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9章回19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四天后,严默从黑森林里走了出来。

    一出森林就看到原战正一身狼狈地从地上爬起。

    “你干嘛去了?”严默奇怪。

    某男的脸黑得像墨汁,就回了两个字:“打架。”

    “和谁?”

    原战闭紧嘴巴。

    严默上下扫了他两眼,放嘲讽:“被老萨玛教训了?活该!让你跟踪我。”

    “孩子呢?”

    “……还在。”

    “哦。”原战提起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但刚一靠近严默,他又炸了,“我怎么感觉不到他了?”

    “你能感觉到它?”严默挑眉。

    原战哼哼,“他是我儿子,我当然能感觉到。”

    “那是巫运之果,别被它诱惑了。”严默随口提了一句。

    同样的话,原战之前就听严默说过,但他是否会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否则就不会有鬼迷心窍、执迷不悟这些说法。

    严默见他不再一口一个儿子的提,拔腿就走,回去部落还有一大堆事要做,从现在开始真正一分钟都耽误不得。

    原战伸手一把拉住严默,“你好象……”

    男人上下打量自家祭司大人,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啊,三颗!你变成三级战士了?”

    严默点头,眼中有着一丝淡淡的骄傲,这四天中他可是对自己下了狠手,如果不是他有这样一具不容易死掉的身体,以及那间实验室,换了任何一个人,就算能活下来也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原战在抓住默的手腕时,心中一跳,他的儿子还活着,他没有听到哭声,但他就是能感觉到。而且他还能感觉出来,他儿子现在变得很虚弱。

    默对他们的孩子做了什么?

    他要怎么做才能保留下这个孩子?

    “走吧,再不回去,狰他们可能又要返回来找我们了。”原战没再多说什么,神色一收,所有心思全部藏进肚中。

    “不知道部落现在变成什么样了,等回去后,得赶紧把外城墙也建起来,另外,我们得划几块地,我要移种一些重要植物,还有……”

    两人商量着回去后着重要办的事,边走边说。

    直到两人走远,老萨玛才从一棵树根下冒出,拄着权杖眼望两人背影。

    总算走了!

    老萨玛怎么也没想到那少年祭司竟如此……与众不同,分枝种进他体内不到半天就开始发芽不说,这人在融合返魂树幼芽时竟然半途突然消失,直到今天早上才出现。

    问他去了哪里,他只神秘一笑。

    如果只是失踪那也就算了,但这人消失了三天半,出来后就变成了三级能力战士,最重要的是他的模样竟然没有一丝改变!

    这绝对在老萨玛意料之外。

    它跟严默说的话都是实话,只不过有几句最重要的话,它没说。

    以前也有过血肉生物被栽种长生族的种子或分枝,但极少有谁能坚持到融合完成的那一步,就算能坚持到最后的,融合完成后也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融合,又怎么可能只是得到另一种族的某个能力那么简单。

    老萨玛跟严默提出用栽种返魂树分枝的方法来压制巫运之果这点没错,但它也有私心,巫运之果化生后的生命之子对于长生族异常重要,如果能让生命之子在长生族手上长大,那才是最好的。

    严默如果能熬过融合之苦,最后他也不会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如果途中它再加一把力,把严默变成半人半树、甚至返魂树占主体的生物完全有可能。

    就算严默对自己的样子不喜,但已经变成那样的他势必会被人类排斥,到时候他只能选择留在黑森林,或者更加亲近长生族。

    可是这个少年祭司也许真的得到了祖神宠爱,他消失到连它都无法察觉的地方,又完整地再次出现在它面前。

    模样没有一丝改变,而且……

    “返魂树的基因非常强大,如果不是我,换做任何其他人类,现在都不可能还是人类的模样。”那少年祭司一出来就这么跟它笑着说道。

    老萨玛有些词没听懂,但大意能理解。虽然被戳破打算,但它也没觉得羞愧或难过,它并没有说谎,它给过少年选择的机会,也告诉过他融合很危险。

    少年在笑,但笑意并没有进入眼中。老萨玛也不紧张,它不觉得这少年会在这时候挑衅它,只要这少年不傻,它应该知道得到长生族帮助,比和长生族为敌要好得多。

    果然那少年说完那句话后就话音一转道:“不过也因为这次机会,你让我摸到了植物和人类基因某个共同秘密的门槛,同样验证了我当初的想法,我没有错,天下所有生物的基因其实……”

    少年的话没有说完,他面貌憨厚,之后吐出的语言却极为无赖,“老萨玛,老爹,看在我变成了您半个同族的份上,不对,看在我是您半个儿子的份上,您作为父亲,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儿子一点见面礼?”

