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6章回14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洛干和朗朗等人本身就是族中最强的战士,洛干更是达到了四级,只是血脉能力没有觉醒,但只这样,也不可能轻易让他们淹死掉。

    奥帕和卡蒂身为祖巫,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两手保命的手段?

    几个人挣扎着,都没有被河水淹没,他们也看到了河岸上的人类和河中人鱼。

    甚至严默跳下来救他们,他们也知道。

    洛干还不清楚严默是谁,但他下意识就像动手控制住这个人类,可是他还没有接近那个人类,就感到脖子上被什么轻轻戳了一下。

    严默和洛干虽有级别差,可一方是能力加体能都达到三级的神血战士,一方面只有纯武力,再加上有心算无心,洛干怎么可能逃得过严默手掌心?

    “咕咚,咕咚。”洛干嘴巴一张,喝了两口河水,迷迷糊糊地就往河底下沉去。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发,硬把他的脑袋从河水里拽出来。

    “大人!”护卫们不会水,可几个人看严默跳下去,竟也不管不顾地全都跳了下来。

    严默在心里哀叫一声,别这么实诚好吗?我叫你们救人,你们就真跳下来啊?就不能在岸上待着抓人吗?

    看来这些护卫还是要好好调/教一番,不能他说什么就做什么,得有点眼色明白他的言下之意才行。

    不过,严默承认,看到四名护卫一个不拉地全部跳下来,他心里还是十分感动的。他决定,作为鼓励和奖赏,明天他就教四人学习初级训练法,再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激发他们身体中的神之血脉。

    四名护卫这时还不知道他们的尽职尽责和忠诚会得到这么大的好处,他们跳下来的时候没想太多,等入水后才发现事情不如他们想象,这会儿他们别说救人,就是自己都要祭司大人来救。

    护卫们大感惭愧,拼命在水里挣扎。严默抓着洛干游过去,一人给了一巴掌,让他们别乱动。

    护卫们在水里被淹都有些慌乱,被祭司大人这么一拍倒是冷静不少,也许是对祭司大人的强烈信心,他们就算喝了几口水竟也不害怕了,他们深信有祭司大人在,他们绝对死不了,就算死了,大人说不定也能把他们送母神手里抢回来。

    严默回头看看要跑远的几个矮人头目,冷笑一声,左手一扬,黑暗中有什么东西直接从他手掌中射出。

    查查长老身体一抖,没入水中,随即四肢张开地漂浮到水面上。

    卡蒂和奥帕身后正好被查查长老挡住,不知自己刚刚逃过一劫。奥帕祖巫似乎察觉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当她看到水面上漂浮着的几名矮人时,神情一悲,不再游动,她要救自己的族人。

    严默这里为了自己的护卫,也只好暂时放弃去抓那几个矮人。

    还好河里人鱼战士不少,如今听到动静,不需要看守固定地点的都游了过来。

    严默一看到人鱼战士游过来,立刻大声喊道:“兄弟们,还请帮忙救人!这几个太重,麻烦你们送他们上岸。”

    人鱼战士们一听,自然就先去救主动跳进水中却被淹得七荤八素的严默护卫。

    严默这边则快速去“救”其他矮人,而只要被他救上来的矮人,无一例外都昏迷了过去。

    就是有那被人鱼战士救上来的,也都一上岸就噗通一下倒地不起。

    卡蒂和朗朗看到严默跳下来,朗朗还没反应过来,卡蒂首先就努力往另一个方向扑腾去,她要尽可能远离那个少年。月光清晰,她发誓,那个少年跳下来时眼中充满邪恶的光芒!

    祖先保佑!卡蒂用劲划动四肢,竟在生命最危险的关头学会了游泳。

    奥帕祖巫这时再也没有了要睡不睡的混吃等死模样,她奇异地半浮在水中,高举着权杖默念着什么。

    水里出现越来越多的矮人,可那些矮人就像是被什么保护着,并没有喝下大量河水。

    卡蒂回头看到奥帕那样,一咬牙也停了下来,举起权杖也开始向祖先乞求力量。

    快要游到岸边的朗朗两眼一闭突然昏死过去,严默在水中一划,游到他身边。他抓住朗朗,对不远处的卡蒂温柔地笑了笑。

    卡蒂身体一抖,祈祷的语言差点中断。

    这么大阵仗,不用说,城上的守卫也都被惊动,九原的战士们很快就跑了出来。

    严默抹把脸,指指被人鱼送上岸,并排躺在地上的五个矮人,对听到消息飞奔过来的猛说:“他们被水淹得不行了,把他们送到我隔壁,我想法把他们救回来。”

    猛一眼看出五人身份,嘿嘿一笑,大声答应,随后立刻安排最信任的手下把五人送到议事大厅。他还想用绳索捆绑这五人,被严默阻止。

    “用不着,如果他们这样还能跑掉,那也是他们的本事。”严默对自己的手段有信心,他用原战试验过,就是那牲口不提防下被他的木针刺中穴位,也得在地上躺老半天,更何况他现在使用的木针还加了点佐料。

    猛抓抓脑袋,小默默的手段越来越多了,不愧是被祖神喜爱的传承祭司,怪不得大战之前火气那么大,他肯定已经很久没有把小奴隶压倒这样又那样了吧?

