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回14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人鱼战士冒出水面越来越多,矮人们看到大泽带人出现,让出了路,但也没有离开太远。

    原际战士们列队跟在原战后面踏上河面土路,他们警惕而又紧张,并没有因为已经到达九原而放松,相反这时他们的神经绷到了最紧。

    大量的俊美的人鱼,还有大量的手握武器的矮人——越接近河对岸,他们看得越清楚,原来他们初以为是小孩子的人并不是小孩子。

    人鱼也就罢了,他们没有感觉到敌意,似乎只有好奇。

    但那些矮人,几乎一大半都在用带着敌意和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们。

    对于眼前看到的一切,原际的大人们还能忍得住只看不说话,小孩子就不一样了,尤其在他们看到几名人鱼战士甩出水面的长尾。

    “鱼!大鱼!抓……”

    女人们一把捂住孩子们的嘴,贴着他们的耳朵低声呵斥他们不准胡乱叫嚷,不是为了不让人瞧轻,而是看到陌生种族的警觉。

    对于不熟悉的种族和生物,不管他们长成什么样,就算同属人类,他们也会通通当作最凶残的野兽来看。

    而面对未知的野兽,保持安静是最基本的保命手段。

    大泽等人既为首领带回来如此多人而感到高兴,同样也因为这些人而震惊和有点不知所措。

    这些战士看起来都好强大,首领后面的竟然都是三级战士!

    而他们阿乌族不但人少,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二级战士出现。

    这些人来了,他们阿乌族会被首领和祭司大人舍弃吗?祭司大人还会对他们那么好吗?这些人会不会欺压他们?

    大泽不敢再深想,也不愿再去想。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原战带领这些人过河。

    奇异的,本该是非常热闹的场景,此时此地却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沉静。

    原战脚踏上河对岸的土地。

    约五分钟后,三百多名原际人全部走下河面土路。

    当最后一个人刚刚进入队列,那条土路就突然垮塌消失在河水中。

    “首领大人。”大泽走上前,干巴巴地问候:“你回来了。”

    “嗯。这些矮人怎么回事?”原战没有急着进城,也没有让身后的队伍放松警戒,那些从没见过的矮人的敌意太明显。

    大泽看看左右分开、壁垒分明的两帮矮人,脸色一变,怒哼一声,用最简单的言语,低声把矮人的事大致交待了一遍。

    “默没杀他们?”

    “没有。默大人只让他们离开内城。”

    原战那双看起来凶残险恶的狭长眼睛从右边敌意最大的那群矮人脸上一扫而过,多好的奴隶人手,默不要,他就把他们都绑去卖掉,换更听话的来。

    “他们两族的首领都在我们手上?”

    “是。”

    “他们没有试着去攻打我们,把人夺回去?”

    大泽摇头,眼中忽然浮起一丝狂热,“他们不敢!默大人手一挥,他们就倒下一片人!”

    “哦?”

    “默大人还有一种强大的弓箭,可以在城头上射出,能射很远,力气很大,可以把人很远就射穿!”可惜就是用个几次就坏,默大人说是工艺和材料跟不上,以后慢慢研制就能做得更好。大泽觉得这点就没必要特意跟首领说了。

    “但是矮人很不要脸!”大泽愤愤地告状:“默大人让他们做事换人,只有一些矮人听话,好多矮人不听!首领,你带我们揍他们吧?”

    “揍?不,他们需要的是死亡。”原战脸上浮起一抹残忍血腥的笑容,舔了舔雪白的牙齿,他的祭司大人因为侍奉祖神顾忌太多。

    大泽兴奋地一挥拳,对,揍死他们!

    “首领,”大泽瞅瞅原战身后那些强大的战士,鼓起勇气问:“他们是?”

    原战正要回答,突然收声,他看到了默。

    默出来迎接他了!

    北城门的吊桥放下,涌出来很多人。

    原战一挥手,也带着人迎上前去。

    猛冲得最快,他跑在最前面,远远地就大喊:“猎!猎!”

    猎就算清楚知道这个兄弟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可亲眼看见和听见仍旧完全不一样,他鼻子一酸,回吼了一声。

    猛听到这声熟悉的吼声,眼泪顺着风就流了出来。

    猛越跑越快,身体渐渐跑成了一条线。

    严默本来在看远处那三百多人,可猛的异常一下就吸引了他。

    “这家伙……竟在这时候觉醒了?!”

