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0章 章回11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酋长壕带着狰和其他几名战士头领一起来到。

    “说说看,秋实你要默大人救谁?”酋长脸色平静,但任谁都能听出他的怒意。

    狰环看一圈,看到围在老祭司身边的都是黑原族战士,且其中有几人都是家人或朋友有重伤者的,当下也就明白了老祭司的打算。他能看出,酋长自然也看出来了,否则不会如此动怒。

    捕蛾和冰低下头,他们都是黑原族人,自然看懂了老祭司的打算,这让他们感到羞愧。

    猎、雕、大河等人都没有说什么。

    老祭司找白头祭司救人这没有错,谁也不会因为他这点而责怪他。但老祭司明知严默一天能救的人不多,却瞒着其他战士头领,只带着黑原族战士,想要让白头祭司跟他去救人,这要救的是谁还用问吗?

    敢情你黑原族战士都是宝贝疙瘩,那其他二族的重伤战士呢?他们就应该去等死?

    老祭司这样的行为会让三族战士怎么想?

    酋长深深叹息,老祭司真的老了,老糊涂了,已经只能看到最狭窄、他最重视的那一小块,而无视整个部落的未来。

    可是部落需要祭司,偏偏秋宁还没有成长起来,这让壕很为难。

    “我让他跟我去救我们重伤的战士,而且我已经答应他救一人换五男五女,可他却故意拖延!他明明是想害死我们的战士!”秋实看到壕,神情收敛了一二,但他并不觉得惶恐或羞愧,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正确,他觉得壕应该会理解他。

    壕没有逼问他是否只救黑原族战士,他就算清楚这点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问。

    严默嘲笑,“你说我想害你们?”

    壕和狰一看严默表情不对,赶紧就想弥补,正要开口。

    “酋长,狰,原来你们在这里,我正要去找你们。”

    大家一起转头,就见原战端着一盘昨晚他特地割下来、刚刚才烤好的嫩狍子肉片,回来了。

    肉味很香,这让早上都饿着肚子的战士们都忍不住吞咽了几口口水。

    坏战!只想着那白头祭司,一点没有兄弟情!早上,他们去见酋长前,也都偷偷来找过战,想让他帮忙跟那位默大人说说,看能不能不要奴隶地让那位大人出手救人。结果这家伙一脸“你们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的表情瞪他们!

    如果不是那家伙后来说求他不如求默大人,另外晚上找他们有事说,还特别表明是好事,他们真的想一起冲上去把他暴揍一顿!至于能不能打得过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原战就像是没有看到现场紧张的气氛,他把盘子递给严默——这盘子的模样他曾看默画过,早上看到身边有趁手的石块,就顺手做了这么一个。

    严默没接,他看原战回来直接转身向帐篷后面走。

    “你去哪里?”原战好奇。

    “撒尿!老子都要憋爆了!一大早就来堵门,喊打喊杀的,精神这么好,怎么不出去干掉敌人?”严默嘀咕着消失在帐篷后,他本来不想在帐篷附近解决,但他也真的忍不住了。

    听到白头祭司这声抱怨的人,全都差点乐出声来,这白头祭司真的……很有意思。

    现场气氛也从紧张一下变得和缓许多。

    壕脸上也出现了一点笑容,他看向原战,对于这名战士,他的感觉也有点复杂,出去前不过一名二级战士,回来后就变成跟他一样的四级战士,还觉醒了血脉能力。

    对于战,他原来一直很好看他,直到他的右腿出现问题,升级成为极为困难的事以后,他才放弃了他,转而把目光投向其他战士。

    “酋长,狰,救人的事情你们就交给祭司大人们吧,我看山谷里已经没有多少食物,趁着大家还有力气,不如出去打猎?”

