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5章回14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食人蜂老大,严默兄很无奈地呻/吟一声,睁开眼。

    他让蜂卫顺着下水道飞下去查看,不过是想看看那些矮人到底挖了多少“下水道”出来,没想到其中一只蜂卫却给他带来了又在意料外、又在意料内的消息。

    蜂卫无法正确传达矮人们都说了什么,但矮人们能把地道挖到议事大厅下面就已经足够让严默警惕。

    “两批矮人?其中几个的味道你记得?有在大厅里出现的那三个矮人吗?”严默仔细地一点点询问,大致猜出了那些矮人的身份,再听蜂卫告诉他矮人们分成两批分走了两个通道,他心中差不多就有数了。

    “那通道大吗?我能不能进去?”

    蜂卫传过来的信息告诉他,矮人可以走,但他进去就得全程弯腰。

    严默从床上起身,走到窗口,外面不少蚊虫在飞,但因为他在窗口处撒了一些防蚊虫毒蛇的药粉,那些蚊虫并不敢靠石窗太近。

    今晚并不适合做坏事,天上明月如银盘,银色的辉光洒遍大地,他站在窗口能清晰看见远处巡逻的战士身影。

    但如果敌人从地下来……

    摸了摸腰间草药包,对于此点他已有应对之法,自己家里住着善于挖地道的客人,这客人还很想反客为主,他如果不天天琢磨着怎么应对那才叫奇怪。

    老萨玛算不上慷慨,但只要不是枫族的种子,它给的也还算痛快。

    只是这法子还需要时间才能形成威力和抵抗力,现在嘛,呵呵!

    “外面有人?”

    “有。”护卫在门外立刻回答:“大人,有吩咐?”

    “陪我出去转转。”严默拍拍蜂巢,里面剩下的蜂卫全部飞出,严默无声地发出指令,蜂卫嗡嗡盘旋一阵,全部从窗口飞出,飞进黑夜中。

    严默收起蜂巢,独留红翅和飞刺,转身走到门口打开大门。

    护卫很好奇,大人不是入睡了吗?怎么突然半夜要出门?

    严默似看出护卫疑惑,笑道:“我感觉出有危险靠近部落。”

    “啊!”护卫们的神情顿时变得紧张,一名护卫更是直接问:“大人,找猛大人?”

    “先不急,你去把休息的护卫也叫来就行。”

    严默没有叫上猛或者其他任何战士,只带着四名护卫用散步的速度向西城门行去。

    夜晚的九原城极为安静,偌大的城池只住了这么点人,还有不少人守在城墙上,就是想要热闹也热闹不起来。

    有负责监视议事大厅的矮人发现了严默一行,他们下意识有种不妙感,立刻回去报信,可是这时候他们的族长、祖巫和大长老都不在住地。

    这时,莫莫族的大人物们正在西城护城河中间那条土路内的秘密通道中等待洛洛族的首领。

    奥帕祖巫来了,她不得不来,邀请来自另一位祖巫,如果不想洛洛族和莫莫族成为死仇,她必须前来。

    卡蒂没有废话,见到奥帕就道:“我们已经没有容身之地,长途迁徙的危险你我都清楚,我们需要可以防守和抵御敌人的家园,需要富足的土地来养活族人,而这里能满足我们的一切。”

    “……你想做什么?”奥帕祖巫撑起眼皮问。

    “我不想和九原成为敌人,但我也不想继续当九原的客人。九原城只有六十几个人,我们两族加起来有将近八百人,你也看到了,九原占地范围非常广,我们就算不住在城内,也可以在城外找一块地方落脚。城外有一条更大的河流,足够帮我们抵挡住森林来的敌人。”

    奥帕叹息,“如果我是九原的首领,我不会让自家部落旁边住上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我知道,但九原既然能让人鱼族和他们一起生活,也能让我们和他们共同占有同一块土地。”

    “凭什么?”

