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1章 章回12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半个月后,靠近黑森林的边缘地带出现了一幕极为罕见的情形。

    约近千人的队伍在草原上蜿蜒出上百米长,男人肩扛手提,女人背着孩子,大孩子带着小孩子,神色算不上沉重,倒是有些对未来的期待,有些少年和孩童还在战士的守护下追逐打闹,只是长期徒步行走在身体上积累下来的疲累让大家的期待表现得不是那么明显。

    一群皮肤棕黑的矮个子远远埋伏在草丛中警惕地观察着这支庞然大物。

    他们眼馋队伍中的女人和马匹,但也只是眼馋而已,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他们也有些好奇,他们看过马,草原上有很多马群,但目前能让马听话,并能和马生活在一起的只有强大的拜日族,除了拜日族,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也有其他部落能使唤马群。

    是的,这支队伍中除了草原上少见的大量人口以外,还有三十匹膘肥体壮的骏马。

    不过这些马匹很奇怪,嘴上、身上都绑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拜日族的马匹身上从来没有这些。

    其中几匹马,两两成对,它们身上搭着兽皮,兽皮相连,中间躺着伤患,外侧的兽皮兜中则坐着小孩子。

    “那些矮子已经跟了我们两天。”雕从队伍中段追到最前头,找到原战说道。

    原战不在意地道:“等走出他们的狩猎地盘,他们就不会敢再跟下去。”

    雕抬头瞅瞅天色,忽然嘿嘿坏笑了两声,“希望他们能再多坚持一会儿,前面那些部族可跑得比什么都快。”

    刚刚跑过来的蓝蝶在旁边一咧嘴,“默大人说了,他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默让你过来什么事?”原战一巴掌拍到蓝蝶后脑勺上,这小子这半个月除了围着他老婆孩子就是围着默转,十分碍眼,偏偏默看他十分顺眼,还说这小子看起来憨厚但很机灵。

    蓝蝶傻笑着揉揉后脑勺,老老实实地把严默原话复述了一遍:“默大人说中午太阳烈,身体弱的人受不住,让大家到前面的河流边停下休息,顺便商量一下后面的路程安排。”

    原战抬头看向远处,再往前就是草原最神秘的地带之一黑森林,在黑森林边缘有一条比较宽阔的溪流,他们现在已经能够清楚看到溪水的波光。

    “我还要去告诉酋长、狰和猎大人。”蓝蝶看原战不发话也不敢离开。

    原战一点头,“去吧。”

    四百名战士分别殿后和在两翼护卫,最后面有壕带着人押尾,两翼分别交给狰和猎,原战则和严默负责打头。

    严默除了指路以外,他还会沿途收集一些有用的草药和能够食用的植物等。

    严默会骑马,但他没骑,三十匹马还不够驼伤患,不过重伤者能被他救回来的都被他救回来了,到那座山谷的第三天他就用完了剩下的生命赐福次数,目前被马担架运着走的只是身体过于虚弱或不良于行的人。

    关于马匹,说来话长。

    简单说就是原战拿整个原际部落的住地和拜日族交换了这三十匹马。

    而原际部落的酋长壕则用整个原际部落的住地向九原部落的首领和祭司交换了一块靠近九原的肥沃土地。

    壕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交换?为什么能下狠心彻底放弃已经繁衍生息百年的领地?为什么老祭司也没有明言反对?

    这则跟原战和壕那天被九风提到盐山附近打探的结果有关。

    话说那日原战和壕在盐山附近发现拜日族不止来了一名四级战士,他们的族长竟然也来了,而且他们的族长竟也是血脉能力和战斗力都达到四级的神血战士。

    最重要的是原战发现拜日族女族长和跟在她身边的约五十名骑在马身上的战士都背着弓箭!

    拜日族怎么会有弓箭?

    原战想不通,他回去后和严默说了这个问题,严默推测这些弓箭很可能跟那名横穿黑森林的不知名战士有关。

    用默的话来说,骑兵本来就已经杀伤力巨大,再增加弓箭这样的远程武器,准头只要练好一点,那骑兵就成了骑射兵,从远处射了你就跑,你想抓他都难。

    也许拜日族女族长因为本身就具有强大的血脉能力,知道能力战士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所以她聪明地让骑兵之间的距离拉得很开,不像步兵一样全部集中在一处。

    而原战一看到拜日族这样的布置就感到了棘手,更何况那名女族长的能力他还没有摸透。

    壕亲眼看到这些,加上原战把情况和他仔细一分析,权衡利弊后,他越来越觉得原战的提议对整个原际部落来说可能更好。

    他们不是不可以和拜日族开战,但在对方有两名四级战士和五十名骑射兵及近两百骑兵的情况下,原际部落几乎不占优势。

    如果不是九风,如果没有同样是神血四级战士的原战,他们连和拜日族谈交易的可能都没有。

    拜日族连族长和骑射兵都带出来了,肯定对盐山和附近的狩猎地盘势在必得。就算原际部落这次可以凭借原战和九风保下地盘,等他们一离开,原际部落的结局只会有两个,要么就是被逼得迁徙,要么就是整个部落被灭,族人都成为别族的奴隶。

    所以壕最终决定接受原战的提议,带领全部落的人跟着他们一起迁徙到九风的领地。壕也曾想过,过去后他的地位说不定会受到很大影响,但他想只要族人们能过得比以前好、吃得比以前饱,他不当酋长又怎么样呢?

