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3章回14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瞅着猛,嘴角勾起。

    事情弄清楚,再想好应对方法,原本窝在心头的一口憋闷郁气也就消散一空。

    没有一见面就告诉猛原际的消息,不过是一种你不让我开心,我也让你不爽的报复心作祟罢了。

    一开始听朱能说猛同意让第二批矮人住进来,他确确实实窝了一肚子火。

    从朵菲闹出来的一连串事中,他就发现猛这个人也许是一名优秀的战士,但他也有一个极大的缺点,不是二,是耳根太软!

    对自己人也就算了,对敌友不明的外人也立场不坚定,这坚决不能容忍。

    可是猛的性格基本已经定型,他恐怕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当一名领导者或者决策者,所以你就算再怎么想要纠正他,他也只会事后反省和后悔,事前你说死了都没用。

    对于这种脸皮比城墙还厚、又记不住别人劝戒的人只有用拳头才能让他记住教训,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想收点利息。

    之前看到二猛那副想问又不敢问的不安又小心模样,他心里就一个想法:就不告诉你,憋死你丫的!让你给我找一堆麻烦!

    所以当听到猛终于问出他最想问的问题后,他的回答一共三句话:“想知道?看我心情。或者你什么时候把堵在咱家门口那些矮人赶走,我什么时候告诉你?”

    猛,“……”好想杀祭司怎么办?

    看着猛一脸想扑上来咬他又不敢承担后果的痛苦纠结样,严默哈哈大笑,挥手吩咐猛让各负责人全部进来。

    其实他很想休息,长途旅行就是坐飞机的头等舱都痛苦,更何况是坐在四处漏水就一个小木凳的木筏上长达五天,晚上上岛休息,也因为地点陌生和心中有事而无法睡好,回到九原城,他真的很想找一个安全牢靠的石屋倒头就睡。

    但他是九原的祭司,他的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少。想要过更舒服、更安逸的生活?那他也得先把部落的敌人给解决掉才行。

    而且他的心胸真的不广,别人都欺到门上来了,他要是不给点反应,他就可以改名叫耶稣·严。

    他没觉睡,这些矮人从今天开始也别想再睡一个安稳觉!

    严默还是太轻视自己了,其实他今天回来就算什么都不做,直接去睡觉,那些矮人的头领们今晚恐怕也是睡不着的。

    严默回来的声势不算浩大,但对于一直监视着九原城动静的洛洛族来说,乘着从没有见过的工具从河道直接行到南城门口,并让九原的几位负责人一起来跑出来迎接的他已经足够醒目。

    严默刚被迎进城,那边监视的矮人已经把消息飞快传回洛洛族。

    洛洛族的首领洛干是个大胡子,语音响亮,声若洪钟,说话时喜欢挥动左手,仔细看就会发现他左手少了一根手指。

    “可以让人鱼战士送到城门口,还能让九原的战士首领亲自出来迎接,那人类少年十有八/九就是朗朗他们说的那个祖神祭司吧?”

    简陋的石屋中坐着一个女矮人,但那女矮人似乎在睡觉。

    “奥帕祖巫!”洛干发出一声大吼。

    女矮人头颅轻轻晃了晃,慢慢抬起,这是一名年纪已经很大的小老太太,脸上皱纹很深,眼神也似乎要睡不睡的,奇异的是她一头长发仍旧乌黑发亮。

    “要开战了吗?”小老太撩起眼皮,伸手就去摸放在自己腿旁的权杖。

    “还没有,不过他们的祭司回来了。”

    “哦,那就是还没有开战,等要打了再喊醒我。”小老太说完就闭上眼睛打起了小呼噜。

    “奥帕祖巫!”

    “呼——”

    “卡蒂说那人类祭司很厉害,他懂得很多,看看这座城!你在见到之前能想象出来吗?”

    “呼——”

    “虽然我们人多,但他们有人鱼族帮忙。奥帕祖巫,我让您去见人鱼族的族巫,您见到了吗?他有没有答应你不管那些人类的事?”

    “呼——”

    洛干,“……母神为什么还没有把您接走?”

    小老太,“呼——”

    洛干决定绕过这永远睡不够的小老太,直接去找长老们谈谈。对方祭司回来了,也许明天他们就要迎来一场战争!

