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7章回13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一发话,原战立刻招呼所有人准备进入森林。

    因为森林里树木茂密,虽然有枫族照顾,但三百多人中有不少孩子,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走散,枫族也早在之前就跟他们提出警告,黑森林中有很多危险,这个危险不但来自于野兽毒虫等,还有沼泽泥塘暗坑之类,为此原战和严默商量后,要求三百多人分成几队,女人、孩子和伤者都走在中间,战士走在最外围,人与人之间也尽量用草绳相系,避免走失。

    就在大家忙着分队和搓草绳时,严默在查看重伤者后,对原战皱眉道:“虽说大家分开了就不适合再走在一起,免得以后闹出更多矛盾。但是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女人和孩子,就算他们把重伤者都留下,把马匹都牵走了,但我还是不放心。草町、褐土和甘雨几个也都在我们这边,那边如果有人受伤、生病或中毒,老祭司能忙得过来吗?他们会不会把伤者继续抛下?”

    原战挑眉,他家祭司大人有这么善心?还是他可惜那些能救回来的伤者?

    被留下的重伤者闻言一起握紧了拳头。严默的话再次提醒了他们,他们有些并不是自愿留下,可是老祭司他们连问都没问他们一声,就这么把他们丢在了原地。

    眼睁睁马匹被拉走的蓝蝶等战士也听到了严默的担心,可他们先升起的是愤怒,牙齿一个个咬的格格响。

    正和原战说话的狰和猎有点尴尬,他们当时并没有阻止原际的人拉走马匹,也看到他们把重伤者留了下来,但是因为心中对原际还有点感情,也就都默认了。

    至于严默的担心,几个战士头领心知肚明,这很有可能会变成事实。

    猎趁机想向严默进言,看能不能派人把离开的人追回来和他们一起走,可在他开口之前,就听到默大人长长叹息了一声,对战说道:“阿战,你说我们请黑森林的主人帮忙,请枫族一路上多多照看他们,如何?”

    狰和猎等人全都惊讶地看向严默,但同时他们又觉得默大人会说出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奇怪。也许默大人有时比较冷淡,跟不熟的人也不怎么说话,但他的心真的很好很好!

    原战多精明啊,而且他差不多已经摸透了他家祭司大人的本质,默一张嘴,他差不多就知道下面要接什么。

    于是,这个男人狠狠皱起眉头,一脸不愉地恶狠狠道:“凭什么?我们让黑森林主人同意我们从森林中走已经付出很大代价,再提要求,谁知道它们会让我们用什么交换!”

    原战声音吼得很大,保证让三百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本来远处没有听到严默说话的人,听到原战这句话,都在互相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有蓝蝶等人传话,很快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些人还顾念着以前的感情,有些人则觉得自己是被抛弃一方,凭什么他们有了好处还得顾着抛弃他们的人。

    三百多人,觉得不爽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而人的情绪最容易在密集的人群中传染开,当大家都在表示愤怒时,原本没有多少怒火的人也被挑起了怨恨和愤怒的情绪。

    严默在心里微笑,这牲口总算还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嘴上则好声好气的,像是安抚原战的怒火般道:“我们已经把他们带到这里,总不能半途而废。”

    “是他们要离开,是他们先抛弃了我们,又不是我们离开他们!”原战怒。

    “首领大人说得没错!”人群中逐渐发出鼓噪声,不少战士和女人都在喊:“管他们干什么!我们走我们的!”

    “就是!如果是我们,他们才不会管我们死活!”

    “默大人,他们有老祭司,你就别担心他们了!”

    “可是那些孩子无辜……”严默暗中搓搓自己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一脸为难,想来想去,他很无奈地对所有人道:“那我请九风大人路上跟着他们吧,这样,至少他们不用担心被野兽偷袭。”

    为了减少人渣值,他也不可能不管那些人,指南到现在还没有给他计算救下原际部落的总点数,这表示什么?

    严默推测,要么指南还不承认原际部落的人已经完全脱险,要么就是跟他许下承诺说要带他们前往九原附近安家有关系。他觉着,答案很可能是后者。

    原战冷着个脸,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默大人!”很多战士在此时都觉得自己选对了,默大人绝对比老祭司更适合做一个大部落的祭司,默大人连对别的部落的人都有这样的好心,那他对自己部落的人得要多好?有他在,部落一定不会再有很多人被吃掉、被抛弃、被当作奴隶交换。

    而且……战士们火辣辣的目光直射原战的脸,战曾经说过什么来着?他能这么快升级、变得这么强大都跟默大人有关?

    如果他们跟着默大人,那么他们是不是也有机会变成五级……不!哪怕只是四级战士也好!

