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0章回13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萨玛气得发抖,枝条伸出指着严默唱骂:“~狡猾的人类,卑鄙的人类~”

    也许树人们会的骂人语言并不多,翻来覆去唱的都是这两句。

    严默权当劳动伴奏,他已经用手术刀挖出了一个小坑,露出了下面植株的根茎。

    这是?!就像是一股电流突地从脑中通过,前后忽视的东西一下被他串联起来。

    严默猛地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萨玛,正确说是看它头冠上的白色绒球。

    萨玛以为他要说什么,闭上嘴等待。

    哪想严默又低下头,他盯着那根茎看了好一会儿,切下一小块,放进嘴里轻轻咀嚼,尝了尝味道。尝完味道再看那一片植株,严默乐了。

    他认出这是什么植物了,就是这植株发育的有点小,看起来更像野草。

    为了确定,他把右手放到了该植物的叶片上。

    指南对这植物的介绍没有狮子大开口,简介3点,详细介绍8点,他选择了详细介绍。因为他有八成把握知道这植物到底是什么,简介已经满足不了他,如果真是他想的那种植物,他需要更为详尽的种植方法等。

    事实告诉他,他没有看错。

    简单说,这植物大名叫陆地棉,又叫细绒棉。一年生草本,天然纺织纤维,棉铃、棉籽、棉根和根皮都能入药。

    详细介绍不愧为详细介绍,内容多得他一下都看不完,其中只关于种植一项就密密麻麻差不多有两千字。涵盖了这种陆地棉适应什么成分的土壤和气候,以及不同地点的种植时间和种植方法等,其中还包括了虫害和病害防治等。

    严默没有看完,反正详细介绍跑不掉,他以后想看,还可以再调出来看。这是他折腾几次后发现的,凡是他自己认出或者让指南说明的植物和矿物等都在指南第二条及第三条的页面罗列了出来。

    棉花!棉花!

    严默都要唱出来了!

    这时什么长生树、不死种都给他抛到了脑后,只是发现了棉花,进入黑森林这趟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值了!

    麻布虽好,怎么比得上棉布的轻柔、贴身和温暖?

    毛皮虽好,又怎么及得上只要种植就会有收获的棉花?而且还可以经常换新,又不容易虫蛀和腐坏,更容易普及。

    他原世界原国家使用棉花的历史也只有千年,真正利用和普及也不过才五六百年左右。

    九原的子民们,朝拜我吧,因为我,你们可以提前不知多少万年就享用到棉花的温暖!

    严默笑得露出牙花,抚摸这片植株的手温柔异常。随即手术刀一闪,挖挖挖,能带走多少带走多少!

    “~人类!~”萨玛等了半天见严默没有反应,它也急了,它怕这人类真的疯狂到把自己埋在这里——谁知道那不死树之种会怎么影响他?

    “~你必须离开!~”萨玛挥动长长的枝条。

    严默瞬间再次感觉到被电流击中之感。

    幽冥之花!

    严默立刻反应过来,萨玛再次对他使用了幽冥之花。

    可是这次……他的身体像是适应了,在一瞬间的麻痹过后,他浑身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就好像腿麻手麻后开始恢复血流的那种针扎感,相当难受,但难受过后,幽冥之花对他再无影响。

    严默等手脚能动了,默默地用手术刀挖出六株陆地棉幼苗,把它们小心放进草药包中。

    萨玛看到他在挖草,并没有阻止他,那些野草它也只是觉得它们结果时炸出来的花绒很好看,跟其他花朵不一样,它想点缀自己的头冠才在自己居住的地方种植了一些。

    除此之外,萨玛没发现这种植物有任何用处,所以它看到严默挖掘它们,也丝毫不在意。

    萨玛焦急的是另外一件事,幽冥之花竟然对这个人类再没有任何效果,那人类只不过停顿了一小会儿就又能动弹了。

    “~你要怎样才肯离开?~”萨玛无奈,不得不这样问道。

    它也想过要让枫族把这个人类扔出黑森林,可它担心这个人类再自己跑回来,更怕枫族一接触到这个人类就会被他体中的不死树之种吸去生命力。

    之前这个不死树之种没有动作,肯定是想找到它!如今它已经知道它扎根在哪里,下面就是两个不死族对于地盘的抢夺了,而它毫无信心可以抢得过不死树之种。

    严默站起身,因为发现棉花,他心情非常好,这让他看向萨玛时也忍不住露出微笑,“~首先,请你先放了我的族人~”

    “~可以~”萨玛从原地退回到大树中。

    严默以为萨玛会用歌声传递消息,但他并没有听到歌声。在等待的时间内,他把目光投向了小溪两边的植物。

    那片应该是杜鹃花,那片是桔梗或者是风铃草,那片是什么?

