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4章回13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不是一个阴谋?在严默点头之前,他心中先无可抑制地冒出这个念头。

    也许枫族把他带到地下,老萨玛出来见他,其一连串目的就是为了现在这句话?

    他们忌惮他腹中的巫运之果,想要杀死他,可为了怕他拼命,就故意弄出了这么一出戏?

    枫族树人看似直爽,但不代表人家就单纯愚蠢,谁也没规定玩阴谋诡计就是人类的专利。

    这样一想,严默觉得就连坐到小树苗身边,让它压制住自己体内巫运之果一事也是枫族事先就想好的,这样就算他想利用巫运之果攻击也不行。

    而原战……说不定也是它们故意把人送来,就是为了让刚刚升级不久行动不良的他当自己的拖累。

    严默越想越觉得这种事很有可能,但是……他心中另有一个他却认为老萨玛没有想要害他。

    先答应他。反正他要想跑,谁也拦不住他的脚步,只要离开那棵返魂树幼苗的威胁范围,他就可以利用巫运之果展开攻击,至于石台上的原战,他可以把他弄昏了送进第二空间的实验室。

    对,如果对方真要害他,他逃无可逃也可以躲进实验室,再利用他本身不死的特性,想办法把那分枝弄出来。

    说来话长,其实严默也就犹豫了几秒种,在他选择点头之际,老萨玛却先发出了笑声。

    “孩子,你知道为什么同为萨玛,这株幼苗可以压制你身体中的巫运之果,而我和地上的萨玛却不可以?”

    “为什么?”严默其实也想过这点,他想过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老萨玛为了保护返魂树幼苗在说谎,那幼苗根本不是枫族未来的萨玛。第二,这株返魂树幼苗身上还有他不知道的秘密,而他不觉得老萨玛会告诉他。

    “这跟我要把分枝种入你体内也有关系。”老萨玛似乎也在思考要不要把族中秘密告诉严默。

    “如果这是您族中的秘密,您可以不用告诉我。”严默故作大方地道。

    老萨玛缓缓开口,“你得到了巫运之果,巫运之果也选择了你,从此你将身负让生命之子化身的使命。比起其他人类和智慧生物,想要自己孩子回来的你也许是最不可能受巫运之果诱惑的人。为此,只要在不伤害己族的情况下,我会尽全力帮助你。”

    “也许我在说谎,也许我只是想要从您身上骗到控制巫运之果的方法。”便是严默,此时也不禁有些汗颜。

    老萨玛摇了摇权杖,“你有没有说谎,我还能看得出来。孩子,我会尽量告诉其他长生族这件事,你遇到了其他长生族,它们也会尽自己所能帮助你,生命之子对于长生族真的非常重要,如果不是它已经选择了你,而且对长生族攻击性太强,我一定会留下它亲手养育。不过你也要记住,长生族虽然会帮助你,可其他智慧生物却很可能会选择抢夺巫运之果,尤其是人类和类人族。”

    严默先表示感谢,接着皱起眉头,“难道巫运之果可以易手?”

    “在它还没有成长到可以和你沟通并和你魂魄相连之前,谁都可以拥有巫运之果。所以这也是之前那些人类部落会忍不住受巫运之果的诱惑,只想要赶紧变得强大的原因之一。而成长的巫运之果之所以要人类付出极大代价才能杀死,就是因为它可以通过魂魄相连去影响养育它的人,而养育巫运之果的人往往都是人类部落中的大巫和祭司,而这些人在部落中的权力和影响力,我想你也明白。”

    严默这时已经在回忆知道他得到巫运之果的人有哪些,并想着能不能把这些人全部灭口。

    很可惜,当初围观他被巫运之果钻进肚中的人很多,而他当时也没有特意留意周围都有哪些人。

    只希望这件事可以瞒得再久一点。感谢现在还是个传递消息还基本靠喊的世界,至少他不用担心他得到巫运之果的事一夜间就能传遍全世界。

    不过老祭司秋实,以及彘族和拜日族的大巫,他们一旦知道九风和九原部落有关,很可能就会推测出巫运之果落在了他手上。

    等等!严默倏然变色。拜日族大巫肯定已经知道了,原战他们去和拜日族谈条件时,九风可是露了脸。

    可恨他当时还不知道巫运之果之事,也没把这事放在心头,如果他早知道,一定不会让……

    可现在说这些都迟了,也许他从现在开始就要赶紧准备迎接未来抢夺巫运之果的一场场大战了!

    时间不等人,他已经无法再悠哉下去。部落的城防、军事、农业和畜牧等都得赶紧发展起来,还有人手,他得想办法赶紧弄到大量的可以打仗的人手,还有大量的女人。

    天!好多事。

    如果不知道巫运之果中很可能隐藏了他儿子的魂魄,他这个怕麻烦的,说不定就会找个适当时机把巫运之果抛售,顺便换取大量利益。

    可现在,巫运之果就是他儿子!他就是卖掉自己也不可能卖掉自己儿子,敢来抢夺的,更是要通通杀死!

