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3章 章回11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赤几接受了原战的条件。

    他不得不接受,原战在提条件之前,就当着他的面把他们辛苦多天挖出来的陷阱给全部填平了,在不到几息的时间。

    这位虽然也是四级战士,但能力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而原战提出的条件也并不苛刻,没有要求奴隶,没有要求肉和盐,甚至没有要他们一起对付彘族,只要他们什么都不做。

    “你杀了赤兜。”赤几低声道。

    “我可以杀死你们更多人,抢走你们所有女人。”原战冷声道:“别忘了,你们和彘族一起杀死我们多少族人。”

    “我怎么知道你们以后不会向我们复仇?”

    “如果我想杀你们,现在就可以动手。”

    赤几表情有点奇怪,似乎有什么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放过我们?”

    “九原部落从不主动杀戮。”原战心想要不是杀光你们也只是便宜其他部族,我早就把你们全宰了。谁叫九原太远,带一群心不甘情不愿的奴隶和女人回去,就算途中不死光、逃光,也会给他们带来一堆麻烦。

    “九原?”

    原战没有回答,大地震动,铁背龙被彘族战士引了过来。

    赤几刚想追问原战,转头却看不到人了。

    原战很忙,红狐族这边有陷阱,郝拉族那边肯定也有,他得把那边也解决掉,部落的战士们还在等他的指令。

    “赤几?”红狐族战士也在等待头领的命令。

    赤几感受着脚下震动,凝神细想,在那名战士再次催问他时,他转头对好友笑了下,“还记得我昨晚跟你说了什么吗?”

    “记得。”

    “到时候了,走!”

    “是。”那名战士毫不犹豫地转身去执行赤几的命令。不管赤几要做什么,肯定对部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狂奔过来的勃噩本来还想指望红狐族挖的那条大坑能坑住铁背龙,可是……

    坑呢?

    还有红狐族人呢?

    “勃噩族长,你是在找我吗?”原战在勃噩面前忽然出现。

    “你!”勃噩看到他,两只眼睛都红得要滴血,“原际部落的四级战士,你敢不敢和我一战?”

    “你在挑战我?”原战似笑非笑。这家伙的血脉能力不错,虽然与战斗力不等,只有二级,但被砸了一石锤还能活蹦乱跳,看来传说中彘族人可以得到山林之神彘王的力量,变得硬皮坚骨且背刺还能伤人这两点并不是假的。

    “对!”

    “好!来战!”

    勃噩大吼一声,低头就向原战冲了过去。

    原战没动,他想看看自己的身体是否能承受四级战士的一撞。

    彘族战士已经顾不上自家族长,就跟勃噩也顾不上他们一样,几百人被铁背龙追得四散逃亡。

    九风看铁背龙追着两脚怪偏离谷口跑到另一侧去了,它也跟着追了过去。

    随着铁背龙越跑越远,早就埋伏在山谷内侧的原际部落战士在听到原战约定的吼声后,立刻喊杀震天地冲了出来。

    山谷内,严默本来想找时间到土元珠果生长的地方好好看看,但过多的伤者让他完全无法离开片刻。

    既然如此,今天索性就把五次生命赐福全部用掉,他很好奇五次50%的生命力消耗,会给他这具身体和神经上带来怎样巨大改变。

    平时他可没有这样试验的机会,嗯,一个好的研究者,总是敢于往自己身上做实验。某医学疯子仗着自己死不掉而不怕死地想。

    途中大河告诉他,酋长带着五百战士杀出了谷外。

    到了下午,大河又向他汇报,战带了一支队伍去打猎,真正的打猎。狰则带着部落战士在追杀彘族和郝拉族战士。

    “彘族族长勃噩逃了?”严默一边指点草町给人挖出腐烂的伤口肉,一边随口问大河。

    “没,战杀死了他。”大河兴奋地道。

    “尸体呢?”

    “在谷口挂着,战不让我们动。”

    到了原战手上,那就跟到他手上一样。严默抬头看看天色,转头叫过一直也在跟着帮忙的冰:“不管你们希望我出手救谁,大山必须在里面。”

    大河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要太激动,冰没有说壕和狰要求先救的人中有没有大山,他只是点点头,道:“好。”

    “等会儿我会先出手救大山,之后我只能再救两人,中间我需要休息恢复,在我恢复时间内绝对不要让人打搅我,更不能让人碰到我。”

    “是!”