    一听原战提到打猎,壕和狰等人立刻进入战斗模式。

    “早上狰跟我说了部落里的事情,我们正准备集中所有战士一起冲出去。”救人虽然也很重要,但如果不能杀出一条血路,他们救再多的人最后也会被杀死或变成他族奴隶。

    而他们想要救更多的人,必然要准备更多的奴隶,而奴隶哪里来?不想用自己的族人,当然只有从敌人那里掠夺。

    “用不了那么多人,给我一百三级战士就足够。”原战道。

    “给你?你要带人冲出去?”壕惊讶。虽然战回来了,但他们真的没想到原战愿意打头阵。

    “不是,我是带人去打猎,所有人必须听我吩咐。”

    酋长和众战士头领,“……”

    原战又道:“其他人待在谷内不要出去。”

    “不行!我不相信他!”老祭司走到前面打断战士们的交谈,“战士不能交给他,一个都不能给。”

    原战摸摸胡渣,忽然很想把老祭司干掉,嗯,他很早以前就想这么做了。

    “秋实!”壕按住眉心,如果不是怕伽摩大神降罪,他想立刻就换祭司,哪怕这个祭司不能远望,也不能给战士们向神祈福。

    狰等人看老祭司的目光也不是很友好,老祭司痛苦,他觉得自己没有错,可战士们包括酋长在内竟然都不支持他。

    “你们都被邪恶给迷惑了!”老祭司抓紧权杖怒叹。

    “桀——!”众人猛然抬头,天空中巨大的黑影在盘旋。

    严默从帐篷后面晃出来,对天上摇了摇手。

    “桀——!”九风在天上叫:默默,我刚才跟一个大家伙打了一架!我饿了,去抓吃的,等会儿回来找你玩。

    去吧去吧。严默挥手。

    九风翅膀一斜,乘风飞远。

    严默一边想着九风说的大家伙是什么,一边接过草町递给他的盘子。瞧瞧上面还在冒热气的烤肉,再看看自己的手,换了只手去拈起烤肉片塞进嘴里。这可是前生的他绝不会做的事情之一。

    而严默这种完全无视众人的随意——尤其在老祭司也饿着肚子的情况下,老祭司火了。

    “你别吃了!如果你真想救人,就跟我去救我们重伤的战士!”

    “你们有多少重伤者?”严默理都没理他,瞅向酋长壕。

    壕不想看老祭司那张觉得自己丝毫无错的老脸,转头问狰:“多少?”他问狰,不止因为狰是战士头领,还因为他的计数能力在首领中也最好。

    狰想都不用想地回答道:“昨天还有六十六个。”缺胳膊少腿的人,他都没有算进重伤者之中。

    壕转而看向严默,“默大人,这么多人,你能全部救回来吗?”

    “不能,我不是神,我只能尽我所能。”

    严默虽然给了否定答案,却让壕和战士头领们觉得他很诚实也很真实。

    “任何能力都需要付出代价,会救人的祭司不止我一个,天堑城的祭司和公主也可以救人,却是以周围的生命之生命力为代价,而我则是用自己的生命力,但我的生命力并不是用之不尽,祖神给了我多于别人的生命力,可也只够我救回几十条人命而已,而我至今已经用了很多。”

    听到陌生的天堑城三字,诸如酋长壕和狰等比较敏锐的人都互相看了看。

    被无视而愤怒的老祭司立刻怀疑地看他,“你是三城的祭司?”

    狰则同时问道:“你能救回多少人?”

    严默没有回答老祭司,而是回答狰道:“你不应该问我能救多少人,而是应该自问你们有多少人能换给我?”

    看壕和众战士一起在掰手指数救这么多人需要给他多少人,严默直接省了他们的事,给了他们答案:“六十六个人,一人换十人,如果我能全部救回来,你就要给我六百六十人,加上之前的两百零五,你一共要给我八百六十五人,你们部落有这么多人给我吗?”

    八百六十五人!明白这个数字代表了什么意义的战士头领们都呆了。

    “听听!让他救几个人,他竟然想要夺走我们整个部落!这就是你们以为的好人!”老祭司捶着权杖,大声怒喊。

    壕和狰等战士不觉得这是问题,那么多敌人不都是奴隶?之前因为壕重伤将死,他们的战斗力和心情都受到极大影响,如今壕可以站起来行走,他们还多了一名四级战士,现在部落战士满满的都是战意!他们必然会杀死敌人,抢回部落住地,并夺得更多奴隶!

