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5章回12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没让大河跟随,让他把两人听到一些奇怪声音出去找人的事转告给壕和狰,大河带着一些担心听命离去。

    严默没有反对,这时候并不需要很多人手,相反只有他和原战两人,速度会更快,脱身也更容易。蓝蝶也想跟,被他赶去侍候还在月子中的老婆,虽然这里的女人并不过月子,她们刚生完孩子就敢冷水里洗澡,寒风里奔跑。

    很奇怪,他在心底反感原战的某些行为和想法,可却又打从心底相信他,就比如现在,他没有跟原战说一句话,也没有开口要求他跟随,可是他就知道原战会跟着他一起进入森林一样。

    严默没把他腹中果实在指明方向的事告诉原战,他只抓着火把在前面走着。

    蜂卫们飞在前面开道。

    原战在严默附近游弋,并没有固定位置。看严默走一会儿停一下,像是在修正前进方向,他也没觉得多奇怪,他只以为严默在跟着他听不到的歌声走。

    渐渐的,两人越过溪水进入了黑暗的森林。

    严默在走进森林约一百步后慢下速度,原战也不再在附近游弋,而是出现在他身边。

    树木变得密集,极端茂密的树冠甚至完全遮挡住了天上的星光,这让森林中更加黝暗,就连火把的光芒都像被黑暗吞噬一般,只能照亮脚下的方寸之地。

    严默前生为了找药和一些土著配方也进过大山密林,那是个没有向导基本就无法前进和生存的世界,可是他曾见过最茂密的树林也没有像这样树木和树木的间隔如此紧密,尤其是他们才进入森林边缘不久。

    也许太久没有人来过?树木肆意生长的结果就是这样?

    可严默总觉得哪里不对,这些树木生得真的太密集,而且枝条缠绕,地面根茎突起,别说人,就是动物在中间行走也不会那么容易,有些地方,他们必须用手扯开那些缠绕的枝条,像钻洞一样钻进去才能继续前进。

    而且为什么没有夜鸟的啼叫声?甚至连虫鸣的声音听起来都那么遥远,歌声也消失了……

    原战拉住他,“这里不对,我记得白天来时这边还没有这么多树木,我一直走到风口,走到风口比较里面才看到这么多树,而这里还不是风口。”

    严默举起火把,悬在他头顶上的一根枝条还是藤条像是被风拂动了一般,偏离了火把。

    可是森林里并没有风。

    严默低下头,眼睛在越来越密集的树木上扫来扫去,“你觉不觉得这些树木就像是一堵墙?”

    “有人在操纵这些树木?”原战表情丝毫不见惊讶。

    “你说你白天从这里走过时还没有看到这么多树?”

    “没有。”原战很肯定。

    “那它们现在出现在这里,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我们惊动了某些……能力战士?他们不想我们进去?”

    “能力战士吗?”严默转动火把,似有意又似无意地从一些枝条边沿擦过。

    “小心!”原战突然一把抱住严默就地一滚,没入土壤中。

    火把掉地,十几根枝条从严默原来站立的地面卷过,没卷到人,枝条荡回来,其中一条卷起地面那根火把,使劲一荡,火把划着一道亮光落入一个小小的水坑中熄灭。

    森林看似恢复了平静,但地底下这会儿却热闹起来。

    无数根茎在地底追逐着两人,为了躲开那些恼人的树根,原战单臂拥着严默不停往地底深处走。

    “树木失去土壤就不能活,你的能力用好了,这些树木也拿你没办法。”严默努力开动脑筋想办法对付那些树木。为了蜂卫安全,他已经让蜂卫离开他,先到树林深处打探。

    原战一边用土刺对付树根,一边思考严默的话。

    “如果你能让土壤变得坚硬,它们的树根就会被禁锢住不能动。如果你能让土壤完全离开树木,让它们无法扎根,它们就会倒下。还有,你可以改变土壤成分,让树木无法生长和吸取养分。”

    “几棵十几颗可以,但这里树太多。”原战在他家祭司大人的提醒下,脑中隐隐闪过什么,他及时抓住,但还没有想到具体方法。

    “威慑!必要时只是威慑也能起到作用。”严默现在可以通过实验室提炼一些毒剂让原战洒在土壤中,这可以起到大面积的杀伤效果,按照指南的标准,这些树木在攻击他们,他现在就算使用这些毒招也不会被惩罚,可是不知为何,他却不想用这样的方法。

