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9章回1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深吸一口气,冲着原战特温厚的一笑,“惩罚你?好。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先为原际来人做一件事。”

    “什么事?”某人色/欲熏心,哪怕察觉出对方的笑容不对劲,也宁可视而不见。

    “动一动矮人造的那些房子。他们乱盖,朝向也就算了,他们把我预定的路也给占了,这可不行。城市规划道路非常重要,曲折狭窄的路可不适合战事或紧急时的大军推进和撤离。那些房子他们没敢按照他们的身高来盖,做工也都比较细致,就这么拆了未免可惜。你过去把那些房子换个方向、重新排列一下,包括房子下面的下水道。弄好后,今晚原际的人就可以住进去。”

    这对原战来说不难,又涉及到原际众人今后的住处,想想花不了多少时间,当下一口答应。

    “我在议事大厅的侧翼等你,弄好后来找我。”

    原战匆匆跑去弄房子,严默则在这段时间找到乌宸,叮嘱了他几件事。

    “把人先都引到广场,安排好伤者,让巫老和巫青去给他们好好看看。”

    “是。”

    “回答他们的所有问题,重点解释部落九规三令。”

    “是。”

    “他们很强大,但你们跟了我这段时间也学到不少,当互相尊重。”

    “是。”乌宸挺了挺胸膛。

    严默摸摸他的脑袋,“跟他们说今天吃饱喝足好好睡一觉,明天正午在广场集中,最后,等首领把房子弄好,你带他们去住,怎么分配随便他们,记得跟他们说房子里的设施都要怎么用,还有如果他们犹豫,就告诉他们等价交换的意思。去吧。”

    乌宸领会,带着一种要做大事的沉重感,一步一步离开。

    严默莞尔,回屋,走到一块楔进墙中的大石板面前,拿炭笔在最上面一条后面勾了一下。

    石板上赫然列了一排要做的主要事项。

    严默站在石板前静静思考,过会儿又添加了两条。

    不久原战寻来,严默让所有护卫离开,大门闭紧。

    原战回来时似乎还到河里泡了个澡,带回来一身水汽。

    他从后面一把抱住严默,脸贴着他的脸蹭来蹭去。

    严默一巴掌拍开他胡子拉碴的脸,侧脸冷笑,“你明知你滥杀我会被祖神惩罚,你还故意去滥杀野兽?”

    “没有滥杀。”男人矢口否认,“大家都吃了,我动手,他们就不用打猎,赶路速度会加快。”

    “哦,一次都没有?”

    “……就一次,可我杀了不到十只就停住了,真的!”也就那天晚上他为发泄而杀戮,且把杀掉的野兽都留在了原地,没带回去。

    严默也知道那四次小惩只有一次与原战有关,如果不是这样,原战一回来,他就能把他干掉。

    不过当他受惩罚时,他以为原战那边可能是无奈下才滥杀,也没想要怎么责怪他,哪想到这人主动交待他竟然是故意的!

    “我不是想要祖神惩罚你。”原战说的是真心话,他当时杀那些野兽真的没有想太多,而且等杀了几头他就下意识住手,否则别说十只,一百只也不够他杀的。

    可谁叫他不会说话呢?他当时一心就想着不能睡默,那就让默惩罚他好了,那感觉也挺好的。为了让默想要惩罚他,他才故意说他杀了很多野兽。

    可、可现在的发展明显不对!

    这已经不是惩罚不惩罚的问题了,他家祭司竟然以为他故意害他,这还了得?!

    原战脸色变了,松开手,把严默转了个方向,让他正面看着自己,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没有要害你,我以战魂发誓!”

    严默一拳头砸在他鼻梁上。

    原战没闪没避,硬是挨了这一拳。

    鼻血流出,他随手擦了擦。

    “你知道祖神降下的惩罚有多么痛苦吗?你不是想要惩罚吗?躺下!我让你好好体会一下祖神赐予的痛苦。”

    原战二话没说,往干草上一躺。

    严默慢腾腾地摸出十二根金针,双腿一跨,骑坐在原战腹部上。

    原战吞咽了一口口水。

    严默手摸到他的腹部,停留并摩挲了一会儿,似乎在感受手下触感,接着他的手开始移动,一点点往上又往上。

    手在男人的胸膛部位停住,手指一点点滑动。

    原战看着少年有点长开的面孔,伸手想去摸他的脸,被打开。

    “唔!”原战忽然发出一声闷哼。

    他的祭司大人竟然低头咬住了他!

    就在原战说不上是舒服还是痛苦,两眼都开始微微发红时,一支金针被捻入了胸腹间某个穴位。

    疼痛!极端尖锐的疼痛一下就从胸腹间向周围蔓延。

    饶是原战,这时也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身体也忍不住轻微挣扎了下。

    严默抬起头,目光妖异,隐隐水润,他抚摸着身下男人,安抚又威胁地道:“乖,别闹,这才只是开始。”

    原战看着他。

    严默开口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异样,他竟然……!

    “你,来!”原战强忍疼痛,他会记住今天的一切,等他的祭司满了十八岁,他要把啃得连骨头渣都留不下来!

    严默笑了,奖励地摸了摸,又捏了捏他身上硬如石块的肌肉。

    不过把攻击的角色换了下位,心情竟完全不同。很好,今晚想必他会过得很愉快。

    原战很纠结,不是纠结他家祭司给予的惩罚内容和他原先想要的不太一样,而是……要不要把那个秘密给默看呢?要不要呢?

    算了,等他自己发现吧。如果他没发现,那就继续瞒着。

    至于严默到底有没有发现这个秘密,咳,长夜漫漫,想要把自家牲口给从头到尾折腾一遍的祭司大人有可能错过那么明显的变化吗?

