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31章回13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看原战不在其中,猜想枫族是不是打算拿原战做最后的要挟,以防他最后还是不肯离开黑森林或做出一些伤害枫族的事来。

    为此,他也没有特意询问,就假装不知道枫族的打算,只等先把这二十八名战士想法恢复了以后,再问那人下落。

    这也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有时候人真的不能想得太多。

    而倒霉的原战也不知道他家祭司大人能突然间扭转乾坤,不用他那么努力也可以把他救回来,这时正在地底跟自己身体战斗呢。

    严默这边也根本不知道原战正跟自己斗得欢,他还在等待看萨玛怎么恢复那二十八名战士。

    纳紮取来了什么,绕过严默,亲手交给萨玛。

    萨玛让严默退后,对他提防十分。

    可严默想看哪,他走近萨玛,萨玛一指他,“~你,离远一点~”

    “~我只想看看你在做什么,我担心我的族人~”严默不动。

    “~我说了能恢复你的族人,就一定能恢复,这是我族的秘密,不能给你看~”萨玛大概还没有暗中做手脚这种概念,说话很直白。

    严默想到原战还在对方手上,加上后面还有不少事有求它们,便也没有再继续勉强。

    老是用武力威胁别人也不好,将心比心,如果换成他,这样被人不断威胁,就算不会闹个鱼死网破,也绝对不会让对方舒坦。

    虽然萨玛说不给他看,但它的动作也真的没有秘密可言,它没做任何遮挡,当着严默的面把一颗颗黑色的种子样物品分别塞入二十八名战士口中。

    这样就行了?如果真是这样……严默贪婪之心顿起,他想要那些所谓的死种了。

    萨玛对纳紮伸出枝条,两树人之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严默觉得它们在交流。

    萨玛退回潭中小岛,身体逐渐没入大树中。

    纳紮和那些枫族树人则分别把冰等人投入了水潭中。

    “~这样他们不会淹死吗?~”

    没有人理会他。

    严默摸了摸鼻子,他好像被树人们讨厌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二十八名战士被投入水潭后,这谷中的金光变得更盛,就连岛中心萨玛的本体也变得有点耀眼起来。

    是不是萨玛做了什么?

    严默极力往水潭底下看去,但这水潭也有意思,水色层次分明,上层的水非常清澈,可是到了中层就变得碧绿,下面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纳紮走到严默身边,不过也没有靠太近。

    严默猜想它可能已经从它们的萨玛那里知道什么。

    纳紮明显不太高兴地开口道:“~恢复你的族人需要时间,当明天太阳初升的时候,你的族人就能恢复,在这期间,你不能待在这里,你跟我来~”

    严默抱臂,忽然笑了下,“~注意你说话的口气,枫族兄弟。再说一遍,不要忘了,是你们先抓了我的族人,还用他们的身体和生命来培育你们的后代,你们帮我恢复他们的生命力本就应该,除非你们想让我和我的族人成为你们的敌人~”

    纳紮还没说话,周围听到的枫族树人先闹腾起来。

    纳紮发出一声很沉的长音,树人们一下安静下来。

    “~你身上有长生族血脉,只要你不主动攻打我们,我们就不会和你成为敌人~”纳紮的态度软了一些。

    严默也顺坡下,他只要让对方知道他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就成,“~我尊重你们的秘密,也尊重你们的生活习性,如果换了任何其他人类看到你们如此对待他们的族人,那个部族必然会跟枫族势不两立。我想,这点你们心里也很清楚~”

    “~记住你的诺言,人类。跟我来~”

    诺言?他答应什么了吗?他说尊重,又没说能接受。不过只要枫族不把九原部落的人当作猎物,他才不管枫族怎么培育它们的后代——人类砍的树木、吃的野兽还少吗?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而已。

    纳紮带他从原路返回,但在走到一半时,拐入了一条很窄的岔道。

    这条岔道越走地势越低,而且越来越黑暗,而小路两边发出幽光的苔藓则越来越显眼。

    前方传来水声,大约有地下河从下面流过。

    严默抬头看天,原本的一线天已经看不到,上面全是交错的钟乳石和突出的岩块。

    纳紮似乎带他走入了一个地下溶洞群。

    “~今晚你就待在这里,明天我会来带你出去~”

    严默失笑,“~这里可不像是待客的地方~”

    “~我们不想和你为敌,但你也不是客人~”

    严默发现了枫族一大特点或者说缺点,它们说话太诚实、太直接,就连做事都是这样。换成/人类,在明知无法得罪对方的情况下,不说给最好的待遇,也不会像关囚犯一样把人关到地牢里,没人会愿意只因为招待不周就得罪一个强大的敌人。

    可是纳紮和萨玛却把它们的担心直接体现在行动中,害怕他,就把他关起来,与枫族彻底隔开。

    纳紮丢下那句话就离开了,走得很匆忙。

    严默彻底无语,好歹你给我留下一些枯枝干草做火把也好啊,这么黑灯瞎火的,我连走路都成问题好吗?

    严默会是乖乖待在类似地牢的地方等待主人来放他的人吗?何况这牢房还没有大门挡住他。

    纳紮一走,严默也抬脚跟着往外走,可是走了没一会儿,他就发现……他上当了!

    那些狡猾的树人!

    不管那些树人是不是故意的,都无法掩盖他已经迷路的事实!

    他以为是照着原路往外走,还特地跟着那些发光的苔藓,并记下了纳紮回去的方向,但走着走着,他就发现周围发光的苔藓越来越多,绝对比他刚进入这个地底溶洞时多得多,他这才反应过来他走错了路。

    可当他想原路退回去,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路了,这溶洞里有很多相似的通道,走错一个,下面你就别想再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很好,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睛。以为人家直白就是诚实,以为人家直接就是不会耍心眼,结果呢?