    严默捂住小腹,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腹中的东西也在影响他,那果实似乎不想他伤害这些树木,所以就算这些树木现在在追杀他们,他对它们的杀心也不重。

    “下面的树根会少一点,我们再往下走一点,往哪个方向走?”原战问。

    严默在他手背上划出方向,土壤里全黑,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摸索。

    随着两人越下越深,严默脸色渐渐涨红,他张开口想要大口呼吸,却没有吸进多少氧气,封闭狭小的空间让他再次想起被原战活埋的经历,而这时候想起这些只会让他的情况变得更糟糕。

    “我……喘不过气了。”严默在黑暗中努力逼出这句话。

    原战额头有汗,他在地底也可以正常呼吸,但他忘了严默不能。就像他能在地底辨明方向、能“看清”周围事物,但严默不能一样。

    之前他也带过人在地底行走,但他都有注意留通气孔。但是这里树木太多,树根又太长,只要他一留通气孔,那些树根就会循着孔洞找到他们。

    “你、你能呼吸?”严默抬手抓住自己的喉咙。

    “能。”原战正打算冒险弄出一个通气孔,等严默喘过气再堵上。

    “用嘴巴深吸一口气,含在嘴里不要咽到肚子里,也不要从鼻孔吐出来。快!”

    严默说得语速非常快,原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照他的指示去做。

    而就在他含住那口气时,他的祭司大人突然摸索着一把抓住他的下巴,另一手抱住他的头逼他低下,他自己抬起头,嘴唇一下就堵住他的嘴唇,灵活的舌头抵开了他的唇瓣,随之深深吸取。

    走!严默推开两手下意识抱紧他的原战,催促他赶快往前走,他们必须赶紧脱离这里。

    原战直到严默嘴唇离开他、推开他都还没弄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很喜欢他家祭司用嘴唇和舌头舔他嘴唇的感觉,他还想要,刚低头,嘴才碰着对方的脸就被一巴掌拍开。

    我在呼吸,你以为我在亲你吗?快点走吧,牲口!严默在心底大骂。

    “你为什么不说话?默?”

    因为老子要憋住这口气!

    走了没几步,严默抬头,原战福至心灵般立刻张嘴大大呼吸一口低下头。

    严默,“……”很无奈地抬头接受了这口氧气。

    原战这时彻底把他可以留通气孔的事忘了,嗯,他就算不忘也不打算再告诉默。

    之后“为了”躲避树根袭击,原战拉着严默越下越深,几乎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给他家祭司大人渡一口气。

    默的嘴唇软软的,有点干燥,但贴上去很舒服,某人偶尔找到机会还咬了两口,虽然他也为此挨了让他很痛很痛的两针。

    严默觉得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现在不止是缺氧,他还开始感到土壤层给他带来的压力,他们也不知道下到了多深,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了些幻听。

    严默右手按左手测自己脉搏,十秒后,用劲拍打亲上瘾的原战,用手在他背上不住画向上的箭头,表示要出去。

    原战也不知是真没理解还是假没理解,低头又要给他渡气。

    严默不想接受也得接受,刚吸完这口气,他就立刻大吼一声:“出去!快!”

    原战总算还没有失去他的战士本能,他能感觉出默语音中的迫切和焦急,而且不知不觉中他似乎也突破了曾经下到地底深处的最高界限,就连他这时也感到破开土壤这一行为变得非常吃力。

    严默腹中的果实却在此时变得极为活泼,它似乎喜欢这种深度和这种压力,它几乎是欢快地在严默肚脐下方的小腹中来回划动,一会儿突起一下昭显一下存在感。

    “爸爸……”

    谁?严默觉得自己问出了声音。

    “爸爸,我在这里……”

    嘟嘟?

    严默一步步踏出,周围全是迷雾,树木消失了,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只有前方传来的儿子的声音在引导着他。

    “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边跑过,发出尖利的笑声。

    “谁?”严默握紧手术刀。

    “嘻嘻,他是我的。”声音在迷雾中环绕。

    “你是谁?”严默谨慎地问。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想一想,仔细想一想……”那声音似乎有着某种魔幻的力量,引诱着严默回忆。

    他的实验室,他在和谁争吵,他在对谁发出讽刺的冷笑,他从自己体内取出精/子,他选择……

    “爸爸,救救我!带我出去!”

    严默猛地从回忆中惊醒,“嘟嘟!”

    “爸爸!救救我!”

