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1章回14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五天后,严默看到了已经近在眼前的九原城。

    这时距他离开九原已经过去两个月,九原正是盛夏之时,在黑森林里还不觉得多热,出来后灿烂到毒辣的阳光直射到身上,毛皮已经穿不住,严默在四天前就脱掉了皮衣,用停留的岛上的野草编织了一条草裙围上。

    青渊湖中那些小岛上有不少好东西,可惜时间不够,他来不及展开地毯式的搜索,只能匆匆取了些他能认出来的植物放到草药包里,隐约间,他好像在第三天晚上休息的小岛附近的小岛上看到了类似竹子的植物,但他也不敢确定,他想请人鱼们带他去那岛上看看,却被人鱼们直接拒绝。

    人鱼战士们告诉他,湖中很多岛屿都不能随便上去,有的是大巫的命令,有的是上面有危险的生物,而那座被严默怀疑生长有竹子的岛屿则是大巫很早以前就划定的禁地之一,没有大巫和首领的许可,就连人鱼也不能随便靠近那些禁地。

    对此,严默只能表示遗憾。

    话说回来,看到了城,人也不会太远,不过严默没想到他在护城河和青渊湖相通的入河口就看到了九原的战士们。

    恰在此时,一名推木筏的人鱼战士浮出上半身,开口道:“我们和你们的战士约定,共同看守九原城内外护城河的入口,我族首领也同意了。”

    “哦?”对于和人鱼一起看守护城河入口这点,严默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们现在实力还太弱,与其处处提防强大的邻居,还不如和对方友好相处,如果人鱼们真的要通过护城河来入侵和攻打九原城,目前的九原也没有好办法可以对付,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大方一点。

    有人鱼游过来,大概是附近巡逻或看守入河口的战士之一。

    那人鱼战士先露出水面对严默行了个礼,这才再次没入水面和同伴交流。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严默还是看出那人鱼战士对木筏的好奇。

    入河口的九原战士也看到了木筏和木筏上的严默。

    “默大人!你回来了!”战士们高兴地挥手大喊,如果不是湖水相隔,他们看样子很想直接跳进水里来接他们的祭司大人。

    严默也远远地对他们挥了挥手。

    木筏速度变慢,缓缓漂到入河口岸边,在后面推行的人鱼战士纷纷坐上木筏,只鱼尾放在水中划来划去,不过这次他们已经有经验,坐的位置比较分散,没有像第一次一样,因为全都聚集在一头,导致木筏差点翻过来。

    九原战士们对于祭司脚下踩着的木筏也非常感兴趣,不过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汇报。

    “默大人,你回来好,太好了,你不知道……”一名战士着急跟严默汇报情况,一脚踏上木筏,木筏一晃,严默还没有来得及喊小心,就听“噗咚”一声,该战士栽进了河里。

    守卫在入河口的战士们无论人类还是人鱼全都一愣,当即一起发出哄堂大笑,也有比较忠厚的,赶紧想要下水捞人,不过人鱼们的速度比他们快,在那名战士落水时,就坐在他附近的一名人鱼战士已经滑进水里。

    “咳咳!”那名战士被人鱼从河里推上岸,呛了半天水。

    严默忍住笑,那名战士他认得,正是上次偷摸人鱼诺玛的青年,“大家以后应该学学怎么游泳,家里有两条护城河,还有青渊湖,不会水可不行。”

    “游泳?”战士们好奇。

    “就是像鱼一样在水里游。”

    “人像鱼在水里游?”战士们惊讶极了。

    人鱼战士们却互相看了眼,如果人类也可以像鱼一样在水里生活……

    严默目光在人鱼们的脸上一掠而过,笑道:“不是说像真正的鱼一样可以生活在水中,而是可以掉到水里不至于立刻淹死,体力好、游泳技术好的人,可以在护城河里游一个来回也不会淹死。”

    “哦哦哦!这样也好啊!”战士们纷纷询问他们的祭司大人,要怎么才能学会在水中游动。

    “这个以后会教给你们。先跟我说说,我和首领不在,部落里都发生了什么事?你,上来和我说。”严默手一指那名落水战士,让他上来木筏。

    那名战士虽然落水过一次,但他一点都没有因此产生畏惧心理,见祭司大人还肯让他上那排被拴在一起的木头,立刻兴冲冲地又要往上跳。

    “停!”严默不得不喊停,照这战士的上木筏法,恐怕不但他自己会再落水一次,木筏被他弄翻了也有可能。

    “我抓着你的手,你慢慢踩上来,脚不要用劲,身体放松,上来以后先坐下,等适应了再站。”严默伸出手,一步步指导那名战士走上木筏。

    其他战士全都羡慕地看着那名青年,他们也想上木筏,他们也想被祭司大人抚摸……喂喂!