    青渊湖岸边某处小树林里,原战摸了摸滚烫的耳朵,听着营地里传来的不加任何掩饰的男女战斗声,狠狠一握拳,腾地站起身,身体一晃,没入黑暗中。

    远远跟着这帮人类的猎食者们倒霉了,它们只不过想捡个漏而已,那帮人类很强大,它们吃不到这些皮薄肉嫩的人类,跟在后面吃那些人类杀死和丢弃的野兽尸体也能勉强饱腹。

    它们不是没想过偷袭那帮人类的营地,但它们还没有开始行动,杀神就跑来了。

    “嗷嗷嗷——!”

    “吼——!”

    野兽惊慌的惨叫传到了营地,惊醒了不少正在展开盘肠大战的男女。

    “那赞答!”艳丽的少女猛地推开伏在她身体上的狰。

    狰抓住她的双手,侧头看了下黑暗的远方,听到了熟悉的吼叫,眼中笑意一闪而过,回过头,“不是,继续,女人!”

    少女被大力冲撞得发出尖叫,一下抱紧了狰的背。

    回头再说九原城。

    所有九原子民都醒了,他们一醒来就发现他们分别被十几只食人蜂包围了,一开始他们受到惊吓,可当他们发现那些食人蜂只是围着他们飞,并无意伤害他们后,他们渐渐安下了心。

    而这份安心在一座房屋的地面突然破开一个大洞,跳上来一群矮人后,升到了最高点。

    那些围着他们的食人蜂“嗡”的一下,全部对准了那些从洞里跳上来的矮人。

    不知是谁先大叫了一声:“是祭司大人!大人派了蜂卫,保护我们!”

    “祭司大人!默大人!”

    “大家集中起来!”乌宸正在变音期的少年嗓音撕裂夜空,“那些矮人想抓我们!”

    “杀死矮人!杀死他们!”九原的子民怒了!

    不断有房子的地面破开大洞,不断有矮人从洞中跑出。

    阿乌族人在乌宸等三个孩子的安排下全部聚集到一起,那些食人蜂果然在保护他们,他们动,它们也跟着动,一直不离他们左右。

    从洞里跳出来的矮人看到食人蜂都没敢冲上去抓人,他们是被迫从洞中跳出,他们还没有接到攻击的命令。

    这些矮人也识相,看抓人不成,全都往外面跑。

    城中矮人在骚乱,他们都想往城外跑。

    而城外也有大量的矮人向内护城河岸边赶来。

    所有矮人战士都知道,他们的族长和祖巫很可能都出事了!

    人鱼战士沿河戒备,大量的人鱼战士从水面浮起,武器一致对外。

    今晚的人鱼巡逻头领游到严默身边,低声问他:“默大人,需要我们做什么?”

    大家都不是呆子,哪有那么巧,九原的祭司说要冲断这条土路,就正好不小心冲出这么多矮人来。

    而城里城外骚动的矮人也绝没有都呆在屋中乖乖睡觉,否则哪能来得这么快?

    “你们只需要做一件事,”严默上岸,拧着麻袋衣笑,“把城内所有地下通道都灌上水。”

    事情总要一件件解决,他先把内部搞定,再来搞城外这一批,反正……他们的族长和祖巫都在他手里了,除非他们想要一次性把两人都换掉,否则,他们只能乖乖等待。

    而他只让人鱼灌通城内下水道,是因为他已经料定,洛洛族为了自保一定会把通往城外的地道全部用最快的速度堵上。至于莫莫族?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还各自飞,更何况本来就不和的两个部族!

    九原的战士头领全都跑到严默身边,随时等待他的吩咐。

    矮人数量虽多,但真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九原的战士不惧畏任何敌人!

    严默想打仗吗?

    当然不,他好不容易培养了这么点衷心族人,哪舍得就这么消耗掉。

    战争有各种进行方式,今晚他会给矮人们再好好上一课,有时候并不是人多就一定会打赢,就算矮人表面上看好像把天时和地利都占齐了也一样。

    同样的夜晚,原战也在野兽群中不停厮杀,鲜血沾了他满身满脸,他却更为亢奋,他甚至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嚎叫。

    默!默!默!

    “嗷——!”

    他好像看到了他的祭司,看到了默。

    男人狂吼着扑了过去,他要征服他!撕裂他!用最野蛮的力量冲撞他!

    他要咬住他的喉咙,把自己深深埋进他的体内,他要……!

    “默——!啊啊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