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5章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和严默出去找人失踪了一天一夜,这让整个原际部落都处在一种不安和慌乱中。

    很多人都在恳求酋长壕,让他赶紧带大家离开这片危险的土地,甚至有不少人提出要回去原际部落原来的住地。

    也有一些人,这些人以狰和大河为首,表示要继续进入黑森林寻找,找不到就不回来了。

    原际部落在这场意想不到的变故中,很明显地分成了两派。

    老祭司秋实则出人意料地没有说风凉话,只冷眼看着大家闹腾。

    九风……对两脚怪们的变故毫无兴趣,它去找默默玩耍没有找到,也没在意,有两脚怪跪在地上向它高喊着什么,它听懂那两脚怪在喊默默出事不见了,但它只当这个两脚怪在骗它。

    默默如果出事一定会用号角呼唤它,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就算默默来不及吹响号角,九风锐利的目光扫向那些在森林外延飞来飞去的讨厌食肉蜂,它听默默说起过,这是留下守护那些两脚怪的,如果默默出事,这些食肉蜂一定会遵循本能,放弃现在的命令而去救自己的蜂王。

    所以默默一定没事。

    不过九风看着茂密的黑森林也不太顺眼,它讨厌树林,因为它翅膀太大飞不进去!

    “噗噗噗!”九风风刃吐过去,削下不少树枝。

    铁背龙一家三口懒洋洋地趴坐在森林边缘,铁背龙崽刚刚吃完早饭,也想活动活动,看九风削树枝,它大概觉得好玩,立起四肢,刨刨蹄子,垂下脑袋对着森林边沿的树木就轰隆轰隆冲了过去。

    “砰!”可怜的树木一阵颤抖,还好铁背龙头下留情,没有用大力气撞它。

    铁背龙崽在最外延的树木前走来走去,挑挑拣拣选了颗最粗的,过去用身体努力蹭,“昂昂”好舒服!

    而这时,原际部落内部的争论也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狰,大战是四级战士,连他进去都没有出来,你们进去……你们有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壕头疼地道。

    狰面色平静,“战是我们的首领,默大人是我们的祭司,九原不能没有他们。不管如何,我们必须进去。”

    大河站在狰身旁,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告诉别人,他的想法和狰一样。

    一直冷眼旁观的老祭司在这时开口了:“狰,你们已经不承认自己是原际部落的战士了吗?”

    “秋实!”壕怒斥。

    老祭司却只看着狰。

    “我以为,当我们被部落送给默大人做奴隶时,我们已经不是原际部落的战士。”狰的语气很平淡。

    老祭司却道:“你们现在还可以回来。原战和那个祭司说不定已经死了,你们已经不必要……”

    “有必要!”狰一口打断老祭司,“我已经用战魂起誓,效忠于九原部落和默大人,部落祭司和首领遇到危险,部落的战士又怎么能够退缩!”

    有人觉得狰说的话很蠢,但大部分战士则认为战魂之誓不可违,狰这样做才是真正的战士。

    壕丝毫不觉得狰蠢,就因为狰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最放心他,但是也正因如此,他也非常希望狰能够留下。

    “原际部落的危险已经解除,部落这么多人,在哪里都能活下去,默大人已经把前往九原的路线告诉你们,你们是去九原,还是另外找住地都行。”狰拔/出插在地上的木矛,“我会进入森林,想要离开的人,现在就赶紧离开。”

    原际部落众人早已收拾好包裹,随时准备出发。这里太危险,如果不是为了找人,他们早就想离开。

    壕最后深深看了狰一眼,他是原际部落的酋长,他不能冒险让部落众人继续留在这里。

    壕举起手臂,大吼一声。

    人们纷纷或抱或扛起行李,有些机灵的人在老祭司的示意下首先控制住了马匹,原战和默大人不在了,这三十匹马就是部落的了,这可是最宝贵的财产!

    狰注意到这点,他在心底冷冷一笑,以为原战和默大人不在就能吞没他们的马匹?当天上飞的九风大人不存在呢!

