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8章回13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从进入黑森林那天开始算起,历经整整二十天,严默一行人终于走到了黑森林与青渊湖交界的地方。

    之后再沿着大如内海的青渊湖岸边向南绕行,就能到达九原的领地。

    三百多人一走出森林看到波光盈盈的湖水就发出了欢呼,就好像被囚禁多日的人终于得到自由一般,很多人迫不及待就跑到湖边舀水洗脸。林中也有溪流,但是那些小溪和水潭又怎比得上这种一望无际的蓝天碧湖?

    严默完全能理解他们的举动和心情,别说这些没有在森林中生活过的人,就是前世经常跟着向导进深山老林的他,也差点受不了。

    黑森林,黑森林,严默直到走了这一遭才明白这里为什么被叫做黑森林。

    里面植株之茂密完全超越了他前生所看过、进过的任何一个森林,大半个月时间,每天都在茂密的树林中穿梭,抬头只能看到零碎的阳光,有时树木长得太密,白天都像阴天,更不要说晚上。加上高大的树木太多,周围又一直都是类似的景色,走得久了,人很容易产生迷茫和压抑感,更会疑神疑鬼,晚上小孩子起来尿尿,也经常吓得哇哇大哭,大人都不敢离开人多的地方。

    如果不是他看出不对,一路想方设法放松大家的情绪,并不停地说就快出去之类的话,恐怕就算没有野兽和其他种族的攻击,这三百多人最后能有多少人走出来还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严默虽然一直都在安慰别人,但其实他才是最紧张的那一个。

    他始终无法完全相信老萨玛和枫族,不是因为它们的种族,他对任何人、任何智慧生物都是同样的提防。就是九风,也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共同生活,才取得他的信任。

    直到今天终于走出黑森林,看到了广阔无垠的青渊湖,他才缓缓吐出一口郁气。至少此时,他已无后顾之忧。

    原战看他没跟上,跟旁边的狰交代了一句,转身走了回来。

    “你带人走远一点,到傍晚再在湖边扎营休息,我会在林中待一段时间,你们不用等我,我解决问题后会自己回去部落。”严默站在树木阴影中道。

    站在阳光下的原战似乎很不喜欢这种分界,主动走进阴暗中,走到严默身边停下,目光下意识落到严默的小腹处,嘴唇绷成了一条直线。

    “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严默解释道。那天早上原战醒来,他也跟他解释了关于巫运之果的事情,原战作为部落首领,这件事必须告诉他,不过他稍微改变了一下说法,只说要培育巫运之果化身为生命之子需要老萨玛帮忙。

    “你真的不是想要弄死我们的孩子?”

    严默眼皮子抽搐,“……我跟你说了多少次,生命之子不是你儿子!”

    “不要弄死他。”一向给人以狠毒凶残之感的原战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恳求之色。

    严默简直跟这人没什么好说的了,自从他告诉对方,巫运之果如果培育方法得当就可以化身为命运之子,这牲口就认定这枚果子就是祖神赐给他和他的孩子!

    “别跟过来!赶紧带人离开!”

    原战止住脚步目送严默走入森林,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他一直没有告诉默,自从那天醒来,每当晚上他靠近默时,他都会听到一个小孩子向他哭泣求救的声音。那个孩子还不会说话,但他的哭声中充满害怕,他怕默杀死他!别问他怎么知道的,反正他就是能感觉出来!也许这就是父子天性?

    相处这么长时间,他很清楚他的祭司大人绝不像他的脸一样憨厚老实,更不是心软心善之人。而默一直都想离开他,一旦他有了孩子,他就有了弱点,如果他是默,他也不会让这个孩子来到世间。

    是,他在怀疑他的祭司大人,怀疑他根本不是想要培育出生命之子,而是打算弄死他们的孩子。

    他不能允许他的祭司这么做,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还是他和默的孩子,这是祖神的赏赐,也许以后就没有这个机会了,他必须要保下这个孩子!

    但他要怎么做?

    原战盯着严默身影消失的方向,不让他跟进去?哼哼!他原战是那么乖乖听话的人吗?

    他家祭司大人说的?那也要看吩咐的内容是啥!

