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0章 章回12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风说,它在原际部落附近看到很多匹马,还有很多人,跟这座山谷里差不多数量的人。”

    严默远远走来,人没有到,声音先至。

    九风并不知道什么原际部落,但它一说是它丢下两人的附近,严默就知道九风指的是哪里。

    九风也没有清楚表明它到底看到多少匹马,多少个人,但严默从它的表述中大概推断出,拜日族很可能派了两百左右的骑兵和五、六百人的步兵,但具体到底有多少还是需要详细打探才知道。

    所有人一起转头看向严默以及他身后跟着的人群,这些人看到酋长、老祭司和所有战士头领都在,就不敢再接近,只远远地站着,而老祭司身上的脓包也引起这些人注意,几个胆大的人交头接耳地说着悄悄话。

    原战看看这些人,像是明白了什么,但他很聪明地暂时忽略了这些人,而是问道:“九风还看到了什么?”

    严默没有直接回答,“我已经跟山神大人说好,请它帮忙带几个人过去侦察。”

    因为严默能力的特殊性,在场众人直接在脑中明白了他说的没听过的词语的意思。

    原战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他:“你不过去?你不想要草滩里的东西了?”

    严默本来不想什么事都告诉他,但九风从某些人类手上抢走果实的事情,只要那些人还活着就必定会传开,瞒他也没意义,不如直接说明。

    “我很可能已经得到。”严默笑了下,也小声回。

    原战挑了挑眉。

    “九风给我带来了一枚果实,效用不明。它说那果子在太阳消失时成长,在太阳出现时成熟,而且它描述的地点很像是原际部落后山的草滩,而那些等待果实成熟的两脚怪则很可能是拜日族人和彘族大巫等人。”

    “你是说九风从那两族人手里抢走了他们眼看就要得到的宝贝?”

    严默忍笑点头。

    原战沉默两秒,抬眼认真地问他:“你能让我长翅膀吗?”

    严默,“……”

    原战还在很认真地说:“以后我会多抓些鸟人给你解剖,你好好研究研究。如果不能让我自己长出翅膀,你看我们割下他们的翅膀缝到我身上,你再对我用一次生命赐福怎样?说不定那对翅膀就能长我身上了。”

    “很好,有机会可以试试。”严默很想给原战鼓掌,这家伙不但学会了他很多叨唠在口边的新词汇,而且比他这个被流放的医学研究者更加疯狂和直接,竟然能想出如此具有可行性的长翅膀方法,不错,非常好,听得他心痒难熬,很想马上就试试。

    两人半认真半谈笑的对话被打断,酋长壕插话想要询问详细。

    可是在严默回答之前,秋宁已经先大着胆子过来问了一句话:“默大人,你说你会向祖神为秋实大人祈福……”

    正事被打断,壕也只能先顾老祭司。老祭司已经在旁边捣鼓好一会儿,可效用显然不大,这会儿身上皮肤都烂光了一半,真是怎么看怎么可怕,战士们都不敢再把目光放到他身上。

    严默也很干脆,没有摆出一点拖延的意思,他对原战做了个示意。

    原战会意,把他脚下的泥土升高,给他弄了个临时的祭台。

    老祭司看着那个祭台,又看看原战,眼中闪过深深的妒忌火焰。如果大战早点告诉他,他觉醒了血脉能力,他也不是非要冰来继承酋长之位,当然,大战必须听他的,必须把他当作部落里唯一的祭司!

    严默高高站在祭台上,仰头望天,双手交握摆出他典型的手/枪姿势,天空中九风飞过,又飞回来。

    它很好奇,“桀——!”默默,你在做什么?

    而在其他人眼中,就见白头祭司对着东边天空喃喃念了什么,山神九风就出现了,而且还回应似的发出悠远嘹亮的唳叫。这可比老祭司嗅着草药燃着的青烟,身体一会儿抖一会儿跳的问神祭神方式要刺激得多、大气得多,也更加直观。

    人白头祭司可是实实在在地把山神大人召唤来了,还能和山神大人直接沟通!而且人家还没有浑身扭得像抽筋一样。

    严默对九风眨了眨眼,九风兴奋得又再次发出唳叫,其实它自己也不知道在兴奋啥,它就觉得这样的小两脚怪很好玩。

    谷外传来铁背龙的叫声:“昂——!”臭鸟,下来,否则我就冲进山谷!

    “桀——!”不行,不准进来!这里有默默养的很多两脚怪,都是我的,你太大了,进来会踩死他们。

    “昂——!”那些两脚怪好吃吗?我还没吃过。

    “桀——!”不知道,我也没吃过,你可以吃吃看,好吃告诉我,下次我分给默默一起吃。

    严默这唯一能听懂的,听得一脸黑线,他一点都不想和九风外加它的大头怪朋友团团坐分吃人肉。

    九风和铁背龙崽一问一答说得开心,可铁背龙的叫声却把原际部落的战士们吓坏。

    谷外负责防守的战士早已发现铁背龙踪迹,但看它们没有往山谷的方向跑,就没有发出警告,可现在那三只铁背龙中略小的一只正边叫边往山谷这边轰隆轰隆跑过来,他们傻眼了,当即就有人飞快向谷内狂奔。

    铁背龙出现的消息让壕和战士头领们也很头疼,还好过一会儿又有人来报说那只铁背龙在谷口前方停住,就在那儿卧地休息了,似乎并没有冲进山谷的意思。

    对于铁背龙这样皮粗肉厚、体形庞大、冲击力凶猛、特难杀死还杀伤力巨大的野兽,原际部落的战士们向来是能躲就躲、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不是逼到极点,绝对不会对铁背龙展开主动攻击。

    而这时,严默“祭神”的过程也到了紧要关头,他在祭台上发出了一声大吼,然后……用母语痛骂了老祭司一通,骂爽了、骂舒心了,接着就见他把交握的手指突地指向老祭司。

    “想死别惹我,记住了!”

