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3章回13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这时根本顾不上原战,他望向黑暗,尽量语气平定地道:“我知道这棵树的名字,它对我的孩子很重要。”

    “你知道?”老萨玛似乎很惊讶。

    “返魂树幼苗,对吗?”严默握紧拳头。

    返魂树,他原来的世界也有记载,传说其外形似枫树,取返魂树的树心或树根,用玉石做成的锅煎汤,再把汤汁熬到粘稠的漆状,搓揉成丸,用火熏之,其香味能令死者复活。

    老萨玛陷入沉默。

    原战这时已经清醒许多,再看清严默没有危险后,他爬到石台上,在严默腿边躺下,头部正好与小树苗平齐,直接闭眼运行初级训练法。初级训练法的呼吸法则在运行时不讲究姿势,熟练了任何姿势下都能让其在身体内运转。

    原战急着恢复体力,现在这样,他不但无法保护他的祭司,还会成为他的拖累。

    呼吸间,淡淡的好闻的草木香气传入鼻中,这股草木清香让他身体瞬间就舒服了很多,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恢复速度在加快,这让他不由把头往那股香气传来的方向又挪了一些。

    “我没想到还有人类能认出我们。”老萨玛似乎在思考什么。

    严默震惊,难道枫族全是返魂树?如果真是这样,如果关于他原世界对返魂树的记载是真实的,如果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这里的枫族还能存在多久?

    老萨玛像是看出了严默在想什么,它又淡淡地说了句:“能被称为返魂树的只有枫族的萨玛。”

    严默这从来只把人往坏处想的几乎立刻就明白老萨玛在担心什么,虽然原战在此,还突破到五级,但他并不敢轻估这位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萨玛,就算他能凭借腹中巫运之果攻击枫族,但那必然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非到必要,他绝不想如此,更何况巫运之果里很可能还隐藏着他儿子嘟嘟的魂魄,这让他更不敢轻易利用巫运之果。

    “我对你们毫无恶意。”严默说这句话时脸不红心不跳,他确实没有恶意,只不过想和老萨玛做一些交易。

    “我的知识都来自祖神梦中传授,老萨玛,还没有跟你说我的名字,我叫严默,如今是九原部落的祭司。而躺在我身边的这位则正是我们九原部落的首领。”

    “祖神!你……”老萨玛在吃惊中发出了类似吟唱的声音。

    “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侵略、攻击,而是为了救人。您知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原际部落吗?他们被彘族、拜日族等强大部落联合起来攻打,就因为巫运之果就生长在他们部落领地里。”

    “那你是为了巫运之果?”老萨玛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些失望。

    “不,”严默摇头,“我们去救人时并不知道巫运之果的事,原际部落的人也都不知道自家地盘里长了这么一个了不起的东西,我们去救人是因为原战,我们九原首领原本是原际部落的战士。”

    原战眼皮动了动,他能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但其他感觉却很模糊,这时的他就像在半梦半醒间,他知道外面默在和人说话,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他想仔细听,但模糊的意识却不肯支持他。

    是那股香气吗?原战在意识深处挣扎,他意识上想离那股香气远一点,但是身体本能却让他又不愿离开那股香气。

    严默见原战睡得舒坦,收回目光继续道:“我得到巫运之果也是机缘巧合。您之前提到人面鲲鹏族,那您知道生活在天柜山上的山神人面鸟九风吗?”

    “我知道它,有一支人面鲲鹏血脉喜欢在那里养育自己的孩子。那只小家伙长大了吗?我当初见到它时,它还是一枚蛋。”老萨玛带出了一点笑意。

    “它刚刚结束一次冬眠。”说到九风,严默脸上也带出了自然温和的笑容,“现在长得可大了,能力堪比五、六级的能力战士,喜欢欺负大型动物,可还是小孩子性格,调皮得很。”

    “听起来你和他很熟悉?”老萨玛的声音回到了之前的和蔼。它活了太长年月,见过太多智慧生物,哪怕最狡猾的天狐族在它面前也像是透明。对面少年那像父母说自己孩子的语气让它莞尔,也让它从心底对少年生出几分好感。

    “嗯。”严默很无奈地道:“在它眼里,我大概是它家养的。”

    “呵呵。”老萨玛笑了,如果说之前它对严默的感觉只是平平淡淡,完全因为对方身体中有巫运之果、希望他能正确养育出生命之子才对他和颜悦色,如今它倒是真的对这名年纪不大的人类少年产生了好感。

    “我的巫运之果就是九风送给我的礼物,它看到巫运之果在太阳消失又出现的那段时间从地里突然冒出来并开花结果,就以为是什么好东西,便从抢夺巫运之果的人类手中把它抢了过来。那小家伙,它有什么好东西或没见过的就喜欢拿来向我献宝。”严默没注意到自己现在的眼神有多柔和。

