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3章 章回12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际部落这次迁徙路程的条件可以说得天独厚。

    一般这么多人的队伍肯定会引来大量野兽和不怀好意的蛮人们的跟随,但因为他们一路上有九风和三只铁背龙在他们周边跑来跑去,把所有心怀不轨的人类和非人类都给吓跑了。

    其次,他们有九风和老祭司两个告知他们前途有无危险,这可以让他们提前知道前方是否需要避开或绕道。

    再者,迁徙途中最怕吃错东西喝错水,但他们有祖神祭司默大人。默大人在这方面比老祭司更加经验丰富,他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可以判断陌生食物和水源是否干净无毒。

    而且默大人还发现了几种他们从没有吃过的果实和根茎,那些东西吃起来竟然口味都不坏,虽然老祭司让他们不要乱吃,但除了部分比较固执、胆小或者比较相信老祭司的人,大多数人都吃了那些东西,默大人自己也吃了。

    最后,迁徙途中最怕有人生病、受伤或中毒,可现在他们有了神奇的默大人。默大人自头发转黑,彻底变成少年样貌后,他用生命力赐福他人的能力消失了,但他丰富的草药知识和治疗手段,一样让他们不用害怕生病受伤。

    这些都是在之前的任何一个部族迁徙中完全没有过的条件。

    可是战士头领们并没有因此而松懈,就算有老祭司和九风帮忙,他们仍旧会先派出斥候探路,直到斥候回来告诉他们哪条路真正好走,哪条路又隐藏着危险后,大部队才会动身。同样,他们也没有放松两翼和后尾的警戒。

    溪边靠近草原的路要比森林里面好走,但也只是好走一点点,不容易迷路而已。

    人太多,一半又都是妇孺,加上伤患,他们一行人走得并不快,一天最多也就走二十多公里。

    而这么多人,一路上就算再小心也会闹出不少事,本来这都不关严默的事,但谁叫他这段时间在原际部落的大部分人心里都树立起了“有事找默大人比找老祭司管用”的印象,所以想要清净的严默每天都跟原战一样忙。

    “默大人,出事了!”蓝蝶跑过来,停在严默身边小声叫道。

    正在用石碗和石杵捣药的严默头也没抬,“默大人出事了”这句话这段时间出现的频度也比较高,通常不是有人扭了脚,就是有哪个馋嘴的孩子偷吃了不应该吃的东西,或者有人生病,还有某些战士忍不住和自己孕期前三个月的女人做那事,导致女人差点流产等等。

    蓝蝶看向大河,大河正坐在地上帮默大人分捡今天刚在路边采回来的各种药草,听到他的喊声就瞄了他一眼,一脸“你小子又给默大人找事做”的嫌弃表情。

    “默大人,这次是真出事了!”蓝蝶神神秘秘地在少年祭司的身边蹲下,还对他肩头停着的两只食人蜂打了个招呼。

    “哦?什么事?”严默漫不经心地问。

    “你不是说路上每天每次休息和出发时都要清点人数吗?”

    “嗯。”

    “可刚才我们清点人数发现少了四个人。”

    严默停下手上动作,“不是数错?”

    这也是常有的事,除了极个别战士,派去统计人数的人经常会把人多数或少数一些。严默已经在教他们千以内的加减法,但时间太短,目前收效还不大。

    “没有。”蓝蝶肯定地道:“我们数了两遍!第三遍按照你说的,把人都分开了数,然后再加起来,和第一遍一样,还是少了四个人。”

    严默终于开始重视,“少的四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都是战士,而且其中还有一名三级战士冰!”

    “冰?!”大河表情立时就变了,当即追问:“会不会是酋长或者大战把他们派出去有事?”

    蓝蝶噗噜噜摇头,“没有。我们数第三遍时,酋长和大战他们得到消息都来了,我们也问了,酋长和大战都说没有派四人出去。”

    “那现在怎么说?去找人了吗?有没有问其他人那四人大概是什么时候失踪的?”严默问道。

    蓝蝶抓头,为难地道:“我过来就是告诉你,老祭司正为这事和酋长他们闹腾呢,硬说是大战……害死了他们。”

    严默敏感地立即问:“失踪的四人都是黑原族人?”

    “是。”

    严默和大河互看,不管人能不能找得回来,这大概都将是这段时间以来最麻烦的一件事。

    等严默带着大河和蓝蝶赶到酋长壕那里时,老祭司正准备冒险再展开一次远望,原战则一脸冰冷地看着老祭司。

    “你怎么过来了?”原战一看到严默就迎了上来。他不希望默搅进这件事里,这是黑原族的权力之争,谁牵扯进来都会被老祭司狠咬上一口。

    严默也很清楚事情发展到后面会出现什么后果,就因为如此,他才会一听到消息就赶过来。他现在和原战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休戚与共,荣辱相连。

    “我听说冰和其他三名战士失踪了?”