    严默在心里冷笑,对最近的蜂卫发出召唤。

    迷路?只要他身上还带着蜂卫,他就永远不可能迷路!

    当初遇见树人时,他就让随身的红翅和飞刺也暂时离开他。食人蜂已经禀报过他,它们的毒针对那些树人没有用,既然如此,留下红翅和飞刺也只是增加己方伤亡。

    红翅和飞刺虽然离开他,但飞得并不远。那些树人大概已经习惯黑森林里各种生物,看到地盘里多了一群食人蜂,见对它们没有直接威胁,也没有在意。

    严默发出召唤后就停留在原地,等待蜂卫们来接他。

    而这时,他才有闲心打量起周围环境。

    溶洞里没什么好看的,没有灯光照耀,也显不出那种诡异奇妙的石景,地下苔藓的亮度不够,只能让人勉强能看清脚下道路。

    洞里非常潮湿,地下河水声不绝于耳,可就是找不到河流。

    “你是谁?”

    严默身体凝固,他听到一个声音在脑中直接响起。

    很正常的说话声,不是歌声。

    好久没有进行正常的对话,严默听到这个声音竟然觉得很亲切。

    幻听吗?

    “这里从没有人类来过,你是人类……咦?你……孩子,你走近点,让我看看。”

    叮!严默眼睛亮了。地底洞穴,黑暗的空间,不明身份的说话声,以及亲切的一句孩子,这都代表了什么?

    严默生前很忙,很少看,但像这种和电影中主角得到奇遇的经典套路只要是个稍微接触社会的人都会知道。

    “你在哪里?你是谁?”严默慢慢转身,睁大眼睛看向四周。

    可惜他眼睛睁得再大,也只能看到一点影影绰绰的石影。

    “我是枫族的上一代萨玛,孩子,不要怕,我接你过来。”随着脑中响起的声音,一条儿臂粗细的藤条向严默腰间无声无息地卷伸过去。

    严默在藤条接触自己的一刹那,握紧了手术刀。

    可是那藤条刚刚碰到他的肌肤,竟一下就缩了回去。

    与此同时,严默也感到小腹处一阵激烈的撞击,那不死树的种子简直比看到小萨玛还要激动。

    严默捂住肚子,狠狠皱起眉头。

    “老萨玛?”严默试探着问。

    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才再次在他脑中响起,“没想到,你竟然带了巫运之果,而且还能让它在你体内直接生长。”

    “你知道巫运之果?”严默吃惊,他还是听原战说了他和狰去见拜日族的经历,才推测出他腹中果实八成就是彘族大巫和拜日族族巫都想得到的巫运之果。

    脑中的声音像是在笑,“我当然知道,在我还小的时候,十几个人类部落和神之血脉部落还为它展开过一次大战。”

    “神之血脉部落?”

    那声音真正笑了起来,“就是你们人类口中的类人族部落,有人鱼、矮人、巨人、和生活在地底的虫人族,还有一些同样是神之血脉的智慧生物也加入了那次大战。”

    “老萨玛,你能跟我说说巫运之果的事情吗?我对它了解不多。”严默不由自主使用了敬语,那个声音让他打从心底想要尊敬。

    而这时他的想法也变了,他不觉得人家树人是要害他了,如果真要害他,又怎么会把他带到它们老萨玛所在的地方。嗯,不过也许它们想让老萨玛看住他?

    “啪啪。”严默听到宛如鞭子抽打墙壁的声音。

    “哗啦。”就好像大量的石头从石壁上滚落。

    “过来,孩子,到这里来。”随着声音传来,严默看到了一簇光芒。

    微微发黄的很柔和的光茫。

    严默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钻进被破开的石壁,严默看到一个小小的水潭,水潭中间有一块巨石,巨石上长着一株小小的树苗。

    而那柔和的光茫的就是从那小树苗身上发出。

    “到那巨石上。”声音在指点他。

    “那是您?”严默脚步没动。

    “不,那是可以让你腹中小东西稍微老实一点的小宝贝。”老萨玛又发出笑声,“看到你,我就想起当初那些人类部落拿贝壳来跟我们交换食物的时候,可是我们要贝壳有什么用呢?”

    “您去过海边?”严默微感兴奋。

    “不,你说错了,我曾经住在海边,不过那场大战……”老萨玛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再次要求严默:“坐到那块岩石上,不要怕,它对你不会有伤害。”

    “您在哪里?为什么我觉得您是在我脑中说话?为什么我不唱歌您就能听懂我的话?”严默慢慢走进水潭,水潭的水不深,只到他的膝盖。

    “呵呵,你能来到这里,一定是见过了我枫族的孩子们,也见到了小萨玛对吗?”

    “是。”

    “看来你让它们感到害怕,让它们觉得你待在外面就会对它们形成威胁,否则它们不会让人类来到这里。”老萨玛在笑,“它们怕你是不是以为你肚中的巫运之果是不死树的种子?那小家伙攻击我的小萨玛了吗?”

    “是。”严默坦言承认,随即又立刻问道:“难道它不是不死树的种子?”

    老萨玛却把话题跳回他原来的提问:“我记得原来那些人类都不能听懂我们的话,后来我发现他们听不懂歌曲,再后来他们能听懂了,可是我们仍旧听不懂人类说的话,这对我们枫族很不利,我想了很久才找到原因,可惜目前只有我能做到和你们不用唱出歌调就能对话。我想,你也不希望我一直唱歌给你听吧?哈哈!”

    “爸爸!”

    严默以为自己听错了,错把老萨玛的哈哈笑声听成了爸爸,可是当他就要碰触到那块岩石时,与嘟嘟一模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爸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