    “桀——!”庞大的黑影从天空掠过,黑影故意飞得极低,似乎在逗弄什么一样。

    “轰隆轰隆!”大地震颤,三只庞大的铁背龙呈三角形跟在那黑影身后追击。

    “昂昂——!”臭鸟,你偷吃我的肉!我要踩死你!

    “桀——”那明明是我先射中的!你才偷吃我的肉!“噗噗!”

    “昂昂!”踩死你!吃了你!

    “啊啊啊!”跟在队伍后面的矮个子发出惨叫,“铁背龙!好多铁背龙!快跑!”

    “神啊!好大的鸟!”

    “那是山神人面鸟九风!”有矮个子大叫着,颤抖着跪了下来。

    后方乱成一团,眼看就要被铁背龙追上的原际部落大队却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他们已经在前面半个月受够了惊吓,如今就算铁背龙一家直接从他们身边跑过,他们也不会再嗷嗷乱叫着瞎跑瞎喊。

    不但不怕,他们还有闲心去看后面跟踪者的笑话。

    “这群人运气好,铁背龙一家没直接从他们身上踩过去。”某战士幸灾乐祸地道。

    “是啊,上次那一伙比较倒霉,整个狩猎队伍都被铁背龙一家冲散了。上上次九风大人也不知为什么发怒,差点把那个野人部族都杀光!”另一战士也一脸乐颠颠。

    捕蛾插话:“那是那些野人用木矛投掷我们,差点投中默大人,被九风大人亲眼看见,九风大人才发怒了。”

    “哈哈!蠢蛋!我们这么多人,他们也敢动手。”

    战士们神态都很轻松,他们护着这么多人走了十五天,因为一路大半时间都有山神九风和铁背龙一家三口跟着,几乎都没碰到什么危险。

    至于铁背龙一家三口为什么要跟着他们,且只跟不吃,原际部落的人都认为这肯定跟白头祭司默大人有关。

    默大人连食人蜂都养了,还能召唤山神九风,那再召唤几只铁背龙跟着队伍一起走又算什么?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严默不知道,因为九风和铁背龙崽之间复杂并幼稚到极点的你报复我、我也要报复你的恩怨纠葛,他被人“误会”大了。

    严默很清楚铁背龙一家三口为什么要跟着他们,因为铁背龙崽想要把九风踩到脚下,而九风偏又喜欢撩拨人家。说白了,铁背龙一家三口不是在跟着他们,而是铁背龙父母在跟着自家崽子,而铁背龙崽则跟着九风,九风又喜欢没事跟着他飞,于是……美好的误会就此产生。

    到达溪流,严默没有逞强,他让大河等战士凭经验找了一处适合近千人队伍休息的溪岸,自己再做一遍检查,确定没有什么有害植物和昆虫之类,这才做了一个可以停留的手势。

    很快,这支大部队在这处溪岸靠拢,大家乱中有序,很少有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极少有人往远处跑,有那么几个调皮孩子也都被巡守的战士给赶了回来。

    几位领头人物在严默身边聚集,原战非常自然地往严默身边一靠。要说严默的生命力赐福惩罚结束谁最开心,他肯定排第一!就算晚上一样不能搂着睡,能没事摸两把也是好的。

    严默暗中用肘子捣了某厚脸皮一下,见他没反应,刷地亮出手术刀放在手指间转得飞快。

    原战这才不情不愿地往旁边稍微挪开了几厘米。

    猎注意到这一幕,脸皮抽了抽。他和狰他们都发现,大战似乎极喜欢和他的祭司大人亲近,除了吃饭睡觉都要和人家在一起以外,没事时也会摸两下蹭两下。

    严默干咳一声,让大家注意力集中。

    “目前有两条路,一条进入黑森林,黑森林的西北边一直往高原上延伸,我们只要直接朝西北边横穿,出去就是天柜山高原。”严默用树枝在地上画图给众人看。

    “还有一条路,这条路比较曲折,需要沿着黑森林外延走,跟着这条溪水往上,大方向仍旧是是西北方,但途中可能会绕不少路。溪水尽头有大的河流,顺着那条河流就能走到青渊湖东边的树林里,直到青渊湖。”

    严默抬头,“但是两条路各有各的危险,我对这个并不清楚,需要诸位把你们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这样我们才好做判断到底要走哪一条路。”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迟了一个半小时,今天临晚又挂了两袋水——预料外的,因为我昨天被传染感冒了,医生担心我的免疫力就给我在今晚加了两袋,但我在医生巡房时没注意听,汗!

    明天仍旧是晚上八点更新,感谢大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