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2章回13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发誓自己决没有听错,那确实是他儿子的声音,就跟枫族老萨玛的声音一样在他脑中回荡。

    冷静,你没有疯,你现在神智正常。

    严默暗摸自己的脉搏,再借着那点柔弱的光查看自己的双手,看完后又抚摸自己的脸部和颈部。

    他应该没有中毒,眼前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应该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严默用手术刀在自己手臂上轻轻划了一下,疼痛很明显,血液颜色和……尝了尝味道也正常,再看刀口收拢的速度,恢复能力也跟原来一样。

    “你在做什么?”老萨玛对严默的举动相当好奇。

    “没什么。”严默想了想,如果老萨玛不是他幻想出来的,而且对他没有恶意的话,也许他可以就这个事请教对方一下。

    “这个巫运之果会让人产生幻觉吗?比如看到不存在的东西,听到不存在的声音?”严默把他得到巫运之果和果子钻入自己身体的过程,省略了九风和其他事情,挑挑拣拣地告知老萨玛。

    让严默困惑异常的问题,却让老萨玛笑出声,“看来这枚巫运之果很喜欢你,你很幸运,就我听到的关于巫运之果的所有传说,得到它们的巫总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与其沟通,而巫运之果也从来没有主动钻到人体里一说。”

    “巫运之果到底是什么?”

    “孩子,耐心一点。”老萨玛显然打算严默不坐上那块岩石它就什么都不说。

    严默一咬牙,不顾腹中那枚果实的激烈反应,翻身就爬上了那块岩石。

    一到那块岩石上,那在他肚中闹得天翻地覆的果实一下子就变得极为安静。

    严默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那果实讨厌他身边那株发光的小苗,在他身体里躲了起来。

    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再次幻听,听到了嘟嘟的笑声。

    嘟嘟似乎很高兴,“爸爸,爸爸”地叫个不停。

    严默嘴角忍不住扯起一丝微笑。

    “爸爸,你把怪兽打跑了,它躲起来了,爸爸最厉害了!”

    严默闭上眼睛,又睁开,面向远处的黑暗,问:“现在您可以告诉我巫运之果到底是什么了吗?”

    老萨玛看他坐上石台,语调似乎也变得轻松了一些,他反问:“这世上除了极个别的智慧生物,恐怕再没有谁比我对巫运之果更了解了,巫运之果果然不愧是巫运之果,就算你我相隔那么遥远,它仍旧把你带到了我面前。”

    “它对我有好处,还是害处更多?”

    老萨玛声音悠扬,“那要看你怎么用它。”

    “爸爸,我想摸摸它,我喜欢它。”

    严默伸手去抚摸那棵小苗,那棵小苗颤抖了两下,乖乖让严默摸它。

    “你说你听到了巫运之果跟你说话?它跟你说了什么?”

    严默抬起头,“不,它没有跟我说话,是我听到了……已经死去的人的声音,还看到一些奇怪的场景。”

    “不不不,那就是巫运之果,但是听到死者的声音?这倒很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老萨玛说完这句话,也不知是不是陷入了回忆中,一下就没了声音。

    严默恨不得掐着老萨玛的脖子让它把知道的都倒出来,可他连人家的真身在哪里都不知道。

    老萨玛总算想起还有人在等待它的回复,“啊,我跟你说说巫运之果的来历吧。”

    早就等着了!严默满脸黑线。

    “巫运之果其实不完全算是植物,它也属于神之血脉的智慧生物之一,不过它一半属于天生地长,而让它生长的条件也极为苛刻,它虽然不是真正的不死树之种,却也属于长生族,前期生长习性与不死树很像,但它比不死树还要罕见,每次世间都只会有一枚,而且很长很长时间才能出现一次,你们人类喜欢叫它巫运之果,但我们长生族却习惯叫它生命之子,把它视为生命之神的赐予。”

    生命之子?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坏名字。可是老萨玛接下来的话打破了严默的美好希望。

    “神会给予怜悯,但也会给予惩罚。巫运之果虽然属于长生族,但它每次出现,存在的时间都很短暂。”

    “为什么?”

    “因为养育它的人类。他们从没有给予它真正成长的机会,而错误的养育方法往往会让巫运之果变得邪恶,当人类无法再承受它的贪婪时,他们会付出极大代价来杀了它。”

    “那么您知道正确的养育方法?”

