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7章 章回11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太阳逐渐消失的时候,九风大方地扔下一只麋鹿,丢到铁背龙崽面前。

    “桀——!”给你的,吃吧,吃完了我们再一起玩。

    铁背龙崽冲上去一脚踩住那头已经吓得半死的麋鹿,低头一口就把麋鹿的脖子咬断了。只要有吃的,它一点也不介意这是敌人丢给它的。

    铁背龙父母早就发现天上那只大鸟已经没有要杀死自家崽子的意思,也不过去管它们怎么打打闹闹,该吃吃、该睡睡,心情和动作都悠哉得不得了。

    九风看铁背龙崽和小两脚怪一样不怕它,还吃它打来的猎物,心里很高兴。

    “桀——!”它想默默了,桀桀,它昨晚和今早都没有给默默带好吃的!

    “昂——!”你去哪里?不要跑,等我吃饱了,我再揍你!铁背龙崽抬头叫唤,这一抬头,它吓了一跳,“昂!”太阳没了!

    太阳没了?九风也抬头看了眼天空。

    “桀——!”没了就没了,那又不能吃。九风转头就要去找严默,它想把铁背龙崽带到默默面前,告诉默默,它这次养了一只四脚厚皮大头怪,皮厚不怕它的风刃,小一点的风都吹不动它,它可以很愉快地跟这只大四脚怪一起玩耍。

    “昂昂!”铁背龙崽叫他老子娘,问太阳没了是不是以后都是黑夜。

    铁背龙夫妻慢悠悠地抬头瞅瞅天空,懒洋洋地回:“昂——!”儿子,放心,这是正常事,你娘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看到过一次太阳没了。

    铁背龙崽放心了,继续去吃它的肉。

    九风则在天空盘旋,耐心地等铁背龙崽吃完。

    天上的太阳完全被遮掩住,九风的耳力很好,可是它并没有听到严默召唤它的号角声,它现在离那个山谷已经很远很远。

    九风对脚下的土地有很深刻的印象,之前它就把默默和那只大两脚怪丢到了这里。

    桀?那是什么?

    九风飞在空中,一眼就看到一片草滩中有一群两脚怪在又叫又跳,做着奇怪的动作,然后草滩正中心的一处水洼里忽然长出一棵植物。

    那棵植物在太阳被遮住的时候长出水面,接着越长越大,等到太阳完全被遮住,它在几眨眼间就开花结果。

    等到太阳一点点重新露出身影,那棵植物也在快速枯萎,只有一个乳白色、半透明的拳头大果子颤巍巍地顶在植株最顶端。

    好东西!九风天生的直觉让它一眼就看中那枚果实,就算它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桀桀,它有东西带给默默啦!它要把这枚果子带给默默吃!

    九风翅膀一收,快速俯冲下去!

    彘族大巫正在逼迫那游族人说出所有秘密,可那游族人只痛苦地哀嚎,说他只知道那么多。

    拜日族人在旁边看着,拜日族的族巫也来了,这是一名年约三十多岁的粗壮女人。

    女人虽然粗壮,却长了一张娃娃脸,而且很爱笑,和别人说话的时候笑,看彘族大巫折磨那游族人时也在笑。

    上百个人围住草滩,等待神迹发生。

    彘族大巫也知道自己上当了,拜日族人其实也早已知道这草滩里宝物的传说,他们几次摸到原际部落的狩猎地盘就是在等待机会。

    彘族大巫很愤怒,他们一族许出那么多好处,好不容易才笼络了红狐族和郝拉族,辛辛苦苦、冒着极大危险,又找到好时机才把原际部落的人打跑占领了他们的住地,结果拜日族人却比最狡猾的红狐还要狡猾,一直等到他们打下原际部落,又趁他落单时抓住他,几乎不费一点力气就要得到那传说中对祭司和大巫们有着绝大用处的神之遗物。

    彘族大巫虽然很愤怒,但他敢怒不敢言,这片土地上的人都知道拜日族的强大,彘族虽然不弱,但连续经历过两次战争,他们已经无力去抵抗拜日族攻击。

    他也想过把这支拜日族人带回部族,全都悄悄杀了,但他又担心让这些人逃出一两个,而一旦被拜日族人逃走,以后彘族就再也别想得到安宁。

    彘族大巫也在期待族长勃噩归来,希望四级战士的族长可以震慑住拜日族人,就算不能吓退他们,也不能让他们夺走全部好处,可是勃噩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传回一点消息,他也派了人去找勃噩,但他没想到“太阳消失”的日子会这么快来到!

