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4章 章回11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呆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第一个动作不是去找人,而是迅速过去把敞开的帐篷帘给掩盖上了。

    他第二个动作是去看被默放在帐篷角落里的巨大蜂巢,这玩意跟着默出来时还只有半人高,现在又增大了不少。

    蜂卫们很平静,没有失去蜂王后的焦躁和不安,红翅和飞刺也没有从巢里飞出来,只有一些负责守卫的蜂卫在蜂巢外面爬来爬去。

    原战知道他的祭司大人和这些食人蜂之间有一种神秘联系,可以让他们不通过语言就能沟通,而蜂卫们就算在很远的地方也能感受到默的存在。

    这么说,默没有离开这里太远?可他怎么会突然消失?是祖神把他召去祖神之殿了吗?

    自从默可以和九风沟通以后,原战就曾多次告诉自己,无论自己的祭司大人做什么事都不要太奇怪。

    而严默之后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不可思议也一次次在锻炼他的意志,让他可以在面对从没有见过的生物后也能坦然相对、不惊不诧。

    但这份坦然绝对不包括严默在他怀里突然消失这样的可怕事情!

    他也曾想过他的祭司大人离开他的事情,但他并不担心这点,离开了,他再去把人找回来就是,或者他跟着一起离开也行。他从没有跟默说过,他觉得跟着他一起生活非常……刺激。

    做一个部落的酋长是很不错,但如果他的祭司不是默,他宁愿不做。这就好像吃过了默调制出来的蘸料,让他再去吃只放了一点盐的白煮肉一样。

    以他四级战士的能力,他到哪里都能拉起一帮人做酋长,哪怕他现在接手原际部落也不难。当成为酋长变成一件很容易的事以后,当有过严默这样与任何祭司都不一样的祭司后,谁又能再忍受一个像秋实、或者像阿乌族族巫那样的普通祭司?

    再看一眼与往日无异的蜂卫们,原战逼迫自己相信默没有消失,他一定还会出现。

    原战现在只能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如何,默的消失都肯定跟他今天的极度消耗有关。他那个样子如果换成别人早就老死了,也许祖神看他的传承祭司不行了,所以接他过去帮他恢复?

    原战尽量让自己往好处想。而这次默的消失也更让他确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以后绝不让默在一天内用生命力赐福超过三次,最好以后能不用就不用!

    虽然往好处想,但不知道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何消失的原战仍旧像一头怒兽一样在帐篷里走来走去,不时扫蜂巢两眼,他忍不住妒忌这些长翅膀的家伙,至少它们可以感觉到默,但他不能。

    有人在帐篷外喊,说酋长和老祭司请原战和白头祭司一起去吃烤肉,原战拒绝。

    过了一会儿,又有脚步声在帐篷外停下,原战不耐烦地发火了,外面的人并没有离去,而是过了会儿小声道:“大战,我是甘雨,默大人在吗?”

    甘雨?原战不觉得甘雨是会特地跑来感谢严默两次的那种人,那么甘雨又来找默干什么?救人?

    “大战,告诉默大人,让他赶紧离开。”

    什么意思?原战走到帐篷帘边,撩起了帘子一角。

    在那间实验室内,严默完全感觉不出时间的流逝,他快高兴疯了!

    这里乍一看和他原来那间实验室很像,但仔细看介绍就会发现,这里多了一些原本只存在于他设想中的功能仪器。

    严默作为中医自然多方考虑过中医要如何发展,参考西医依赖仪器这点,他也尝试把自己的知识给智能化,最后在他的大力推动下,那家半国有的生化科研公司正在按照他的要求研发三台仪器。

    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那三台仪器还没有一台被研发出来,据说需要资金巨大,又没有人在背后推动,而且牵扯到知识权属于者,他在狱中时还有人来找他,要他签署放弃对那三台仪器的一切权力。

    他没有签,也不知道他死后,那三台仪器有没有继续弄下去。

    如今这间实验室里却出现了他梦想中功能的三台仪器。

    第一台仪器,万物药性分析仪。顾名思义,专攻药性分析,可以把任何中草药、中成药、西药、菌体、药性矿物等放入仪器进行分析。并能根据现有药物的药性和患者病状,虚拟调配药方。

    第二台仪器,生命体扫描仪。不但能扫描出任何生命体的所有详细数据和各种图形,而且还能根据中医理论来分析人体,可以显示出被扫描者的气血运行状况,找出病灶,并把被扫描者的气血郁结和运行不良的地方也全都显示出来。

    第三台仪器是他的最爱,可以让他在仪器上进行各种虚拟实验,其中包括对基因的修正、生物体器官摘除、药物添加等各种虚拟实验后,生物体可能会有的反应。有了这台仪器,他可以减少对生命体做实际测试的错误次数,也可以让实验体少受一点痛苦。

    只是详细介绍就让他增加了一千点人渣值,但严默丝毫也不觉得心疼,因为在这里被增加的人渣值不会计入惩罚,他就像忘记人渣值有多么难减一样,哪怕随便测用一台仪器就要被增加最低一百人渣值,他也不在乎,愣是把所有仪器都摸索了一遍。

    等严默感到饥饿终于想起他现在的处境,而赶紧离开实验室时,一夜已经过去,外面天都已经大亮。

    严默一睁眼就感到了窒息。

    有人用胳膊紧紧抱住了他,就像要勒死他一样。

    “呃,松一点,喘不过气了!”