    “之后的事情您都知道了。原际部落的酋长在仔细考虑后决定放弃原有领地,而跟随我们回去九原,我经祖神梦中指点,得到两条前往九原的路,一条需要横穿黑森林,一条则是我们现在走的,从黑森林的外延绕路前行。可我们在走到这里时,遇到了你们。”

    “这是神的指引。”一根虬结如龙的粗大根茎从黑暗中伸出,在水潭边纠缠扭曲慢慢变成严默之前看到的树人形象,只不过这名树人的头冠颜色没有那么碧绿,这里光线也不是很好,看起来有点类似紫黑色。

    “老萨玛。”严默右手放到心口,对老萨玛低头行礼。

    老萨玛伸出一根类似权杖的枝条对严默虚点了点,“孩子,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是返魂树幼苗,也是我族未来的萨玛,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指南的详细介绍大概会告诉他怎么做,但+300点人渣值也让他一时下不了决心。况且指南是那么好惹的吗?它既然已经提出要他把一亿人渣值全部减掉才能让嘟嘟回到他身边,怎么可能在他才减了不到五万点的时候就让他复活嘟嘟?

    他丝毫不觉得指南会让他钻这么大一个空子。

    甚至,他觉得这颗巫运之果的出现就像是拴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旨不过在提高他的主观能动性,诱惑他更加努力去减人渣值而已。

    先给出希望,在他感觉无法完成目标而差点自暴自弃时,再抛出实际的诱惑,一点点,一点点,鞭子和蜜糖交相使用,逼着他让他“心甘情愿”地去“改造”。

    也许养育出生命之子就是他得回嘟嘟的必要过程之一?

    严默突然想到,如果他当初早早就逃出原际部落,他是不是就错过了巫运之果?

    如果他没有答应原战一起救人,是不是巫运之果就落到了其他族的祭司手上?

    同样,如果他没有“好心”带原际的人一起回九原,就不会走到黑森林边缘,也不会进入黑森林见到老萨玛。

    见不到老萨玛,他说不定就会被巫运之果诱惑进行错误的养育,而他一直以为是幻听幻觉的嘟嘟也会被他的错误养育方法而亲手扼杀……!

    想到这里,严默一身冷汗。

    指南太他妈狡猾了!如果他没有“行善”,是不是他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见到嘟嘟?说不定一亿人渣值减完以后,指南能甩出一句:你的儿子就在xx部落,如今就快死了。

    而他想要儿子,就必须先和那个得到巫运之果的强大部落打仗,夺回了巫运之果后还得想法净化巫运之果,然后满天下找知道如何净化的智慧生物,然后……也不知道要过多久,他才能让巫运之果化身为生命之子。

    而最可怕也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指南告诉他:你的儿子曾经就在你身边,可是你亲手杀死了他,如今你想他回来,只有杀死现在的巫运之果,等待新的巫运之果诞生。

    严默嘴角抽搐,他觉得指南真的能干出这种事。

    “孩子?”老萨玛半天得不到反应,以为他正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严默抬起头,“你们有办法让我的孩子复活吗?如果你们能做到,我向祖神起誓,只要我血脉还在延续,永远都会是枫族最好的朋友,我和我的血脉都会保护枫族,我本人另外答应你们三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只要不违反祖神神意,什么条件都可以。”

    这绝对是严默两生中发下的最大承诺。

    老萨玛也不禁动容,它能感觉得出来,对面的人类少年是认真的。

    “我们确实有办法让死者复活。”老萨玛承认了这一点,“不过我们只能令刚死去不久,最多三天以内的死者复活,且需要死者身体尽量完整并保持新鲜。另外当被复活的死者再次死去,那么就永远不会再有复活的可能。”

    严默已经猜到了,指南怎么可能让他轻易就达成目的?虽然已经猜到,但他还是忍不住失望又失落。

    “你也不用那么难过。”老萨玛感觉到浓浓的伤心,忍不住安慰他,“你孩子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既然祖神让他的魂魄藏于巫运之果中,也许养育出生命之子就是你的使命。当巫运之果化身的那天,你的孩子就回来了。”

    严默也重新振作精神,没错,希望就在身边,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最好的情况。

    “可是现在有个问题,巫运之果里很可能有两个意识,而其中一个意识很可能会伤害到我的孩子。”严默用充满渴求的眼神望向老萨玛,“有没有什么办法消除掉那个邪恶的意识,只留下我的孩子?那个意识在接近小小萨玛时就躲起来了,你们有办法的对不对?”

    老萨玛确实有办法,“你愿意为你的孩子吃苦吗?”

    “我愿意!”严默毫不犹豫地道。

    老萨玛却在犹豫,“那会很痛苦,而且我不知道是否会成功,你有可能会在无尽痛苦中迷失自己的灵魂。”

    哦,没事,他现在已经被指南虐待得快要变成自虐狂了,痛痛说不定更有利于他的健康。严默笑,“我愿意试试。告诉我,老萨玛,你要我要做什么?”

    “我需要把我的一根分枝种进你的身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