    就在彘族大巫把所有愤恨都发泄在那游族人身上时,天上的太阳忽然出现了异相。

    娃娃脸女巫一看到太阳变化就立刻跪下,对太阳叩拜,其他拜日族人同样。他们对太阳的变化似乎一点都不惊讶,更像是就在等着这个时候的到来。

    叩拜后,娃娃脸女巫起身,举起权杖围绕草滩跳起了一种动作极为复杂的舞蹈。

    拜日族战士则一起开始击掌、顿足,发出低沉的吼声,配合着族巫的舞蹈围着草滩绕圈。

    彘族大巫不甘示弱,凡是能当大巫的人脑子反应都不差,他见拜日族人并不惧怕天上的异相,当即也高举权杖向彘族的神祷告,并一跳一舞地尽力向拜日族族巫接近,不过为了不引起拜日族战士的敌视,他保持了一定距离。

    九风在天上最初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当那株无叶、无分枝的奇怪植物从水洼里长出,娃娃脸女巫跳动得更加疯狂,长长的头发在空中甩来甩去。

    而拜日族战士也全都握紧武器,面向彘族人。

    彘族人被拜日族战士一步步逼退。

    彘族大巫眼看着那奇怪植物生长、开花、结果,却不能靠近,直急得双眼通红。

    娃娃脸女巫的动作忽然停止,整个人就像凝固了一般,保持了一个双手捧水、膝盖微蹲的姿势。

    一名拜日族战士走上前,神情极为肃穆地掏出一把不大的骨刀,在女巫的手掌中心一划。

    娃娃脸女巫的手掌迅速冒出鲜血,血水顺着她的指缝往下滴,滴入那水洼中。

    “过来,来到我的身体里,我将用我的身体滋养你,我将给予你生命,来吧,我将为你献出一切。”娃娃脸女巫极为虔诚地低喃着,并一点点向水洼中的植物接近。

    水洼中突然射/出一条带刺的根茎,一下刺穿女巫的身体。

    女巫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停下脚步。

    又是一根茎条刺出,女巫的脸都已疼得变色,她停下脚步换了口气。

    太疼了,那茎条中肯定含有厉害的毒液,这是折磨,也是对她的心的考验。

    娃娃脸女巫再次迈出脚步,第三根茎条刺穿了她的小腹。

    娃娃脸女巫要支持不住了,那植物不但在伤害她,还在吸食她的血液。

    不,已经走到这一步,神迹就在眼前,族中留下来的传说没有错,她想要得到它,想要拜日族变成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部落,她就得坚持下去。

    “噗噗噗!”十数条带刺茎条连续射/出,刺入女巫身体。

    但娃娃脸女巫已经就要走到那已经结果的植物身边,她伸出手,她掌中捧着的血液似乎对那乳白色半透明的果子有不小的吸引力,那果子颤了颤就想往女巫的手里蹦。

    “唰!”一道巨大的黑影从水洼上空掠过。

    风带起了水浪,“哗啦”把娃娃脸女巫和附近的所有人都浇了个湿透。

    “桀——!”到爪了!九风一爪抓住那枚果实就冲上了天空。

    底下娃娃脸女巫和拜日族人疯狂喊叫。

    就差一步,就差一点,他们就要得到传说中的巫运之果。

    “人面九风!那是山神人面鸟九风!”彘族大巫大喊,突然他又疯狂大笑道:“拜日族人,这是神的意志,巫运之果不属于我们,但也不属于你们!神命山神九风取走了它!哈哈哈!我们任何人都得不到它!”

    那游族人嘴角流着鲜血抬头看着九风抓着那枚果子远去,嘿嘿笑了两声,低下头。

    娃娃脸女巫满脸失望,缓缓跪倒。她身后,两名战士伸手搀住了她。

    九风抓住果子飞到铁背龙崽上空,“噗”地对它吐出一道风刃。

    “桀——!”吃饱了没?走啦,我要去找默默!

