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6章回12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两根枝条慢慢探向前方,像围墙一样的树木倏地分向两边。

    严默心脏速度猛地加快,对方就要出现,可原战伤口处的鲜血已经流到他手上,他不能再等!

    刚才这家伙乱动,导致手术刀移位,又中了毒性不明的毒刺,如果他再不赶紧施救,任这家伙再厉害也只能去见祖神。

    如果在外面,先不谈外敌环伺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给原战治疗,只是从基本条件上来看,他也没有太大把握能救回人。这样的伤势不是光用金针止血就行,他得查看对方的内脏破损情况,给他修补,同时还要分析那木刺的毒性,给他解毒。

    而这些都需要时间,原战的伤势却需要和时间赛跑,他想要快速做到这一切就必须有仪器帮助。

    握住已经取到手中的实验室坐标钥匙,严默有了上次带勃噩尸体进入实验室的经验,这次他直接在心中轻喝:打开!带我和我右手触及的人一起进入实验室。

    立时,指南在他脑内浮现出一句问话:测试到带入体仍具有生命体征,被流放者是否确定要带这具**进入实验室?警告,带**进入实验室后果严重,**实验后的存活状态将会进入奖惩判定系统。

    他是救人又不是实验,不过……

    严默瞄瞄怀中的原战,这么好的实验材料,这么好的机会,真就只把人救回来就算?救人最多也就-100人渣值,可他开启实验室就要+100人渣值,再加上使用实验室仪器所增加的大量人渣值,岂不是很不划算?

    严默手指动了动,在脑中回答:确定。

    说时迟那时快,从严默决定带原战进入实验室到实际进入其实也就三五秒的时间。

    树墙后面探出了一个脑袋。

    “……呀?”人呢?来者发出一声悦耳的轻吟声。

    “沙沙,沙沙。”周围的树木像是在回答来者。

    来者踏上这一小片坚硬如石的空地,用脚踏了踏地面,觉得不太安全又把脚缩回了周围湿润柔软的土地中。

    人不见了?突然消失?

    周围树木告诉来者的信息显然让来者无法理解,它用歌唱一般的声音询问周围树木,“那两个人类又钻进地底了吗?”

    “沙沙,沙沙!”树木们齐声回答:没有,没有!地底下没有他们的踪迹。

    “树林中呢?”

    “没有,没有!”

    “找到他们!”

    找到他们,找到他们……同样的信息在森林所有植物间快速传递,夜晚沉寂的森林突然活了过来般热闹起来。

    严默这个人一旦进入实验室,手边又有优质的实验材料时,立马就忘了外界一切。

    等他彻底获得原战身体的所有详细资料,就差没把对方身上有多少根汗毛也数清后,这才大发慈悲地把人带了出去。

    在他带出仍处在昏迷状态的原战时,指南判断该生命体没有遭到更大破坏,判定严默的实验对原战没有造成恶性结果,并救回对方一命而给他减了100人渣值。

    但因为他的某些测试给原战带去了痛苦,被指南以“未经该生命体允许进行非自愿**实验”的名义,又加了他20人渣值。

    严默感受着指南罚给他的切肤之痛,却笑了出来。

    经过这次,他已经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既满足他进行**实验的需求,又尽量避免指南对他进行惩罚。

    第一,要尽量取得实验体的自愿。

    第二,最好以救活性命为目的,至少表面上要是。

    第三,实验结果不会对实验体进行大的破坏,至少出去时的状态要比进来时好。

    只要满足以上三点,就算他在实验室中有些稍稍越界的行为,指南也不会判罚他太重,就比如这次。

    外面天空已经大亮,出来时严默看了下时间,实验室内有一个与外部他所处时空时间相同的计时器,可以告诉他在实验室内待了多长时间。

    他在实验室待了一天半。

    “沙沙,沙沙!”周围的树木无风自动。

    严默亲眼看到那些本来不算密集的树木翻动土壤迅速靠拢,枝条和枝条相互交缠,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他身周形成了一圈树墙。

    原本被原战弄得坚硬的地面,在这一天半内遭到不少破坏,平整的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纹,如果他们没有出现,也许只要再一两天,这块坚硬土地就会彻底消失。

    严默取下了扎在原战身上的金针。

    原战宛如被按下某个机关般,“啪”地睁开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

    左肋下方有些隐痛,他拨开破裂的兽皮战甲看了下伤口。

    原本的刀口只剩下一条红线。

    严默也凑过去看了看,还用手指轻轻戳了戳。

    原战不闪不避。

    “效果不错。”如果那实验室内没有激光缝合的技术,原战这伤势就算能救回来也还要平躺静养一段时间,直到伤口长好。感谢科技进步,有时候传统医术虽然神奇,但你也不能否认科技进步带来的好处。

    “你带我去了祖神的神殿?”原战用肯定的口气问。

    “你记得多少?”严默感兴趣地反问。途中为了做一些测试,他让原战清醒了几分钟,不过并没有让他完全恢复意识。

    原战眯眼,回答:“不多,我以为我在做梦,我看到你,还看到……奇怪的亮光,红色、绿色、蓝色……”

    原战突然收声,身体也在瞬间被土壤全部包裹住,只留一双眼睛看着外面。

    严默也被包严实了,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原战有点惊讶,他运用能力的速度好像又加快了,他甚至有种隐隐的就要升级的感觉。