    猎在心里举双手赞成严默的提议,这可要比把人叫回来一起走还要好,毕竟离开的人和留下的人之间已经产生巨大裂痕,今后再走在一起,恐怕就会像默大人说的那样,会生出很多事端——他就算听不明白什么是矛盾,但大意能理解。

    “也只有默大人会这样做。如果换了老祭司,我呸!”夏肥狠狠啐了一口。她因为长得壮实,有好几次都差点被老祭司推出来当两脚羊,如果不是猎和猛护着她,她早就死了。

    夏肥的看法几乎代表了所有人的想法,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同情原际那些离开的人,现在大家只觉得那些人占了他们天大便宜。

    山神九风大人要一路跟着保护他们呢!那他们还愁什么呀?

    可山神九风明明是他们的守护神,凭什么要去保护那些抛弃他们的混蛋?

    祖神祭司默大人是他们的,五级战士的原战是他们的,山神九风大人也是他们的!都是他们九原的!

    人的想法转变,有时真的就在一念之间,稍微立场改变一下,想法就完全不同。这时,别说同情了,现在在场所有人都恨不得严默收回他刚才说的话,赶紧走自己的。

    严默把三百多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在心里满意地笑,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如今他这么一搞,不但可以继续帮助他减少人渣值,这留下的三百多人的心也差不多全部给他收拢,更不会再对离开的人产生丝毫愧疚心理。另外走的那些人也都认识九风,只要看到九风跟着他们,当他们再次相遇的那一天,知道真相时,想必他还能再笼络一部分人心。

    原战见目的已经达到,当下打头进入森林,其他人也开始陆续跟进。

    严默当着大家的面履行了诺言,很多人亲眼看到他走到溪边空畅处,把手指插/进口中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声。

    在不远处和铁背龙崽玩耍的九风身体一侧滑就飞了过来,立在严默旁边的大石上,“桀桀!”默默,不要理这些笨蛋,我带你去玩吧,我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

    严默抬手踮脚抚摸它胸前的软毛。

    九风被他摸的舒服得直发出“咕噜噜”声。

    严默让九风低下头,低声对它说了些什么。

    九风听着听着就炸毛,先是不愿意,发出生气的“桀桀”叫声,后来被抚慰了,勉强同意。

    “桀——”那你要快点从林子里出来,你要迟出来一天,我就吃掉那些两脚怪十个!

    “好,我一定会尽快出来。”严默心想,你想吃多少个吃多少个,不过你不是说你不吃两脚怪的吗?

    “桀——”我不会管他们!

    “不用你管,只要你跟着他们就行,反正你在外面也是玩,你可以和铁背龙一家逗他们玩,吓唬吓唬他们。”

    “桀?”可以?你之前不是说不可以吗?

    “人不一样了嘛。跟着我走的才是自己人,以后都是你的子民。走在林子外面的,不算!”

    “桀——”九风高兴了,它早就想弄几个两脚怪玩玩了。

    “别玩太小的,那种太弱,你找大只的玩,还有尽量别玩死。”

    “桀!”知道啦。

    一人一鸟商量妥当,严默也跟着队伍走入森林。

    人数被清点了三遍,包裹重伤者在内,他们一共有三百三十五人,战士占到近两百。

    所有人在进入森林时都很紧张,这跟原战三令五申让他们小心也有莫大关系。没有人要求闭嘴,但大家都奇异地保持了沉默,就连不懂事的小孩子都不敢怎么闹腾。

    原战是领路者,所有人都跟着他。

    枫族按照严默提供的路线图在前面带路,但枫族没有露面,随行的都躲在暗处,除了原战和严默,其他人也无法分辨旁边立着的是枫族还是普通枫树。

    原战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明明没有看到前面枫族的影子,但他就是知道要怎么走,似乎森林里所有树木都在向他指明方向,这种感觉跟他走在地底时很像。

    也许他应该问问默,那颗从他体内消失的种子是不是不止在他胸口长出一枚嫩叶那么简单,它是不是对他身体有更大影响?

    默说他融合了那枚种子,但是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也可以像控制土壤一样的也可以开始控制植物?

    除了原战,包括冰在内的二十八名战士也觉得走在树林里似乎让他们更舒服,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只知道默大人和枫族做了交换,让枫族把他们救了回来。

    严默答应老萨玛不会说出死种的事,所以就算原战问起,他也只是给个冷眼,什么都没回答。

    在林中穿梭的日子很枯燥,不知是枫族带的路比较安全,还是林中野兽感觉到五级战士的强大和近两百名战士的杀气全都避开了,路途中虽然有人受伤,但基本都是脚崴了,或者被石头、树枝划破之类的小伤。最严重的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嘴馋吃了路边的浆果,差点死掉,严默当时正要冒险把这个孩子找个机会带入实验室救治,枫族送来了浆果之毒的解药。

    不过它们还是没有露面,解药直接给了原战。

    小孩被救回,队伍再次出发。

    走着走着,严默就发现枫族还是对他们有所保留,它们带的路离指南提供给他的路线并不完全重叠。

    他为什么能知道这点?

