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8章 章回10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夜之间,严默超越原战,成为原际部落最受欢迎的客人。

    尤其当他大方地把剩余的狍子肉都送给了部落的伤患,还教草町加野菜熬煮狍子肉糜。

    草町有很多问题想问严默,但原战始终在,还有战士头领跟着他们,让她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严默单独说话。

    战士们都很眼馋那闻起来奇香无比的肉糜,老祭司却一个劲追问严默那肉糜里加了什么,严默当然不会告诉他,他加了些益血气和调味的草药。

    一般药膳做得不好,不但闻起来一股药味,吃起来也会比较难入口。

    严默因为从小学中医,深知很多人讨厌中药、讨厌药膳,就因为其味道闻起来可怕、吃起来更可怕,他一直致力于改善这点,尤其当他有了嘟嘟以后,嘟嘟身体不好,经常生病,为了调理嘟嘟的身体,他真的是绞尽脑汁。

    小孩子都不喜欢苦的东西,那几年他在改进中药口味和药膳方面几乎可以著书立说。想要不影响药性地改变口味,可不只是加调味料就可以,他得考虑药性平衡,几乎每加一点东西,他都会在实验室先做试验,直到药性分析确定没有任何负面影响。

    一名好的中医师或者草药师,他对药性的了解不说了若指掌,也要能灵活应用。只会照着老方子生搬硬套,或者干脆照本宣科地开药方,完全不考虑中草药由于环境和年数等而发生的药性变化之类,根本就不是一名合格的中医,如果他在诊断方面也只能依靠仪器,那真的还不如西医。

    有人给老祭司也送了一块狍子肉,老祭司没有拿它作肉糜,而是在石锅里加了水,又让秋宁给他拿来一个小包,他从包里抓了两把发黄的颗粒扔进锅里,再加肉加盐熬煮。

    严默瞅见了,猜那黄/色颗粒可能就是黍米,而这也是他这次的目标之一。

    “默大人。”酋长的妻子抱着孩子在他身边蹲下。

    “你是?”严默半靠在原战身上,打量这名看起来像是有四十多岁的女人。

    “我叫甘雨,我……”甘雨抓着一个包裹,似不晓得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原战对甘雨点了点头,低声告诉严默,“她是酋长的女人。”

    “你好,你是不是担心酋长?放心,他现在只要好好休养,多吃点补血的东西,很快就会恢复。”严默对甘雨温和地笑。

    “不是。”甘雨摇摇头,她能感觉到不少人在盯着他们,但她不在乎,她把包裹放到严默面前,“这是我从谷里采的,给你。”

    甘雨把包裹放下,也不等严默有什么反应,抱起孩子就走了。

    严默好奇地打开包裹,里面包了大约十几颗他不认识的杏仁状野果,外皮黑黄,卖相不是很好。

    “这是什么?”

    “不知道,没见过,大概是这谷里长的。”原战回答。

    狰就坐在他们旁边不远,看到包裹里的东西,立刻道:“默大人,这东西你别吃,这是大家没东西吃胡乱采的,咬到嘴里很硬,也不好吃,不过女人们说这东西能饱肚子。但秋实大人说这东西可能有毒,不让战士吃。”

    原战挑眉,酋长的女人竟然拿有毒的食物来给默吃?

    狰看出原战表情不好,解释道:“女人们说能吃,这些果子也不多,甘雨能拿出这些,应该是她自己到谷里采的,那种矮树有刺,树丛里还长有一种黑色的、很细小的毒蛇,果子很不好采。”

    “这谷里有毒蛇?”

    “有,还不少,都在谷内更深处的地方。我们本来想放火烧,但里面草木多、水多,火烧不起来,还会弄出很多毒烟。”

    “你们不吃蛇肉?”

    “吃蛇肉?!”好几名听到的战士头领一起惊讶地看向严默。

    老祭司在一旁冷笑,“毒蛇的肉也敢吃!”

