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9章回12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轰隆轰隆”的水声传来。

    越往前走,水汽越重。

    前面是一个瀑布,瀑布水势不小,虽然不高,但占幅很宽,瀑布下面有一个碧绿幽深的水潭,那条金色小溪的溪水也在这个水潭中聚集,水潭也许有地下水路,两支水脉汇集也没有溢出。

    溪中石头遍布这片水潭的前方空地,连带着这个谷中像是撒了金粉或点缀了金箔一样,到处闪耀着金色的温暖光芒。

    通往水潭的金色小溪的两边空地上一片片长了不少植物,虽然看模样像是野生野长,但那些成片植物栽种的都很有规律,一个种类一片,很少混杂在一起。

    这些植物有的开了花,有的还在发芽或生长状态。

    水潭占地很大,正中心还有一个小岛,小岛上有一棵庞大高耸的树木。

    那树木异常茂密,树根虬结,树干像是有很多根粗大的树藤扭在一起,树冠一直向上,高到看不见顶端。

    面向小岛的水潭中有十几块巨大的堆叠而成的岩石,那些岩石不知是天然生成还是被故意搬来堆放在水潭中,星星点点形成了一条可以蹦着走的天然石道。

    男低音挟带着严默,在水潭前停下。

    严默抬起头,他现在脖子已经可以动了,身体的知觉正在一点点恢复。

    看着前方水潭中小岛正中央茂盛的大树,他还有空想:通常这种情景要么就是发现美女,要么就是发现绝世高人,只是不知道他是得到奇遇的人,还是被奇遇吞吃的倒霉鬼。

    “~萨玛~”男低音在用歌声不断重复呼唤,萨玛两个音都拖得很长。

    歌声盖过了瀑布的水声,在这个地缝盆地中回荡。

    严默额头冒出冷汗,那果实在他腹中闹腾得更加剧烈。

    男低音察觉严默头部可以转动,他似极为吃惊,幽冥之花散发的气味可以让任何有血肉的身躯变得不能动弹,醒过来不奇怪,幽冥之花的特点就是这样,它可以让猎物一直保持清醒,甚至正常思考和说话,但就是不能动。

    严默会昏迷,是因为它们之前散发的瘴气,而见严默很快就醒过来,它也只以为是他没有嗅入多少瘴气之故。

    “~你的能力是什么?~”男低音盯着少年的脸颊看,不明白那精致的六角星图案代表了什么意义。

    严默没有回答他,在他之前,已经有一道能直接诱惑人灵魂的声音在这里响起。

    “~纳紮,你带来了什么,我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

    声音分不出男女,听起来既像稍微低沉的女声,又像是变声期前少年的嗓音,而就在这个歌声响起之际,他腹中的动静突然停止,严默伸手按住小腹。

    他的手也能动了!

    “~萨玛,我们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类,他的身体中育有我们长生族的血脉,但是我不知道那是哪个长生族的种子~”男低音把严默举起,放到了水潭边沿的一块平整的巨石上。

    严默吃力地坐起身。

    男低音又加了一句:“~萨玛,你看,他虽然还是血肉之躯,但他的身体已经改变,幽冥之花对他没用~”

    一根长长的枝条从那棵大树上伸出,一直伸到严默面前,“~人类,不要拒绝我~”

    拒绝你什么?严默没有问出口,那枝条已经直接插入他腹中。

    严默,“……”

