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6章 章回10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勃噩猛然抬起头,“那是什么声音?”

    在场的战士都很惊讶,跟着勃噩一起走出大帐。

    “那声音像是从那里传来。”一名彘族战士头领手指山谷方向不太肯定地道。

    “让人盯紧那座山谷的动静!火堆也全部点起来!”勃噩看了下天色,命令。

    “是!”

    郝拉族的强骨看着山谷方向,觉得那声音奇怪,但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但红狐族的赤几却长时间地面向山谷,脸上的疑虑凝结不散。

    “赤几,我们都弄好了,如果原际部落的战士敢往我们这边逃,嘿嘿!”一名红狐族战士过来禀告道。

    赤几没有回头。

    “大人?”那战士凑到赤几面前。

    赤几忽然道:“我并不同意族长这次和彘族一起攻打原际部落,彘族太贪婪,原际部落虽然强大,但他们扩张的心并不大,否则也等不到彘族去抢夺盐山。”

    那战士抓头,“可是族长说我们可以得到大量的盐,还有奴隶。”

    “我们到现在已经死了多少战士?”

    “啊?”那战士回答不出。

    “六十四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那战士摇头。

    赤几轻声叹息,“意味着红狐族的战士已经死了一半的一半。”

    “大人?”

    “我们红狐族人口不算多,武力也不算强大。我们能在这片土地存留至今,是因为大家都喜欢我族的女人,他们会来找她们,留下后代,这就是我们。”

    赤几转头看向彘族的帐篷,“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再保护族里的女人,如果有人抢走了她们,红狐族也就没有了。”

    “赤几!”那战士不再叫大人,而是叫了好友的名字,“你是族里最聪明的人,你想做什么?你说,我们按照你说的做!族长也说了让赤兜和我们都听你的。”

    赤几拍拍他的肩膀,俊美到艳丽的面孔露出嗜血的笑容。

    山谷里,战士们的下巴掉了满地。

    先是突然升起的土台,再是他们从没有听到过的高亢号角声。战士们几乎都在一瞬间拿矛尖对准了土台,他们不是视原战和严默为敌,而是受到惊吓后的自然反应。

    号角声虽然让他们好奇,但显然那座凭空出现的土台更加惹人注意。

    猎和雕惊喜地看向原战,他们知道战有控土石的能力,但是眼前出现的一幕已经大大超过他们的预期。

    战不止战士级别晋级,他的能力似乎也跟着变得非常强大!

    狰并不知道原战觉醒了血脉能力,他受到的惊吓相当大,但作为同是息壤族人,震惊过后便是狂喜!

    “战!你觉醒了大地之神的能力!”狰激动得眼睛发红。

    原战默认。

    冰妒忌得眼睛发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所有好事都给这只阴险狡诈恶劣粗暴的野兽给碰上了!神太不公平!

    老祭司脸色难看地闭上了眼睛,他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而且战表现出来的控土能力明显比以前息壤族曾出现过的几名血脉战士都强大得多。

    几名长老则脸色各异,其中息壤族的长老土圪缓缓握紧了因为过于激动而颤抖的手掌。

    严默手一按土台上的土墙,竟在土墙边沿上坐了下来。

    原战抬头看到他垂在土墙外面的两条腿,笑了下,特意抬起手做了个虚抬的姿势。

    严默就感觉自己屁股下面的土墙一下变得厚实和宽大了许多,土墙竟很快变成了一张有靠背有扶手的椅子。

    严默胳膊架在扶手上,抬手遮住自己半张脸,掩住了抽搐的嘴角。好吧,这牲口也算衣锦还乡,想要炫耀也是情理中事。但他为什么就是有一种看到一只大尾巴狼在得意洋洋扫尾巴的幻觉?

    老祭司睁开眼睛时见大家都在仰头望着那座土台,他也抬头看去,恰巧就看到土墙变化的一幕。

    老祭司有种奇怪感觉,他觉得大战似乎对这名他族祭司特别不一样,那不只是对祭司的敬畏,更像是一种……就好像战士对自己武器的爱护?不,那白头少年在战眼中明显比武器更重要,重要得多得多!