    狰不是傻子,更不是不知变通的人,他就算再木头脑袋也不可能在九原部落的首领和祭司大人都死了的情况下,还带着一堆人去送死。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战士们和战士们的女人和孩子考虑不是?

    他为什么非要进去寻找原战他们?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他们死了。如果默大人出事,九风大人会毫无反应?

    不说原战,默大人是得到祖神传承的祭司,那样的祭司怎么可能轻易死在黑森林里?

    狰莫名地对那名白发变黑发的少年有着比原战更加强大的信心,他坚信,就算战死了,默大人也不会死!而只要默大人不死,战也肯定死不掉。

    狰的逻辑也许很简单,但他该死的就是判断对了。但目前,还很少有人能看透这一点。

    信仰就是力量,这点在狰、大河和蓝蝶等人身上也体现得很彻底。他们就是坚信战死了,默大人都不会死的那批人。

    蓝蝶想要夺回那些马匹,被狰制止,马匹虽然宝贵,但现在找到战和默大人最重要。

    人群一点点分开,首先是战士,然后是女人和孩子。

    草町从一开始就在狰那边忙碌。大河的妻子褐土和他们的两个孩子抱着包裹从人群中走出,走到大河身后。绿叶抱着幼青,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跑到蓝蝶身边。夏肥略显肥壮的身躯手夹肩扛,一点东西都不肯拉下,猎看着好笑,走过去帮忙。

    这几个女人一动,很多女人也拉着自己的孩子走了过去。

    但也并不是所有留下的战士的女人都选择跟她们的男人一起留下,有些留下的战士眼露失望,有些战士则开始犹豫。

    狰的女人低下头,留在人群里没动,她觉得她的男人很蠢。狰看自己的女人没过来,心里有些不好过,但他握拳忍住了。

    选择留下和狰一起的人不少,加上女人和孩子就更多,差不多有三百多人。其中不少都是三级战士,大部分都是息壤族人,飞砂族人也不少,让人惊讶的是其中还有几名黑原族人,除了老婆孩子被严默救回的蓝蝶,被严默从死亡边际拉回来的云鹰,三级战士的捕蛾竟然也在其中!

    捕蛾的选择显然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就连狰都面露惊讶,蓝蝶和云鹰看到捕蛾走过来,一人给了他一拳。

    老祭司大怒,他觉得这是背叛!

    在秋宁的扶助下,老祭司爬上一块大石头,对和狰站在一起的人群重重捣着权杖喊道:“你们真的想送死吗?连四级战士进去都没有出来,你们进去也只会变成黑森林里的黑土!你们不为自己想想,你们的女人和孩子呢?难道你们要他们跟着你们一起去送死?”

    狰身后的人群不少人产生动摇。

    狰冷冷看了眼老祭司,也回身看向跟随他的众人,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但足以让所有人听到:“秋实大人说得对。跟我进去寻找首领大人和默大人的人,很可能再也走不出黑森林,想要离开的人可以跟着酋长大人一起离开,女人和孩子同样。而留下的人,除了女人和孩子,必须跟我一起进入黑森林!”

    一阵静默后,陆陆续续走出一些人,走到壕那边。

    这些人很多都是奴隶,他们很现实,当初想要跟随原战和默大人,是因为他们觉得九原的生活也许比原际更好,他们也想脱离奴隶的身份。可是如今那两人很可能已经死亡,他们如果留下就必须跟着壕进入黑森林送死,既然这样,那还不如留在原际部落,也许他们还能找到机会逃走?