    “昂——!”不准跑!

    桀桀!来追我啊追我啊!九风展开双翅在天上变着花样飞来飞去。

    下面铁背龙崽也不知道是真想报仇,还是追得好玩,就轰隆轰隆跟着跑,偶尔看到小只的、没见过的动物还会跑过去欺负欺负人家。

    两只有时候还会卑鄙地联起手来欺负看起来很厉害的大家伙,总之这两只一路过去,不知招惹了多少动物。

    铁背龙父母真的是体大心也宽,看到儿子被一些大家伙或厉害的家伙追着跑,也不急,就跟在后面,偶尔跑饿了,就随便抓点什么动物吃。

    山谷这边。

    严默看到甘雨时,特别注意了下自己的右手,没看到右手亮起。

    昨晚甘雨来找他的事,原战早上跟他说了,并说了老祭司的打算。

    老祭司打算把他和原战分开,并在留下的人中埋下他的心腹,想要趁他给重伤者疗伤后最虚弱的时候,放火烧死他,不惜让一些族人跟着倒霉,也许对他来说,已经离心的族人跟他族人已无异。

    严默听说老祭司已经明明白白吩咐别人要他的命,当即冷笑了下。按照指南的判断来看,他这时出手就不算主动攻击,随后他就掏出了一包用草叶和兽皮双重裹紧的药粉交给原战。

    他把药粉的效果和用法告诉原战,对原战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老祭司不对我出手,这药粉就不会发作,一天后就会失去效果。”药引在他手上。

    原战看了他一会儿,咧出白牙一笑,转头就出去了。

    后来原战回来,他没问他怎么处理的药粉,原战也没说他是亲自出手还是交给了别人,但现在,严默一看到甘雨就知道对老祭司出手的人肯定是她。

    真是狡猾的家伙。如果原战自己动手,老祭司也绝对无法察觉。可是那家伙却把药粉交给甘雨,利用了甘雨对老祭司的仇恨,说不定还会赚来甘雨对他的感激。

    严默拿着药引,也没想非要用它。可惜他不打算和老祭司一般见识,老祭司却非要弄死他不可。

    老祭司也是悲催,他自从察觉白头祭司对他的莫大威胁后就一直想要弄死他,计策想出了一堆,当看到太阳开始消失时,他有一刻真的以为这是伽摩大神的神意,神都在帮他。

    神确实给出了神意,可不是在帮他,而是在惩罚他!

    没有人敢接近他,就是他的弟子都站在两步远的地方,满脸惊恐地看着他。

    唯一肯接近他的人只有酋长壕,但壕却小声跟他说,让他向白头祭司低头。

    不!绝不!老祭司宁愿把自己全身抓烂,也不愿承认自己被祖神惩罚了,更不愿意向另一个祭司低头。

    壕又看向原战,原战一点都不担心原际部落的祭司传承问题,因为默已经告诉过他,这药粉根本弄不死人,就是让人痛苦和看着恶心而已,就算默不出手治疗,老祭司也就是背着满身奇痒无比的脓包过一辈子。

    那脓包弄破了,皮肤很快就会长好,但长好后又会继续生出脓包。默还说了,这脓包并不会传给别人。

    他的祭司大人给予的慈悲已经足够,而一个大部落的祭司想要能威慑住所有子民,光是慈悲可不够。

    在原战看来,他的祭司大人已经比别的祭司和大巫仁慈不知多少,如果换了别的祭司,老祭司和朵菲之流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

    “战,”狰忽然开口:“拜日族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部落的狩猎领地,他们的族地虽然距离这里很远,但他们有马,如果他们想要占领盐山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你想让我先去探一探盐山?”