    “你是不是也和酋长一样,在成为四级战士时觉醒的能力?”老祭司绷着脸皮问原战,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干涩嘶哑。

    原战摇了摇头,“不,我很早就觉醒了。”

    老祭司颜色一变,“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一直瞒着不说?”

    狰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原因,他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原战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那条旧疤,慢腾腾地道:“因为我那时的能力有跟没有差不多,顶多做个石器快一点。”

    而在场所有人,只要是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原战不说的真实原因是什么。息壤族长老土圪羞愧地低下头,老祭司在部落里位高权重,他们这些各族长老也是有跟没有差不多,如果原战在觉醒之初就说出这件事,他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这个孩子。

    “所以你现在的能力才会这么……强大。”老祭司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果然越早觉醒的人就越容易变成强大的战士!

    “不!”

    老祭司吃惊,没想到原战张口否决了他的猜测。

    原战抬头,“我会在短短一个冬天后变成四级战士,而且是能力和武力都达到四级,全是因为他,我的祭司大人!”

    原战的声音够大,不止附近的战士,连站在远处的也听到了。而大家也很清楚原战口中说的祭司大人显然不是老祭司秋实。

    心动吗?当然心动!原际部落的战士们看向土台上那个白头少年的眼神瞬间变得火热万分!

    这位祖神祭司竟然不止能让战士升级,他还能让战士觉醒血脉能力?而且还能让能力也升级?神啊,他为什么不是我们部落的祭司?求换!

    雕觉得他应该可以通过战和这位白头祭司套套近乎,说不定人家心情好,顺手就把他也弄成四级战士,如果能把他的血脉能力也弄出来那就更好了……

    严默抬头望天空,他不是谦虚的人,可是被这么多人,还是跟他一样性别的男人用这么火辣辣的眼神仰望,他只觉得浑身就像爬满了蚂蚁。求别再这么看我了好么?

    战士们却觉得怎么都看不够一样。手拿号角、仰望天空、坐在奇怪形状土台上的白头少年在他们眼里看起来特别神秘、特别像祭司,甚至连他脚上穿着的……哎?那是什么东西?

    除了白头少年脚上的厚底全包草鞋,他挂在腰间的皮水囊、抓在手上的号角,还有系在腰间的兽皮小包,包括他身上穿的兽皮衣的模样,都让战士们惊奇。

    “他对你做了什么?”老祭司心中充满妒忌和不信,他从没有听过哪族祭司可以帮助战士升级,更不用说让战士觉醒能力了,就是三城的传说中也没有这样的事情!

    原战看向老祭司,神色平静地道:“他对我做了很多事情,他教我正确的战士训练方法,告诉我如何锻炼和提升自己的能力,调理我的身体,用他的生命力给我赐福,还治疗好了我的左腿。”

    狰、猎等人都忍不住再次抬头看向土台上的白头少年。

    狰甚至在严默看向他的时候,右拳握紧重重捶了一下自己的左胸!他在向严默表达自己的敬意和谢意。因为他,息壤族的神之血脉才真正觉醒。

    严默也对他点头,狰是真正的战士,放开彼此立场不谈,这人身上有很多让他敬佩的特质。

    山谷内一片沉静,明明这多人,却只能听到原战的说话声音,“秋实大人,酋长明明就有活下去的机会,难道你真忍心看酋长就这么死去?”

    老祭司握紧权杖,他愤怒地正要反驳什么。

    “桀——!”

    就在此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悠远嘹亮的鹰唳声。

    默默!我来啦,我还给你带了好吃的!

    严默抬起头,脸上绽开了明亮的笑容。

    严默没有再吹号角,他坐得这么高,山谷这处比较宽敞也没有多少树木遮挡,他家九风的眼神又那么犀利,嗅觉说不定也很敏锐——他记得有一种兀鹰嗅觉距离可以达到十六公里,不知道九风能嗅到多远?