    严默没有嘲笑老祭司,蛇肉确实很多人都不吃,而毒蛇的肉敢吃的人就更少。不说这个世界的人,就是他那个时代的人也有很多人误以为毒蛇的肉也有毒。

    “毒蛇的血液和身体都没有毒,只要去掉它的毒牙和毒腺……直接把蛇头砍掉、把内脏挖掉就能吃,而且毒蛇肉比一般蛇肉甚至更美味,蛇胆留下来,但记住,蛇肉和蛇胆都需要完全煮熟才能吃,尽量少生食,冬天吃最好,小孩不要吃,女人少吃,不要和其他肉类混食。”

    严默索性把打蛇就打它的心脏部位和脊椎上端最脆弱这两点告诉大家。他还在地上画了示意图,告诉他们蛇有大小,找三寸和七寸要靠经验,不知道打哪里时,一般都是打蛇头下方和它的腹部。

    “没经验的人打蛇时很难把蛇一下打死,就算你斩断它,它的蛇头也依然能咬你。如果是大蛇,你砸烂它的蛇头,它的身体也依然能绞死你。所以打蛇一定要小心,抓蛇时要捏住它的脑袋,别让它咬到你。”

    战士们听得很仔细,就连老祭司都偷偷竖起耳朵。这可是能活命的知识,草原、树丛、水里不知有多少毒蛇,他们很多人都是死在毒蛇之口。而对毒蛇比较了解,也能治疗蛇毒的蛇人族却把这些知识当作族中最大的秘密,从不告诉外人。

    冰忽然问道:“有没有什么方法分辨有毒蛇和无毒蛇?”

    严默点头,“重点看蛇头和蛇身颜色,一般而言,蛇头呈三角状或者蛇身颜色比较鲜艳的蛇都有毒。我想你们也都知道,如果你们不主动骚扰蛇,蛇也不会咬你们,所以没有必要,不要去打它们就好。”

    说了这些,严默感到疲累,闭着眼睛就开始迷糊。

    原战对狰伸出一个巴掌,狰大笑点头。

    老祭司看到也没说什么,两百个人都给了,再加五个又算什么,而且也确实值得。不过两百多个战士和女人一旦给出去,部落的力量必定会被削弱一小半,狰同意了,酋长也会同意吗?

    老祭司打算晚上找酋长好好说道说道。

    大河也想找机会和严默说话,酋长伤得重,他的兄弟大山也快不行了,他没有奴隶可以给严默,但只要严默愿意出手救大山,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如果这位大人不嫌弃,他愿意做他最忠诚的奴隶,永不背叛。

    不止大河有这样的想法,看到那位默大人把酋长从临死的边缘拉回,而且是奇迹般地复原了他身上所有伤势,很多伤患的家属、朋友,包括伤患本身都在祈望默大人也能救他们一把。

    但是狰答应用两百人才换回酋长一人,他们又有什么能换得默大人为他们付出生命力来治疗?

    猎、雕、大河这些和原战感情好的战士,他们都有一堆亲朋好友想要通过原战求默大人出手,但就因为这个代价,让很多人却步不前,也让严默和原战睡了一个好觉。

    原战抱着严默去睡觉的时候,把甘雨送来的包裹随手扔到帐篷一角,有他和九风在,怎么会让默吃这种可能有毒又不好吃的东西?

    严默迷糊中还知道要拿出蜂巢,让原战打开帐篷入口,好让出去觅食的蜂群回来休息。

    “你是不是想要那种黍米?”原战咬住他耳朵问他。

    严默一巴掌拍开他,别以为他累迷糊了就能占他便宜。

    “我给你弄,那东西的种子现在大概只有老祭司和几个长老手上有,老祭司一向把那东西当宝贝,想从他手上弄到黍米太难,我去找土圪长老问问。”

    “嗯。”严默心想要不是我找不到小麦等更高产的粮食作物,我才不会要这种产量很少又吃地的黍米。偏偏他们这里属于中高原,很多农作物在这里都不易找到,虽然按照他那个世界的历史记载,传说中的楼兰王国……

    “唰!”严默忽然坐起身。

    “怎么了?”原战也跟着坐起。

    “操,我竟然也走入误区了。”严默抱住脑袋,他还是自大了。

    “误区?”

