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9章 章回10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想了想,还是选择了简略介绍,如果这东西不值得他付出一次小惩的代价呢?如果值得,+10点和+13点也没多大区别。

    ——土元珠果,土元树果实,又名哈萨神果,高淀粉,高营养。多年生小乔木果树,根系发达,可防风固沙、保水保土,其树木根部分泌的土元浆具有肥沃土壤、清澈水源的作用。注:该植物有伴生生物。

    严默眼睛发亮。其他作用不看,只高淀粉一样作用,就知道这种果实对他肯定会有大用。

    这种植物能不能人工栽培?适合什么土壤和气候?食用和药用价值有哪些?重要的是,人如果大量食用,是否会有毒素沉淀?能否做主食之一?

    如果能做主食,这种不但能对水土进行保持、还能肥沃土壤的多年生植物完全可以大量栽培。不过那个伴生生物是什么东西?有没有清除的方法?清除后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严默考虑再三,打算再询问指南一次,但在他的右手重新放到土元珠果上时,他却把包裹重新扎起来,放到一边,随后踹了原战一脚,让他让开位置,好让他躺倒睡觉。

    “你是不是知道了这是什么果实?”装睡的某人戳戳他,问。

    严默打了个哈欠,含糊道:“明天告诉你。”

    “明天我打算带大家去附近捕猎。”

    “哦。”

    原战抬起头,脸蹭了蹭他光/裸的肩膀,“三族肯定不会允许我们捕猎。”

    “嗯。”

    “他们一定会攻击我们。”

    “唔。”

    “所以也许明天我就能把他们都收拾了。”

    “……”严默微张着嘴巴睡着了。

    原战就着外面微弱的火光,看着他的祭祀大人那张苍老的小老头脸,心中忽然涌出一股几乎无法抑制的冲动,他想把这个人吃下肚,连皮带骨,一根汗毛都不留地全部吃掉!

    次日一大清早,严默一掀开帐篷就看到一堆人围在外面。原战不在,帐篷帘大概也是他放下来的。

    大家看到他出来,全都转头看向他。

    “早。”严默看这些人中没什么熟面孔,对他们随意地挥挥手,想要找地方洗脸漱口。

    休息了一晚上的食人蜂从帐篷里飞出,围着严默盘旋。

    严默“听”到红翅告诉他,它们在附近都看到了些什么。

    “默大人……”抱着孩子单独站在帐篷外似已很久的甘雨走上前,看着严默局促地道:“我、我没有想毒害你,那果子能吃,用水煮熟了很香,我和孩子都吃了,没有中毒,真的!”

    “我知道。”严默对她笑了笑,“那是好东西,你想感谢我才给我。”

    甘雨拼命点头,那树丛里有毒蛇,平时战士们不到逼不得已不会帮她们采摘,女人不想饿肚子,就得冒着危险去采那些果子,有些女人被毒蛇咬了,虽然不会死,但是却让很多人都以为那果子吃了有毒,老祭司尤其不同意她们吃这些东西,甚至认为她们吃这些不认识的、有毒的果子是对神的不尊重。

    “等会儿如果你有时间,我想麻烦你和我一起去那长果子的地方看看,可以吗?”

    “可以,可以!”甘雨脸上露出了一点笑,这位白头祭司和他们的祭司真的很不一样,“不过那里有毒蛇……”

    “只是看看,如果危险就不靠近。”严默在草药包里摸了摸,摸出一小把沙棘果。

    “手伸出来。”严默对那个含着手指一直盯着他看的脏娃娃说到。

    脏娃娃张开嘴,口水滴出。

    严默表示……还是给当娘的吧,他又转而示意甘雨把手伸出来。

    甘雨犹豫着伸出手,严默小心不碰触到她,把沙棘果放到她掌心中,“这是人鱼族领地的特产,我们部落的小孩子都喜欢吃,经常拿烤肉或帮人鱼烤鱼,来换这种小浆果。”

    人鱼族?耳尖的人都听到了这三个字。

    甘雨看着掌心中从没有见过的果子,下意识觉得很珍贵,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接过来,对严默点点头,说了句“要我带路,叫我一声”就走了。

    这是一个不善于表达,但却有着自己的坚持的女人。严默心想。

    甘雨刚走出两步,严默就听到那个脏娃娃发出了“啊啊”的叫声,显然那些颜色鲜艳的小果子很吸引他。

    他给甘雨沙棘果不是他喜欢那个脏娃娃,而是他觉得他救治酋长壕,已经得到了相应报酬。而甘雨给他的却是另外的,最重要的是这份礼物,她甚至不知道其真正价值有多么宝贵。

    如果没有指南,他也不会知道。但他现在知道了,就不能再那么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份礼物,沙棘果只是一个小回馈,等他从指南那里得到那种土元果更多的信息,他会把一些必要的也告诉甘雨。不为其他,他只是不想在心理上感到欠谁的。

    严默想要到附近去找水源,有食人蜂给他带路,他也不怕迷路,但他刚一动脚步,就有人挡住了他。

    老祭司分开人群走到严默不远处,上下打量他,见他一夜之间就从小老头的模样恢复成昨天那略微沧桑的白头少年模样,不禁深感惊讶,同时也感到深深的妒忌。

    “你生命力恢复得倒是很快。”老祭司不阴不阳地道。

    “祖神给我的赐福,只是用一次少一次。”严默微笑。

    “哦?”老祭司眯起眼睛,当场不客气地问:“那你还能用多少次?”

