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6章 章回11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抬头看天的时候,天空已经有点变暗,太阳西边的一角已经被遮住,但大家只当是乌云遮住了太阳,一开始并没有在意,而现在……

    “神哪!太阳被什么吃掉了!父神要发怒了!”老祭司高喊一声,突然跪倒。

    酋长壕一下站起,他从来没有见过太阳会突然变成这样,真就像是老祭司说的一样,太阳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吃掉了。

    战士们脸色倒不是很惊慌,无知者无畏,他们没有见过日全食,而太阳又离他们那么遥远,他们看到这样的情景也就跟看到一半晴天一半雨一样,只当是一种特殊的天气,但老祭司的语气却让一些敏锐的人感觉到不对。

    老祭司跪在地上不住低喃,过了会儿高声喊道:“秋宁,准备,我要问神!”

    秋宁立刻答应一声,飞快地取来一个石锅,往里面扔了几根烧着的木材,接着从随身一个小包裹中掏出几种草药,一一丢入石锅中。

    秋宁捧着石锅走到老祭司身边,跪下。

    老祭司低头去嗅从石锅里升腾起来的青色烟雾,很快,他的身体开始颤抖。

    号角声响彻天际,严默连续吹了三声,这是告诉九风他很急,非常急。

    严默一开始并不知道今天日食,他只大概记得日全食一般都发生在每月初一,那天也是新月第一天,看不到月亮的身影,那天又叫朔日。

    而一年中大约会发生两次到四次日食,只不过因为身处地点和时间不同,就算日食发生也不一定能看到。

    严默不知道这些原始人知不知道如何推算日全食,但他总觉得这些原始人在某些方向的能力相当神秘。彘族攻打原际部落的事,仔细分析,其实相当奇怪。

    应该休养生息的彘族却宁愿支付大笔的盐来联合其他部族一起攻打原际部落,真的只是想给暗中去找盐地的原际一个教训?顺便再杀鸡儆猴给其他部落看?

    那这个代价和危险也未免太大了。

    不管是原始人还是现代人,他觉得在本性和最直接利益上的判断应该都差不多。如果没有更大的利益在后面推动彘族,彘族想必也不会这么莽撞。

    假设原际部落草滩里的东西才是引起彘族攻打原际部落的最主要原因,那么彘族也可以等到部族彻底恢复后再出手,他们那么急着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动手,是否可以判断该族中的某些人或某个人已经知道日全食出现的具体时日?

    如果真是这样,他就不能再在这里耽误时间,救人很重要,但是草滩里的神秘物更吸引他。那吸引程度甚至让他不惜冒着被指南判为见死不救的危险,也要赶着去草滩那里。

    至于老祭司现在的所做所为,他看到了,但他并没有去管。

    他能猜出老祭司的打算,八成想把日食的征兆应在他身上。

    原战见他放下号角,立刻问他:“太阳怎么了?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

    看到老祭司身体颤抖正要大喊什么,严默忽然哈哈一声大笑,对原战道:“太阳没怎么,我以前听祖神跟我说过,这种情景只不过是母神和父神在打架,今天母神打赢了,她会一点点把父神吞到肚子里,等会儿全部吞完,她心情好了,就会把父神再吐出来。”

    一听是这样,原战嘴角勾起,壕和其他战士也都松了口气,他们显然觉得这个解释很合理。

    老祭司突然高声大喊:“不是这样!是有人让伽摩大神生气了,伽摩大神降下了惩罚,想要让太阳消失,让我们永远生活在黑暗中!我们只有杀死惹怒伽摩大神的人,祭祀他,伽摩大神才会把太阳重新还给我们!”

    “放屁!”严默如果不是想给原际部落的战士们几分面子,他早就冒着惩罚的危险,想法弄死这个老头。

    “父神和母神经常打架,就像我们的男人女人一样,谁过日子没有些生气的时候?父神打赢母神的时候,也会把她吞下肚,你们以后注意会发现有时候月亮也会好好的突然被什么吞了一样,那就是父神在吞母神,但他们是感情很好的夫妻,过一会儿就会把对方吐出。”

    “不!你在胡说!就是你得罪了伽摩大神,惹怒了伽摩大神,伽摩大神才会降怒!”老酋长猛地看向壕,哀声高喊:“酋长,必须把这个人抓起来,必须把他杀死平息伽摩大神的愤怒,否则……”

    “我说太阳一会儿就会出来,它就会出来!秋实,你口口声声说我得罪了伽摩大神,才让伽摩大神吞吃了太阳,那好,我去跟伽摩大神聊聊,让他把太阳放出来。”严默心想如果不是我不想装神弄鬼,你现在早就被我以神谕的名义干掉了。

    巫医,巫医,远古时候巫和医本来就是一体。他可是懂得大量医学知识的医生,利用自己的知识伪造一些神迹和神谕什么的,不要太简单,他也就是懒得搞而已。不过他懒得搞,不是说他一点都不会搞,必要的时候,比如现在……

    “啊!”秋宁突然发出尖叫,他靠老祭司最近,老祭司的变化他也看得最清楚。

    酋长壕本来也站在老祭司附近,看到老祭司的变化也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其他战士也看清了,脸上吃惊和厌恶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老祭司看周围人的脸色,不由大喊,但很快,他就开始狂抓自己,“好痒!怎么这么痒?”