    “老萨玛,请帮助我,您今天对我的恩情,我来日必报!我严默说话算话。”

    老萨玛把族中的秘密告诉了他。

    原来枫族的萨玛传承并不是靠种子来培育,而是一代代的萨玛用自己的分枝进行栽培。

    而且毕生只会进行一次,因为返魂树幼苗的成长虽然不像不死树那样会夺取周围方圆很广的土地上的所有生命力,但是它需要的养分也会很多,这也让枫族想同时培育几个幼苗也成为不可能的事。

    同时返魂树幼苗需要成长的年月非常漫长,幼苗也很脆弱,在成长期间都需要长辈的精心呵护。

    到幼苗成长到可以承担萨玛的职责时,往往前一个萨玛已经很老很老,而为了保证不断代,不让枫族的萨玛传承消失,当幼苗成长到可以担当萨玛时,老萨玛就会去专心培育下一代的返魂树幼苗,直到生命走到终结,老萨玛会在死去时成为幼苗的养分,助它做成树前的最重要一次成长。

    “返魂树的幼苗没有多少攻击力,为了自保,我们在不能自由移动之前,会针对目标挥发一种大多数生物都嗅不到的气味,那种气味会让我们的敌人非常厌恶和害怕,那种气味也会伤害到它们。”

    说到这里老萨玛忽然笑道:“这孩子似乎很喜欢你们的首领,它没有排斥他,还帮他更快恢复,我想,那傻孩子大概感觉到他身上的枫族气息,以为他也是枫族一员。”

    是啊,那牲口总是好运。严默不无嫉妒地想。

    “你可以选择,是现在种下分枝,还是等你的族人恢复后,或者你可以把你的族人全部送回你们的部落后再回来找我也可。”

    “那您的分枝如果长成幼苗……”

    “不会。”老萨玛发出闷闷的如擂鼓般的笑声,“返魂树幼苗的栽种不但需要我枫族萨玛的特殊培育方法,还对栽种地也有特殊要求。这根分枝种入你体内后,它虽然也会因为吸取你身体中的养分而发芽,但是并不会成长到幼苗的地步,你的身体也无法提供它足够成长的养分,更何况你体内还有巫运之果跟它抢夺养分。就算能,没有我族萨玛的培育和特殊的成长环境,它也会在你体内死亡。”

    “那我要怎么做?”

    “你必须等到它开始发芽的那一刻,你会感觉到。一旦感觉到,你就要立刻反过来控制它、吸收它,让你的身体与它同化,进而得到我族幼苗自我保护的本领,但能得到多少,以及你能不能吸收它,就要看你自己了。”

    “如果我失败?”

    “等到那根分枝无法再成长而死亡时,你也会死亡。”

    严默不认为指南会让他死亡,让他背着棵树或头顶几片树叶到处跑倒很有可能。

    “不过我觉得你不会失败。”老萨玛显然是个心宽的人,它的声音中大多数时都带着笑意,“我靠近你时,感觉你的气息有点复杂,不止是长生族血脉的气息,还有别的,那时我也分辨不出。等看到你肩头停的食肉蜂,我就明白了,你是不是吃过一只智慧生物蜂王的后代,并与它同化?”

    “你说我吃的是智慧生物?”严默嘴角抽搐,这吃蜜蜂和吃蜜蜂人可是两码事,让他解剖研究可以,让他吃……他还没变态到这种程度。

    “你先说说你吃了什么?”

    严默无奈,“是食肉蜂蜂王的一只后代,也是咱家九风大神弄来给我吃的。”以后九风再给他送好吃好玩的,他是不是得先弄进实验室分析一下,再考虑要不要入口?

    严默把他吃的蜂王后代的模样,和当时及之后发生的事大概跟老萨玛描述了。

    “哈哈!”老萨玛大笑,“看来那只小鲲鹏真的很喜欢你。嗯,你也不用担心,就算那只蜂王是智慧生物,它的后代在没有成为蜂王前,也只是普通的生物而已。这世上有很多智慧生物,一族只有几个,甚至一个。”

    对于严默不愿意吃智慧生物这点,老萨玛很满意。吃喝是本能,能控制并有底线就好。它们枫族还依靠用生物的身体来培育幼苗呢,就算严默真的吃了智慧生物,它也觉得没什么,人在饥饿时不是连自己同类都吃?

    因为这点,老萨玛看严默更顺眼。它觉得严默这个少年跟他以前遇到的人类都很不相同,不但在身体上,在行为举止和说话上都是。其语言和各种知识都丰富得让它惊讶,它们长生族是因为生存了很久才形成了如今的语言体系和知识体系,可人类?

    也许这个少年真的是得到祖神亲自传承的祭司……

    话说现在大陆上所说的通用语还是它们长生族先教会了人类,可是现在有多少人类知道,这个语言体系来自长生族?

    老萨玛收回思绪,再次安慰严默:“你已经有过吸收一次他族生物的经验,那么这次你也很可能会成功,只要你能忍耐住痛苦、不迷失自己。”

    “谢谢!”

    话已至此,事情已经基本定下,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严默这个心理阴暗的就算再怎么相信老萨玛也还是下意识地进行提防,如今他的下意识还多了一点,就是尽可能减少人渣值。

    所以他选择把累赘们全部送到九原部落后,再回来找老萨玛。

    “你之前说横穿黑森林会更快回到你们部落?”老萨玛忽然问。

    “是。”

    老萨玛语气变得凝重:“孩子,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有些神之血脉具有预言和远望的能力,也许现在已经有不少智慧生物已经知道巫运之果出世的消息,甚至有可能知道巫运之果就在你这里。”

    老萨玛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让严默就在这里休息,它则退回黑暗中,也不知去安排什么事去了。

    严默拉了下嘴角,不爽地戳了戳还在恢复中的原战,“喂,等你醒来就该老实干活了,回去部落一大堆事等着你呢!”

    而他原本想要离开部落、离开原战的想法也不得不被迫打消,他一个人可保不住巫运之果,就算有食人蜂和九风也一样。

    原战此时还什么都不知道,等他后来知道就是因为巫运之果,严默才会留在他身边、留在九原部落,进而才让他们有机会真正地成为比兄弟还要亲密、比手足还要不能分割的亲人时,他对巫运之果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连带的对培育巫运之果也起了莫大兴趣,而这也直接导致……

    后话不提,且说第二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