    老祭司身体一抖,他对伽摩大神发誓,他在白头祭司指向他时感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但其他人看到老祭司的反应,却只认为是白头祭司对祖神的献祭成功了。

    严默喊完一个后仰,再次重重对老祭司一指,然后疲累地吐出一口气,放下了双手。

    随着他吐气、放手,在场所有人也都随之松了口气。

    土台降下,原战伸手,撑住他穿着兽皮衣的后背。

    壕立刻问:“祖神怎么说?”

    严默一脸疲累地道:“祖神愿意给老祭司留下一条命,但其他,恕我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是什么意思?”壕还没有喘过一口气,那边偷听的秋实就喊了起来,“为什么我身上的脓包还没有消失?你不是向祖神祭祀了吗?你在骗人!你根本就没有用生命力向祖神献祭!你、你过来抓住我的手,你可以救我,我知道!”

    “你死不掉,你身上的脓包就是祖神对你的惩罚。”严默冷冷道:“别说我不能违背祖神的意愿救你,就算能,我的生命赐福用一次就少一次,用在你身上,部落里的战士就要失去一条命。难道你打算拿战士的命换你的命?”

    老祭司就算心里这样想,他也不可能说出来。他很清楚他已经失去了息壤族和飞沙族战士的人心,他不能再让黑原族战士对他失望,所以就算他再怎么想要让严默救他,在这次失控求救未成后,他不会再有第二次。

    严默理解老祭司,因为理解,他也最提防老祭司。为了原际部落的人心,他不能明着弄死老祭司,自然也不能逼他狗急跳墙给他增添更多无谓的麻烦,为此,棍棒给了,蜜枣也得送出一颗。

    严默面色缓和了一些,“祖神严厉也宽容,如果你诚心悔过,身上的症状也不是不可以缓解,至于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缓解,我相信你作为一名祭司很清楚。”

    听说老祭司不但不会死,而且身上的症状也会好转,壕和黑原族的战士头领多少放下了一点心事。默大人虽然好,但总不是自己人不是?

    原战和严默因为都清楚这点,所以哪怕老祭司已经有杀他们之意,他们也只是惩罚下老祭司意思意思。这就跟自家父母再坏,也容不得外人动手一样,老祭司就算要死也不能死在他们两人手上。

    而老祭司在此时也保持了沉默,不知是惩罚让他清醒,还是他认识到白头祭司的能力和他不在同一级别,或是另有其他谋算。

    解决完老祭司,严默模糊了九风的夺宝经过,也没明说地点,只把后来九风在草原上和它口中的四脚厚皮大头怪追逐玩耍时看到的一些情景,加上他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壕。

    “拜日族很少往这边来,就算来乱石滩交易也不会来这么多人和马,他们想干什么?”冰皱眉。

    壕没说话,遇到这类事,他总是习惯让战士头领先发言。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拜日族也想得到盐山,彘族和我们开战,无论结果,两部落都会死很多人,拜日族这时杀过来,盐山就是他的了。”猎冷声道。

    狰点头,“拜日族野心很大,他们也早就想要我们的狩猎地盘,这次他们带这么多人马过来,恐怕不止想要夺取盐山,也想灭掉彘族和原际部落。”

    捕蛾补充:“他们敢过来,人肯定不会少,四级战士也不会少。”

    严默插话问:“拜日族有多少四级战士?”

    “两个。”狰回答。

    “能力和身体素质分别都是四级?”

    严默的问题,战士们没听懂。严默这才想起来,原际部落的战士们还不知道战士级别中还分血脉能力和本身战斗力两项。

    原战把这个事情解释了。

    战士们大为吃惊,他们都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下意识互相看对方的脸,这一看果然发现不一样。

    酋长壕是血脉能力二级,身体本身战斗力四级。原战则是两样都达到四级。其他战士则都没有血脉能力。

    “如果拜日族真想夺取盐山还想杀死我们,他们一定会来至少一名四级战士。”原战把话题拉了回来,“我们回去,恐怕不止要面对彘族和郝拉族,还有更强大的拜日族。”

    壕点头,“如果我们要盐山,就必须把前去夺取盐山的拜日族战士也杀退,可这样,我们就必须把草原那边的拜日族也彻底打败,否则我们将再也没有安宁的日子。而他们有马,打不过可以逃。”

    “而且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四级战士到底有多厉害,只要有一个和大战差不多,那么……”狰话没说完,但底下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战士头领一起皱起眉头。

    “我们在这里光想也没有用。狰,你和我一起走一趟。”原战直接道。

    “好!”

    “不,我和你一起去,狰留下。”壕突然道。他要亲眼看一看,再做最后决定。

    原战似乎不太放心地特意看了眼严默。

    严默在心里撇撇嘴,但还是配合地道:“有狰和大河在,还有蜂卫,我不会有事。你去,我留下救人,能救回一个是一个。”

    说完,严默再次取下号角吹了一声短音,这是告诉九风要出发了。

    这时在场除了极个别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预料到,这声号角过后,他们很快就将踏上他们从没有走过的新的征程!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依然是20点更新^^

    急救原际部落的副本到此结束,下一章将开拓新的副本地图~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另,我们家要多添一个小宝宝了,我的小侄子or小侄女很可能就要在这几天来到,心里特别特别期待和高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