    人鱼战士们见不用再赶路就没有下水,全都悠闲地坐在木筏边沿,只滑动垂在河中的长长鱼尾,而这些鱼尾滑动的力量已经足够让这只木筏前行。晚上祭司大人上岛睡觉时,这只木筏就是他们的玩具,对于怎么操行这只木筏,目前再没有人比这几位人鱼战士更精通。

    守卫入河口的战士本来还想派人回去报信,见木筏可以直接进入内护城河,其速度可能要比他们在路上跑的还要快,就没有再多此一举,不过其中一人还是取下垂在腰间的号角,吹响了约定的信号。

    严默听到号角声回头看了下,心想通知手段还得再多一些,号角的声音传出也有限,城池都有了,烽火台也该出现了,而且这些看守某个地点的战士也需要可以休息的地方,有息壤族成员大量加入,就算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能力战士,但用土壤泥坯制作土碉堡应该也不会是难事。

    收回心思,严默询问正坐在木筏上努力想要站起来的战士,“你先坐着,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是!默大人,我朱能,我弟弟朱礼,他的名字你取的。”朱能脸红红的不动了,老老实实地坐在水里——没办法,木筏制造得比较粗陋,虽然不会下沉,但河水还是不可避免地从缝隙中淹到木筏上面来。

    严默笑了笑,他记得朱礼,一个小老头一样的孩子,每次见他都会像战士一样向他行礼,脸部还特别容易充血,所以他才给他取名朱礼,没想到这个偷摸人鱼的青年竟是那孩子的哥哥,兄弟俩的性格真正完全不一样。

    “朱能,部落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是的,默大人,部落里来了好多矮人,好多好多!”朱能说话还比较磕巴,很多词不知道如何描绘,严默听了半天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

    据朱能所说,在他们离开不久,部落里就来了一群矮人,比第一次来的矮人还要多很多,这些矮人一来就到处占地方,还在地下乱挖,不听猛大人的命令。

    朱能一个劲告状,说那些矮人还想抢他们的城池,后来猛大人和拉蒙大人,还有原来的矮人一起把他们狠揍了一顿,好不容易才把他们赶出九原城,可是那些矮人不肯离开,就在内外护城河之间的空地上占领了一块地,还学着九原盖房子。

    严默抓住重点,“你说原来的矮人和你们一起动手把后来的矮人赶出了城?”

    朱能用力点头,“他们认识,但,不是同一个部落。”

    严默从朱能口中了解到,一开始大家都不同意让这些矮人进来,但那些矮人中有第一批来的矮人的亲人,那些矮人用那些亲人威胁第一批矮人,第一批矮人中的族巫和族长就去恳求猛,后来猛怕第一批矮人也闹起来,就让那些矮人进来了。

    严默听说猛同意让矮人进城,不由微微皱起眉头,原战不在,猛做事还是不太妥当,那时候就应该强硬些,哪怕冒险把城里的矮人都赶出去,也比把后来的矮人也放进来好。

    原战离开时,为了安全,已经断开三个城门护城河上的土路,只留下西面一条,猛他们据城相守,只要断开西护城河上的土路,那些矮人就不能进来,而住在城里的人只凭东城门和青渊湖之间那大片空地上的动植物也能生活很久,何况还有偌大的青渊湖在后面。

    “大人,看!”朱能伸手指向西北方,就在那里,内外护城河之间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正在兴建中的工地。

    严默目光冷了下来,想占九原的便宜?可以,先看看你们能付出多大的代价吧。

    “城里的矮人和城外头这一批有联系吗?”

