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回14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奥帕祖巫忽然叹了口气,抬头睁开了眼睛。

    她并不同意洛干抢夺九原城,哪怕九原城只有几十个人。

    能弄出这样一座像大山一样的坚固家园,还开辟出了两条这么大的河流,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类?

    他们敢丢下这样一座城离开,还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如果没有依仗可能吗?而这个依仗显然不可能只是人鱼族。

    如果那两人在外面遇到危险回不来也就罢了,抢过这座城也没什么。

    但如果两人回来了呢?

    如今那祭司果然回来了,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听汇报,那人脸上并没有悲伤和疲累,人鱼战士们的表情也如往日一样,那么她是否可以推断那首领战也还好好地活着,而且不久就会回来?

    在不知道敌人的底细前,已经被迫逃出家园的洛洛族真的再也经不起第二次大的伤害。

    洛干被那从未见过的伟大城池迷了眼,被红盐的味道诱住了舌,却不想想,人鱼族又岂是那么好联系和动摇的?

    她不是没有向人鱼传话表示想要见到他们的大巫或者首领,但人家已明确传话回来不会插手矮人和人类的争斗,同时表明在九原城对人鱼战士的雇佣期未满之前,那些被雇佣的人鱼战士都将为保护九原而战。

    奥帕很清楚人鱼族的打算,他们对九原的首领和祭司也有一定顾忌,所以他们选择等待,看那两人到底会不会回来,而所谓的雇佣期就是他们等待的时间。他们自己等待,也要求矮人们也跟着一起等。

    只是等雇佣期一结束,确定两人不会再回来,人鱼族真的会配合他们抢夺九原城吗?

    如果她是人鱼,就在家门口的地盘,城里还有那么多河流,与其给别人控制,还不如自己抢过来。

    奥帕闭上眼睛,洛干需要一次教训,她也需要好好看一看这座城祭司的实力,一切就等明天再说吧。

    “大家在广场点燃了篝火、烤好了肉等待我?”严默笑。

    巫青不住点头,“大家,想看到你,想听你说话。”

    很质朴的愿望,已经有大家长自觉的严默也不想让大家失望,而且紧张了两个月的阿乌族人也确实需要稍稍放松一下,他去露个面也好让他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们的靠山大人回来了。

    严默一出现在广场,几十号人就发出了大声的欢呼。

    严默也没多说什么,就笑着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大家什么都不用再担心。”

    这一句话的效果显然比千万句鼓动人心的话更有力,阿乌族人这时的表情可以说明一切。

    严默在大家的簇拥下,坐到最中间,吃着最嫩的肉,喝着清甜的水,偶尔与身边的弟子开两句玩笑,神情无比放松。

    阿乌族人见他这样,任是什么担心都扔到了脑后,祭司大人回来了,他们什么都不用愁了,有祭司大人在,谁也抢不走他们的城池、他们的家园!

    没有酒水,但气氛醉人,严默看那些兴奋的毛孩子围着火堆嗨哟嗨哟地蹦来蹦去,一时来了兴致,走过去扭扭脖子、抖抖腿,开始围着火堆跳舞。

    这是他前生世界他的母国一个少数民族的传统舞蹈,动作非常简单,但动作热情大方,人多再加上特有的哟嗬声,特别能渲染气氛。

    一开始阿乌族人以为祭司大人在向祖神祈福,可是当他们看见祭司大人笑着对那些孩子招手,让他们跟着他学,他们才发现不是。

    那几组动作非常简单,叶星抢在第一个跟着学了,乌宸和萨宇则跟在叶星后面,这三个孩子一动,其他孩子立刻也接龙似的一个跟一个,大家嘻嘻哈哈,严默做一个动作,他们就跟着做一个动作,很多小孩子屁大点,动作做不好,就在那儿不停地扭屁股,扭一扭,再往前蹦一蹦。

    严默看到哈哈大笑,索性抛开了所有束缚,带着一串孩子围着火堆边舞边唱,那些孩子都高兴疯了,一起跟着跺脚挥手大声嗨哟。

    “九原的儿郎雄壮威武,嗨哟!”

    “雄雄雄,嗨哟!”孩子们不会说雄壮威武,吐出来一连串雄。

    “九原的姑娘心灵手巧,嗨哟!”

    “心灵灵,嗨哟!”

    “九原的子民欢歌跳舞,好快活!嗨——哟!”

