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1章 章回15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不知道拿矮人换奴隶会不会被指南加人渣值,不过拿活的人去换回活的人,总比全杀掉好吧?

    不如先弄一个试试?

    “外河通路堵上没有?”

    “有狰在那里守着,四级以下战士没人能过来。”

    “不可大意,那些矮人中如果有觉醒了血脉能力的人怎么办?”

    “我把号角的用法教给狰了,一旦有他不能应付的状况出现,他就会吹响号角。另外,我已经让猛去数那些逃过来的矮人到底有多少,再看看里面有没有四级以上或神血战士,如有问题,他也会跑回来告诉我们。外河里也增加了人鱼巡逻,至于青渊湖边,他们只会防守得更严密。”

    水陆空就差个空,严默有点想念九风了。等九风回来,他想跟九风沟通沟通,看能不能弄来一批大鸟,如果能让人乘坐最好,如果不能只做个空中侦察也很美。

    严默放下炭笔,“你有事吗?如果没事,和我一起去见见那几个矮人族长和祭司。”

    原战一堆事,不过陪自家祭司去折腾几个敌人的时间,他就算硬挤也会挤出来。

    此时,内城一条小河边,不少妇女带着孩子正蹲坐在岸边或清理毛皮,或洗洗刷刷。

    也许因为人鱼,也许因为严默的刻意为之,内城中除了下水道,地上的水网分布也相当多,不但原来的小河和水潭等都保留了下来,城内还多了几条人工挖掘的河道。

    除了围绕城中心的那条河,顺着那条河,还能看到一些小河渠,这些小河渠无一例外都和城中一些水源相连接,既方便了人鱼,也方便了住在城内的其他生物。

    矮人留在北城的房子共有三十六座。两个月时间能盖出这么多座房子,而且每座做工都很精细认真,不得不说矮人是个比较善工、在某方便也比较认真的种族,这也是严默舍不得干掉或驱逐他们的最大原因。

    三十六座房子分给三百多人住,看起来像是不够,不过这些房子每座占地都不小,而且全都是按照严默提供的乡间小别墅外型建造,前后有院、上下两层。矮人们为了加快速度,全都选择了同一种房型和大小,也就说每座房子套内面积都有约两百五十平米,一层则有一百二十多平米,每层高约有三米二。

    这样的大小可比原际人之前住的帐篷大多了,以前原际人的帐篷也就是睡觉的地方,多放一点东西就会转不过身,如果有了孩子,还得在帐篷后面再撑起个小帐篷。

    如今看到这些高大、宽敞、结实坚固还明亮的石砖屋,原际人只有喜欢,哪还有挑剔,人再多,他们也能想办法塞进去。

    三百多人三十六座房,一座房子塞进约十个人,对原际人来说那真是一点都不多,住起来还挺宽敞,除了夫妻,大多数人都能一人占一间房。

    大河的妻子褐土瞅见自己小儿子像是想要拉屎,但刚蹲下他就跳起来,捂着肚子就要跑。

    褐土喊他:“你干嘛呢?”

    “回去拉屎!”小毛头丢下一句,撒腿就跑。

    褐土给他气笑,“这小混蛋,拉屎在哪儿不能拉,非要跑回去拉!”

    草町听到,抬头笑,“乌宸他们说了,城里不能随便拉撒,就算在林子里和水边上,也得挖坑埋起来,小白夜大概怕烦。而且屋子里就有蹲坑,默大人也说了,尽量都拉撒在那坑里,以后还能挖出来肥地。”

    “那小子哪能想那么多,他就是觉得蹲在那坑上好玩,他哥白阳也跟他一样,只要离家不远都死活要憋着回来拉!”

    褐土这么一说,河边的女人们都笑起来,看来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

    甘雨也笑,看着在自己脚边爬来爬去的唯一的孩子,再看看这座她从没有想象过的城池,她开始想念那个人,如果那个人也和她一起来到这里,如果那个人不是酋长……

    “我从来没想过我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绿叶一边奶孩子一边感叹,“做梦都没有想过。”

    “是啊,茅坑就在家里,冬天都不用出门,那坑那么深,关上门,这么热的天,家里也一点都不臭。”一个女人也附和道。

    “那房子里还有……草町,那叫什么来着?可以点火烤肉还能煮东西的台子。”夏肥大声问。

    “灶台。”

    “对!灶台。”夏肥一拍大腿,“那东西我一开始不会用,等萨云她们教会我,我才发现那东西真好用!就是一开始喷了我一脸灰。”

    女人们发出哄笑声。

    “那屋子真好,还有窗子,下雨刮风能用毛皮和厚木板档上,平时可以打开晒太阳,屋子里都亮堂堂的,你们说那房子真都给我们了?”

    “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还能骗我们?”