    老萨玛笑了,“不,我不知道,极少有谁知道要如何真正的培育巫运之果,让它变成传说中的生命之子,也许在我之前的萨玛知道,但它并没有告诉我,我所知道的都是人类养育它的方法。”

    “但您说那是错的。”

    “是。”

    “您不知道正确的养育方法,又怎么能肯定人类的方法是错误的?”

    “因为传说中正确的方法可以养育出生命之子,让巫运之果成为真正的智慧生物,但从我出生以来的所有巫运之果到死都只是一枚果实。”

    严默心跳加快,“您是说巫运之果可以变成/人?”

    “不一定是人,据传很久很久以前,人面鲲鹏族养育出了一位真正的生命之子,那位生命之子化身时也是鸟身人面的模样。”

    人面鲲鹏族!严默差点跳起来,他身边可不就有一位!他快速询问:“那么这是不是就是说人面鲲鹏族知道养育巫运之果的正确方法?”

    “应该是。但没有人类可以到达人面鲲鹏族的领地,它们也不欢迎人类和其他智慧生物前往。”

    九风可是一直嚷嚷说要带他回家看看。严默强行收回咧开的嘴角,没把这事说出来。

    “我可以把人类错误的养育方法告诉你,如果你希望养育出真正的生命之子,那么就不要按照那种方法来。”

    严默坐端正,表情严肃,“请说。”

    老萨玛的声音也变得异常严肃,可他刚刚才说出第一个字,忽然就发出一声长吟:“谁?”

    “老萨玛?”

    “我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能量从我脚下而来。我得去看看!”

    “老萨玛?”

    老萨玛没声了。

    严默无语,你要走好歹打声招呼啊。

    “爸爸,我们和小苗苗玩。”

    好!瞬间进入蠢爸模式的严默把魔手再次伸向旁边发光的小树苗,可怜那小树苗身体颤抖却无法拔开树根逃跑。

    嘤嘤嘤,老萨玛你不要走,这个人类太可怕了,它要快点长大,以后看到这个人类就躲得远远的。

    “嗡嗡。”蜂卫们也找来了,红翅和飞刺落在严默的肩膀上。

    在严默放纵自己沉浸在和儿子一起玩耍的“幻觉”中时,老萨玛回来了。

    “砰!”水潭里被扔进一个大块头。

    水花四溅,一部分溅到了严默脸上,严默抹抹脸,瞅向水潭。

    那里,原战面朝下地趴在水潭里。

    严默嘴角抽了抽,不会淹死了吧?

    原战的手臂动了下。

    老萨玛的声音也同时响起:“这个人类是你的族人吗?”

    “是。”

    “这片土地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五级战士,你的这个族人很不错,没有使用任何辅助物,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突破到五级,而且……他把我枫族的活种也给吸收了,以后他很可能会出现双重能力。”老萨玛的声音很无奈,不过并不是很生气,对于长生族来说,还没有孕育出神智的种子还算不上后代。

    “双重能力?”这牲口倒是好运!他就知道这人不会坐以待毙,当初看枫族没有带他过来还以为扣押着他留着威胁他,原来这家伙早就自己跑了。

    “双重能力战士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严默的重点却不在此处,如果原战可以在吸收枫族的种子后出现双重能力,那么如果他也吸收了枫族的种子呢?

    原战在水里挣扎,严默看着,却连跳下去扶他一把的意思都没有。

    五级能力战士怎么会淹死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水潭中?

    原战确实没有被淹死,但他被呛得也不好受。他模糊觉得自己应该是突破晋级了,但他的身体能量已经耗尽,全身都像被碾碎了又重新粘起来一样疼痛又酸软。

    简单说,他现在根本无力站起,就连抬头都吃力。

    唔……噗噗,他是不是听到他家祭司大人的说话声了?原战抬头往外吐水,想要寻找默。

    严默压下心中涌动,老萨玛这一趟不但去弄回了原战,它好像和上面的小萨玛也沟通过了。

    “你把我的小萨玛吓坏了,坏孩子。”老萨玛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抱歉,如果不是你们把我的族人抓来培育自己的后代,我也不会进来。我喜欢你,老萨玛,遇到你之前,我只是不打算报复枫族,但遇到你之后,我想……也许我们可以互相多来往,你们喜欢什么,以后我可以想办法给你们弄一些过来。”这句话,严默说的倒是真心实意。

    “呵呵,以前那些人类部落每到春季都会给我们送来大量健壮的奴隶,以换取冬天的食物。那时候很多智慧生物部落都住在同一片土地上,还互有来往,可是那几次大战让大家彻底分开了。”老萨玛像是又沉入了回忆中。

    严默理解,老人嘛,都喜欢回忆过去。不过您老能不能先把我想知道的事告诉我?