    “嘟嘟!你在哪里?”严默在迷雾中疯狂奔跑。

    唰唰!有什么东西在他身边伴随着他跑,还在他耳边发出刺耳的笑声,“他是我的,我的,你找不到他,找不到!”

    “这里有怪兽,爸爸,快点来救我,我就要被吃掉了……”

    “不——!嘟嘟!”严默大喊,嘴巴一下被人捂住。

    “唔唔!”严默拼命挣扎,脑子想都没想,反手一刀狠狠捅进对方身体。

    “呃!”有人发出一声闷哼,还骂了一句脏话,但抱住他的手却没有松开,甚至抱得更紧,禁锢住他的四肢。

    严默正想转动手中刀柄,彻底取对方性命。

    “默,醒醒!是我。”

    一阵凉风吹来,严默动作陡然停止,他清醒了。

    原战看他不再挣扎,也慢慢放松。

    他们出来了,这是一片占地不大的空地,地面似乎有点奇怪,相当坚硬,就像是石头铺成。

    严默抬头,他不止感到了风,他还看到了星空。

    “我的祭司大人,我不会死吧?”原战捂住自己的伤口,嘴唇抽搐,他对他家祭司太不提防了。

    严默低头看他的伤口,很好,他在反应抱住自己的人是谁后控制住了下意识想要转动刀柄的欲/望,甚至没把手术刀拔/出来。

    “暂时不会,不过有点麻烦。”严默欣赏自己的杰作,瞧,这一刀扎得多准,他完全凭感觉在找要害,竟然一点都没找错。

    “怎么麻烦?”原战脸色有点苍白,不过表情很镇定,似乎非常相信他家祭司大人不会让他就这么死了似的。

    “我没有了生命力赐福的能力,想要治好你这个伤口会比较难。”如果把人带进实验室,他有十成把握把人救回来,但是要带他进去吗?

    “我死了,我会把你也带下去。”男人凶狠的表情告诉他,他说的绝对是实话。

    “哦,”严默无所谓地揉揉脸,“对了,我刚才怎么了?喂,那刀你最好别动,你现在最好一动都不要动。”

    原战的动作凝固住,手指慢慢离开刀柄,“不是刚才,是好一会。”

    原战抬手,严默没躲。

    原战狠笑,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搓他的头皮,“你头发都湿了。之前在地下你喊完最后一句话就昏迷了。”

    昏迷?那他听到、看到的那些……

    严默手按住小腹,“听,歌声!”

    这次原战也听到了,两人一起看向左前方。

    而他们周围,那些树木密密麻麻地包围住他们,黑暗中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躲在那些树木后面观察着他们。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那些树木不再攻击我们?这块地面你弄的?”严默低声问,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原战回答,不由奇怪地看他一眼,又问了一遍。

    原战忽然抬手狠抽了自己一巴掌,响亮的巴掌声把严默都惊住。而这个耳光带来的震动,也让刀口流出鲜血。

    严默皱了皱眉,他还不想这人死掉。

    “那歌声!”原战目光狠厉,也不理会身上的手术刀会不会移位,一把把严默拉到身后,双眼凶狠地瞪视着左前方的树林,“我知道冰他们为什么会不见了!”

    “为什么?”严默垂下眼睑,人下意识的动作最骗不了人,而他刚刚才捅了这人一刀。

    “因为……”

    “噗!”很细微的声音,一开始两人都没有留意,直到原战感觉自己的胳膊像被什么蛰了一下。

    原战低头,抬起胳膊拔/出插在手臂上、貌似松针却一头粗一头细的暗黑木刺,“这玩意……”

    原战话没说完,眼睛一闭,身体直接倒地。

    严默扶了他一把,让他避开了伤口直接撞击地面。

    “看,其实杀你真的不难,人不可能永远都处在万无一失的防守状态。”严默低头看原战的身体,喃喃道:“攻击升级了。这些树木真聪明,知道你厉害,知道你威胁最大,就最先解决你。不过它们为什么不攻击我?”

    严默半跪在地上环抱着原战,抬头看向周围的树木。

    “沙沙,沙沙。”风刮过林木的声音,有什么自左前方的树林中慢慢走出。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周过得就像打仗,各种痛并快乐着,哈哈~~

    以前侄子生下来时,我还是学生,就觉得小侄子很可爱,现在大人了,再看家里添小宝宝,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我有一个侄子一个侄女了,两人年龄相差很大,我们家的大男孩现在就开始愁将来他堂妹找什么样的男朋友了,说他要严格把关,哈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