    儿子?父亲?

    这小混蛋脸皮也太厚了!

    老萨玛一想到少年讨要去的那些所谓的见面礼,它就忍不住心头滴血。

    给出一些植物,那没什么,黑森林里多得是。但这小混蛋竟然还敢跟它开口要枫族死种,而且张口就是一百枚。

    老萨玛气急,拿起权杖就揍他。

    这小混蛋也算是它半个后代,它揍他天经地义。

    别说一百枚,一枚它都不会给!

    至于小混蛋提的其他要求,也全都休想!哪怕对枫族有好处也一样!

    严默走到半途,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黑森林的方向。

    “怎么?”

    “没什么。”严默听到了风吹过树梢的声音,“哗哗,哗哗”似乎在向他告别,又像是在欢唱送走了瘟神。

    严默笑了,远远地对黑森林挥了挥手,又收回手放到唇边做喇叭状,对着黑森林大声唱喊道:“~兄弟们,我还会再回来的!~”

    “~滚吧,滚吧,别再回来了~”一阵静默后,一道齐声大合唱突然传出。

    严默得意大笑。这次他可是凭着一声老爹占了老萨玛和枫族莫大便宜,他能不得意吗?

    原战侧头看着笑得肆意的严默,他忽然觉得这时的默看起来与往日都不一样,就好像……人类长了翅膀。

    而那张让他中意的憨厚面孔这时看起来似乎更加顺眼,他觉得严默似乎变得更……好看了?

    严默被旁边男人火辣辣的目光看得有点受不了,正准备踹他,催他赶路,原战忽然一个大转身。

    “哗啦。”青色的湖水中冒出一个半身赤/裸的俊美男子,“果然是你们!”

    随着这男子冒出,他的身后又接二连三出现五名与他一样俊美健壮的年轻男子。

    “拉蒙。”严默露出微笑。

    拉蒙行礼,“祭司大人。”

    “好久不见,没想到会一出森林就看到你。”严默回礼。

    “这段时日我正好负责巡逻这一片湖岸。”

    “发生了什么事?”严默扫了眼拉蒙身后的陌生脸孔,敏感地问。

    “还不确定,只我族大巫让加强防守。”拉蒙含糊地道。

    严默没有继续追问,心底却暗暗警惕起来。

    一旁原战闻言也眉头微蹙,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忽略祭司和大巫的警告,哪怕那大巫是别族的。

    “叶星答应给小拉若十只烤羊的承诺做到了吗?”严默不动声色地转化话题。

    拉蒙哈哈一笑,心里也感激严默没有追问,大巫不让说出去的事,他们也不敢随便告诉别人,“我说那小东西怎么又长胖了一圈。祭司大人,这趟远行还顺利吗?”

    “还不错,我想你们应该看到了我的新族人。”

    “他们一走出森林,湖岸边负责巡逻的战士就已经把消息传回去,本来大家还在想这是一支迁徙的人类队伍,后来原战大人说明,我们才知道这些都是你们的族人。”拉蒙加重了“说明”两字,显然对于原战说明时的用的方法很不满。

    那几名人鱼战士也一起看向原战,目光都不太友善。

    原战撇嘴,他怎么知道湖岸边就有那些人鱼,想要联系他们,自然要先惊动他们,他只不过让近岸的湖底稍稍地动了一下而已。

    “这次出行,我收获不错,等我把东西弄出来,你们可以来看看有没有喜欢和能用的。”

    严默这么一说,拉蒙和几名人鱼的不满没说立刻消失,但脸色也都缓和了不少,拉蒙当即道:“你们的族人一直绕着湖岸走,我们一直在水中看着他们,他们很安全。祭司大人,还没有恭喜您,出去一趟回来,您已经是三级能力战士。”

    “谢谢。”严默诚心诚意地道。

    “哦,差点忘了,原战大人也是五级战士了,看来你们这次的远行比我们想象得要危险得多。”拉蒙就像这时才想起来一般,对原战也行了一礼,顺便道贺了一句。

    原战也没生气,这些人鱼都是看人说话,他们看顺眼的,怎么都好,看不顺眼的,管你是多强大的战士,照样不把你当回事。

    还好这些人鱼比较有眼色,对他一般,但对默一直都很尊重,也很友好。瞧,现在那人鱼已经主动提出要带默从青渊湖上直接穿回原际部落。

    原战冷冷地来回扫视拉蒙几人,可惜他不知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这句话,如果知道他一定会把这句话说给严默听。瞧那些人鱼笑的,这是不满自家大巫准备把默骗去吗?