    “不是说一座房子五头牛嘛?我男人说了,到冬天来临前,我们就能有自己的房子!”夏肥骄傲地道。

    大家一起用水泼她,“瞧你乐的!猎是三级战士,又是战士团头领,他当然能那么快弄到。”

    夏肥哈哈大笑,又泼回去,“一级战士也不差呀,默大人说了,哪怕不是战士,只要勤快,最慢两年内也能有自己的房子!”

    “就是,城里好多事做,不做战士也忙不过来,我家白阳上午去默大人那儿上课,下午也看不见他人影,这两天说是跟那些阿乌族的孩子去学游水了。我本来想让他去做砖头,但默大人不让,说他太小,说九原的孩子十六岁以下不能做苦力活。哎呀,就是做个砖头,我看了,不难,这有什么苦力的。”褐土嘴上这么说,但任谁都能看出她脸上满足的笑意。

    “默大人对孩子真好,还给他们上课,把祖神的传承传授给大家,还教大家做好多事,哪个部落的祭司能做到这样?”绿叶最后一句说得很小声,但也足够让周围的人听到。

    女人们纷纷点头,又在互相看看后,一起欢笑起来。

    大家不知道为什么笑,但就是想笑。

    “来对了?”

    “来对了!”

    “比我想象得还好,跟做梦似的!”

    “到今天你还觉得在做梦啊?醒醒吧,咱们可不能输给阿乌族的女人,她们都会纺那什么麻线,那个叫萨云的还会织布,默大人身上穿的那叫衣服的就是她做的,咱们可得赶紧跟她们学了。以后咱们也做衣服给默大人穿,也给我家小崽。”

    “哈哈,你最后一句才是真心话吧?”

    说话的女人恼了,“我说的是真的,等我做出那衣服,我第一个先献给默大人!”

    “我也是,我还想给默大人生孩子,可就怕默大人看不上我。”

    “哎呀!你这个胆大要死的,也不怕首领大人杀了你!”

    “哈哈,就是,除了首领大人,默大人才不会跟别人睡。”

    女人们的笑声传出老远,在内城祭司大人指定的空地上开始移种一些苗株的男人们全都抬头看向河边的女人,他们似乎也被女人的快乐所感染,很多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们来对了!就算这里也一样有危险,一样有敌人,还有严厉的九规三令,可来到这里的原际人没有一个想要回去原来的生活。

    他们每个人都能感觉出来,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部落,只要努力,他们就一定能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很好。

    为了如今和日后美好的生活,他们会拼命保护这座城、保护九原。

    “听说又有大量的矮人从森林跑出来?”男人们也在互相说话。

    “是啊,很多人都在往我们这儿跑。哼,那些矮人还想抢夺我们九原城!”

    “他们敢抢,我们就杀光他们!大泽,教我们用弓箭吧。”

    “好。”

    关押矮人的地方并不远,就在议事大厅后面的小树林里,也是原战一开始留下给他和严默的房基地范围。

    小树林深处赫然有个硕大的蜂巢,那蜂巢大的都能赶上一间房间那么大,树上挂不住,直接垛到了地上。

    严默一进树林,蜂卫们就向他涌来。

    严默感觉到蜂卫的意图,差点笑出来。当下发出信息,让它们忙自己的,不用来“喂养”他。不过通过那些蜂卫传达给他的信息素,蜂巢里似乎有一个蜂房专门给他留了很多蜂乳,蜂卫们还叮嘱他,让他随时取用。

    “你把矮人扔这里了?”原战回来后就没见过一次矮人。

    “喏。”严默示意原战往前看。

    树林深处,就在蜂巢不远处,有四个笼子,笼子全部吊在树上,每个笼子里装了一个矮人。

    两名守卫看到严默两人过来,立刻向他们行礼。

    严默很满意,这些守卫的胆子也总算练出来了,不像头几天,被蜂群围着,他们也和被囚的矮人们一样,都是一脸想要拔腿逃跑的恐慌样。

    原战走到近前,当他看清四个矮人的模样后,饶是他也不禁从心里对矮人升起了一丝感同身受的同情。

    这是被食人蜂刺了多少下?

    瞧那脸蛋一个又一个肿包,四个矮人哪还有原来的模样,一个个看上去都跟怪物似的。

    严默也啧啧两声,摇头,“又想法子要逃跑是不是?何苦?”

    洛干脾气暴躁,第一个开口大骂:“你这个大傻子!快放我出去!洛洛族不会放过你!洛洛族就算全部战死也没人会做大傻子的奴隶!你这个阴毒无耻的人类,所有祭祖族都不会放过你!”

    原战眼中闪过一道狠毒的光芒,一脚踹在笼子上。

    笼子落地,不等里面洛干想法逃出来,原战一脚把笼子踩扁,一只大脚直接踩在了洛干脸上。

    编织笼子的树藤深深嵌进洛干脸中。

    洛干拼命挣扎。

    原战抬起脚,“砰!”