    “唰!”

    原战等站在最前排的战士头领不约而同地伸手按住皮裙,猛带来的那阵风相当猛烈,不按肯定会集体亮鸟。

    猛本人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用多快的速度冲到了原际众人面前。

    他甚至没注意到大家盯着他充满惊吓的目光。原战不惊吓,他只愤怒,他的小秘密差点暴露了好吗?

    “猎!你还活着!太好了!狰,你们也来了!大雕,大河,大山,你们也都还活着,哈哈!我就知道默默去了,你们肯定都死不掉,哈哈!默默还瞒我,不肯告诉我!”猛开心大笑,笑了一半,“咕咚!”两眼一闭,趴下了。

    猎站在队伍最前端,猛冲过来时,他被对方的速度给惊得眼睛都忘记眨,直到猛莫名其妙地突然倒下,“猛?!”

    原战侧身低头看倒下的猛,阴笑,活该!

    猎看向原战,原战点了下头,猎立刻出队扶起自己兄弟。

    “猛怎么了?”狰代替大家问道。

    “他很可能觉醒了血脉能力。”最有经验的原战回答。

    猎身体一抖,又惊又喜地低吼一声,仔细看他兄弟的脸,刺青还没有变化。

    其他战士听到,又是羡慕又是为猛高兴。

    “他才觉醒,等稳定下来脸上印记才会有反应,大约三天左右。”

    “那他现在昏倒没事吗?”狰又问。

    原战直说:“不知道,等下默来了,让他看。”

    严默那边也加快了脚步,他很想看看猛的情况。

    猛的觉醒在他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就在今天而已。前面给猛把脉,他就感觉这家伙很有可能在近期觉醒,本来还想全程监控,不过现在就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现在赶过去也来得及。

    而且今天的事,让他又多收集了一份资料。他还记得当初原战说他觉醒血脉能力时也是因为环境逼迫、情绪异常紧张和迫切的情况下,而这次猛的觉醒也跟情绪有关,这就很有意思了。

    这说明什么?至少说明血脉能力和人的情绪或者说精神力有很大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是不是不该只从物理层面考虑研究血脉觉醒,中医本身就有因情入病的说法,此情包含所有情绪。

    身体素质,血脉能力,情绪,精神力……

    严默脑中渐渐浮现一个想法,并随着他一步步向前而逐渐完善。

    严默瞅着前面一大群人微笑,正好,一下来了这么多实验材料,说不定很快他这个想法就会变成现实。

    近了,更近了!

    原战加快脚步张开了双臂,来吧,我的祭司大人!

    如果是原际,远出的战士归来,祭司都会为大家祈福和驱赶邪恶。

    接着就是发泄、发泄、发泄!整个部落都会陷入最疯狂、最原始的欲/望中。

    原战多想抱着他的祭司大人就往旁边的草丛里一滚,然后扒掉他的皮裙就啪啪啪!

    可是!

    他的祭司大人看到他就点了下头,非常敷衍地说了句:“回来了。”

    然后就直接绕过他张开的臂膀,走到狰面前,和那几个战士头领说话并查看猛的情况去了。

    原战倏地转身,把目光化成矛尖,直戳少年背部。

    哎?这是什么?

    看起来不像是兽皮,但也不像是草叶,穿起来似乎很轻很薄很凉快的样子。

    他非常渴望扒掉的皮裙没有了,但这个好像也很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默腰间系了个草药包的缘故,那小腰一勒,臀部曲线一下就比藏在兽皮里要明显不少。

    这如果摸上去会不会比隔着兽皮的感觉要好得多?那个东西也不长,就到大腿根下面一点,如果他稍微往上提一点……

    原战吧嗒一下嘴巴,非常“自然”地走过去往少年身后一贴,手也非常“自然”地搭上他家祭司大人的腰……再一点点滑下来。

    严默嘴角抽搐了两下,当他死人吗?

    那么大一只爪子,热气哄哄地贴在他屁股上,还有意无意地抓揉两把。

    再看那牲口的皮裙前方,就这么大咧咧地顶起个帐篷,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牲口就是牲口,简直没治了!

    在场所有人,只要眼睛没瞎的,都能看出首领大人对祭司大人那种燃自内心的渴望,瞧那双眼睛,都快烧起来了!

