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0章回14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人群越来越近,当狰带领战士列队严阵以待时,对方在离他们约木矛可以飞出的最远距离外停了下来。

    狰见对方队形疏散,手上也没多少武器,大多人都赤身裸/体,便明白这是一支没有自己战士的野人部族,但他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这些野人也许爪牙不够尖利,但有头脑的他们可比一般野兽厉害得多。

    “你们是哪个部落?如果这里是你们的领地,我们只是经过这里,很快就会离开。”雕得到狰示意,大声对远处喊道。

    一阵静寂后,“哇萨拉啊奔……”对面发来喊声。

    几名战士头领互看,他们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那赞答!那赞答!”对面不住重复这个喊叫声。

    语言不通绝对是一个大问题,狰把眉头皱成了疙瘩,大喝一声,命令第一排战士把长矛矛尖全部指向地面。

    “唰!”第一排战士垂下矛尖的动作整齐划一。

    这一手显然吓住了对面的野人部族,不过他们从对方改指向地面的矛尖也看出这些强大的男人们对他们并无敌意。

    慢慢的,野人部族站在最前面的人群中走出一个人。

    那是一个少女,年纪不大,看上去最多十六七岁,皮肤被太阳晒成健康的棕色,长发披肩,浓眉深眸,睫毛浓长,眼线天生,鼻梁笔直,嘴唇厚实,竟是异样的漂亮和性感。

    当然,九原未来的战士们并不知道性感这个词,他们只是在看到这个女人走近后,齐齐吞咽了一口口水,有很多没有女人的战士眼睛亮得都能照瞎人。

    少女只下/身围了一条皮裙,身材不算特别傲人,但年轻是她最大的武器,加上她异常醒目动人的外貌,很少男人看到她能够不动心。

    九原未来的战士们也很不争气,不少前排的年轻战士的皮裙都翘了起来。

    在走到中间位置时,少女停住,转身指向自己后方遥远的山峦,“格兰玛。”

    随即,少女又转回来,两臂张开比划了一个很大的范围,接着高举手臂,踮起脚尖,大声道:“那赞答!”

    随后,少女又转身对自己的族人做了个抓取的动作,再转回来,面对狰等人,做了个大吃大嚼的模样,同时边做动作边道:“那赞答,塔拉,格兰玛。”

    猎看向狰,问:“看懂了?”

    狰点头,“这些人来自一个叫做格兰玛的地方,他们的部族很可能也叫格兰玛。那赞答大概是什么野兽,比他们高大,会吃他们。”

    “所以他们逃到这里来了?”

    “很可能。”

    少女停止做动作,两眼紧盯着他们,尤其是最为高大健壮的狰。

    狰对她点点头,示意一名战士从队伍后面扛出一只羊,送到少女面前。

    少女抓起那只羊,非常轻松地往肩膀上一扛,抬头对送羊的战士笑笑,又对狰笑了下。

    送羊的战士好不容易抵抗住诱惑没有直接扑上去,一步步不舍地倒退回来,一进队伍就被旁边几个战士接连打了好几下。

    少女扛着羊回去族人所在的地方,过了一会儿,那些人往后退了不少,但并没有离去。

    狰不喜欢这种旁边有威胁存在的感觉,哪怕对方看起来战斗力不如他们。

    “让大家准备出发,任何人不准再在原地停留!”

    “是!”几名战士头领知道厉害,立刻分头去执行狰的命令。

    原战在生闷气。

    木筏做好了,人鱼们就跟刚得了什么好玩的一样,拖着木筏就游得飞快,转眼就只剩下一点影子。

    当然,人鱼们拖的不止是木筏,木筏上还有默。

    原战其实真的很想很想和他家祭司大人一起乘坐木筏回去,但是他还有他的职责,他还得追上狰他们,虽说他请那些人鱼帮他们看着点族人,但他并不是特别相信他们。

    但是自己主动不上去,和被人硬赶下来那绝对不是一回事!

    他不过就好奇那木筏站上去、坐上去什么感觉,他不过就是没踩过漂在水面上的东西,身体晃了两下,就被那些人鱼大肆嘲笑,最可恶的是默也看着他笑,还挥手让他赶紧下去,让他别耽误时间。

    鸟人,哼哼!

    人鱼,哼哼!

    迟早把你们都抓来烤了吃!

    原战尽全速赶上大部队时,刚好是傍晚日落时分。

    巡逻的战士第一个看到原战,当即发出高喊。

    正在点火堆准备晚饭的人们听到喊叫,很多人一开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他们清楚地听到“首领回来了”的叫声时,这才反应过来。

    人们发出高兴的喊叫,连正在烤着的肉都顾不得了,全都起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最后还是狰大声命令战士头领,再由战士头领一层层把命令传递下去,一个压一个,这才把兴奋的人群全都赶了回去。

    原战和狰等人一见面,就把严默先从青渊湖赶回部落的事说了。

    听说传说中的人鱼亲自为默大人拉什么木筏,并允许默大人从他们的领地通过,狰和战士们嘴上不说,心里都觉得非常骄傲。

    他们的祭司大人可是能带领大家从可怕的黑森林穿行,而且能一个不拉地全部带出来,一路还有黑森林的主人枫族帮他们开路。

    长生族,人鱼,这些都是原际部落以前也许听说过,但从没有接触过的神秘种族,在没有离开原际部落之前,他们从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能见到这些神秘种族,还能得到他们的帮助。

    恐怕这些只有得到祖神亲自传承的默大人才能做到吧?

    有着这样祭司的九原部落到底是什么样?