    五级战士吗?就是原战,想到这个可能,此时也不禁开始心跳加速。

    原战手中/出现一支用硬土化成的长矛,他能动,身上的土盔甲并不妨碍他行动。

    但严默就不一样,他就像被装进了一个土俑中,一动不能动。不过原战大概考虑过他的呼吸问题,给他露出了脸部。

    两个土人就这么盯着前方,原战警惕中带着杀气,严默则很无语地瞪着原战的背影。

    一棵树从树墙里跳了出来。

    严默目光转移,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但是那棵树又跳了一下,蹦到他们前方不远处,歪头看着他们。

    歪头……嗯,应该是。

    这棵树,身高比严默高、比原战矮,腰围倒是跟原战差不多。

    会跳跃的树有一个绿色的头冠,上面长了很多树叶,头冠下面大约是脸部,但并不像人类那么五官清晰,严默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类似眼睛和嘴巴的部位,但他能感觉出来对方正在看他。

    该树有很多手臂,如果那些或伸展、或垂下、或扭动的枝条都是它的手臂的话。

    它的下/身就是一根树干,但根部却分了很多根茎,而让它能在森林中像人一般行走跑跳的就是这些根茎。

    “~跟我来,你们会变得更加强大~”

    跳跃的树在唱歌。

    “~跟我来,和我们一起~”

    歌声十分好听,像是可以直接传入人的心灵。

    “~没有饥饿,没有寒冷,跟我来,和我们一起~”

    原战抓住严默被土壤包裹的胳膊,沉声问:“你听到了吗?”

    “嗯。”

    “不要被它诱惑!”原战看得出来正在努力和歌声的魔力抵抗。

    严默奇怪,他完全没有受到诱惑的感觉,顶多觉得这树人唱歌挺好听。

    而更奇怪的是,随着这树人的歌声,他腹中的果实又开始变得欢腾,它好像在合着树人歌唱的拍子一样,在他小腹中滚来滚去。

    “喂,别唱了,我们的人是不是在你们那里?”严默看原战抵抗得辛苦,就主动开口询问道。他想快点从土俑里出来,这样一动不能动的感觉太难受。

    树人手臂挥动,不过它就像是没有听到严默的问话一般,只反复对他们吟唱刚才的歌词。

    严默又问了一遍。

    “噗!”木刺射向原战唯一裸/露在外的眼睛。

    原战这次已有提防,在对方的歌声中竟然也捕捉到了这丝轻微的噗声。

    土制长矛打落了木刺。

    原战身体在原地消失,树人突然发出尖叫。

    它的身体被土壤包裹住,它挣扎,想要从土壤中突破出来。

    可是包裹住它身体的土壤在转瞬间变得极为坚硬,把它刚刚突破出来的枝条和根茎全部固定死。

    “~能力战士!你们是能力战士~”

    严默好笑,这树人在这么惊慌的情况下竟然还在唱歌。

    “~放开我,否则你们永远走不出黑森林~”

    “把我们的族人放了,我们会立刻离开,也会放开你。”严默对树人喊道。他腹中的果实显然不这么想,它拼命顶着严默的小腹右下方,似乎在催促他赶紧向右边走,进入森林更深处。

    树人明明看见严默在对他张口喊叫,但它就像没有听到严默的喊声,只高声唱喊:“~兄弟们,快来救我~”

    “沙沙,沙沙!”

    “闭嘴!”原战把那个树人全身都用土壤包裹住,带着退回到严默身边,一脚踹倒它,踩住它的身体,跟严默低声道:“有东西在接近这里,很多,速度很快!”

    “唰唰唰!”树墙纷纷打开通道,一个个高大的树人出现在空地边。

    “~兄弟们,他们是能力战士,小心啊~”被原战踩在脚下的树人大喊。

    原战拿手中的土长矛狠狠刺中树人身体。

    树人发出痛叫。

    周围的树人齐齐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放了我们的兄弟,人类,否则你们所有族人都将埋葬在黑森林!埋葬埋葬~”

    “你们先放了我们的族人!”原战用长矛指向脚下树人的头部。

    严默不觉得戳中这些树人的头部就能杀得了它们,那树人虽然惊慌,但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害怕。

    “放了我的族人,否则我会用火烧黑森林!”

    原战在威胁那些树人,那些树人也在大声唱喊。

    原战暴怒,可是他的能力对付这些树人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少数还行,但数量一多,他只有带严默逃跑的份,而这让自从获得能力后,除了遇到长翅膀的就基本无往不利的原战很伤自尊。

    “阿战!等等!”在原战掏出打火石时,严默喝住他,“你没发现吗?它们似乎听不到我们的说话声。”

    “它们不需要听见,只要懂得我要做什么就行!”肝火上升的原战打算改变战术。他不会玩火,但不代表他不会放火!

    “等等!”严默再次大喝,他的嗓音忽然一变,从他口中吐出了类似曲调的吟唱声:“~森林里的朋友们,我们没有敌意,我们的族人在森林中消失,我们前来找他们,如果你们知道他们在哪里,请告诉我们,请告诉我们~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族人~”

    周围忽然变得安静。

    所有树人都看着严默。

    原战也停住了动作,默的歌声让他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是难听,也不是好听,而是默发出这样的声音对他而言纯属生理刺激!

    “~那个人类会说我们的话~”树人们在窃窃私语。

    “~哦,那个人类会像我们一样说话~”树人们在感叹。

    “~我以为所有人类都不会说话~”树人们齐齐又一起盯住严默。

    严默按捺住兴奋,对原战道:“把我身上的土盔甲弄掉。”

    “你……?这些怪物?”原战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从那些树木的歌声来听,他们似乎听到了默的歌声?

    “它们接受声音的生理系统和我们不一样。”严默两眼都在发光,“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跟他们沟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