    原战掉转头,他得先去吩咐狰走远一点扎营等待他们,顺便再跟青渊湖里的人鱼打个招呼。

    严默完全不知道他家牲口已经被巫运之果的另一个意识所迷惑,更不知道这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变故。懒得再和原战多话的他,就这么直接退回树林,等待老萨玛出现。

    老萨玛很快就出现了。

    “您来的真快,您不会一直跟着我们吧?”严默开玩笑道。

    老萨玛哈哈笑,“我的根系已经遍布这座森林地底,只要在这座森林里,我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地方。”

    严默好一会儿说不出话,这座黑森林有多大?他们在林中走了二十天才走出来,这还是走了直路的结果,他们人多妇幼多,林中也不是很好走,但有枫族暗中移动树木为他们让开道路,基本上一天也能步行约二十五公里左右,二十天下来,就是五百公里。

    从指南提供的地图来看,这个距离只是黑森林靠近青渊湖的一小部分,后面还有个大尾巴,而那个大尾巴已经超出了地图的显示范围。

    老萨玛的根系竟然遍布整座森林,那它想要弄死他们真的不要太容易!他该庆幸对方心胸宽大,还是该庆幸肚子里揣了枚巫运之果?

    哈!巫运之果,果然是会给巫者带来运气的果子。

    严默忽然想到一件事,“那么我想您一定知道一种皮肤灰绿、身材矮小的类人族。”

    “你是说魑族?”老萨玛声音中的笑意消失。

    “我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我见过它们,大概到我腰部这么高,牙齿尖利,会使用工具,语言简单,生性凶残,喜食人。”

    “那就是它们了。”老萨玛的声音中充满不喜,“那是一个贪婪的种族,在黑森林为祸巨大。”

    “是您和枫族把它们赶出了黑森林?”

    “不,它们虽然贪婪,但并不敢进入黑森林中心,也不敢轻易招惹我枫族,平时它们都生活在靠近龙背山那一片林子里。我也很奇怪,有一天,它们就像是遇到了极为可怕的天敌一般,非常慌乱地逃进森林深处,我本想驱逐它们,它们却自己跑出了黑森林。”

    “您不知道原因?”

    老萨玛摇头,“我去它们住的地方看过,没有看到任何被攻击的痕迹。”

    “那段时间有谁经过或穿过黑森林吗?”严默心中生出一股莫名不安。

    老萨玛再次摇头,“偶尔也有人类会从父神山那边过来穿越黑森林,或在林边打猎采药之类,但是那段时间,并没有任何智慧生物进入黑森林,也许让魑族害怕的东西只是从它们居住的林边经过,如果是这样,我不特意留意的话就很难知道他们是谁。”

    这是一个谜,严默见无法知道答案,只能暂时放进心底。

    老萨玛也因为严默这次提问,而把这件事放到了心头,并打算再到魑族曾居住过的地方和周围好好寻查一番。不过这都是以后要办的事情,它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某个躲在地底偷听的不老实孩子。

    五级战士虽然厉害,但对它来说也只是一个稍微厉害一点的小孩子而已,更何况土系战士遇到木系的长生族总是会吃点亏。

    老萨玛笑了,既然你有幸融合了我枫族的活种,那么便在底下好好体会一下木系能力的厉害吧。

    严默并不知道原战跟了进来,他还在思索其他问题。

    “你是不是害怕?”脚底下正在和某五级战士展开大战的老萨玛,看严默到现在还没有提出让它为他种上分枝,不由带着笑意问道。

    “有点。”严默实话实说。

    “如果你害怕,可以不这么做,也许……”

    “不!”不等老萨玛说完,严默就打断它道:“我已经决定,来吧!”

    老萨玛却没有立刻动手,“我再提醒你一次,这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忍耐过去的痛苦,如果失败,你的下场会很糟糕。而且就算成功,你也只能压制那个懵懂的意识,并不能杀死它。况且你想要和巫运之果沟通,也不能消灭它的原本意识,除非……”

    “除非什么?”

    老萨玛沉吟许久才道:“除非你的孩子能完全控制住巫运之果。”

    “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先压制住那股邪恶的意识,对吗?”为了自己的儿子,严默硬是把巫运之果的原本意识定性为邪恶。

    老萨玛发出笑声,严默的小心思它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祖神既然能让另一个魂魄进入巫运之果,那么不管结果是什么,都将是神的意思。神可不只是给予慈悲,他们有时也顽劣得很。

    “孩子,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巫运之果中两个魂魄都是你的孩子?”