    可怜原际众人来到九原的第一天,九原的首领和祭司竟然双双消失,从下午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看见他们从议事大厅侧翼的房间里出来。

    还好原际众人极少有那脆弱敏感的人,狰又大致明白了原战的意思,主动带领族人和大泽等人混成一片,之后他们又发现阿乌族人不但没有排斥他们,还给他们准备好了大量的食物和清水,还有人特地过来治疗他们的伤患,便自然对阿乌族人产生了三分好感。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叫乌宸的孩子带领他们去了那些叫做“房子”的石头帐篷前,说祭司大人说的,以后这些房子就归他们了。

    看着眼前一座座整齐、高大又说不出安全和好看的房屋,原际众人半晌没说话。

    这些石屋真的都给他们了?

    看出众人的不信,通用语说得最好的乌宸跟狰等人多加了几句说明:“祭司大人说这叫预支,一座房子相当于五头成年牛,以后大家干活慢慢还就是,我们都这样。”

    不过阿乌族人因为参与了九原的初期建设,所以他们只要三头牛就能换一座房子,而他们很多人已经还得差不多。

    听说要干活才能换取房子,原际众人反倒安心了,一座房子五头牛,听起来有点难,但阿乌族人都说了大家都这样,原际众人又怎么肯在阿乌族人面前示弱?

    原际众人对阿乌族人产生了三分好感,阿乌族人对原际众人的印象也不坏。他们以为这些强大的战士肯定会比较凶恶,说不定还会跟他们打起来,可是人家一直都很听安排,连小孩子都没有乱跑,更没有人说要上城楼看,跟那些一进城就到处乱跑又不听话的矮人完全不一样。

    第二天正午,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大人终于亮相。

    其实在一大清早,原战就被严默给踹醒了。

    原战咕哝一声,抱住少年,两腿一夹,还想在床上滚一会儿,结果昨晚就受到创伤的鼻梁骨又挨了一下。

    再伸手去抱怀中人,怀中已经空了,严默已经起床出门漱洗。

    原战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也不去管丢在地上的皮裙,就这么光着肌肉隆隆的身体,晃荡着□□,大啦啦地走了出去。

    严默正舀水用盐漱口洁牙,转头就看到那被阳光笼罩的宛如古神一般的雄壮身躯。

    这家伙快有两米高了吧?

    那么结实坚韧的身体却意外没有笨重之感,甚至连那人的脚步都十分轻盈,完全踏地无声。

    秘密已经暴露的原战这时看到默,不但没有遮挡的意思,还夸耀地特地往他家祭司旁边一站。

    严默瞅瞅那玩意儿,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想要狂笑的冲动。这大概就是枫族活种想要抢占原战身体不成,最后被他同化,却也不能完全消失的证明?

    “可以开花,应该。”原战指指前端他特意让冒出来的花苞——昨晚默已经教会他怎么控制身体中不听话的某些部分。

    “嗯,不错,噗!”严默不小心看见蛋蛋周围冒出来的几片嫩叶,一下破功。昨晚他笑疯了,结果差点被恼羞成怒的某牲口给缠死。

    原战脸黑了,硬邦邦地道:“这些不应该出现的东西都会消失!”

    “不不不,花朵其实就是植物的生/殖/器,你这种异变是符合生理变化的,而且你功能并没有丧失,只是枫族的活种稍稍把你这里美化了一下。”严默忍笑忍的脸部肌肉僵硬。

    原战一把抓住他,恶狠狠地道:“再笑,我就让它在你体内开花结果!让你肚子里塞满我的种子!”

    “……咳,咱不玩触手系啊,乖。”

    “什么是触手系?”

    严默脸色一正,“你的木系异能虽然比较弱,但如果和你的控土能力结合起来,很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在守城上我有个想法,就等你回来实验,正好离正午还有点时间,你跟我到内城外走走。”

    “你不也是被枫族老萨玛种了它的分枝,你现在没有操纵植物的能力吗?”原战默默记下那三个字,打算以后问问乌宸或其他严默的学生。

    严默摇头,“我吸收的方式跟你不一样,具体我也没弄清楚。但是我现在并不能操纵植物,最多只对植物更加敏感,而植物也会对我较为亲近。”这点在他培育植株时他就发现了。

    他当时融合时大概太想要攻击力,最后融合结果虽然满足了他的希望,但也让他失去一些。

    不过严默并不懊恼,他虽然没有得到操纵植物的能力,但他更喜欢他现在拥有的能力。而且按照指南的尿性,如果他利用植物攻击和保护自己,说不定那些植物的死伤也都要算在他头上。

    严默不想现在做的事落入人眼,穿好皮裙回来的原战心念一动,两人便进入了地道中。

    地道中已经没有水,内城的地面比内护城河高出不少,如果不是人鱼特意用水冲及进下水道,地道里有水也会很快流至护城河。

    两人顺着地道来到城外,也没露面,就在地底下,严默从草药包里掏出一包种子。

    “这是捕鼠藤。黑森林特产,枫族把它们种在孩儿坑周围,可以防止那些喜欢啃食枫族幼苗根茎的鼠类和害虫。”

    “你想我把它们种在城墙下面?”

    “对。我做过化验和试验,这种捕鼠藤的根茎可以扎入地面很深,而且根系极为发达,且很难破坏,如果某一处被破坏,它们会自己在地底下蠕动,用新的根茎补足那块被破坏的地方。把它们种在城墙下,除了防敌,也可以防止那些喜欢挖洞的种族。”

    “这要时间,而且只能防一时。”

    “不,我让你种它们,就是想你利用操纵植物的能力,让它们快速生长,并长到很深,最好能深到地下三十米左右。等它们长成,我会利用自己的沟通能力,让捕鼠藤在受到攻击时,可以把消息传达给防守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