    “凭借我们两族加起来比他们多得多的人手。一旦开战,就算九原能赢,她也耗不起,他们的人太少了。”

    莫莫族和洛洛族的族长及长老都没有插话,两位祖巫的意思也代表了他们的意思。

    奥帕祖巫抬眼看向年轻的卡蒂,她想她明白了卡蒂的想法,“你想和九原的首领和祭司‘谈一谈’?”

    卡蒂承认,“你和我一起。”

    “如果他们不同意?”

    “他们会同意,只要我们先把他们的人控制起来。”卡蒂的语气充满自信。

    朗朗和查查长老也在这时得意地笑起来。

    奥帕祖巫眼睛一下全部睁开,“你有把握?”

    “我们在盖房子时就挖了地道,现在我们已经把地道挖到了东城那些人住的房屋底下,如果你同意,等下你们派人和我们一起,要至少三级以上的战士,二十六座房屋,我们同时动手,只要行动快,至少可以抓住他们一半人。”

    “然后呢?”奥帕祖巫终于正视起这位年轻的祖巫,这个充满魄力的姑娘不像是莫莫族的祖巫,倒像是洛洛族的。

    而洛干听到这些已经按捺不住,他不停地对奥帕祖巫使眼色,想让她答应。

    “然后我的族人会带着人一起撤出内城,我们把人藏起来,再和他们谈,他们为了族人也会同意让我们留在城外。”

    “哦!你傻了吗?”洛干蹦起来,挥舞着手臂大喊:“如果我们能抓住他们一半人,我们就可以逼迫他们让出那座城!我们为什么要撤到城外?”

    卡蒂没理他,只看奥帕。

    洛干还在喊叫,奥帕拿起权杖给了他一下,“安静!别蠢了,我们在城外占一块地,不管是进是退都方便,只要挖通一条河底就可以去往任何地方。”

    卡蒂点头,“九原的首领可以操控土壤,如果我们留在城内,很容易被他们堵死在城中,如果我们留在城外,地方那么大,他不可能把所有地道全都找到并堵上。”

    “那抓到的那些人怎么办?”洛干不情愿地问。

    “留着,直到我们把属于自己的城盖好,把所有地道也挖好。到那时就算九原想要对付我们,我们也不用害怕了。”

    “卡蒂祖巫,你别忘了你说过那个首领可以操控土壤,如果他想报复我们,我们无论盖多少座房子,他都能摧毁掉。”洛干继续唱反调。

    “魑族。”卡蒂早就想过应对方法,洛干的担心也是莫莫族大多数人的担心,“我们只要告诉九原,魑族很可能会跑到这里来,而我们会帮他们一起对付魑族,毕竟我们就住在外城。”

    “那如果九原的首领执意要和我们开战?”

    “当莫莫族不敌的那一天,也许魑族就会循着我们曾经留下的地道找到九原,而只要魑族过了河,九原就那么点人……”卡蒂没有把话说完,但在场的人都听懂了她的意思。

    这是威胁,有点无耻,但也相当有效。如果九原的首领不能把莫莫族和洛洛族的人在一瞬间全部杀死,他们总有人会逃出去,而逃出去的人完全可以引来魑族。

    “你变了很多。”奥帕祖巫沉默许久说到。

    卡蒂两拳上下叠放在胸前,平静地道:“这要感谢九原的祭司大人,从他的课上,我学到了很多。”

    “阿嚏——!”严默刚走到护城河边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大人?”护卫担心地看向他。

    严默摆摆手表示没事,走到河堤边坐下。

    在河中巡逻的人鱼战士游过来,上半身浮出水面,“默大人,这么晚还没睡?”

    严默揉揉鼻子笑,“兄弟们,想请你们帮个忙。”

    “什么忙?默大人你说。”

    “是这样的,你们知道我们打算挖掉这条土路,不过这样很费事,我之前做了个计算,一时睡不着想要过来验证一下,如果验证成功的话,也许不用那么费事我们就可以弄断这条土路。不过这需要兄弟你们的帮忙,只有你们的能力可以轻易做到。”

    “哦?”被拍了马屁的人鱼战士们大感兴趣。

    “我想请你们在这条土路的下方某处钻一个洞,往里面灌水。这个方法的原理是这样这样的……”严默笑眯眯地边比划边解释。他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被加人渣值,但矮人们对九原已经怀有恶意却是没错的。