    而九风也确实不需要他再用号角提醒,它在天空上老远就看到它的小两脚怪了。

    “桀——!”好多两脚怪。

    窝在山谷里的原际部落的人先听到了九风的叫声,还没有看到它的雄伟身姿,但在草原上扎营的三族战士却在听到叫声的同时就看到了远处飞来的庞大黑影。

    “好大的鸟!”三族战士感叹。那大鸟还没有飞近,但那展开的翅膀已经超越他们曾经看到过的所有鸟类。

    随着九风越飞越近,几乎所有站在帐篷外的人都在抬头看它。

    九风开始下降滑翔。

    “啊!你们看!那大鸟在飞向原际部落的山谷!”

    三族战士也许该感到庆幸,因为九风不是从他们那个方向飞来,而是从山谷的后方飞来。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没有看到九风的详貌。

    勃噩得到消息,出来看大鸟,已经看不到。

    那大鸟为什么会飞向那座山谷?回巢?不,他们这几天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只大鸟。

    那么就是猎食?或者……

    勃噩莫名想起了刚才从山谷中传来的奇怪响声,就在那响声响过不久,大鸟就飞了过来,难道那谷中有人在召唤这只大鸟?

    对了!那白头人!他能驱使食人蜂,难保他不会驱使其他长翅膀的东西。

    勃噩倏地起身,再次问身边战士:“火堆都点起来没有?”

    那战士回答:“只要天色一黑就点。”

    “不!现在就点起来,快!”勃噩觉得今天发生的奇怪事情太多,这让他不安,很不安。

    “啊啊啊!人面鸟!真的是人面鸟!真的是山神九风!”

    原际部落的战士们再有纪律,在此时也保持不住镇定。这只凶禽可是活着的传说!

    “那白头祭司竟然真的把山神召唤来了!神啊!”如果不是老祭司和战士头领们都在,很多战士都要忍不住给那白头祭司跪下了。

    “神啊!它好大!”所有人都仰起头,嘴巴张得大大地看着天空斜斜滑翔而下的人面巨鸟。

    狰看看九风,再看看白头少年,原本难以抉择的心终于不再摇摆,他决定了。

    猎吞咽口水,“它比以前大了好多。”

    雕则两眼放光地盯着土台上的白头少年,那少年抬起了手,而那只可怕的山神大人就这么落在了……还没落,山神大人的爪子上分别抓了一头狍子。

    “砰!”两只狍子被扔到地上。

    肉!在场所有人眼睛都绿了。

    “你们最好别动那两头狍子。”原战心情不是很愉快地警告口水都要滴出来的雕等人,“那是山神九风给它的祭司大人带的食物,谁敢动,就等着被它抓起来摔死吧。”

    啊,给看不给吃,好残忍!战士们垂泪。

    老祭司跨前一步,他不是想动狍子,他就是想问原战,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山神九风鸟竟然真的能被一个少年召唤而来!难道他之前说的都是真的?

    九风正要收翅落下,一看底下一个老两脚怪竟然敢接近它带给默默的肉,顿时不高兴了。敢偷鸟爷的肉?桀!吃我一翅膀!

    “呼!”近距离的大风扇得战士头领们都站不稳脚根,更何况武力值近乎零的老祭司。

    咕噜噜。可怜老祭司惊叫着被这一翅膀扇得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直到秋宁和两名战士抱住他。

    原战在看到九风翅膀一动的时候就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待风沙全部落下,他才一脸无奈地道:“看,就连接近都不行。”

    闻言,刚刚被人扶着爬起来的老祭司差点气死!

    九风看那些两脚怪都变老实了,这才收翅在土台上落下,它还记得小心不要碰到默默。

    桀桀,可它好想和小两脚怪蹭蹭。

    “桀!”不能蹭默默,不高兴!

    严默很想拍拍它,但只能对它抱歉地笑笑。下面还有大阵仗等着他,他得保留充足的体力才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