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2章 章回15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一直在等待指南对于他救下原际部落众人的人渣值减点。

    可这段时间,某些小额的加减点都正常给予,惩罚也照样惩罚,但关于他救下原际部落并带回这么多人,指南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直到刚才!

    ——因被流放者施展医术和救生术,直接挽救原际部落人类生命61人,人渣值-6100点。详细情况如下……

    ——因被流放者教导他人医术和急救术,间接拯救原际部落人类生命256人,根据伤势和病情轻重,人渣值-8960点。详细情况如下……

    ——因被流放者直接教导39人医术和急救术,人渣值-390点。注:此传授属于持续性受益类别,今后被传授者每施救一名生物或再教导他人,被流放者可获减相应人渣值。

    ——因被流放者直接或间接参与拯救原际部落行动,使原际部落926名人类在十分钟前成功脱离彘族、拜日族等敌对部族的势力范围,免于变成奴隶身份,人渣值-32410点。

    ——根据原际部落及攻打其的其他四部族武力值和周围环境条件来计算,原际部落的人命损耗率平均将达到47%,因被流放者的插手,导致原际部落的人命损耗率降低到0.32%,使约405人免于死亡,作为奖励,被流放者人渣值-40500点。

    ——因被流放者进入黑森林与枫族老萨玛沟通成功,免除两族伤亡,救下人类28人,人渣值-2800点。

    ——因被流放者有效劝阻并制止同伴伤害枫族,给予奖励人渣值-1000点。

    ——九原部落新加入成员330人,被流放者人渣值-330点。

    ……

    信息太多,严默光是接受并理解这些信息就花了好一会儿时间。

    原战在旁边再次追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抬手表示没事,并让他等一会儿。

    严默走到蜂巢背面,确定没有其他人可以看见他……原战跟过来了,严默瞟他一眼,也没赶他离开。

    原战临过来前把闷得半死的洛干的脑袋从土里拔了出来,洛干呜呜哼着,晕头胀脑身体还没站稳,整个身体就都被坚硬的泥土包裹住,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

    奥帕和卡蒂两名祖巫坐在笼子里完全无计可施,她们的祖巫能力在于和祖先之灵沟通,在战时为族人增加勇气、减少敌人伤害,平时为族人看病疗伤,攻击力少得可怜。不过她们并不是全没有攻击力,只是她们的攻击力也跟祖先遗留下来的血脉有关,如果不觉醒,她们也就是普通的祖巫而已。

    奥帕祖巫多少觉醒了一些血脉能力,但很微弱,而且每次动用血脉能力后,她就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

    看到两人走开,几名矮人都松了口气,奥帕祖巫眼中掠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刚才那少年祭司的模样让她有种熟悉感,她还记得洛洛族上一代祖巫在被祖先之灵召唤时,脸上也是那样的表情。

    再说严默这边,随着滚屏似的信息一条条在他眼中和脑中掠过,严默脸上表情一会儿惊讶,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微笑,变来变去宛如调色盘,但他自己却完全不自知。

    “你可以放心了,原际的酋长和老祭司一行已经离开彘族和拜日族的狩猎范围。”严默转头对原战道。

    “你怎么知道?”

    严默神秘一笑,原战秒懂,肯定是祖神告诉他的。

    经过这次的大量信息作依据,严默推测,指南在救人方面的人渣减值很可能需要根据被救者意愿来,比如他前面帮助救下重伤者,那些重伤者的意愿是只要能活下去就好,那么他每救活这样一个重伤者,他就可以减一百点人渣值。

    而拯救整个部落,就要分救的内容,是只让他们活命,还是让他们活下去的同时也不用做别的部族的奴隶。毕竟,如果原际选择投降,原际众人大约一大半以上都不会死,只是会变成奴隶。

    所以指南在给他减点时也分成了两大部分,一部分就是他实实在在救下的人命,还有一部分则是帮助原际众人脱离变成奴隶可能的减点。

    而这两部分的点数可以重合叠加。

    让严默高兴的是,指南根据原际部落与彘族等三族展开大战,之后还要被拜日族攻击的各种最糟糕可能性计算了一个原际的人命损耗率,然后再把剩下的活着的人乘上这个损耗率,也算作他救下的人命。

    这么一计算下来,他这次一共获得了92490点人渣值减点,加上之前的,他现在的人渣值减点就是……

    ——恭喜流放者累计获减人渣值超过5万点。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奖励内容:草药包性能扩展为多功能保鲜包裹,可容纳物品种类不限,容量体积增加为500立方米。注:除植物和原生态生物,不建议放入活性生命体。

    严默深吸一口气,这个奖励不错,不过重头戏应该还在后面,10万减点的奖励会是什么?