    因为那张地图就像魔法地图或者导航仪一般,凡是他走过的地方都有一个红点在移动,这让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自己与既定路线偏离了多少。

    还好最终方向仍旧是对的,而且与既定路线偏离得并不太远,基本还算是保持了平行。如果按照指南提供的路线,大约他们就要从黑森林最中心穿过去才行。

    在林中穿行的日子中,原战一直遵守和老萨玛的承诺,在黑森林中猎取野兽很克制,每次都只取恰恰够大家吃个六成饱的肉类。

    不过林中还有些野菜和山菇补充,倒也没让大家饿到。

    严默一路也收获不少,黑森林是个宝地,可惜没时间让他仔细翻找,不过就是这么一路走来,也让他发现了野葱、野姜和很多他急需的药草。

    看到野姜,严默差点把嘴笑裂了,这玩意在战略意义上可和棉花差不多!

    在原战和严默带着人在林中抄近道时,正在绕路的原际部落的人高兴地发现,山神九风竟一直跟着他们。

    一开始九风追上他们时,他们还紧张了好一会儿,害怕山神九风已经知道他们放弃了少年祭司。

    而九风也确实惩罚了他们,它把部落里最健壮的战士挨个用爪子抓起来扔给铁背龙崽玩耍——让他们跑着给铁背龙崽追!

    可怜那些战士被提回来时,都累得口吐白沫了。

    酋长壕也没有逃过这一劫,他主动去恳求九风,让它饶了他们,结果被九风抓起来又扔下去,在壕快要落到地面时,它再冲下来把他抓住,就这么反复抛投抓几次,差点把壕给玩死。

    老祭司秋实害怕了,想要杀人祭祀九风,结果九风却在他们要动手之际,用翅膀把所有人都扇飞。

    老祭司以为九风不喜欢这批祭祀者,又换了一批,又被九风扇飞,几次之后,总算明白山神九风根本看不上他们的献祭。

    但经过这几次献祭,老祭司觉得山神大人似乎对他产生了一定好感,有次还给他扔了一颗山羊的脑袋。

    再加上九风一直没有离去,总是和铁背龙一家跟在他们后面,行保护之实,老祭司忍不住沾沾自喜地想:他是否已经得到山神大人的认可,以后他是不是可以获得更多的力量?祖神大人是否也会来梦中见他?

    如果真是这样,他想要乞求九风、乞求祖神赐给他更长的寿命,他还不想死。另外,他不想变得跟以前的祭司一样,到老就会成为傻子,为此他到现在都没敢把全部传承传给秋宁,只教给了他最简单的部分,因为他深信,一旦秋宁成长,他的能力就会被秋宁“吸”走。

    如果祖神能让他变成少年,那就更好。秋实深深记得那少年祭司可是从白头变成了黑发!

    随着时间过去,老祭司越想越远,他甚至直接跟壕提起:以后到了九原,他们可以直接占领九原部落领地,毕竟他们的首领和祭司都死了,九原部落不可能没有祭司,而山神九风大人已经认可了他,他做九原的祭司是祖神和伽摩大神的意思。

    壕没有回答他,老祭司只当壕已经默认。

    老祭司不知道的是,在他找壕说话的时候,跟在他们后面的九风也正在跟铁背龙崽嘀咕。

    “桀!那个老两脚怪太笨了!一开始,他会把那些两脚怪绑起来让我扇着玩,那样我一扇翅膀,他们就会骨碌碌滚好远!”九风表示朕心甚慰。

    “昂!”

    “桀桀!他还会扭来扭去、跳来跳去,还会喷烟雾!”

    “昂!”

    “桀!可是我把吃剩下的羊头扔给他,让他把自己脑袋揪下来给我玩,他竟然没明白!他真是太笨了!桀——!”

    同一时间,在同一片大陆的另一边广袤的土地上。

    自上一代大巫抵牾大人去见母神后,成为部落新一代大巫的蛰黎满头冷汗地趴在圣水池边,吃力地抬起头,露出了一双没有瞳仁的白色眼球。

    部落首领,正值壮年的附典酋长对蛰黎跪下,托起他的手腕,“我的大巫,你要告诉我什么?”

    蜇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指甲都抠进了附典的肉里,他颤抖着身体,用尽全身力气,瞪着白果眼向附典吐出了他继承大巫之位以来的第一个预言:

    “巫运之果!我看到了巫运之果!它在黑色的森林中行走,住在水里的人鱼迎接了它……部落必须得到它!巫运之果必须属于鼎钺部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