    “对。”狰点头,“老祭司有一点说得没错,你在我们所有人中速度最快、行动也最隐蔽,你先去探一探对原际部落只有好处。”

    竟然是原际部落而不是部落……严默抬头看向狰,这位大概是铁了心要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吧。

    留意到这点小小变化的人不多,但酋长壕和原战都在其中。

    原战等着狰把话说完。

    狰果然还有后文,他握起右拳放到心口,严肃地道:“战,你去一探。我以战魂发誓,会保护默大人的安全,只要我活着,默大人就一定不会有事,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离开默大人一步。”

    狰一开口,以他为首的一干战士头领,尤其是息壤族人和飞沙族人直接站到了他的身后,他们都是打算跟着战一起走的人。

    酋长壕很痛苦,不说狰,这些想要跟着战离开的两百人,其中大半都是部落最勇猛的战士,而其中几名战士头领更是让他心疼。

    可是人心已散,他就算想把这些人留下,这些人在知道原战就是九原部落的首领后,他们的心恐怕也不会留在原际部落了,更何况九原部落的祭司还是得到祖神亲自传承的默大人!

    严默忽然走到狰的面前,伸手握拳放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沉声道:“你是一位好战士,也是一个好人,为了你和战士们,还有酋长大人……”

    严默没说完,而是转头看向面色狰狞喝骂着秋宁的老祭司,“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力向祖神献祭,恳求祖神不收走秋实大人的生命,但是祖神最后到底会怎么做,我也不敢保证。”

    狰和战士们听懂了,酋长壕没有说谢,只重重对严默点了下头。

    秋实听到了,但这时他没有嚷嚷让严默不要救他,他只一个劲吩咐秋宁,让他去取几种草药和清水,他要试着给自己解毒。

    哼,是你自己要向祖神献祭,我可没求你。

    壕和战士们看着秋实的表情,都扭开了头,不是不忍看,而是不想再看。

    就算默大人是他族祭司,可是一名他族祭司可以为他们做到这种程度,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力向祖神献祭,去救一个对自己怀有杀意的同是祭司的人,而他们的老祭司呢?

    现在这样想的已经不止是息壤族和飞沙族,黑原族人甚至开始羡慕起可以跟着原战和默大人一起离开的族人。

    原战也握拳捶了捶狰,不过他用的劲就大多了。

    “默已经召唤山神九风,等会儿九风出现,我跟它一起走,这样更快。”

    原战见默吹响号角,他就打算跟着一起走一趟。他已经想起来草滩里的东西跟太阳消失有关的事,他对这事也好奇得很,很想见见原际部落住了百年的住地到底藏了什么好东西。

    如果他们赶过去已经来不及,那他就从其他人手中抢回来。总之这种抢夺宝物的事情,行动越快越好。

    严默对众战士解释了一句:“祖神有重要的事吩咐我,刚才让我召唤九风相助。但九风飞过来还要一会儿,我先向祖神进行祭祀,求他……”

    以狰为首的众战士看白头祭司这时候还想着要先帮助他们,更是觉得自己没有选择错,就是因老祭司而对他有所怨言的黑原族人也无法对这样一位祭司表示不满。

    严默看九风这会儿还没出现,又好气又好笑。这真是不用它的时候,它随时都能在你身边飞来飞去地昭显存在感,但等你真的急需它时,它就不知跑哪儿去了。

    严默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他和九风并没有从属关系,九风愿意帮他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人家长那么大一对翅膀想要跑到远处玩也在情理之中,他总不能为了自己方便就把九风一直拘束在身边。

    “我需要清水,另外请老祭司跪……”

    “大人!默大人!”谷内突然传来一道哭喊声。

    声音越来越近,那人是一名二级战士,他想冲过来,却被其他守卫的战士拦住。

    那名二级战士抓着守卫战士的木矛,对着这边扑通跪下,哭喊着:“默大人!救救绿叶,救救我的绿叶!”

    在场所有人一起看向那名二级战士。

    严默在心底“啧”了一声,这真是越赶时间,事情就越多。

    “什么事?”严默走了过去。

    秋实也急,你刚才不是说要向祖神献祭自己的生命力来换取我的命的吗?快啊!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昨天因为被要求分段存那啥,没能溜出来,所以这章稍微肥一点,这样的话,明晚也是8点更新~

    今天做核磁共振,才知道这东西很吵还非常逼仄,如果有幽闭恐惧症,这玩意还真的不适合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