    他现在宁愿知觉还没恢复,那枝条插/进他腹中就跟一根利箭插入他腹中一样,而且这箭进入他身体就变成了尖头蛇,在他腹中钻来钻去。

    严默额头冒出大量冷汗,他一把抓住了那根枝条想要把它拔/出来。

    但那根枝条就像生在他肚子上一样,纹丝不动。

    严默疼得受不了,亮出手术刀就向枝条割去。

    “~这是什么~”又一根枝条伸来,一下就把严默的手术刀夺走。

    “~出来~”严默痛苦地低嚎。

    “~唔,一个会说话的人类~”那声音发出轻笑,抓着手术刀在严默脸上轻轻一划。

    “嘶!”严默闪避不及,脸上迅速出现一条血口,不一会儿,少量的鲜血从伤口处溢出。

    抓着手术刀的枝条分岔,一条更细的在他脸上伤口拂过,鲜血消失,过了一会儿才再度流出。

    抹去他鲜血的枝条在他脸部上空轻摆,似乎在品味他的血。

    “~你的血中确实含有长生族的味道,唔,奇怪的味道,这充满生命力的气息,是哪个长生族呢~”声音一开始相当轻快,似乎很高兴,又像是在玩耍,可在约一分钟过后,那愉悦的尾音突然停顿。

    严默眼睛忽然睁大,他的身体,不,是他的小腹那里……

    大量的枝条向严默涌来,一下就把他缠成了一个大茧子。

    “~纳紮,离开!~”声音一下变得犹如金石相击。

    “~萨玛?~”

    “~离开!~”声音变得异常激烈和高亢。

    男低音吟唱一声,迅速离开了这个地缝盆地,走之前,它还又看了严默一眼。它忽然变得有点不放心,打算再去孩儿坑那里看看,一个育有长生族血脉的人类,一个可以挣脱幽冥之花束缚的人类,谁知道他的同伴能干出什么?

    在男低音离去后,那个声音不可置信般地低吟:“~恐惧……邪恶……灾难,厄运的种子~”

    严默也变色了。厄运的种子?不是巫运之果?

    “~放开我!~”声音变得痛苦,“~不,你不能这么对我~”

    缠住严默的枝条陡然散开,一根枝条把夺走的小刀重新送回到严默面前,“~断开,人类,把我的那支手臂割断~”

    严默接过小刀,他已经从幽冥之花的影响中完全恢复。

    “~告诉我,我肚中那玩意是什么?~”

    “~割断它!~”声音拔高,痛苦而又充满哀求。

    “~它是什么?~”严默把手术刀放在伸进他腹中的枝条旁,就是不动手。

    “~啊啊啊——~”那声音似乎无法再等待严默帮助,岛上看似屹立不可动摇的大树在此刻忽然浑身发颤,整棵大树就像在地震带中一样,震得树冠上的树叶大量掉落。

    “吧嗒。”插/进严默腹中的枝条从大树上自动断落。

    严默眼眸收缩。那么长的枝条在断落的瞬间如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吸取了全部生命力一般,一下就变成了萎缩的枯枝。

    枯枝从他腹部掉落。

    “~呃啊~”自断一枝对那声音来说似乎是件异常痛苦的事,它发出了闻者心伤的哀嚎声。

    严默帮它割断,就像是割断人类的指甲,对它不会有什么伤害,但如果是它自己动手,它只能让枝条从根部断裂,这对它损伤就大了,可它已经等不起,再等下去,它恐怕就要自毁一半才能逃脱。

    严默站在大石上,一手摸着小腹,那里果实再度变得亢奋,它极力顶撞严默肚皮,似乎在催促他到那岛上去。

    “~人类,离开~”

    严默现在不想离开了,他打算和这位萨玛好好谈一谈。

    “~我的族人还在你们手上,我不能离开~”

    “~我会让纳紮它们把你的族人还给你们,如果他们还活着~”

    还真是诚实。不过严默并没有就此满足,“~告诉我,我的腹中是什么?它会变成和你们一样的存在吗?~”

    声音沉默了很久。

    久到严默感到口渴,他腰间有取水的工具,但他并没有动手。

    “扑簌簌”,大树的枝叶再次抖动,不过这次不是断枝,而是从大树的枝条延伸出来,纠缠着,变成了一个纤细的树人。

    纤细的树人头冠上挂着一朵朵白色绒球,随风轻晃,看起来很可爱,那些白色绒球既像装饰又像是自然生长的果实或花朵之类。

    树人没敢靠严默太近,它站在距离严默大约一米的另一块巨石上,看着他。

    “~我是枫族的萨玛,人类,你叫什么名字?~”纤细的树人开口。

    “~严默,来自九原部落~”果实顶得严默小腹一鼓一鼓的,逼得严默不得不按压住它,他怕自己的肚皮被顶破。

    “~幸好……~”

    幸好什么?