    “秋实大人是想拿部落的人当作奴隶交换?”原战充满恶意地问。

    老祭司一下僵住。

    严默忽然笑了下,“阿战没有跟你们说吗,我昨晚就跟他说过,两百人已经足够,之后再有人让我救治,除非需要我用生命力救人,否则只需交换物品就可以。”

    壕等人脸上表情一松,老祭司却怒道:“你刚才明明说要求一人换十人!”

    “嗯,没错,只要是你要求的,必须一人换十人。”

    “你!”

    看到外人气自己部落的祭司,按理说原际部落的战士们应该会很生气、很愤怒,可是在场的人除了极个别人,大多数战士头领竟然觉得白头祭司干得好……这让他们觉得很对不起酋长。

    “我还有点事,如果你们不打算现在就让我救人,那我等会儿回来。”严默说完,转头跟草町低声道:“带我去找甘雨。”

    “是。”草町正要带路。

    “你要去哪里?站住!这是原际部落,我是这里的祭司,你一个外族祭司竟然敢对我如此不敬!”老祭司快要气疯了,当即命令道:“把他抓起来!我们的战士和女人一个都不给他!一个都不给!杀了他!杀了那些食人蜂!放火烧了它们!”

    老祭司身边的战士一起看向酋长。

    壕怒喝:“秋实!”

    秋实也对壕哀声悲喊:“酋长!这个他族祭司真的不能留啊!你看不出来吗?他正在吸食部落众人的灵魂啊!你们都不听我的了,都不听!我什么时候错过?还有战,他的灵魂也被污染,他不再是部落的战士了。我看到了啊,看到部落的所有人都变成了他们的奴隶!”

    壕脸色一变,伽摩大神的三只眼不止能看到遥远的他方,他还能看到未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虽然黑原族历来的祭司只传下了远望的能力,但他们对危险的直觉通常会非常灵验,越老的祭司,这种直觉也就越明显。

    “秋实大人,你真的看到了吗?还是只是在妒忌我的能力,想要置我于死地?或者你们原际部落打算说话不算话,不想给我那两百人,所以想要随便找个理由杀死我?”严默转身微笑,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小刀,慢慢在手指间转动。

    蜂卫无声无息地转变成攻击阵型。

    狰脸色倏变。

    壕张口想要解释,想要让人把老祭司暂时先带下去,但严默在他开口之前就嗤笑了一声,“奴隶?我九原部落从无奴隶!”

    九原部落?众人互看,这是哪个部落?为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而且这个部落竟然没有奴隶?

    “没有奴隶?那你要我们交换两百人给你干什么?带回去吃掉吗?”老祭司压根不相信。

    “不,我只是想带他们去九原部落过更好的生活。”说话的人不是严默,而是原战。

    老祭司一听此言,更加觉得自己猜对了,当下就悲愤地大喊:“酋长!听听!大战已经背叛了部落!他要带人离开部落啊!”

    壕很冷静,他问原战:“你要带人去其他部落是什么意思?”

    原战笑,回答壕道:“不是我要带人走,而是秋实大人已经不想要息壤族留在部落。”

    “战!”狰对他缓缓摇了摇头。

    原战却装作没看见,“你可以问问秋实大人,他为什么会同意用两百人交换默救你,一开始秋实大人可是宁愿你死也不愿意让默碰你一下。”

    壕不可能去问老祭司这点。

    老祭司想要反驳,原战却根本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道:“因为狰答应他,那交换出去的两百人将全部都是息壤族人,包括他在内。”

    “什么?!”壕大怒,“秋实!”你怎么能把狰逼到这种地步?你知不知道部落失去狰会失去多少战斗力?

    其他战士头领也全都变了颜色。

    原战看老祭司涨红脸还想要争辩什么,又扎下一刀:“默根本就没想要交换两百个人,他最初跟狰提要交换奴隶,只是想要几个人,几个我想要带走的人。如果不是后面秋实大人把默当敌人看,默也不会提出要交换两百人,默本来只是好心来救人。”

    原战最后道:“如果祖神祭司大人想要奴隶,有山神九风,有食人蜂,他想多少奴隶得不到?他根本不需要用救人来交换奴隶!”

    作者有话要说:汗,刚才只顾着埋头写,忘记看时间了,后面还有一段还没写完,下午2点会再更新一章^^

    感谢大家,抱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