    原战瞪着通红的眼睛死死盯住怀中人,“你一个晚上跑哪儿去了?”

    “哎?”严默还没反应过来。

    “你不见了!是不是祖神把你召去了?”一夜未睡又担心愤怒了一整晚的男人看起来糟糕透顶,眼睛布满血丝不说,嘴唇也干燥起皮,嘴角还冒出了一个燎泡。

    “这话听着怎么就像我死了一样。”严默嘀咕,随即“嗷”的大叫一声,他骨头要被勒断了。

    “我没死,你敢死试试!”原战蛮不讲理地低吼。

    严默翻个白眼,一夜过去,他也恢复得差不多,容貌上也从老人重新变成少年,只是一头白发就像惩罚期的标志一样仍旧存在。

    “放开!我快饿死了。”

    “你先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男人不放手,还故意又抱紧了一点。

    严默被勒得受不了,脚丫子猛踹,“喘不过气了,你松开我再说。”

    原战看他被勒得眼泪都浮出来,这才大发慈悲地松开了一点手。

    严默不住喘气,顺手揉揉自己被勒疼的骨头,“祖神找我有点事,什么事不能跟你说。”

    “以后也会这样?祖神会突然召唤你过去?你去了祖神之殿?”

    “对。”严默看着原战也觉得自己昨晚实在太过大意了,如果不是原战,换了别的人,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事来。

    如果这事落在原际部落的人眼里,被那看他特不顺眼的老祭司知道,说不定他会被老祭司找个什么奇葩理由,背着原战把他抓起来烧死。

    “我以后离开会尽量先告诉你。”严默考虑到以后和自身安全,先给原战打预防针。

    “你最好这样!”男人脸色冰冷,但声音中饱含愤怒。

    严默让他放开自己,扔掉包裹住自己的兽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给。”

    原战抬头,看着严默递过来的手术刀不解,他家祭司大人肯把这把他最宝贝的小刀送给他?

    原战还没来得及暗自得意和高兴,就听到:“给你把胡渣子刮刮,瞧你那脸,还十八呢,就是三十八也有人信!”

    早上有人给他们送来清水和烤肉,但原战没吃,他边沾水刮胡子,边警告严默,“除了我,就是大河和草町给你送吃的喝的,你也不要动。”

    “嗯?”严默抬头,他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那老祭司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原战猜懂,“酋长准备今天就带人杀回去,他们想要一口气夺下盐山,灭掉彘族,想让我跟他们一起走。老祭司却跟酋长说,让你留下来和草町他们一起照顾和治疗伤患。”

    “哦?”严默早就料到老祭司不会安生,不过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竟然想出这么一个主意,不由好笑,“他怎么能这么肯定我会愿意留下来治疗他们的伤患?”

    “早上酋长派人来跟我说,他会留下两百人,包括山谷里所有不能跟着走的伤患,如果你治好了,也都归你。”

    “也就是说一旦他们离开,山谷里留下的都是我的人?”

    “对。”

    “这两百人不会都是彘族和郝拉族的俘虏吧?”

    原战摸摸重新变得光滑的下巴,狞笑,“老祭司倒是这样想。但有我在,谁敢这么做!任何人都知道,战后奴隶必须和他族交换,被灭族的奴隶在仇人的部落可待不住。”

    “这还差不多。”严默也没那么多心思去驯化仇恨自己的人,他要人手是为了发展,可不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

    “我跟酋长说了,让他先问问部落所有人,看谁愿意留下,等会儿我们出去就能知道结果。”

    “那你的打算呢?你想帮助原际部落夺下盐山吗?”

    原战摇头,“那就成了主动杀戮,你不是说这样祖神会惩罚你吗?我只答应酋长,我会坐守原际部落住地,如果有人趁机来攻打部落,我会把敢来的敌人都杀死。至于你,我也跟他们说了,我是你的守护者,要留,我和你一起留,要走,我和你一起走,我不会和你分开。”

    他怎么可能跟自己的祭司大人分开?不说老祭司想着法子要干掉默,如果他不在默身边,默带着那帮人跑掉,另找一个地方建立新的部落怎么办?他家祭司大人可已经不止一次说要出去走走。

    严默还没有表达意见,外面又有人来喊,说酋长请他们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不知道会有多少检查,目前还没有拿到单子,如果下午检查少,我晚上8点会再更一章,如果来不及,就还是明早10点更新。

    医院没有网络,我是出来上的网吧,汗~

    检查结果有一部分出来了,呃,我的肝功能基本没有问题,就是转氨酶高了点,反而是其他我没想到的问题被检查了出来,哈哈~~

    要在医院待一段时间了,我会努力保持更新的撒,主要是上网太不方便了~还被医生和护士批评了,说我抱着电脑时间太多,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