    “嗯。”

    “你没动手?”

    原战面无表情地看他。

    “看样子是没有,我想你也没那么蠢。”严默点点头,道:“我要知道详细经过,还有我要见见最后看到这四个人的人。”

    “狰正带人去问,走吧,我带你过去。”两人转身就走,没人去管老祭司。

    酋长壕苦笑一声,秋实为了不让原际部落落到大战手上,也是够拼命了。只希望冰四个人的失踪和秋实无关,否则……

    壕眼中闪过一道厉光。

    队伍右侧靠近树林的休憩地。

    “今天冰负责带人护卫我们的右侧,我们休息前还看到他带着一队战士走在最外侧。”一名轮换休息的战士道。

    “是啊,我记得刚过那个风口时,冰他们还在。”另一名战士边回想边说。

    “风口?”严默一路过来都在脑中做各种试验数据模拟,基本就没有留意一路上的风景如何,就连路边药草都是大河主动让他的儿子和几个小孩按照之前他说的常用药草模样而采来的。

    “是,就在我们身后不远,我们从那里走到这里没用多久。岩,你也感觉到了,对吧?”

    “对,那风不大,从森林的方向吹过来。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我们很多人都没留意。你们说,冰会不会带人去查看那风的来源了?”

    “其他人呢?你们中有没有人在经过那风口之后见过冰和其他三位战士?”严默扬声问道。

    在场的战士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严默又问了几个问题,问完便让战士们自由离开。

    狰沉吟片刻后,道:“也许是冰发现了森林中有什么不对,带人进去查看了。”

    猎也觉得这个可能很大。

    原战却摇摇头,“如果冰真的发现什么,他不会什么也不说就这么带人走进森林,至少他也会告诉狰一声。那家伙惜命的很!”

    了解自己的人通常都是自己的敌人,原战显然把这句话的真髓吃到了骨子里。

    “这么说,他就不是自己离开而是被人或野兽给抓了?可是我们这么多人,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发现?”猎想不通。

    严默对于这点也有点想不明白,“最好派人去那风口看看,也许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狰不太同意,他不想为了四个人搭进更多人。

    “在这之前,我们再等一等,也许过会他们就自己回来了。冰的实力在三级战士中还算不错,跟着他一起的三名战士也都是快要升级的二级战士。他们如果真出什么事,不可能这么无声无息。”

    经过简单快速的商讨,大家决定先等待冰一顿饭时间,一顿饭后如果他们还没回来,他们就派人沿原路返回去寻找四人。

    严默从原战口中得知,一顿饭时间约莫半个小时,便也同意了。

    半个小时后,冰四人并没有返回,同一天内第二次展开远望的老祭司也没有发现冰四人的踪迹。

    大约老祭司一天内施展两次能力太累,之后竟然没来找原战和严默的麻烦。

    狰亲自带人沿途返回去寻找四人,但直到晚上归来,他们也没有找到四人踪迹。

    一下子在路途中少掉四个人,如果这在以前,说不定部落大部队已经再次出发,不会再管这失踪的少数人。

    可是这次失踪的人中有被老祭司看好的三级战士头领之一的冰,加上严默也不想看到有人不明原因的消失,一是怕指南罚他,二是不想让自己被泼上脏水,最后头头脑脑们一商量,决定在原地多停留一到两天,直到确定再也找不到那四人为止。

    晚上夜深人静时,严默看原战去搞串联还没回来,便让食人蜂守住帐篷口,正准备进入实验室,就在他刚刚拿出钥匙之际,他突然回头看向帐篷口。

    “……”

    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

    严默立在原地竖起耳朵仔细听。

    风刮过树木和野草,枝叶摩擦发出沙沙声。

    正在求偶寻食的虫鸣声。

    夜鸟的啼叫声。

    还有人类某些原始行为发出的种种动静。

    不是,都不是。他刚刚隐约听到的声音跟这些声音都不一样,应该……

    应该更优美、更悦耳,更加让人听了还想听。

    “……”

    严默脸上露出喜色,他又听到了!为了听得更清楚,他忍不住向帐篷口走去,甚至直接掀开了帐篷帘。

    “你在等我?”原战看着带笑看他的严默,一脸惊讶,还有些蠢蠢欲/动的愉悦。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的事比较繁琐和花时间,请假一天,12月2日早上10点更新,谢谢大家^^

    用一天时间顺便调整一下,另外如果暂时还是不能出院,我想跟医生商量看有没有双人病房换,那样也许会更安静一点~~

    话说医院里除了单人间,其他房间都没有电视的原因:

    据可爱的护士天使们说,那是因为之前的病人们经常投诉和抱怨,因为每个人想看的节目不一样、想看的时间不一样,有台电视会妨碍别的病人休息,所以干脆全下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