    “什么?!”严默完全没有想到这点。

    “之前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巫运之果中有两个魂魄,我一开始以为是神的意思,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有的智慧生物能让生命之子化身,而有的却只能养育出贪婪的巫运之果?”

    “因为……”

    “因为智慧生物总是有善恶两念。”老萨玛给出答案,“我在想,巫运之果也是同样,它一开始懵懂,只有最单纯和最原始的吃的欲/望,只有养育它的智慧生物告诉它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它才能学会分辨,进而成长。孩童纯真,但也邪恶,就如巫运之果。”

    随之老萨玛郑重其事地道:“也许你想的不该是怎么压制和消灭那股邪恶的意识,而是从现在开始就教导你的孩子,让他勇敢面对真实和全部的自己,并开始成长。”

    “可如果巫运之果真有两个魂魄呢?而且那天你们的小小萨玛也确实压制住了那股邪恶的意识,如果巫运之果中的两个意识都是我的孩子,那两个意识应该都被压制才对。”

    “不,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祖神也许把你孩子的灵魂给分割了,其中一个只有懵懂的意识,只知道最基本的欲/望,而另一个却拥有你孩子的全部记忆。”老萨玛的声音很柔缓,“但懵懂的意识可以直接控制巫运之果,甚至影响到外面的智慧生物,而拥有你孩子记忆的意识则藏在更深处,只有这样才符合巫运之果的成长规律。”

    严默听懂了,“您是说我不能一味压制那股懵懂的意识,而是应该让两个意识融合,让我儿子的灵魂变得完整,对吗?”

    老萨玛很欣慰地点头,“任何智慧生物,任何生命,都有最原始的欲求,因为这种欲求,生命才得以延续。神从来没有要求我们要泯灭欲/望,而是希望我们能控制。只拥有你孩子记忆的意识没有最基本的欲/望,他又怎么可能变成真正的生命活过来?孩子,好好想一想,你要的是拥有你孩子记忆的巫运之果,还是想要回你孩子完整的灵魂?想好了,想仔细了,千万不要被表象所迷惑。”

    严默陷入两难之中,老萨玛说的都是它单方面的推测,他不敢赌。

    “您说了,就算我成功融合返魂树幼芽,也只能压制那个懵懂意识而不能消灭,对吗?”

    “对。”

    “而您在那天早上也跟我说过,巫运之果平时只能通过诱惑寄主来得到养分,一般不会主动攻击血肉生物,而木系长生族对它吸引力最大,但也要长生族先碰触到它,它才会吸取长生族的生命力,对吗?”

    严默对于巫运之果获取养分的方式直接理解为:巫运之果就是婴儿,木系长生族的生命力对它来说就是最好吸收的奶/水,而其他食物它也能吃,但必须要别人先帮它处理一下,比如直接把鲜血淋它身上。

    “对。巫运之果在没有变成生命之子之前就像一只打不死的蚊子,虽然不厉害,但任是拥有十级战斗力的长生族都拿它无可奈何。饿死它和火攻是唯二的方法,可饿死它需要相当长久的时间,火攻也需要相当大、相当持久的火焰。”

    “那么如果它一直得不到养分,是不是就会从寄主身上直接攫取?”严默觉得巫运之果会钻进它体内,可能就跟感觉到他死不掉有关系。对方会不会误以为他也是某种比较好吸收的长生族?

    老萨玛瞅着严默不说话了。

    严默愣是从对方的木疙瘩上看出了对他的浓浓同情之意。

    老萨玛实话实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被巫运之果钻进体内,你怎么能活到现在?”

    严默嘴角抽了抽,“给我种分枝吧。我可不想将来被吸成/人干。”

    老萨玛最后问了一遍:“你决定了?”

    严默不容自己后悔地重重一点头。撇开他儿子不谈,如果返魂树分枝能在他体内成功发芽,他也能成功融合,那他不也可以凭借这点压制住巫运之果,让那小混蛋没有养分吸收,迫使它不得不滚出他身体?

    “那么跟我回去我族萨玛幼苗所在的地方,只有在那里,我才能在不惊动巫运之果的情况下把分枝种入你体内。”

    “我要在那里待多久?”

    “待到你体内的分枝发芽为止,我会想办法让这个过程加快,避免你的生命力流失太多,但那也需要至少三五天时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