    “快活!快活!”

    严默肆意地笑着,边唱边跳,好吧,他还挺想念枫族的说话方式,当时听着难过,离得时间久了就觉得身边太安静,也许今天他开个头,九原人也将被音乐的魅力所感?

    阿乌族人并不是不知道音乐,他们平时也会围着火堆用木矛锤捣地面,伴随着大声吆喝,那种音乐节奏感很强,就是稍微单调了点。

    今晚,严默身体力行,用行动向阿乌族人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听着那欢乐的富有感染力的歌声,看着那热烈但简单易学的动作,阿乌族人再也坐不住了,很多人在原地就开始摆动身体,等猛厚着脸皮冲上去和那些孩子混在一起舞动身体时,年轻的男人们首先忍不住了。

    围着火堆的人圈越来越大,后来自动分成了好几个圈,孩子们在最里面,大人在外面,女人们也进来了。

    大家还没有学会唱歌,但笑声和应和声传出老远。

    “默大人!祭司大人!”

    “嗷嗷嗷——!”不知谁学了一声狼叫。

    “哈哈哈!”欢乐的笑声感染了每一个人。

    负责守夜的战士们站在城头羡慕地扫过篝火燃起的地方,他们也好想去,不过他们还有职责在身。

    祭司大人回来了,真好!

    能成为九原的子民,真好!

    有着默大人和首领战的九原,真正好!

    矮人们隔着一条河,远远地看着热闹的人群,很多小矮人听着歌声、看着他们的舞蹈,身体也跟着扭动起来,他们多喜欢热闹啊,多想过去一起参加,可是……

    就算再会胡闹的矮人也知道,现在和两个月前已经不一样了。

    当他们半恳求、半要挟地让洛洛族进入九原城,他们和九原子民之间就出现了第一道裂痕。

    当洛洛族在九原城内横行霸道,并露出明显想要抢夺城池的念头后,他们开始受到九原人的冷眼,小孩子最直接。

    当他们受到洛洛族的怂恿,不再按照少年祭司的规划图来盖房子,而是挑衅似的选择最好的地方、尽可能地占有更多土地来盖他们住的房子时,九原人开始拒绝与他们交换食物。

    不过在他们也无法忍耐洛洛族,而和九原人加人鱼战士一起把洛洛族赶出城外后,九原人对他们恢复了一点热情,只是!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原来经常飞来九原城的九风看不见了,出远门的四级神血战士和祖神祭司也不见身影,而洛洛族却经常与他们来往,虽然两族之间也有摩擦,可他们毕竟语言相通,身高仿佛,生活习惯等都是一样,而且他们还有不少亲人在洛洛族。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也许从洛洛族来的那天,他们的族长、长老、祖巫还有很多战士的想法改变了。九原只有六十几个人,而他们加上洛洛族,差不多有七、八百人,他们也和九原人一样建设了这座城市,还盖了那么多座房子,凭什么他们只能借住?

    当他们想要弄到那神奇的可以让泥土变成石块的泥浆,想要弄到能把野草变成衣服的纺织机,想要知道红盐从哪里来,并制作了大量的弓箭、小型投石器后,九原人嘴上不少,但学校已经禁止再让他们的孩子进去,九原人也不再和他们一起去打猎,他们的住房周围总是有九原战士过来过去的巡逻。

    今晚,九原人为他们的祭司欢歌,却没有邀请一个莫莫族参加。

    吃饱喝足又彻底发泄了一通后,精神和**都疲倦到一定程度但心情却十分愉快的严默在河里泡了个冷声澡,换上九原城现在最流行也最宝贵的麻袋装,跟着乌宸向自己的临时住地晃去。

    他的房子还没盖,不过议事大厅已经建好一个侧翼,这个侧翼分割出了几个房间,计划中原本要用来做小会议室和会客室之类,如今正好拿来给他当临时住房。

    这个地区本身就有白天热、早晚凉的特点,再加上房子用石头建造,且接着地气,到了晚上人直接睡在地上都会觉得凉。

    严默随便选了一个房间,进屋后把兽皮遮掩的窗户全部挑开,把蜂巢往窗户下一放,乌宸和护卫们已经非常勤快地跑进来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干草,严默再把萨云特别献给他的麻布当床单铺在干草上,一张看起来就很舒适的床铺就出现了。

    在严默躺到床铺上打算睡个好觉时,他窗外不远的下水道……往下再往下,大约六七米深的地底下有一群矮人正在压着嗓门说话。

    “我不知道你们在犹豫什么,上次你们就应该和我们一起先把这座城夺过来!”洛干挥舞着手臂喷着口水小声喊。

    朗朗擦了擦脸上口水,“少来吧,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等我们和你们一起把这座城抢过来,你们会允许我们跟你们一起住在这座城里?”