    “对,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严默呢喃。

    自从来到这里后,这里的中草药药性他都没有怎么分析过,基本都是按照原来的经验在使用。虽然指南有提供第二条的生物大全指南,但他为了尽量减少增加人渣值,这条指南他使用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个世界是和原来的世界很像,但也有很多他不认识的植物和动物,这其中是否也有很多对治病非常有效的中草药,而他却因为自大而完全忽略?

    包括他一直在追寻的粮食谷物茶叶之类,会不会这个世界有着其他可以入口果腹的植物,而他因为对方长得不像自己认知中那样而错过?

    而他自从判断这里属于高原大陆性气候后,他就用原来世界的印象去看待这里的环境,却完全忽略了这里的水土明显要比他原来那个世界的丰沛得多,尤其九风的地盘,那里绝对称得上水土肥美,只要小心不让水土流失、注意施肥,想要在上面开辟一块田地耕种完全不成问题。

    同样,这样水土丰富、植被分布差很大的高原地区也非常有可能生长适合这里水土的谷物,比如青稞类,这可是传说中大麦的祖宗。

    “我真蠢,稻谷、小麦……他们一开始的原祖模样可不是我印象中的样子,这些谷物都经过人工栽培和数代杂交后才变成主食。土豆、山芋、西红柿……它们一开始可都有毒,甚至没人敢吃。”

    “你在说什么?”原战发现严默又在用祖神语说话。

    严默转头看他,“祖神曾经跟我提过一些可以替代肉类的主食,我一直想要找到它们,但是我当时头脑不清楚,只记得祖神跟我说过的那些食物驯化后的模样,却不记得驯化前的样子了。对了,甘雨给我的那个包裹呢?拿过来我看看。”

    “现在?”

    “就是现在!”

    “你累了,明天再说。”

    严默瞪他,“包裹扔哪儿了?”

    原战抓着严默的手,躺倒,伸展身体,用脚去勾那个包裹。

    严默看得嘴角直抽,虽然他明白对方是为了不让他再次被动赐福,但你松开了就不能不再碰我?

    原战一个倒挂金钩,把包裹送到严默面前。

    严默无语地从那只大脚丫子上把包裹拿下。

    原战侧躺,想把头放在严默的大腿上,被严默一把推了下来。

    “松手!”严默轻喝。

    原战抓着严默一只手,仰躺,望着帐篷顶,忽然翻身抱住严默一条腿,闭眼睡觉。

    严默气笑,在他后脑勺狠扇了一巴掌。

    某人纹丝不动。

    严默不再管他,虽然身体很疲累,但他的精神却很亢奋,他有种预感,也许包裹里的东西会让他有莫大惊喜。

    他在心里唤出指南,打开到第二条页面上,随即就把右手放在那长得像杏仁、大小也像杏仁的果子上。

    “我想知道这是什么?”

    ——查询物,植物,属于第二条指南范围,查询此种植物,简略介绍需要+3点人渣值,详细介绍需要+10点人渣值,两种介绍可任选其一,请在五秒内决定。

    一看需要的人渣值,严默就知道这种植物很重要,重要性至少超过上次的沙棘果。

    详细介绍需要+10点人渣值,相当于一次小惩,呼……怎么选择?

    某人眼睛睁开条缝,借着帐篷外面的微弱火光偷偷观察身边人,他家祭司大人神神秘秘地在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这章查资料比较多,后面还没有来得及写完,所以下午2点还有一更^^

    另,107章经大家提醒,大河的胳膊那里确实是个bug,已经修改,感谢大家^^

    楼兰传说之一:

    据考古学家的挖掘证明,楼兰已经有栽培和食用小麦的历史。

    青稞传说之一:

    据植物学家和考古学家研究,青稞很可能是中国地区大麦的祖宗,传播途径为鸟兽,青稞种子落入中原地区后和其他杂草天然杂交,然后变成大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