    老祭司还想再接再厉,争取更多的人回来。他确实不喜欢息壤族人,但在部落寻找新住地的时候,人越多他们越安全,况且这些人不但可以做战士为部落战斗、为部落打猎寻找食物,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作为交换的奴隶用,而女人更是部落延续不可缺少的。

    可就在老祭司再度开口之际,壕那边的人群突然产生一阵骚动。

    壕发出了一声低沉甚至伤心的怒吼。

    甘雨背着她的孩子,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带的从人群中走出,一步步走向狰那边。

    “甘雨!”壕不可置信。

    甘雨脚步顿了一下,回头,她说:“默大人不会有事,他们一定会走出黑森林,我和女人们在外边等他们回来。”

    “为什么?!”壕不理解他的妻子为什么会背叛他。

    甘雨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老祭司。迁徙的路还很遥远,谁也不知道后面会碰上什么样的危险,她只是不想她的孩子再被当作食物或交换的奴隶推出去。

    瞬间,壕明白了。他闭了闭眼睛,一挥手,竟是不理还在大石上站着的老祭司,转头就带领大家向原定方向走去。

    秋实正想斥责甘雨几句,看大部队离开,慌忙让秋宁扶他下去,怒气冲冲地去追赶壕。

    九风在天空盘旋,它感到奇怪,这些两脚怪在干嘛?为什么有的走了,有的留下?

    九风没看到严默在走的那群人中,它自然不会跟着离开。好奇地观望了一会儿,就不再去管那些离开的人。

    目送壕带人走远,狰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群,“你们真的都决定了吗?我坚信战和默大人没有死,但也许我判断错误,跟随我进入黑森林很可能死路一条,还没有决定的人可以留下守护女人和孩子,如果我们在第四天早上没有回来,你们就带女人和孩子去追赶壕他们。捕蛾和蓝蝶留下!”

    捕蛾和蓝蝶不同意,狰只说了一句话就说服了他们,“如果我们没有回来,必须有人把他们安全地带去原际,老祭司也会接受你们带回来的人,只要你们说你们是为了带回女人和孩子才假装要和我一起留下。”

    不是所有女人和孩子都愿意留在原地等待,草町、褐土和绿叶等都要跟着一起进入黑森林。

    这些女人的男人们又感动,又无奈,黑森林里多危险,他们都是冒着必死的危险进去好不好?

    而这几个女人一闹腾,其他女人也不愿在原地等待了,捕蛾和蓝蝶本来就不愿被留下,这一看,立刻跳起来喊:干脆一起进去得了!

    得!狰也无奈,闹到最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就是甘雨也宁可跟随大家一起进入黑森林,而不愿带着女人们留在外面等待。甘雨大概是女人中除了草町外,对严默最有信心的人了。

    还好狰比较冷静,最终没允许这种瞎胡闹的事情出现。而且别说女人和孩子,就是战士,他也没打算全带进去。之前他那样说,只是想把还在犹豫不定的人全部清除出去而已。

    “我只带二十名战士进入森林,其他人全部留下!三天后如果我们没有回来,不准再有任何人进去,所有人必须跟随猎和捕蛾一起离开!你们不管是去追原际的人也好,还是到别的地方建立新的部落也好,都行。”

    狰的态度很坚决,甚至直接说出人多是累赘的话。他确实对战和默大人有信心,但他也必须得为留下来的人考虑。

    猎大概是最明白他心思的人,息壤、飞砂两族在这次原际的大变故过后,几乎已经与黑原族离心,尤其他们这些被部落送给默大人做交换的人,他们再留在原际也没多大意思,倒很有可能被老祭司逐渐解决掉。

    他们留下寻找战和默大人,能找到最好,如果找不到,狰的意思大概是想让留下的人成立一个新的部族。

    自愿要进入森林的战士不少,狰最后点了二十人,这二十人都有一个特点,全是光棍。

    所有人都站在森林边,神色悲壮地给这二十一人送行。

    有些女人和孩子甚至哭了出来。

    哀伤的哭声和诀别的气氛传入森林,树木抖动,一矮一高两个人带着一队战士,分开树枝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我说,你们好端端地哭什么?”严默一脸疑惑地走过来,“还有狰,你们这是打算进入森林?”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呀,这章删了好多,把原战醒来,和严默与小萨玛的见面,与嘟嘟的交谈,与冰的会话等等全部删除了~~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更好,比较有感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