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7章回12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现代医学中,通过脑神经影像研究表明,音乐和语言可能拥有一些共同的神经机制,而通过对失语症及失乐症等脑损伤病人的研究,又发现两者可能同时拥有各自分离并独立的神经基础。

    在严默前生结束之前,关于音乐和语言到底是否可以在人类大脑中独立存在,也就是有人可以听见歌曲但就是听不见或者说听不懂普通的说话,相反有人能听懂说话却完全无法理解音乐这点还没有被研究透彻,在神经认知学上尚属于未解决课题之一。

    严默作为一名医生和研究者,在此时看到一个典型案例,而且还是整整一个种族,他怎么能不激动?

    树人的脑颞叶和听觉皮层等结构是否与人类完全不同?它们是怎么构成的?

    严默身上土盔甲消失,微激动地迈出一步,脸色红润,双眼莹莹地看着树人们。

    树人们也对严默兴趣大起,“~嗨,你是人类吗?~”

    “~我是人类,我们来寻找我们的族人,我们对你们没有任何恶意。树人朋友们,你们知道和我们长得很像的族人的下落吗?~”严默大胆地再次往前走了一步。

    而原战则紧紧盯着他和树人们的一举一动。

    树人们发出笑声,它们彼此互看,枝条缠绕,“~树人?他叫我们树人?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严默立刻问:“~森林里的朋友,请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周围树林发出非常大的哗哗声。

    一名树人从林中走出,脚踩上空地。

    “~远方而来的人类,我们是生长在这里的长生族一脉,母神的子民,生命之神的后裔,不要叫我们树人那个奇怪的名字,我们是枫,伟大的枫之木族~”

    长生族?这世上还有更多的树人?它们是枫?枫树的枫?严默仔细观察它们头顶的树冠,发现那些叶子果然很像枫叶。

    “~枫族的朋友你们好,我们是九原之民,只是途径此处,正在寻找我们失踪的族人,不知你们是否见过他们?~”

    那名树人没有回答,可它身后的那些树人却发出了哄笑声,它们齐声高唱:“~知道,我们知道,哦哦哦,可我们不会告诉你~”

    “~他们是我们的猎物,猎物~”

    果然是这些树人抓了冰他们!严默脑中急转,是威胁,还是选择跟他们做一些交易?

    虽然说他们之间可以交流,但这些树人并不友好,这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而刚才的交流也告诉他,人类在树人……不,长生族眼中大概等同于猎物,并不是可以交往的平等族类。就像人类看待树木和其他动物一样?

    之前在黑森林中失踪的那些人类是否大多也都被枫族抓去?它们要人类干什么?吃吗?

    “~枫族的朋友,我们对你们没有敌意,但如果你们抓捕我们的族人,我们也不会就此离去,我们有很多能力战士,他们十分强大,你们是否想到和我们为敌的代价?~”

    “~长生族不怕任何敌人!人类,离开!离开!黑森林是我们的族地,不容侵犯!~”

    “~我们会离开,但你们必须把我们的族人还给我们!~”

    树人们一个接一个发出笑声,“~不还,就是不还。你虽然会说话,但也不是枫族的朋友,放下我们的族人,现在就离开,你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树人们似乎有恃无恐,也并不是特别担心被原战抓住的族人。

    树人们口中的族人更正确的说法其实是“族木”,敌人是“敌方”,但严默全部按照人类习惯理解了。

    被原战踩在脚下的树人也在叫嚣:“~人类,放了我,你们不会想要和长生族为敌!~”

    就在此时,“轰隆!”一声出人意料的巨响,树人们脚下站立的地面突然炸开,就好像有一双大手在地底突然掀开了地面一般。

    树人们发出“啊啊”的高亢叫声,和周围树木一起在尘土飞扬中跌得东倒西歪,有些树人和树木还被土壤掀开的力量掀到了空中。

    “~杀了他们,杀杀杀~”

    原战!这混蛋竟然说都不说一声就动手!

    严默看着迎面扑来的尘土下意识护住头脸,可那些炸开的土壤在到达他面前三尺的地方就全部落地。

    身后有人拉了他一把,他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不用跟它们说了,想要让敌人低头只有打怕它们。”原战手摸到腰间,从那里拔/出一根石管。这是默给他做的火折子,他每天出门前都会在里面补充可供闷烧的干草,这可比用打火石快多了。

    严默刚想张口阻止他,就看到原战对他眨了下眼睛。

    嘛意思?