    “不多,所以如果你们还有什么人需要我救,必须想好要我救谁,轻伤就别来找我了。另外除你们的酋长外,每救一人,给我五男五女。”严默可不打算去看那些伤患,等看到了,如果他不动手,那见死不救的代价他可偿付不起。

    不过他也并不是不打算救人,毕竟救一个人,根据伤势轻重,他能减少10-100点的人渣值,一个人没多少,加起来就多了。只是剩下的十五次生命力赐福,他希望能用在刀刃上。

    “那你跟我来。”老祭司转身,“我们有不少战士受伤,正需要你这位祖神祭司的赐福!”

    严默没动,当没听到老祭司的讽刺,“你们的战士头领狰和酋长在哪里?要我救人可以,我必须听到他们亲口答应我的要求。”

    老祭司怒转头,“他们可以,我也一样可以!”

    围着老祭司的十几名战士向严默逼近一步,但碍于他身边的食人蜂,没人敢过于靠近。

    “我想,还是等他们来比较好。”严默瞅了瞅这些战士,心想这些人大概就是老祭司的心腹了。不过这也正常,老祭司掌控原际部落这么多年,没点拥趸者才奇怪,狰就算再厉害、再有威望,也不可能让所有战士都跟他一条心,而且这还是三族联合的部落。

    想到原际部落,他就想到九原。

    按照他的计划,九原以后要融合的部族更多,人少虽然好养活,但同样也不利于发展和自保,扩展是必须的,但扩张和融合时可能会遇到的各种问题他也必须考虑进去,想要完全消除各族隔阂不太可能,就是同一座城市,a区人还排斥b区人呢,但他希望能尽量淡化这点。

    有些事不能想太多,想得多了,你会觉得到处都是困难,到最后很可能什么都做不成。

    严默不太负责任地想,他就按照他想到和希望的那样来,至于能不能做到……不做又怎么会知道结果呢?

    历史发展不同于做数学题,没有人能给出真正的正确答案。比如数学题1+1的答案绝大多数人都会说是2,但历史发展却可能像那些阿乌族小鬼问他的那样,1+1有可能等于2,但也有可能等于5,等于0,甚至等于100。

    “严默大人!”老祭司硬邦邦地喊出这四个字,怒叱:“我在跟你说话!”

    严默回神,“你跟我说了什么?”

    老祭司一连急促呼吸了两次,看了眼那些食人蜂终究忍下怒火,再次道:“狰他们正在和酋长说事,那些战士有的人伤得很重,他们不能再等待,如果你能救他们,就快点!”

    “秋实大人,我昨天就说过,我一天可以治疗的次数不多,而且如果是救治像你们酋长那样的重伤者,我可能一天只能治疗一位。你确定你们酋长今天不需要我再治疗他了吗?”

    闻言,支持老祭司的十几名战士一起看向老祭司,酋长还需要治疗,以及这位祖神祭司一天治疗次数不多的事情,老祭司可没跟他们说明过。

    “酋长还没有恢复吗?我看他已经完全恢复了。”老祭司怀疑地看他。

    严默实话实说道:“他只恢复了一半,表面上伤口好了,但内在还需要调养,如果他想快速恢复到最好状态,我就必须再给他治疗一次,但这也不是必须,他也可以选择慢慢调养。”

    老祭司像是抓住了他的把柄似地立刻质问他:“为什么你只给酋长治好了一半?”

    “我记得我昨天就说过你们酋长的伤势太严重,我不可能一次就治好。”严默不气不怒,脸上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为了救治你们的酋长,我昨天付出了一半的生命力,如果想要在一天内或者一次性就治好他,那我就死定了。”

    老祭司巴不得他把命交代在这里,但他却不能直接这么说,只冷哼,“你的能力也不怎么样。”

    “是啊,只是我能救你们酋长,你不能而已。”

    “你!”

    严默突然抬手,对远处急步走过来的草町晃了晃。

    “默大人。”草町赶紧加快跑过来,噗通一声在严默面前跪下,有小默在,她不怕那些食人蜂会叮她,随即低着头道:“酋长大人让我来听你的吩咐。”

    严默脚步一错,“起来,我不喜欢人跪我。”

    “是。”草町起身,仍旧低着头。

    “看见阿战没有?”严默随口问,他不是关心原战的下落,只是不想再和老祭司说话。

    “战大人正在为您烤肉,他很快就会回来。”

    严默细看草町低垂着的脸,顿时明白原战肯定和草町说了什么,便也假装不认识草町,问道:“附近有干净的水源吗?”

    “有,大人你跟我来。”

    “站住!你难道没有听到我让你去救治我们的战士吗?如果你不同意,那两百人你一个都别想得到!”

    严默站住脚步,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他懒得和这老头争执,他倒把他的客气当畏惧了,竟敢威胁他?

    严默正待转身,就听见一道稍微耳熟的声音传了过来:“秋实,我昨晚已经答应给默大人那两百零五个人,这点,就算我死也必须做到!另外,你要带默大人去救谁?如果是战士,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者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