    严默一眼扫过去,认出不少,但将近大半他要么无法判断、要么就干脆完全认不出。

    在严默扫视萨玛的后花园时,孩儿坑那里也发生了一些让枫族意想不到的变故。

    纳紮正在处理这事,萨玛来了,它从地底冒出。

    想要取出埋在那些人类身体中的枫族种子又不伤害到这些枫族后代,只有它能做到。

    枫族们一看到纤细的树人出现,一起高唱:“~萨玛~”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萨玛觉察出不对。

    纳紮上前禀告:“~有一个人类逃脱了~”

    “~从孩儿坑中?他被种植了种子吗?~”萨玛开始觉得今天是枫族最不吉祥的一天。

    “~是的,而且我们还给他使用了幽冥之花~”纳紮的声音也是充满不可置信。

    “~他是谁?什么时候来到这里?~”萨玛在孩儿坑边一个个巡视过去。

    “~萨玛,他就是今天和那个育有长生族血脉人类同来的能力战士,是一名四级战士,可以操纵土壤~”

    原战正在地底如野兽般低吼挣扎。

    那颗埋在他胸口的种子还没有完全死亡,它正在跟他抢夺他的身体。

    原战手指插/进自己的胸膛,想要把那颗种子挖出来,可是他用不出多少力气,幽冥之花的效果还在影响着他,他并没有彻底摆脱。

    “默……!”

    这一切都跟默有关,他能逃脱也是因为默给他的那包药粉。

    在他被种植了那颗种子后,就算全身不能动弹,他也没打算就这样等死。

    我是大地之神的血脉!我是能操控土壤的神之战士!

    凡是生长在大地上的生物必须受我控制!

    想法很嚣张,但在某些方面比较一根筋的原战就是这么想的。

    不能克制长翅膀的家伙,已经让他很憋屈了,如今连生长在土壤中的树木也开始把他当猎物看,这让原战心中生出了莫大的怒气。

    他的祭司大人那么强大,他怎么可以这么弱?

    原战不甘,更不愿就这样等死,他还要去救他的祭司,顺便问问他肚子里的孩子爹到底是谁。

    如果不是他的,那也没什么,养着就是,只要有他一口吃的,他就不会让默的孩子饿着,他母亲之前生的孩子也都不是他父亲的,部落里养育不是自己孩子的男人多得是。但是默以后的孩子只能是他的,也只能给他生!

    至于默身为男人怎么会怀上孩子这点,原战没有感到任何奇怪,他的祭司大人别说生孩子,就是他的血液掉在地上就变成一个孩子,那也不是不可能!

    对自己,和对自己祭司所传授知识都有极大自信的原战开始与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幽冥之花抗争。

    默曾经说过,他控制土壤的能力不止来自他的身体,还与他的精神有关,那个精神就藏在他的眉心中。

    之前,他想要控制土壤必须让身体的一部分接触到大地才行,可是默说,如果他把精神力好好运用起来,就算离开大地也能操纵土壤。

    他现在的情况,虽然四肢不能动弹,但他的头脑很清醒,而且他的身体还直接与大地接触。

    他能控制土壤,一定能!

    原战开始默运严默交给他的初级锻炼法,如今他对这锻炼法已经做到可以随时随地运行的地步,就是睡觉中也能按照该呼吸法呼吸。

    也不知过了多久,眉心开始逐渐发烫,那种将要升级的感觉变得更加明显。

    原战隐隐有种感觉,如果他能在这种状态下逃出去,说不定他就能突破四级界限进入从没有人进入过的五级!

    我是大地之神的血脉,我从大地而来,我是土壤,土壤就是我……

    有人说,信仰也是一种力量。

    而对自己的血脉和能力无比自信和信任的原战显然可以把这种力量发挥到极致。

    “啪”,原战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被打破的声音,就好像一个小鱼鳔被捏破时发出的声音。

    原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他看到自己躺在坑中,看到自己胸口微微鼓出一个拇指大的小包,看到……

    找到敌人了!