    他们以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包括狰在内,所有人都忍不住对未来的生活浮想联翩,只不过他们这时不管怎么想象,也无法想象到他们到达九原后看到的实际景象竟会是那样的惊人!

    原战一回来,原本不安的人心立刻全部安定下来,人们的脸上全都出现了笑模样,就连晚饭都多吃了不少。

    饭后,原战正在和狰商量事情,有战士跑过来蹲到他们身边,低声说了两句话。

    “全是女人?”狰问。

    “是。”

    “没有武器?”

    “没有。”

    狰看向原战。

    原战,“游族?”

    “不是。”狰摇头,“我正要跟你说,是一支野人部族,说的话我们听不懂,跟了我们一天。”

    原战很粗野地抓了抓皮裙下面,挑眉道:“让她们进来,战士们随她们挑。”

    那名少女带着将近一百名女人过来挑选男人。

    语言不通没关系,她们在白天已经看过这个部落男人的强大,而强大的男人可以让她们生下强壮的孩子。他们部族急需增加人口,这些强壮的男人在这时出现,简直就是父神给他们的恩赐!

    这些女人的进入,让休息地很是骚动了一番。

    还好原际部落的男人们从小接受战士的训练,就算这时候也还记得自己的职责,该巡逻的人就算再心痒难熬,也还是会尽心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只不过在换岗时会稍微有点急躁而已。

    这个也许叫做格兰玛的部族女人都非常强悍,有些战士有看中的女人,急吼吼地就要把人按倒,结果却被对方一脚踹开。

    这些女人是真的在挑人,身材不健壮的一律不要,她们还会掀起战士的皮裙直接看,如果那里的大小模样她们看不中,同样不要,有些哪怕做到半途都能被她们掀翻。

    如果她们有看中的男人,她们会非常直接地过去表达想要的意思。如有战士拒绝,她们也不生气,再挑下一个。

    那名少女最吸引人,但却没有战士去碰她,大家都下意识地认定这个女人必须属于战士头领,甚或首领。

    而那名少女中途也没有丝毫停顿,她的目光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当她看到狰时,立刻朝他直直走了过来。

    当她走到狰面前时,也看到了处在火光阴影中的原战。

    少女的眼睛亮了,她看看原战,又看看狰,似乎哪个都舍不得放弃。

    猎和大河等人发出几声怪笑,很识趣地离开。

    少女走到两人中间,一腿弯曲跪坐到地上,伸出手,抓住狰的手掌,缓缓放到自己挺立的右胸上。接着,她又抓起原战的手,让他握住自己的左胸。

    少女按住两只厚实粗糙的大手,闭上眼睛,发出一声轻轻的喘息。

    原战感受到手掌下的柔软,有点不适应。属于少女的特殊体味直往他鼻孔里钻,他开始感到下/身的变化。

    睡,还是不睡?

    他已经憋了很久。

    可是……

    原战默默地收回手,为了把手心中那种感觉赶跑,他还在自己皮裙上蹭了蹭。

    少女惊讶地睁开眼睛,狰也奇怪地看向他。不要么?

    原战揉揉鼻子,很含糊地嘟囔道:“九原规定,一个人只能要一个。”

    狰没听清,原战拍拍他的肩膀,从地上一跃而起,“努力些,争取把这些女人都留下来,九原缺女人。”

    少女看着原战走开,眼中流露出惋惜的神情。走掉的这个,她能感觉出来他一定比现在压倒她的男人还要厉害,如果她能拥有那个男人的孩子……

    少女抱住了狰的背,时日还长,格拉玛族无处可去,不如跟着这些强大的男人,到他们部落附近安家。

    原战没敢走太远,这时的队伍警惕性最低,也最容易出事。

    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他很暴躁,他瞪着天上的月亮恨不得明天天亮就已经是三年过后。

    那时候默就会让他睡了吧?

    三年……!

    原战蹲在地上,恼恨地把地面戳出一个洞又一个洞。

    掀开皮裙瞅瞅,三年时间,他应该能把这里变回原样吧?

    难过的男人不戳洞了,改在地上画小人。

    大大的脑袋、圆圆的屁股,四肢着地,屁股高高抬起的,这是他家祭司大人。

    趴在那个圆圆屁股后面的大块头,那不用说,肯定是他!

    某男开始无耻地用手指对着那个圆屁股戳啊戳。

    严默翻了个身,睁眼无语地瞪着夜空。

    这是一个湖中小岛,天刚擦黑,人鱼们就把他送到了这座岛上,让他休息。

    岛不大也不高,没什么树木,上面全是鸟屎和水鸟下的无数的蛋。

    这个岛虽然安全,但没有草木也无法生火,严默无奈,只得吃了几个生蛋,人鱼们还送来几条肥鱼,他留了一条,用小刀削成薄片,现调了蘸酱,好歹吃了个肚饱。

    饭后,他裹着毛皮倒头就睡。哪想到朦胧中竟然做了一个十分香/艳的春/梦!

    春/梦主角之一是他也就算了,可是另一个人为什么会是那牲口?

    最可怕的是那牲口穿着女式深v晚礼服,他竟然不但不觉得恐怖,还觉得对方很好看,梦中的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那牲口扒光了按倒,然后就嘿咻嘿咻努力耕耘了老半天。

    那牲口被他耕耘得嗷嗷叫,他还觉得刺激得不得了。

    刺激过头了,他醒了过来。

    不用摸,他都知道自己梦/遗了。

    这具身体也算是长大了?在这时代这就是到了可以找女人的年龄。

    女人没错,深v晚礼服也没错,可是为什么是那牲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