    严默承认他就是故意说出来好让大河和其他人听到。

    这时候、这场合可不适合做好事不留名,他要让原际部落的人知道,跟着他的人绝对好处多多。

    严默再次走到大山身边,视检后,初步判断大山身上的伤口并不致命,他会昏迷不醒很可能跟他后脑勺受到的钝伤有关。

    大河也告诉严默,大山和其他战士一路把大家护送过来,路上都还能说话走动,可是一到山谷,他躺下休息后就怎么也叫不醒了,每天只靠褐土给他喂水拖延他的生命。

    对于严默来说,只要人不死就不是难题,他虽然到现在都还没完全弄懂那些生命能量起到的作用,但指南在这方面还没让他失望过。

    而大山也确实在严默施救半小时后就清醒过来,因为严默把能量集中在他脑部,他脑袋上的伤口和脑内积血等消失,身体上的伤口却只是收口而没有完全愈合。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大山听着大河跟他说他昏迷后这段时间发生的重要事情,在他听到原战回来并且蚊生也没死的消息后,他捂住脸狠狠揉了一把。

    “这白发老祭司叫严默?和大战那小奴隶的名字一样?”大山暗中打量严默。对于这名具有神一般能力救了他和大河的老祭司,他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他只记在了心里。

    大河瞅了瞅裹着兽皮靠在一块大石上休息的白头人,对大山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大山看自家大哥。

    “山,我的命已经属于他。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走?去哪里?”

    “去九原部落。”

    “我不想做奴隶。”大山诚实地道。哪怕白头祭司救了他的命,他也不想做别人的奴隶。

    “九原部落没有奴隶。”

    大山吃惊和不信,“一个大部落怎么会没有奴隶?”

    “战和默大人都说没有。”

    “战他……?”

    “战也留在了九原部落,蚊生也在那里。”

    大山沉默良久,“他们不会回来了,对吗?”

    “不会。”

    大山点点头,指了指严默,“那人是九原部落的祭司?”

    “是。”

    “九原在哪里?”

    “不知道,听战说很远,在山神九风的领地。”

    大山再次点头,没说话。但大河了解自己的兄弟,他知道他已经做下决定,只是大山比他更忠于部落,除非酋长开口,否则他不会自己要求跟他们一起离开。

    甘雨用石碗给严默捧来刚烧开的净水。

    冰把部落剩下的最好的、还没有变味的肉烤好后送到严默面前。

    但没有人敢打扰他。

    有些被治疗的伤患能起来走路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会走到严默面前,在离他三尺远的地方默默跪下。

    当严默把大山也给救醒后,来跪拜他的人更多。

    这些战士没有人说话,就好像怕打搅到严默。他们都亲眼看到这位白发人面容和身体的变化,而每救一个人,严默在外表上的直接改变都会更震撼人心。

    每个人都能看出严默已经疲累、衰弱到极点。

    可是当严默睁开眼睛后,他当即就让冰和大河把今天的第四名重伤者送到他面前,他已经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当第四位战士也从昏迷中醒来,他惊讶地来回抚摸自己的身体,他明明记得他的脊背被集中,整具身体都不能动了,头两天他还能睁开眼,到后来当他连吞咽都困难时,他已经开始等死。

    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再醒来的可能,而且还能立刻爬起来自由走动。

    这位三级战士终于从狂喜中稍微清醒过来时,他注意到他身边的大石上靠着一个人,一个头发像雪一样苍白、面容像骷髅一样枯萎的老人。

    他从没有看过这样老的老人,这让他惊讶得说不出话,他正想问这个人是谁,却看到周围他熟悉的很多人都跪在地上,很多人眼睛通红,一些女人已经流出眼泪。

    严默想要端起放在自己腿边的水碗,手指抬了抬,又无力地垂下。至于同样放在旁边的烤肉,他瞧了一眼就没了食欲,这肉绝对不是狍子肉,那么目前原际部落还能有的新鲜肉类就只有那一种了。

    甘雨怕背上的孩子不小心碰到白发祭司,把石碗交给同样疲累的草町,草町虽然累,但精神极好,她小心捧着石碗接近严默。

    “默大人,喝点水吧。”草町小心翼翼地把石碗凑到严默唇边,

    严默低头,就着石碗喝完了一碗水。

    “大人,你再吃点肉。”

    严默立刻缓慢但坚定地摇头。

    “下一个。”

    “大人,你说什么?”草町没有听清。

    严默把目光转向冰。

    冰立刻明白了严默的意思,但他十分担心,白发祭司现在的状况还能治疗第五个人吗?

    看到严默这样,又有谁还能说出他要的两百人太多?更何况人家一开始原本没打算要这么多人!