    这时候点火,可是附近可没有可供助燃的大量干草干叶。那些树人也许知道人类会用火来威胁它们一般,不但让附近看不到半点干燥的枝叶干草类,就连附近的泥土都十分湿润。

    原战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吧?他竟然还拿火折子对着他们抓住的那个树人的头冠吹火……?就像是气疯了在干傻事。

    那个树人吓得哇哇大叫,不知是不是感到火炙的疼痛。

    “噗噗噗!”大量木刺飞来。

    严默身上立刻又出现一层土盔甲。

    原战不但拿火去烤烧树人头顶的枝叶,他还在操纵土壤,一会儿让周围出现一个大坑,一会儿用土块和土刺攻击树人,一会儿又试图用同样的方法包裹住树人。

    树人们非常聪明,它们让那些树墙挡在前面,它们则躲在后面攻击原战。

    原战发出愤怒的吼叫声,而他手上的火折子无法点燃树人的头冠枝叶这点似乎更让他怒火高涨,他破口大骂着一些恶毒的土话,更加疯狂地倾泻自己的能力,但他不管怎么做都没有离开严默左右。

    他甚至举起了脚下那个树人,把它狠狠抛摔了出去,就好像要把它砸成碎片般。

    树人没有摔成碎片,禁锢它身体的坚硬土壤倒是碎开了,那树人一得自由,跳起来就跑!

    为了营救这名树人,那些树墙和后面树人的攻击更加猛烈,不止有木刺飞出,那些地底的根茎也在加快破坏他们脚下的地面,周围的树枝更是向他们伸展缠绕过来。

    所以伸到严默身边的枝条都被原战打烂。

    严默一动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大战在眼前展开。

    原战在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无谓消耗?

    还有那愤怒到顶点的吼声,如果他不了解这人,肯定会以为他是个冲动、易怒、没头脑的暴力大汉,但是原战是这样的人吗?

    他就没见过比这牲口更腹黑的原始人好吗?

    “放了我的族人,否则我杀光你们!”原战大吼着。

    树人们没有听懂这没有一定曲调的吼叫声,但它们能看出原战在干什么。

    “~哗哗,哗哗,兄弟们再努一把力!这家伙就要不行了!干翻他!抓住他!~”

    “~他不怕木刺~”

    “~那他怕这个吗?~”

    林中忽然生起雾气,那雾气竟发出粉红的色泽,一点点从周围呈圆形向空地包围。

    瘴气?还是植物花粉?

    严默来不及分辨,只能大喊:“阿战!屏住呼吸!”

    原战却在此时一把抱住严默的土俑,像是要往地下钻。

    可就在他行动之际,他脚下竟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树人们发出兴奋的喊叫:“~哦哦哦,他就要倒下,倒下!抓住他们~”

    原战似乎真的力竭似的,就连伸到他们身边的枝条都无力挥开,只紧紧抱住严默,把两人化成一个大泥团。

    粉红色雾气彻底笼罩住整片空地,原战两人的身体被浸没。

    “咕咚。”有什么重物倒下。

    无数枝条迅速缠绕上倒下的物体。

    树人们发出胜利的欢呼,“~我们是最厉害的枫族,枫族最最厉害!就是能力战士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不是对手~”

    在确定原战两人已无力反抗后,粉红雾气迅速散去,露出空地中央那个被无数枝条包裹住的大土球。

    “~兄弟们,带他们回去,能力战士将会是养育孩儿们的最好土壤~”

    一群树人欢呼着,一起抬起了那个硕大的土球。

    林木分开,树人们扛着土球唱着欢快的歌曲走向森林深处。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这章有点少,今天下午老爹忽然闹情绪不肯再住院,全家都到医院去了,劝了他很久,主治医师也不同意他出院,说出血点还没止血,而且病因也就是出血原因还没有完全弄清楚——老爹不肯做气管镜,麻醉药都打了,又害怕不肯做,血压都害怕高了。

    结果折腾一下午,人没注意,他自己跑回家了,我们找到晚上才联系到他,无奈只能给他办出院。

    ~~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家这是活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