    狰、大河等人的表情有点奇怪,他们之前看两人住在一个帐篷里就有点怀疑,如今看原战那都快要压制不住的通红双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首领和祭司……好嘛,至少他们不用担心以后部落会分成两半。

    而阿乌族人则早就对首领和祭司大人的关系心知肚明,他们看首领那急吼吼的模样都在心中偷笑,很多人甚至开始暗地里数数字,看首领大人能坚持多久,都是男人,他们理解的!

    阿乌族人理解原战,原际人更理解。他们可都清楚这位可是一路憋到现在,那么多女人主动诱惑他、想要和他睡,他都拒绝了。如今一回到部落,不疯狂大战一场那就不是原际的最强战士!

    别说原战了,如果情况许可,等晚上安顿下来,如果能让那些格兰玛族的女人进来,他们也想在安全的环境中好好疯狂一番。

    “穆长明,大泽,你们两人负责安排族人休息和猎食。我和祭司有事说,猛要是没事就抬回去!狰,你们要是有什么事可以问蚊生和乌宸。蚊生,放开大山,急什么!”

    蚊生脸皮也很厚,红都没红地放开大山,还抓了大山前面一把。

    大山“嗷”一声,惹得附近战士一阵大笑,直到这时,大家才逐渐放松下来。

    原战这个妒忌!

    穆长明从人群里出来,忍笑问:“带大家进内城?”

    “对!”原战自觉已经交代得差不多,转头拉着少年就走。

    “嘶!”某人手一麻,不得不松开了怀中人。

    “你想干嘛?”严默很无语,他刚才考虑到这人好歹也顶个首领的名头,如果他直接放倒他或和他打起来,也未免太难看,尤其在两族刚刚见面的时候,太不利于部落内部团结,这才放他一马。

    可是这牲口却得寸进尺,竟然拉着他就走,他连个欢迎的场面话都还没说好不好?

    况且这种情况下他们一个身为首领,一个身为祭司,就这么把这么多人丢着不管了?

    原战忍着把对方当众按倒的强烈欲/望,手指胡乱一指:“我有话和你说,很重要的事。”

    严默怀疑地看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眯起眼:“那些人是谁?”

    “什么人?”胡乱指的原战定睛一看,哟,好巧,立刻有词了,“我要和你说的就是他们,他们是格兰玛族,目前跟着我们的这一批大多都是女人,可以补充我们。另外,那些矮人怎么回事?”

    “这些事等进城跟你说。格兰玛族……战斗力如何?”严默听他说正事,也改变了表情,他就想这人还不至于这么不着调。

    可惜严默对某人显然还不够了解,原战根本就不在乎首领的威严和面子之类,不,他在乎,只是他在乎的方式和严默理解的完全不同。

    严默觉得当首领的在族人面前就一定要威严端正,要有个首领的样子。

    原战和其他任何除严默之外的人,则认为一个部落首领的强大在于他的战斗力,而这个战斗力除了对野兽、对敌人,那方面的战斗力更是非常重要,这可关系到整个种族和部落的延续!

    那么多部族为什么在狩猎归来后会搞全部族的幕天大战,还不是因为他们发现那样最容易刺激女人受孕,而且那时所有战士中谁强谁持久,谁最能让女人满足,看过去一目了然,谁想作假都不行。

    而各方面战斗力强大的战士也容易受到女人喜欢,会让那些女人心甘情愿为他生孩子。

    在阿乌族人和原际众人心里,原战想要让同样强大的祭司大人喜欢,并愿意和他睡觉,他当然得要向祭司大人时时刻刻展现他各方面的战斗力。

    所以原战这时候就算当着众人的面把严默扛起来就跑,大家也只会为他发出助威的呐喊,而不会觉得他这样做不像个首领。

    严默看原战真像是有要紧事跟他商量的模样,再回头看看众人,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回过头,严默笑,小声表扬了原战一句:“还是你了解他们,让他们先处处也好。”

    原战一听就知道严默肯定误解了什么,但他会承认吗?

    “原际人多,阿乌族人少,他们各有各的担心,我们插手不好。”

    “你说的对,你说那个格兰玛族……”

    “默,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受到祖神惩罚?”

    “……你问这个干嘛?”

    “有?”

    “有!”不是大惩,但小惩他挨了四次。

    “哦,我杀了不少野兽。”

    “……怪不得!”

    “你惩罚我吧。”

    “哈?”

    原战喘着粗气,贴近他家祭司大人的耳朵,声音异常沙哑地道:“就像你上次惩罚我那样,你想来几次都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