    “我们只要有土地、阳光、水源,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如果你真的想要为我做些什么,那么就好好培育巫运之果,让它化身成真正的生命之子,到时候所有长生族都会是你的朋友。”

    严默深知一句话:未来很美丽,现实很残酷。所以他听到老萨玛描绘的美好未来也依然很冷静,“我会努力,不是因为答应了您,而是……我要怎么培育巫运之果?”

    原战终于从水中坐起身,他在朦胧中看到了他的祭司大人,下意识的,他就向严默的方向走去,可刚站起身,他又跌回水里。

    严默看到就当没看到。

    老萨玛也丝毫没有帮助这名五级战士的意思,它一改刚才的和蔼,用非常严厉的语气跟严默道:“不要用血液和生命浇灌巫运之果,哪怕它许诺给你带来你梦中想要的一切。巫运之果之所以被人类和神之血脉称作巫运之果,就是因为它可以给养育者带来莫大好处和好运。”

    严默心脏微微颤了颤。

    “巫运之果初期没有神智,只有最贪婪、最原始的欲/望,它喜欢吞吃周围一切有生命力的东西,血液是它最喜欢的食物之一。那些人类部落为了得到巫运之果的帮助,往往会给予它想要的,以前的部落会用大量的奴隶和动物去生祭巫运之果,把它养育在血池中。这样养育出来的巫运之果会变得邪恶和贪婪,而人类也因为得到好处会不断去满足它的要求。长此以往,那些部落终会因为巫运之果的贪婪而被巫运之果吞噬,巫运之果也会因为失去养育者而活活饿死、或被无法忍受的人类杀死。”

    “那我现在身体里的巫运之果是已经在成长中,还是初期?”

    “它才破土而出,自然是还没有神智的初期,只会跟你喊饿,向你传达它想要什么。这时候它还不算智慧生物,勉强算是种子。”

    “只会喊饿?”

    “对。”

    “不对,它从来没有跟我喊过饿,它……是那个死者在一直跟我说话。”

    “唔,很奇怪。”老萨玛似乎也想不通,“巫运之果出现明显的神智到可以和养育者进行沟通,一般都是到了成长中期。而且也没听说它会用死者的声音跟养育者说话,你的巫运之果真的和以前出现过的都不太一样,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巫运之果会主动钻到养育者体内。”

    原战再次爬起,这次他能颤颤巍巍地向严默走去,但在走到石台面前时,又趴了下去,直接趴在了台面上。

    原战的手摸到了严默的脚。这手感,这味道,没错,就是默!原战放心了,他终于找到他的祭司大人了。

    严默任他抓着自己的脚丫,决定再向老萨玛透露一点细节,“它,那个死者一直在跟我说有怪物在追逐他,想要害他,您觉得会不会……”

    严默声音有点颤抖,他忍住了,平息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您觉得有没有可能这个巫运之果内育有两个生命,或者说两个……魂魄,其中一个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满足自己食欲的巫运之果原魂,还有一个则是被神藏起来的没有消散的魂魄?”

    严默越说越觉得自己的推测很可能是正确的,“他在向我求救,说他很害怕,说那个怪物在寻找他,那么会不会是巫运之果的原魂想要吞噬他?还有这株树苗,他很喜欢它,自从我坐到这里后,那个死者就觉得安全了,说那个怪物躲了起来,而你也说了这株树苗可以压制巫运之果,那么……”

    “孩子,那个死者对你很重要是么?”老萨玛的声音很温柔。

    严默双眼模糊,抹了把脸,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是,他是我死去的孩子,神说会把那孩子还给我,但需要我做很多很多好事。”如果是以前的严默一定会觉得说这种话的人傻透了,可现在他几乎把这话当作了救命稻草。

    “你说那孩子很喜欢这株树?”

    “是。”

    “你知道这是什么树吗?”

    严默想说不知道,但心中一动,右手已经再次抚摸上树苗。

    “你说神曾经答应把你的孩子还给你?”老萨玛忽然问。

    严默点头。

    “那么一切都有可能。”老萨玛就如严默预料般,并没有说出树苗的名字。

    可严默有指南,哪怕指南提出,这株树苗的简介都要加他50点人渣值,他也情愿。他有种直觉,这株树对于嘟嘟一定很重要,非常重要!

    这次指南很小气,加了他50点人渣值,竟然只给出了五个字。

    严默一看到那五个字就心头大颤!

    “默?”原战叫出了严默的名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