    洛干哈哈笑,“为什么不?我们都是那些大傻子口中的矮人不是吗?这么大一座城,别说我们两个族,就是再来十个族也够住。”

    “那你先把我们的族人还回来!”

    “喂喂,你们别忘了,是你们的族人来投奔我们,可不是我们抢了你们的人。”

    “那现在你们为什么……”

    “够了!别吵了!”卡蒂皱眉怒喝,“我让你们来不是来吵架的。洛干,奥帕祖巫为什么没有来?”

    洛干带了四个人,恰好比卡蒂他们多一个,“她在和祖先说话,我带人来就足够。卡蒂祖巫,告诉我,你们莫莫族的打算。”

    “你们呢?这座城的祭司回来了,你们还打算继续留在城外吗?”

    “当然不!”洛干眼睛一翻,“洛洛族从不说谎话,我们想要这座城,除非他们比我们强大,否则我们一定会夺过这座城!”

    “他们有四级神血战士。”

    “卡帝祖巫,这就是你上次不愿和我们联手的原因?你怕那名四级神血战士的报复?哼,不过四级战士,我们也有!”

    “是。”卡蒂没有否认,“不止如此,他们的祭司就算战士级别没有他们的首领高,但……老实说,我看不透他,我不知道他能做到什么。”

    “也许他只能救人?”

    “他还能听懂我们的语言,他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知识,他甚至能役使山神九风,他还打败了三城中天堑城的鸟人战士!”

    查查长老在旁边嘟囔:“那是我们帮了他们,又不是他一个人……”

    卡蒂冷眼看向查查长老,查查长老明智地立刻闭嘴。

    “我需要见到奥帕祖巫,我有事情必须和你们两人当面说。”卡蒂转向洛干,异常认真地道。

    洛干却一指上面,“那个少年祭司现在就睡在上面的石屋里?”

    “……你想干什么?”

    洛干搓搓大胡子,“他们的首领没回来,上面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他真的很厉害,我们现在上去杀了他还来得及。”

    卡蒂立刻斥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洛干翻脸,他身后三名强壮的矮人一起握紧了武器。

    卡蒂伸手拦阻朗朗和查查长老,让他不要冲动,她转而又对洛干道:“我们杀不了他,至少只有我们几个人肯定不行,他有食人蜂做蜂卫,很多。”

    “食人蜂?”洛干的眉头狠狠皱起,非常不高兴地道:“你们可没跟我说过这件事!”

    “你现在知道了。”卡蒂淡淡道。

    洛干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压抑怒火,“卡蒂祖巫,我最后问你一遍,你们莫莫族的打算是什么?”

    不等卡蒂回答,他就冷笑道:“不要把我当做那些大傻子。如果你们想要投靠那些人类,就不会传信让我们过来。”

    卡蒂也很坚持,“我必须见到奥帕祖巫!”

    “可以,你跟我去城外。”

    卡蒂还没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朗朗已经先跳起来,喊道:“不行!我们的祖巫不会去你们那里,你们必须过来这里!”

    洛干自己肯带人过来就不错了,当然不肯带着祖巫一起过来冒险,事情就此陷入僵持。

    最后还是卡蒂提出:“那么我们彼此就只能在西城门护城河中那条土路下方的通道里见。”

    “我回去问奥帕祖巫。”洛干也退了一步。

    “没有时间了,必须今晚。明天他们一定会把那条土路挖断,到时候我们不但没有见面的地方,你们也不能再像今晚这样容易的进入城内,所有事情必须在今晚完成!”

    分两头离开的矮人们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离开后,一只拇指大的食人峰从墙壁阴影中飞起,它似乎发出了某种召唤,很快,地下通道中就又飞来两只蜂。

    三只食肉蜂头碰头不知交流了什么,随后,后来的两只分别飞入莫莫族和洛洛族进入的通道,而最先的那只则转头就往它们老大那里飞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