    朱能抓抓脑袋,看样子并不太清楚。

    “把这些矮人赶出城时,有没有人员伤亡?我指的是我们的人。”

    “有人受伤,没人死。”

    严默点点头,那么他的手段也可以温和一点。

    朱能知道的事情毕竟有限,不过猛和胡胡等人听到号角声,已经提前迎到南城门口,这里是从青渊湖到九原城最近的一个城门。

    木筏靠岸,水面离岸还有一段距离,没有岸梯,只能等岸上的人来把他们拉上去。

    猛一看到严默,当场非常夸张地大大吐出一口气,但他显然没想到严默会从护城河回来,所有站在岸口的人一会儿看看祭司大人,一会儿又看看木筏,一个个都好奇得不得了。

    “默,你总算回来了!”猛一边和严默打招呼,一边抓耳挠腮地想要怎么把人弄上来。

    有个梯子就好了,严默转头看向人鱼战士,人鱼们笑笑,明白了他的意思,人鱼们纷纷滑入水中,木筏所在的水面很快就一点点升高,一直到与河岸齐平。

    朱能胆子大,从木筏上一蹦,直接跳上台阶,又回过头来伸手接严默。

    猛挤开他,他还以为严默仍旧不能碰触任何生物。

    严默笑,脚步微微一蹬,也直接跃上了岸,他现在可不是以前光有体力没有武力的少年,返魂树的幼芽不止让他升级,也让他身体产生了一点改变,再加上他的自我折腾,他现在这具身体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能力都达到了三级。

    猛小小惊讶了下,看原战不在,上来就要抱他——他只是做做动作而已。

    严默没给他面子,一脚就把他踹开。

    跟过来的胡胡和其他战士看到,一个个偷笑出声。

    猛也没生气,嬉皮笑脸地重新走上前,他还奇怪默怎么敢碰他,刚想问他,话到嘴边,眼睛却突然瞪大,随后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啊——!怎么会这样?”

    严默被他吓了一跳,他那一脚没那么用劲吧?

    猛扑到他身前,两眼直愣愣地瞪着他的脸,嘴里则异常悲痛地喊:“你都是三级战士了!为什么我还是二级?”

    “……你没练习初级训练法?”

    “我练了啊!我每天都练!拼命练!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猛咬牙切齿,一会儿抱头蹲地,一会儿又站起来,同时用很幽怨的目光直瞅严默的脸。

    严默脸皮抽了抽,“把你手腕给我?”

    “哎?你现在能碰人了?啊啊啊!你的头发变黑了!”

    严默忍住再踹他一脚的欲/望,敢情你的观察力都用在观察别人的外貌上了?之前那些战士都没人注意到这点,就你一个人反应最大。

    猛伸出手,还在一个劲念叨为什么。

    严默心想你还没看到原战,等你看到那牲口脸上的第五枚刺青标记,那你不是要直接跳河自杀?

    “安静!”严默被猛吵得受不了。

    猛立刻闭嘴。

    严默交换着把猛两只手的脉都摸了下,绕过他就向城里走。

    大家看他一动,也都忙跟上,连河里那只木筏都顾不上了,不过他们顾上也没用,人鱼们已经把那只木筏视为所有物,严默一上岸,他们就把木筏给推跑了。

    “默?祭司大人?!”猛连忙追上去,“我还有希望成为三级战士吗?我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能治好吗?”

    严默也不再吊他胃口,边走边道:“你就快要突破。”

    “……哎?什么?啊!你说的是真的?”猛差点乐疯了,原地蹦起三尺高,又要去抱严默,被默错步闪开。

    “而且,”严默回头,慢腾腾地加了句:“我觉得你很可能会在变成三级战士的同时觉醒血脉能力。”

    “……”这次猛彻底呆滞了,巨大的喜悦彻底淹没了他,现在他脑中已经没有其他任何想法,只有默说的那句话在反复滚动。

    血脉能力!血脉能力!他就要觉醒血脉能力了!嗷嗷嗷——!

    胡胡等听到的战士们都异常羡慕地看向喜呆了的猛,默大人说的肯定是真的,部落除了首领、祭司,和乌宸以外,又要出现第四个能力战士了,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有觉醒血脉能力的那一天?

    初级训练法,这是不是让战士升级和血脉能力觉醒的关键?默大人也会教他们吗?他们是不是只要更加努力和忠心,就能跟猛大人一样?

    “猛,我听说你们和新来的矮人打了一架?猛!”

    “是!”猛一个激灵,从狂喜中清醒过来,抹把脸,与严默走了个平齐,“我想你可能也听朱能说了,事情是这样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