    洛干的脑袋连同那部分笼子被踩进了地面中。

    洛干四肢抖动,不是在挣扎,而是在痉挛,他快窒息了。

    两名守卫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多看。

    祭祖族,这已经不是严默第一次听矮人提起,这似乎是矮人对自己种族的自称,矮人毕竟只是个相对说法,矮人可不觉得自己矮。

    “默大人,这名五级战士就是你们的首领吧,能请他放开我们的族长吗?”奥帕祖巫无怒也无悲地开口道。

    严默对这名小老太还有几分尊重,这位大概是四人中最冷静也最理智的一个,可惜大家各有各的立场。

    听奥帕提到“五级”两字,原本保持沉默只用愤怒目光射杀严默的卡蒂和朗朗一起吃惊地望向原战。

    三个月不见,这人竟然变成了五级战士?!

    “奥帕祖巫,我无意对你们两族做任何不好的事,也不想收你们做奴隶,这点我想你问卡蒂祖巫就会很清楚。我一直不理解,我九原城在你们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你们、收留了你们,为什么你们竟能趁我和首领不在的时候,妄图抢夺我们的城池?不知道你们祭祖族中是否有忘恩负义这个说法?还是你们祭祖族都是一群说话不算数、拿了别人好处还反过来欺凌别人的畜牲?”

    “九原城也应该有我们一半。”朗朗突然大声道。

    “哦?”严默被气笑,“你为什么会觉得九原城应该有你们一半?就因为你们盖了几座房子、挖了几条下水道?”

    “我们还帮助你们一起抵抗鸟人,守护了九原城!九原城里的吊桥、大量弓箭、投石车也都是我们做的!你们没有我们,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

    “没有我,你们知道什么是吊桥、弓箭、投石车?没有我的图纸和传授方法,你们知道怎么做?就是那些房子和下水道,也是我们手把手教会你们。你们怎么好意思说没有你们,我们就做不到这些?”

    朗朗哑巴了。

    严默脸色变冷,“卡蒂祖巫,你也这么想?”

    卡蒂祖巫垂了下眼睑,又抬起,“我只是想让我的族人也过上安稳、安全、富足的生活,这座城的建设,我们也付出了很多,没有人会甘心就这样离开。而且洛洛族来了,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让人数超过己族那么多的他族人生活在自己的领地上。与其被迫离开,不如……试一试。”

    “你是不是笃定我不会杀你们?”严默能感觉出来卡蒂说的是实话,可就因为是实话,也就特别让他不爽,这是吃定他了吗?

    “我的祭司不杀,我杀!”

    卡蒂身体微颤了下,是,她就是通过九原的九规三令和严默平时的为人,肯定严默就算生气也不会真的大肆屠杀莫莫族人,所以她才想要试一试。同样她也清楚,那个面容凶残、眼光嗜血的九原首领和九原祭司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旦惹怒他……

    可是严默回来时,原战并没有回来。她一边希望原战死在了外面,又害怕原战回来因为洛洛族迁怒他们,把他们莫莫族也全变成奴隶,想来想去就下定了和洛洛族合作夺城的决心。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看起来战斗力并不强大的少年祭司竟然在变成三级战士后具有了强大的攻击力,联合人鱼族的情况下硬是把他们两族大量人手全部抓获,最后又嫌他们吃得多,只留下他们两族头目四人,其他人全部丢到了城外。

    “默大人……”奥帕祖巫的声音里带出了一丝哀求。

    洛干已经快要不行了。

    严默看向原战,洛干虽然是个麻烦,但他暂时还需要这个人。

    原战不同意,他想杀鸡儆猴。

    两人目光相对,严默瞬间明白他的想法,对于原战的想法和做法只要不违背他的根本利益,他并不想干涉太多,都是男人,没人愿意被人成天指手画脚,更没哪个有自己主张又手握重权的人愿意被人牵着鼻子走。

    “奥帕祖巫,我可以原谅洛干的无礼,但不代表我九原的首领也会。”

    奥帕无奈,她就是看出那个可怕男人的杀心,才想要恳求看起来还算比较好说话的严默。任何一族的首领都会重视祭司的意见,如果那少年祭司说放过洛干,她坚信那个可怕男人就算不情愿也会放过洛干,可现在……

    其实原战已经做好放人的准备,他虽然很想杀掉洛干借此吓一吓另外三个矮人,但如果他的祭司大人跟他说放掉那小矮子,他怎么会坚持?

    可就在此时,严默突然脸色一变,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满脸惊异与不可思议。

    “默?”原战松开脚,一个跨步走到少年身边,“发生了什么事?”

    严默这时已经顾不得回答,他的脑中已经被指南扔出的大量信息给塞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