    被治疗好的战士,正在治疗中的战士,学习到治疗方法的人,包括身体完好的人,他们就好像受到了某种精神上的渲染或者蛊惑,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走到白发祭司身边跪下。

    这不只是感激,也不是敬畏,更像是一种心灵上的寄托和依赖。

    就好像这样做,他们可以和这位白发祭司更接近,更能向对方表达他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敬意和谢意。

    秋实依仗自己在部落多年来的积威,强行从帐篷里出来找到这里时,就看到了这一幕。

    那么多人围绕着大石而跪,一圈圈,战士们都把右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心脏处,沉默地看着靠在大石上的白发老人。

    那是那个白发少年祭司?

    看到严默变得比昨日更加苍老衰弱的模样,秋实一方面在心底感到震惊,另一方面他竟然感到了深深的惧怕!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部落的人这样跪拜他,就是黑原族人也没有!

    这个人才只来到部落两天!伽摩大神啊!这个人绝对不能让他再在部落里留下去,绝不能!

    “嗷嗷嗷——!”外面忽然传来兴奋的狂喊声。

    十几个不大的孩子狂奔着,一路大喊:“打败了!我们的战士打败了彘族!我们赢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好多猎物!大家快来看啊!好多猎物!我们今晚有肉吃啦!”

    这时,第五个重伤战士刚送到严默身边。

    原际部落反败为胜,不但打退了敌人,更杀死和抓捕了很多敌人。

    战士们兴奋地叫嚷着,说要打到彘族住地,抢夺盐山、抢夺他们的女人、杀光他们的男人,把彘族所有还活着的人全部变成奴隶,拿去和其他部族交换。

    战的回归更是掀起了一个更大的□□。

    所有战士都向他高高举起了木矛,这是原际部落对自族战士最高的敬意。

    同样是四级战士,酋长壕带领大家逃离三族围困,一直坚持到找到在外打猎的战士,而战却只用了很少的人手就打败了三族。

    两人同样让原际部落的战士们尊敬,但战的战斗力显然更让战士们敬畏和羡慕。

    跟着战的一百名战士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因为他们抗回了大量的猎物。

    原战没扛猎物,他把挂在谷口的勃噩的尸体往肩膀上一扛,去找他的祭司大人了。

    严默昏死了过去。

    没有人敢碰触严默,大家聚集在他周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全都焦急地看向大河和冰。

    第五个被救回的战士红着眼睛跪在严默身边,他没有昏迷,白头祭司今天在这里做了什么,他看得一清二楚。

    眼看神迹不断在眼前出现,每个失去求生意志的重伤者现在都变得想要活下去,他们最担心严默,他们甚至害怕白头祭司就这样死掉,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就好像死人一般。

    秋实站在暗处,看着远处的严默心里各种念头翻来覆去。

    甘雨因为儿子饿极哭闹,怕吵着严默就躲到了远处,看到秋实,甘雨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她恨壕,更恨这个逼迫壕不得不那样做的老祭司。

    因为角度问题,甘雨很清楚地看见老祭司眼中的恐惧和仇恨,而对方恐惧和仇恨的对象,甘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里一阵发寒。

    当大河听到原战回来时立刻就像找到主心骨一般,当即喊自己也在这里帮忙的大儿子去找原战,让他赶快过来这里。

    秋实听见大河喊他的长子去找原战,立刻转身离开。甘雨想了想,把孩子交给另一名同样在过去失去几个孩子的女人,悄悄跟上了秋实。

    原战走到一半,就看到飞跑过来的大河长子白阳,当听白阳气喘咻咻地说完要说的话,他把勃噩的尸体往地上一摔,直接奔向谷内。

    严默沉浸在一种奇怪的状态中。

    他能感觉到身体上极致的痛苦,但他的灵魂却清醒地看着这一切。

    就好像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和他的灵魂分开了,但它们之间还有一些神秘的能量链接着,可以彼此感受到对方。

    就好比现在,他明明处在昏迷状态却看到了右手掌的光亮。而就在他动念之间,指南给予他的提示已经出现在他眼前。

    是因为我今天救人多所以特别提示吗?严默不是很感兴趣地想到,他现在只想让从身体到灵魂都感觉不到任何痛苦地好好睡一觉。

    不过眼前出现的字幕很坚定,似乎他不看就不肯消失一般。

    严默只好集中注意力去读那些提示。

    ——被流放者一日内直接和间接地连续救治伤患121人,用生命力连续救治五人,其中四次达到最高值的50%生命力,以上条件累加,达成“奋不顾身救人”之成就。为表奖励,今日施救人数根据伤势轻重1-100的程度,全部给予被流放者双倍的人渣值减值,共-9600点。

    严默撇撇嘴,他痛苦成这样,导致灵魂和*都快分离了,竟然只给他双倍减值,小气的指南。

    这条提示消失后又出现另一条提示,严默以为指南像往日一样在告诉他还剩余的用生命力救人的惩罚次数,但是这条提示内容让他一下就变得精神十倍。

    ——被流放者因达成“奋不顾身救人”之成就,达到开启指南第五条特殊指南的条件。

    第五条特殊指南!他差点忘了还有这一条。

    这是什么指南?有什么用?