    他看到自己身体中有一层灰色的雾气般的东西与他的血肉混合在一起,而胸口处一颗黑色的种子已经长出细微的根须。

    必须除掉灰色雾气,必须杀死那颗种子!

    可是要怎么除去那灰色雾气?

    原战的目光一点点下落,他看到了掉在坑底,就在他大腿根旁边的小药包。

    默说,这包药粉可以解除麻痹和昏迷状态,那么如果他想办法把这包药粉吸入身体中,那包药粉会不会帮助他驱逐那灰色雾气?

    原战盯着药包下方的土地,用全部心神命令它:顶起来,把药粉送到我嘴边。

    药包下方的土壤微微颤抖,接着,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提起来般,一点点升高。

    原战张开嘴,还好他能张开嘴。

    他用牙齿和舌头把外面的兽皮撕扯掉,吐掉,剩下的被草叶包括的药粉,他嚼吧嚼吧连同草叶一起给生吞了。

    苦!真的非常非常苦!

    不过他不在乎。

    药粉一下肚并没有马上产生效果,但是原战看到那些混入他血肉的灰色雾气开始颤动、退缩。

    趁此机会,原战开始用全副心神控制自己的身体下沉入土壤中。

    于是便发生了纳紥不放心过来查看,结果发现那四级猎物果然逃走的事情。

    原战在地底挣扎,灰色雾气正在逐渐消散,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胸口已经长出大量根须的种子。

    那些根须正在往他的心脏上纠缠,而原战则在努力让自己的胸口和心脏土壤化。

    等他把这颗种子困住,让它得不到养分无法再生长,他就去找他的祭司大人。

    默,你支持住,不要怕,不要乱跑,我很快就来救你!

    “啊啊啊——!”原战在地底发出痛苦的怒吼。

    他的脑袋好痛,尤其他的眉心,里面就像有一把火在燃烧炙烤他的灵魂!

    他的身体好像被巨大石锤砸成了粉碎,粉身碎骨的痛苦在瞬间席卷全身。

    “默——!”

    正在挖草的严默突然停下动作,刚才,他好像听到原战在向他求救?

    “呵!”严默嗤笑,幻听自己儿子在跟自己求救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连原战的声音也冒出来了?

    那家伙会向他求救?算了吧。

    严默算了下时间,如果枫族真的打算放掉原战他们,才过去这么点时间,以原战四级战士的能力,应该不会那么快死亡。

    “沙沙”的声音传来,纳紮带着二十多个树人,把还活着的人类都送了过来。

    萨玛也再次出现在水潭中的巨石上。

    严默直起身,看着被送到自己面前的战士们。

    所有人都像是瘦了一圈,冰瘦得尤其厉害。

    “~这是最近一批被抓来的人类,你看你的族人是不是都在其中~”萨玛开口。

    严默数了数,正好二十八人,再看他们脸上的刺青,确实是原际部落那些失踪的战士没错。

    “~他们看起来很糟糕~”严默抓住冰的手腕给他把脉,可怜的冰,脉搏弱得都快摸不出来。

    萨玛没说话,纳紮和那些树人都在看着严默,它们似乎很奇怪他对萨玛态度的随意,以及萨玛对他的纵容。

    “~他们都是我族的优秀战士,可是这样的他们回去不但不能再做战士,甚至只能成为我们的累赘~”严默摆出一副“你们看着办吧”的伤心表情。

    萨玛还是没说话。

    纳紮很想说他们还活着就算不错了,但萨玛抬起手制止了它开口。

    严默伤心完又开始唉声叹气,“~这个冰还是老祭司最喜欢的战士,视作未来的部族首领,他变成这样,就算我把他带回去,老祭司也不会放过我,那我还不如就待在这里不回去了~”

    萨玛听到这里,不想开口也不行了,“~人类,他们不是不可以恢复~”

    “~仁慈的萨玛,我就知道你们有办法~”

    萨玛枝条抖动,看样子特别想抽打严默,硬是忍住,“~纳紮,去神坛把死种取来~”

    纳紮大吃一惊,“~萨玛!?~”

    “~去~”

    作者有话要说:12月21号前后几天更新可能会不太稳定,这是之前就和朋友约定好的,要去参加她的婚礼,不过她住的比较远,在海南,我得飞过去。

    本来是想干脆在她那边玩一段较长的时间,可惜这段时间家里一团乱,旅游计划也打消了,只能匆忙赶去参加她的婚礼。

    海南,我从来没去过,但心向往的地方啊,好想在那里过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