    老祭司抬起手,一下就看到自己的手部变化,他的手背和露出来的手腕臂膀上长满了红色的疙瘩。

    他赶紧低头看自己的腿脚,果不出其料,他的腿脚上也长满了红疙瘩。

    他的脸上、身上全都长遍了!

    原战在此时突然阴森森地道:“秋实大人,你几次侮辱得到祖神亲自传承的祭司大人,祖神早已降怒,只是默大人心好,一直在为大家和你祈福,没有让祖神降下责罚,可是这次,默大人都说了天上那样只是父神和母神在打架,他们一会儿就会和好,可是你非要说那是伽摩大神对默大人的降怒,还想要生祭默大人,祖神又怎么会不大怒?你会突然变成这样,大概就是祖神对你的惩罚吧。”

    严默适时地轻轻叹了口气。

    “不!祖神不会惩罚我!这、这……”老祭司痒得受不了,双手在自己身上狂抓,他想说严默对他下毒,但他根本没见过这样的毒药,而且严默一直没有接近过他,他也没看到严默对他做扬手之类的动作,加上他也不觉得严默可以做到这种程度,能让他全身在一瞬间长满红疙瘩。

    老祭司越抓越厉害,身上的红疙瘩也开始起变化,变得透明,像脓包一样。

    秋宁吓得不敢接近老祭司,老祭司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太恐怖,满脸满身都是透明发黄的脓包,他还用手去抓,有些脓包给他抓破了,没有流血,却流出水来。

    战士头领们也都齐齐往后退了一步。

    “你!是你在害我!”老祭司觉得白头祭司没这个能力,他心里已经在相信这是祖神在惩罚他,但他不甘心就这样承认。

    严默又叹了口气,“秋实大人,如果我真想害你,我就跟你打赌,赌太阳能否出来。我也能欺骗大家,不告诉你们这是父神和母神在打架,就说是祖神降怒你,让大家惩罚你,然后再唤出太阳。”

    打赌这个词,大家没听过,但迅速理解了其中意思。

    “太阳过一会儿真的会出来?”壕忍不住问道,这时天上的太阳已经完全被遮住。

    “当然。”严默点头,抬头看了眼天空,“母神就要把父神吐出来了,父神刚出来时,脾气大,盯着他看的人眼睛会受伤。”

    严默声音刚落。

    “啊!太阳出来了!”有战士高兴地大喊。

    也有人没听严默的话,有些人总是特别好奇,你越不让他干什么,他就越想干什么,看到太阳出来,他们就紧盯着看。

    过一会儿就有人哇哇地叫,“我的眼睛花了!看不见了!”

    “眼睛痛!默大人,我眼睛眼泪流个不停怎么办啊?”

    严默就知道有人会这样,大概看了几个人,见情况不是很严重,便道:“闭上眼睛,用手捂着,不要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与众人重新看到太阳的欢庆愉快相比,老祭司的惨叫声显得那么突兀和不和谐,他身上的惨状让很多战士看着即觉得恶心,又觉得他可怜。

    酋长壕有点尴尬地走到严默身边,讪讪地道:“默大人,秋实他……做得不好,惹得祖神降怒,但他年纪大了,我部落也还需要他把祭司的传承传下去,你、你有没有办法……”

    壕还未说完,严默就摇了摇头,道:“这是祖神降怒,我也没有办法。等祖神息怒,他自然就会好了。”

    “那要怎么才能让祖神息怒?”壕连忙问。

    严默笑笑,壕明白了。秋实就因为几次侮辱和想要杀死默大人,才会被祖神降怒。想要让祖神息怒,秋实恐怕必须向默大人求得原谅才行。

    但壕了解秋实,想要让老祭司向另一个他族祭司低头,他恐怕宁愿就这样死去。

    太阳突然不见,又突然出现,在原际部落中并没有引起很大惊慌,很多人在干活,甚至没有发现,发现的人也就是觉得奇怪,盯着看一会儿,见天没塌下来,也就继续去做自己的事了。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跑去找酋长和老祭司等人,甘雨也在其中,好几个女人都跟着她。

    老祭司的惨叫和惨状最快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大家都不敢靠近老祭司,全都远远地看着。比起天上消失又出现的太阳,老祭司的情景恐怖多了。

    甘雨背着孩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因为她怕自己脸上无法控制的表情会泄露出她的疯狂。她四个孩子的命,只让老祭司变成这样,根本不够!

    作者有话要说:医院小故事1:

    话说头一天晚上睡在医院病床上,听着两边病友的咕噜声,心情很平静,就是睡不着,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突然感觉到身体一阵沉重,嗯,就是俗称的鬼压床。

    请别惊讶,也别以为馒头在宣扬迷信,馒头有个毛病,一旦心情紧张或者睡不好就会出现这样的怪毛病,从小到大百试不爽。

    有人说是因为手压迫心脏的原因,但是并没有,我的脱困方法就是让自己的手指之一动起来,或者加大喘息,逼迫自己醒过来。

    不知有同样毛病的人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