    指南很快就回答了他。

    ——第五条特殊指南,生命科学研究实验室开启。

    严默差点蹦起来,当然指的是他的灵魂或者说意识?

    精神十倍立刻变成精神百倍。生命科学研究实验室!这根本是他原来那个实验室对外的名字。天,这个实验室不会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吧?

    如果真是这样……哦,神哪,如果你真的把我的实验室还给我,我就真的相信你的存在!

    严默连续吸气吐气,按捺住激动,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去看后面的解释。

    ——生命科学研究实验室特别使用说明1:该实验室存在于第二空间,被流放者使用该实验室时,需要使用钥匙开启实验室的坐标以进入实验室,当被流放者进入实验室后,对外界的感知会降到最低,使用时请谨慎。

    不是虚拟,竟然是真实存在!严默亢奋,以后他再也不用愁不能详细解剖和分析的问题,有了这个实验室,他可以大大加快对这个世界上生命和生命异能的研究,还有药物!

    ——特别使用说明2:每次开启该实验室,最低+100人渣值,根据实验所需消耗的能量,人渣值也会相应增加。不建议带入*进行实验,会增加大量人渣值。强烈建议使用生命体扫描仪功能。注:使用该实验室所加人渣值不计入惩罚内。但如带入*,*实验后的存活状态会进入奖惩判定系统。

    严默吐了口气,刚才看到开启实验室最低也要+100人渣值,他差点骂娘。还好指南不是真那么坑爹,虽然加人渣值多一点,好歹不会计入惩罚。至于那个生命体扫描仪功能,他真的非常非常感兴趣,恨不得现在就试一试。

    ——特别使用说明3:实验室详细介绍和使用说明需要+1000人渣值,被流放者是否需要详细版?

    严默连犹豫都没有,直接选择是。

    ——请打开奖励列表,取出实验室坐标钥匙,开启实验室,进入后会得到详细介绍和详细的使用说明。

    严默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取出钥匙开启了实验室,这时他已经完全忘记他现在的处境。

    原战把严默抱回了他们休息的帐篷,晚上,他没出去参加庆祝的浴血仪式,只让人给他送来食水。

    食人蜂虽然能保护严默,但如果真的有人想要伤害默,一把火就能把整座帐篷全烧了。

    原战可不觉得严默救人就会得到全部落的认可,被他救治的人会感激他,但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死去的战士的家人和好友说不定反而会责怪默,也许还有人会觉得默要求了奴隶并不值得感激,而大家对于他族祭司的顾忌也不是那么快就能消除,老祭司也在仇恨和妒忌默,酋长如果不想让息壤族人分离出去,狠下心杀掉默也不是不可能。

    是,他不相信他的族人。越是了解,越是不会轻易相信。

    他们会感激默,但如果代价超过他们能付出的,或者默对原际部落的影响太大,直接灭掉祸根才是他们会做的事情。

    酋长壕虽然对老祭司的种种作为都不认同,也想让其他人取代他,但这个人绝不会是原际部落以外的他族祭司。

    原战从没有想过要把整个部落的人都带往九原部落,那只会让九原变成新的原际,也许因为他的强大,壕会让他成为新的酋长,但他们绝不会同意让默做他的祭司。

    他来到这里,拯救整个部落,只是在给自己过去一个交代、一个结束。这样,当他决定离开时,他不会对部落再有任何亏欠和不舍,从此,他将完完全全属于九原。

    原战伸手端起石碗,想要给默喂一点水。

    但就在他刚要伸手之际,就窝在他怀里的严默突然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非常感谢大家的留言和关心!

    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今天抽了五次血,晚上12点还要再抽一次,整个人都抽晕了,哈哈~~

    自觉没什么大问题,嗯,希望没有!

    很抱歉,明天因为有不少检查,请假一天,后天10点继续更新,谢谢^^

    求抱抱,蹭蹭大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