    “部落里还好吧?大家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严默走到水边蹲下,抄水洗脸洗手,顺便喝了一口,他也不介意喝的都是人鱼们的洗澡水。青渊湖水质优良,直接当矿泉水喝完全没问题。

    拉蒙游到严默身边,很神秘地笑:“等你回去就知道了。至于困难,他们也确实遇到一点。”

    严默抬头,原战也暂时放下对人鱼的各种看不顺眼,走了过来,“部落里发生了什么事?”

    拉蒙轻甩鱼尾,很坏心眼地就是不告诉他们。

    严默笑,拉蒙这种神情,部落里就算有事也不会是什么大事,不过他和原战一个都不在,如果一个处理不好,任何小事都可能引起部落剧变。

    “拉蒙,你说你能带我直接从湖上走?”

    拉蒙让他稍等,转身没入湖水中,过了一会儿,再次浮出,不过这次他手中拖了一个约有一米长、半米宽,浮在湖面上很大的白色半透明物体。

    这是什么?严默怎么瞅,都觉得那玩意像是鱼鳔。

    拉蒙把那物体推到岸边,“小祭司大人,你趴在这上面,我可以把你拖到离九原部落最近的湖岸。”

    “……要趴几天?”

    拉蒙想了想:“我游得快,你又不重,大约五天左右就能到。”

    严默沉默了一会儿,转头对身边自从升上五级后身体又变得更加雄壮的男人道:“阿战,你去砍十几颗树,再弄些树藤,我有用。”

    在严默让原战砍树,教他和人鱼做木筏时,狰正紧紧盯着湖水。

    四天来,他一直感觉湖中有什么在跟着他们,有时候还能感觉到有什么在偷看他们。

    如果不是原战临走时告诉他,湖里有长得像人一样的人鱼,看到了也别害怕,更不要主动攻击,他早就把木矛投向湖中。

    “狰,大家都很不安,战和默大人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猎走到他身边,低声问道。

    狰收回目光,他就知道大家要忍不住了。

    虽然他已经向大家说明原因,也说了战和默大人会很快赶上来,但四天过去还不见两人身影,已经被抛弃过一次的族人们会有忧虑和不安产生也很正常。

    除了大河,猎几个年纪稍长比较沉稳的,知道原因后就没再多问,只每天用忧愁的目光看他。

    蓝蝶等几个年纪小的不敢来找他麻烦,但每天没事就围在他周围绕来绕去,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一天,两天……狰没有下命令,但整个队伍已经自动越走越慢,第三天的时候,一天下来才只走了第二天的一半。

    第四天,早上大家都不肯出发,这不,猎都被问得受不了跑来问他了。

    狰终于也忍不住,带着猎一起去找看起来似最安定的大河。

    “默大人有没有告诉你,他和战什么时候赶上来?”两名战士,一左一右在大河身边蹲下。

    大河摇头,他正坐在地上用牙齿顺着刚扒下来的羊皮咬,这样可以让鞣制出来的皮更软一点。

    “那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猎一把扯过他的羊皮,微怒。

    “担心什么?默大人说了,借道必须付出代价,他回去就是去完成这次和枫族的交易。”大河又抢过那块羊皮,他还要用这块羊皮给他的孩子做皮裙,大的那个已经不想再光着屁股到处跑。

    “战也这么说,他说他不放心那些树人,要回去看着默大人,可是这都四天了,他们还没能赶上来。”狰抬抬下巴,示意大河去看大家。

    “大家嘴上不说,可心里都在担心。战虽然说绕湖走不会碰到太大危险,但是这片土地太大。”狰远眺看不到边际的绿色大草原,这片草原和这个大湖代表了生机,但同样也隐藏无数危险。

    这里不再是他们熟悉的地盘,每走出一步,他们都要小心。战士们都很紧张,每天都绷得紧紧的,如果战和默大人在还好,不管路途怎么艰险,他们都不怕,可问题是两人现在一个都不在!

    “狰!猎!”有战士飞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有人往这边来了!很多人!战士们全都拿起武器来!”

    几名战士头领听到喊声一起站起,狰当即跃上一块大石,对着族人大吼:“所有人都起来!女人和孩子站到湖边,三级战士对外,二级战士站后,列队!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