    在洛洛族的族长和长老们神情严肃地商量要如何迎敌时,心情重新恢复阳光的严默则在后面见部落各负责人和莫莫族矮人时,一直都保持了一个温和的笑模样。

    负责人们轮流用还不太熟练的通用语汇报工作,期间也有人告矮人的状,不止后来的洛洛族,阿乌族对第一批的莫莫族也有不少怨言,倒是对人鱼都保持了一致的称赞。

    严默对于汇报工作的人全都点头表示肯定,听到告状也表示会认真处理,最后还不忘鼓励负责人一两句。

    来汇报工作的人一个个笑容满面,和大厅里陪站陪听的猛的苦相形成了强烈对比。

    到严默基本了解部落这段时间的所有变化和大事后,他没让众负责人离去,而是让他们一起留下,又把莫莫族的三位请了进来。

    虽然有些负责人告了莫莫族的状,但鉴于他们帮助部落把后来好战的洛洛族赶出了内城,包括老族巫在内的众位负责人看到他们倒也没什么异样表情,彼此之间还很亲热地打了招呼。

    只有沙狼,自矮人进来,从头到尾都冷着一张脸,似乎这些矮人全都欠了她十斤盐一样。

    莫莫族的发言人基本是说话比较婉转的祖巫卡蒂,客套过后,卡蒂首先述说了莫莫族的功绩——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和阿乌族人合力弄出了吊桥、石屋、简易桥梁等。接着又诉说了他们的困难和困扰,加强语气表明后来的矮人和他们不是一族,但他们有族人还在他们那里。最后则隐约透露出他们很喜欢九原,想要留在九原的意思。

    严默一直都笑眯眯地听着,就好像他一点都不知道莫莫族和后来的矮人都干了什么事一般。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具体怎么处理,我们首领不在,我也不好一个人决定。你们和九原子民相处这么长时间,想必也清楚,我们部落要决定一件大事,必须要有裁决团来共同商议和决定,等我们首领回来后,我们会召集裁决团把你们的要求和希望重点讨论。”

    朗朗族长和查查长老看似鲁莽,但在严默说话时,他们一直在暗中观察严默的表情,见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生气或不满的表情,说话也一直和和气气,一时也摸不透对方的心思。

    自后来的洛洛族闹出事被赶出城后,莫莫族的头头脑脑就聚集在一起开了不下十次的会议,他们也担心九原人把他们也赶出去,更担心神血战士原战和祖神祭司严默回来后报复他们,但经过数次会议讨论后,他们所有人都一致认为,九原虽然强大,但人太少,矮人虽然是借住者,但加上后来的洛洛族,矮人的人口已经远远超过九原,而且他们一直在和人鱼努力接触,就算将来九原和矮人动手打起来,人鱼也不一定就会帮助九原,所以九原和他们立刻翻脸的可能性很小,而他们如果态度能稍微强硬一些,说不定还能争取到更大的好处。

    如今严默回来,他们一看严默的态度,就觉得他们猜对了——九原果然退了一步,既然如此,他们是不是可以更进一步?

    朗朗向卡蒂使眼色。

    卡蒂看见了,但她并没有按照原计划说出莫莫族的最新打算,也许是祖巫的直觉,也许是之前和他们谈房租的严默给她印象太深刻,她总觉得对面这名少年祭司没有那么好说话,更不像是会一再退让的人,更何况对方出去一趟回来就变成了三级战士。

    卡蒂不但自己没说,在查查长老差点憋不住时,她果断向严默告退,强行带着族长和长老离开议事大厅。

    不说莫莫族矮人们离开后内部怎么自我吵闹,大厅内,严默单手支在椅子扶手上,带着一点淡笑问离他最近的猛:“听出来了吗?”

    “什么?”猛没好意思说他听到一半就想着怎么更好地训练自己去了。

    严默手指一弹。

    “哇!好痛!什么东西刺我?”猛大叫一声,捂着脸蛋到处找凶手。

    严默手一招,压根没让猛看见刺痛他的凶器长什么样。

    猛揉揉脸蛋,怀疑地看了严默好几眼,可因为没有看清他的动作,更没有看到凶器,也不敢随便就指他为凶手。

    厅中众人一起看向猛,但他们都没有留意到是什么伤害到了他,只觉得他叫得很夸张,好几个都觉得他是故意叫得这么大声好博取祭司大人的同情。

    猛一肚子冤水无处倾倒,他不知道戳中他颧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真的好痛!到现在这尖锐的疼痛感都没有消失。

    乌宸眼睛亮晶晶,师父动手了,肯定是!

    “你们呢?有没有听出矮人藏在话里的意思?”严默环看其他负责人。

    “他们不安好心!”帮助猛监督全城建筑和规划的胡胡第一个叫起来,“又不听话!要揍!”

    “狠揍。”

    严默扫向沙狼,沙狼重重一挥拳头,重复道:“不听大人的话,要狠揍!”

    老族巫巫诚和原阿乌族长穆长明也同意这些矮人需要教训,不管是洛洛族还是莫莫族。

    “他们打听盐。”穆长明觉着只这一点就不能让矮人留下。

    萨云也道:“他们挖洞,想偷纺织机。”

    纺织机的说法是严默教的,萨云因为自己在人鱼族之前弄出纺织机,觉得很骄傲,把这个词记得很牢、说得也很溜。

    严默靠向椅背,笑。阿乌族人也学狡猾了,这才多久?表面上和矮人们很亲热,肚里却个个都有一本明账。这该归功于他平日教的好吗?

