啊啊——!”狰仰天发出怒吼。

    战士头领变色,战士们心惊。

    老祭司不禁退了一步。

    严默看着老祭司,完全理解他的心情。这大概就跟朵菲带着打手跑到九原部落来挑战他差不多,换了任何一名祭司都不会那么简单就让他族祭司去救治自族首领,这不止是防人之心,也是对自身权威的一种保护。

    不过他比朵菲更幸运一点,因为老祭司秋实不能生死人肉白骨,和战士头领之间也有罅隙,而他也无意抢夺老祭司的位置,他只是眼馋原际部落的战士和女人而已。

    “伽摩大神?”严默低声问走到他身边的原战。

    原战也压低声音回答:“伽摩大神是黑原族祭祀的神,传说伽摩大神是祖神落在地上的眼睛变成的神,有三只眼,可以看遍天下事,甚至能看到还没有发生的事情。”

    “而息壤族祭祀的是大地之神?飞沙族祭祀的是风神?”

    “对。传说息壤族和飞沙族最初的族长都是沙漠王蝎孕育,他们是一对同母异父的亲兄弟,后来他们的后代分开,就有了息壤族和飞沙族。”

    也就是大地之神和风神睡了同一个女人,不对,是睡了同一只母蝎子!

    “所以息壤族和飞沙族才会比较亲密。”严默点头,总算弄明白这三族的关系。

    “你们!”

    老祭司不敢再刺激狰,转而把炮火对准了这两个在旁边说悄悄话的混蛋,“大战,你是否已经背叛部落,竟然带领其他祭司来迷惑部落的战士!”

    “秋实大人,我回来只是因为听到部落有难,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回来,等解决部落这次的危难,救回酋长大人,我就会离开。”原战不气不怒地道。

    附近听到这句话的战士们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息壤族战士。

    老祭司冷笑:“你一个人能干什么?你以为你变成了四级战士就能抵抗三族联合的攻击吗?你别忘了,酋长也是四级战士!”

    “就算我不是四级战士,我也会回来。秋实大人,默有能力救治酋长,你……”

    老祭司不等原战说完就打断他,转而一脸疑惑地看向严默,“默?我说他看起来怎么会这么眼熟,原来他就是你的那个奴隶!哈!伽摩大神,你竟然带着一个奴隶来冒充祖神祭司,你们就不怕祖神降怒吗?”

    老祭司脸上的疑惑变成了彻底的鄙视和讽刺,更有对原战浓浓的警惕。这人回来就回来,他带回一个祭司是什么意思?

    原战搓搓冒出胡渣的下巴,“秋实大人,你看错了,我的奴隶已经死了,在你眼前的的确就是祖神祭司。”

    “够了!”严默忽然轻喝一声,他身上的蜂卫也一下盘旋开来,示威地围着老祭司飞了一圈。

    “你干什么?”老祭司连忙挥舞权杖,他害怕那些食人蜂攻击他。

    几名长老纷纷后退,他们能忍住不叫出声已经是靠了莫大的意志力。秋宁年纪还小,一看到食人蜂飞过来就尖叫着抱着脑袋往后逃。

    在战士们出手去救老祭司之前,“回来!”严默故意喊出声。

    蜂卫们立刻齐齐掉头,重新飞回严默身边。

    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凉气,这人竟然真的可以驱使食人蜂!

    严默环看众人一圈,最后看向老祭司,“如果你不想我救你们的酋长,我自然不会强求,对我来说,救一个将死之人也并不容易,那将会以我的生命力为代价。”

    老祭司脸色一变,这句话也太诛心!看看那些战士头领和战士们的眼神,就连一向尊重他的冰都用不认可的眼神看着他。

    严默又看向脸色狰狞并眼含深深悲愤的狰,平静地道:“原战是你们的族人,他想救你们,我想你们可以相信他。”

    狰握紧拳头,他想救回酋长,可是他内心深处也在害怕老祭司说的事会变成真实,如果这位祭司并不是真正的祖神祭司,他就算真出手救了酋长,那伽摩大神会不会因此而震怒?

    严默又笑,“我想你们可能不会希望我留在这里,我会尽快离开。”

    原战本来想说什么,听到此处,再看严默的手摸到了腰间的号角上,立刻闭上嘴巴。

    严默取下号角,对狰晃了晃,“我会吹响它,不要惊慌,我只是用它来召唤我的一位朋友来接我,记得看到它出现不要攻击它,否则惹它生气就不太妙了。”

    严默笑着把号角凑到了嘴边。

    老祭司忽然大喊:“不要让他吹响那东西!他肯定是想召唤食人蜂来攻击我们!杀!杀了他!快!”

    战士们一下握紧木矛,全部看向狰。

    狰还没有表示,原战已经冷冷一笑,手一挥,“秋实大人,你不是想知道我如何用一人之力来解决部落的危难吗?”

    严默脚下一丈方圆的土地突然升高,托着他高高立起,他的身周同时出现一圈土墙围住了他。

    “呜——!”悠长、深重、高亢的号叫声响起,逐渐传向远方。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还没写完,下午2点会再更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