    如果他误会了矮人……咳,他已经做好了随时下水救人的准备。

    钻洞的地方不难确定,蜂类对于方位和飞过的路线有着惊人的记忆力。

    严默作为蜂王,在接受蜂卫的信息后,下水到某处定个位完全小事一桩。

    虽然土层较厚,但只是钻个洞而已,这条土路又没有经过特别制作,就是最普通的土质。不需要拉蒙这么厉害的战士,随便找一位能操纵水的约二级人鱼战士,他就能用水软化土壤,再用冲击之力硬打出一个洞来。

    土路下方,莫莫族和洛洛族的几位仍旧在讨论中。为了不惊动人鱼战士,也不想让城头上的九原战士发现,他们并没有在内护城河两边安排放风人手。

    对敌的大方向和策略定下来了,下面就是两族的具体分利,洛干和朗朗都坚持只有把这些全都明确定下来,才能派出人手展开行动。

    两族都同意不要住在一起,但也不能相隔得太远。他们一致觉得南外城最好,如果南外城实在拿不下来,就要北外城。

    可说着说着,洛干和朗朗就吵了起来。

    洛干责怪莫莫族当初没下定决心跟他们一起直接夺过九原城,否则今天他们只要合力把那个祭司弄死就成,也不会要多费这么多手脚。

    朗朗埋怨洛洛族做事不考虑后果,连带拖累他们,本来他们可以和九原的首领好好商谈地盘的问题,现在却逼得他们不得不和九原撕破脸。

    “你们能不能快一点,再闹下去天就要亮了!”卡蒂怒道。

    奥帕也又拿权杖敲了下洛干。

    两位族长这才勉强结束口水仗,改为谈正事。

    在两族就人质放在谁那里而争论时,地道中的这几个矮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后方不远,一面墙壁渐渐洇出了一点圆形的潮湿洇迹。

    而这个圆形的洇迹正在以不是很慢的速度扩大中,随之,一道细细的水流顺着墙壁滑下。

    “嗡——”地道里负责监视这帮矮人的蜂卫受到召唤全都飞了出去,途中有埋伏的矮人发现它们,惹得他们发出了惊叫,不过惊叫还没出喉咙就被捂住。

    洛干忽然抬手,“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这里除了我们就没有别人!”心中有鬼的朗朗叫起来,他带了人埋伏在不远处,就怕洛干会干什么。

    同样埋伏了人手的洛干也不好再追究下去,他也怀疑刚才的嗡嗡声是他们自己人弄出来的。

    “吧嗒。”一块被水泡烂的烂泥掉到了地上。

    “出事了!”奥帕祖巫一下从地上站起,当即命令洛干:“快退!立刻离开这里!”

    “奥帕祖巫?”洛干愣了一下,“怎么了?”

    卡蒂也察觉出异样,冥冥中有什么在告诉她:危险就在眼前!

    “走!快走!我们被发现了!”卡蒂也大叫起来。

    来不及了,“哗啦!”一声巨响,被泡烂的土壁在极大的水压冲击下再也坚持不住,半面墙都垮塌了下来。

    “水!漏水了!快逃出去!”矮人们大喊着,想要分两头狂奔。

    可是人跑的速度又怎么能赶得上大水冲击的速度。

    而且他们又那么小,洞挖的也不大,很快,大量的河水便向地道两边冲灌过去。

    矮人们惨了!跑得快的还好,还有可能从最近的出口逃出去,跑得慢的全都泡在了水里,挣扎着喝了一口又一口泥浆水。

    河面上,人鱼战士们发出了惊咦声。

    “那土路里有洞!”

    这句话刚落,就听“哗哗,咳咳,噗噗”的声响接连响起,河面打起水花,几个矮人挣扎着扑腾到水面上,好不容易露出头。

    严默惊讶地低声喊:“天哪,怎么有人在地底?这真是太不巧了。快!大家快下去救人!”

    “噗咚!”严默以身作则,第一个跳了下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