    “刚才我听莫莫族的意思,他们大概是想要我们在九原的地盘里划一块地方给他们建城。”

    这句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胡胡直接就低声骂了出来。

    猛刷地抬起头,“他们这样说了?”他有点后悔刚才没仔细听。

    “没有明说,但意思就是那个意思。你没看他们的长老和族长,就差跳起来跟我喊:你们这么点人占这么大一座城太浪费,还不如给我们。”

    “他们敢!”猛耳朵根软归软,但一旦确定敌友关系,那是能当场翻脸杀人的主。

    “他们当然敢,而且他们已经做了。”

    “我们,人太少。”沙狼一口道破关键。

    猛立刻怒道:“我带人把城里的矮人也全部赶出去!”

    “就凭你们几十个人?你就不担心吊桥被矮人们做了手脚?不担心我们的下水道已经挖到外城?”严默这句话不止在问猛,也在问其他人。

    猛忙道:“乌宸、还有沙狼和我说过这个问题,我们都检查了,吊桥和下水道我们都检查过好几遍……”

    严默摇头,“如果他们想做手脚,绝对不会让你们看出来。”

    “可是莫莫族也帮助我们把后来的洛洛族赶出了内城。”萨云似乎想不通这点。

    严默叹口气,“他们是在用行动告诉我们,他们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敌人。”

    大家不说一脸茫然,但肯定没太听懂。

    严默只好说得更明白一点:“洛洛族出现对于莫莫族来说是个莫大的机会,也给了他们和我们对抗的足够底气。如果我们答应割一块地盘给他们,他们大概不会插手我们和洛洛族的纠纷,可能就是两不相帮,同时也可以借此从洛洛族换出他们的族人。但如果我们拒绝他们,还继续让他们付租金,那么他们很可能反过来和洛洛族联手,向我们强要一块地盘。”

    大家这次都听懂了,大厅里杀气顿盛。

    严默又道:“我为什么那么生气莫莫族盖房子没有按照规划图来?不是因为他们破坏了城市整体结构,而是因为他们在通过这件事在触探我们的底线。而我们没有从一开头就遏制住他们的欲/望,任由他们乱盖,其实也就变相放纵了他们的欲/望,让他们的胆子变得更大。”

    猛尴尬地低下头,严默没有指名,但矮人造成这一连串麻烦,他确实有很大责任。当初他以为那只是小事,他甚至嘲笑过默的规划图,他觉着内城那么大地方,他们就这么点人,房在盖在哪里不行?

    其他人也面带愧色,这不是猛大人一个人的过错,猛大人和他们都商量过,但除了最排外、态度最强硬的沙狼,就连乌宸也同意让洛洛族进来。

    乌宸觉得自己从师父那里学到很多,又办成了一些比较漂亮的事,得到不少夸奖,他再沉稳,也还是个孩子,自然也会冒出一点自己比族人都更厉害的自得想法,尤其在他觉醒了血脉能力后。

    当初大家商量要不要让洛洛族进城,他觉着他师父可以控制莫莫族帮助九原盖房子、挖下水道,那他也应该能让洛洛族乖乖做事,可事实上,语言不通首先就让他和洛洛族的交流出现问题,接着便是武力,他是觉醒了没错,但洛洛族竟有至少三个以上的神血战士,而且级别最低也有二级!

    还好当他们最后就要控制不住洛洛族时,人鱼族主动出来帮助他们,莫莫族也站到了他们这边,这才把洛洛族给赶到外城。

    “师父,大人,我……”乌宸越想越觉得自己很糟糕,根本不配做默大人的弟子,他甚至开始觉得自己连萨宇才三岁的弟弟都不如。

    严默抬起手掌,屈指弹了下他的额头,“我让你给大家意见,没让你参与决策,做决定的是猛他们,他们才要负最大责任,但也不是说你一点过错都没有,你要好好想想你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错,处理事情不像做数学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有时候你现在的处理方法换了一个背景,说不定就是最好的方法。”

    严默在教育乌宸,萨宇听得也很认真,按理他还没有资格跟着来到这里,但他进来时,默大人没有撵他,其他人也就默认让他留下了。

    两个孩子听得认真,大人们也同样竖起了耳朵,他们懂得,祭司大人不止在教弟子,也是在教他们。

    乌宸深深吸气,把所有负面情绪全部踢开,他发誓他以后会做得更好,这两个月让他深深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师父厉害,不代表弟子也一定就厉害,他还是太嫩了!

    “另外,关于城市规划,你们也别不当回事。现在人少,你们感觉不到规划的重要,但以后人多了,你们就知道一开始的规划有多么重要……”

    大厅里的会议还在持续,卡蒂等人虽然离开了议事大厅,但走得不远,他们一直在等待里面的人出来,想要探探口风,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人影。

    争吵中的朗朗和查查不知在何时闭上了嘴。

    卡蒂低头看着脚面,在太阳快要落山之际,她抬起头,轻声对朗朗说道:“我们今晚去见洛干他们。”

    严默回来了,九原城必将有大的变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