    “~你能控制它,它无法离开你的身体~”

    “~如果它离开我的身体会怎样?~”

    萨玛的声音很忧伤,“~黑森林会消失,枫族会消失,这片土地上的所有植物都会消失,水流不再,土壤无力再培育新的植物,这里将会成为一片死地~”

    有没有这么恐怖?严默脸皮抽搐。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萨玛惊讶,“~你孕育着它,却不知道它是什么?~”

    严默为了知道果实来历,选择说实话:“~它自己钻进了我的腹中,我并没有和任何长生族结合~”

    “~奇怪~”萨玛似乎无法理解,“~如果你不是孕育它的母体,那么你怎么会还没有死?你只是二级能力战士,你的身体根本无法让它成长,它怎么会待在你身体里不出来?不,你怎么能够困住它?~”

    “~你先告诉我,它是什么?~”

    这次萨玛沉默得更久。

    “~我想我有权知道,或者你想我待在这里不走?~”

    萨玛摇了摇头,生气道:“~狡猾的人类,带来厄运的种子,如果不是杀了你,没有东西能再困住它,你已经死了~”

    “~亲爱的萨玛,如果不是你们把我们的族人抓来,我也不会进入黑森林~”

    “~亲爱的?哦,我喜欢这个发音~”

    “~伟大的萨玛!~”严默发现这些树人的神经都相当粗大。

    萨玛指了指距离它更远的空地,让严默过去。

    严默退到萨玛指定的安全距离,这里长了一片大约半尺高的绿色植株,根茎很细,叶片大多三五片地围着根茎长,叶片像心型又像卵形,长大的叶片则三裂成火焰形状。

    严默先没在意,脚下不小心踩坏了几株,才低头看了看。

    这是什么草?看起来有点眼熟,严默觉得自己看过这种植物,不过这时候不是研究植物的时候,他抬头再次看向萨玛。

    风拂过,萨玛头冠上的白色绒球飞扬而起。

    有什么在严默脑中一闪而过。

    萨玛也恰在此时开口:“~你的身体中孕育的是不死树的种子~”

    “~不死树?生命之树?~”严默皱眉。相传他前生的祖国有座仙山,山名昆仑,昆仑中有不死之树,食之长寿。如果是这样的不死树,那不是好事吗?

    “~不死树,与天地星月同生,任是天火也无法让其死亡,只会让它回归种子的状态。它是天下所有长生族之祖,但长生族惧怕它~”

    “~为什么?~”

    “~不死树的生长需要大量的生命力,土壤、水源、植物,凡是在它生长的范围内,其他任何植物都无法生长,凡是有不死树的地方,那里将只有不死树。人类,离开这里,黑森林不欢迎你们!~”

    见鬼!他就知道他肚中那玩意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我离开也可以,不过你必须告诉我要怎么取出不死树的树种,以及杀死它的方法,还有必须答应我三个要求~”不等萨玛拒绝,严默立刻又道:“~别忘了,是你们先把我们抓来,不是我们要来到这里~”

    萨玛张开手臂,高唱:“~不死树不死树,你永远无法杀死它,人类,孕育不死树是你的命运,你只能接受它~”

    严默二话不说,蹲在地上开始挖坑。

    “~你……在干什么?~”

    “~我决定把自己埋在这里,既然要孕育不死树,还有比黑森林更有养分的地方吗?你看,我儿子它也很喜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