    指南也没让他等很久,在略微停顿后就跳出下面一条:

    ——恭喜流放者累计获减人渣值超过10万点,现在总计获减人渣值116852点。为奖励流放者的改造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让流放者进行更好的改造,特此奖励,奖励两种,任选其一。

    奖励一,双倍减点免除惩罚。使用方法:被流放者在被施予惩罚时,可根据指南提示,选择要不要接受惩罚,如选择不愿接受惩罚,必须在之后的指定期限内,用双倍减点来免除惩罚。

    例如:被流放者因滥杀,人渣值50点,需要接受小惩5次。但,如被流放者在指南提示的指定期限内人渣值-100点,即可免去此次惩罚。

    特注:未在时限内完成者,将获取双倍惩罚。

    严默心头大震,这个奖励对他来说太管用了,他差点就没看后面那个奖励就打算选择这一项,可是当他看了另一个奖励选择后,他哭了。

    奖励二,长生族之返魂树能力开启。被流放者选择此项奖励可以用自身血肉熬制成返魂香或返魂丹,返魂香之香气可令将死之人恢复生机、百病全消、肢体重生。返魂丹令死者服下,可让已死三天之内的死者进行完全状态的复生。

    注1:令死者复生,需要死者*尽量保持未腐坏状态,身体残肢需保留六成以上。

    注2:用自身血肉熬制返魂香或返魂丹,会根据取用量对被流放者自身造成一定损害。

    以上,请在五秒内决定奖励内容,如无法决定,可延后选择,确定后请到本指南的奖励列表中领取奖励内容。

    特别说明:以上两条奖励内容,一旦选择便无法更改,未选之项以后也不会再出现,还请被流放者慎重选择!

    你娘!就不能两个奖励都给他吗?摔!

    选什么选?这要他怎么选!

    严默原地绕了三圈,气得头顶冒烟。

    该死的指南,根本就是在故意折磨他!

    这两个奖励选项他都不想放弃,偏偏不但只能选择一个,以后这样的奖励项目也不会再有。

    太坏了!这才是真正的坏蛋!

    这哪是奖励?这其实是在变相地惩罚他吧?

    “默?”原战伸手抓住他的手臂。

    怎么刚才兴高采烈的,笑得嘴都咧开了,这会儿却跟屁股被咬了一样?

    严默刷地转身,阴沉着脸问:“你希望永远没有痛苦地活着,还是希望成为唐僧肉?”

    “唐僧肉?”

    “就是我之前那种状态,可以救人,但要损害自身。”

    原战当即皱起眉头,毫不犹豫地道:“当然是要没有痛苦地活着。”

    严默用母语嘀咕:“指南大概也以为我会这样选,哼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就是一个陷阱!”

    “默,你在跟祖神说话?”

    严默挥手,让他别烦他,他正在用全部脑力来分析两个奖励项的利弊。

    “它说指定时间,我要是在那个指点时限内找不到减点的机会怎么办?而且完不成还会被双倍惩罚!可是……”严默原地踩一圈,“如果我选择这项奖励,我就不会这么被动,以后我也可以主动攻击,只要我能确保之后能双倍减点抵去惩罚。”

    “但如果我选择第二个奖励开启返魂树挽救生命的能力,加上我的医术,我可以成为真正的带有巫医性质的祭司,就是再来一个和朵菲能力相同的人,我也不用担心对方会动摇我在九原人心中的地位。而且我还可以凭借这个能力减少人渣值……”

    一个是给予自己主动攻击的可能性,让自己做事不用再那么束手束脚。一个则是在把他往圣父严佛祖严的道路推。

    十万减点,两个奖励选择,严默有种走到了人生最重要的叉路口的感觉。

    依他的本性,他肯定想要选择第一个。可是他想要快速减掉一亿点人渣值,想要达成自己的愿望,第二个选择才是捷径。

    严默的目光最后落在原战脸上,忽然问:“冰呢?”

    原战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严默会在这时候突然问到冰。

    “你让他做什么去了?”严默没问对方有没有弄死冰,他不敢说多了解这个人,但他相信这牲口还不至于如此卑劣,尤其在冰已经完全不是他对手的情况下。

    “我没让他做什么,是他自己主动要求,他带了四名黑原族的三级战士进入草原深处去查探这片土地上有哪些部族,看哪些对我们有威胁。”原战顿了下,“那家伙……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很骄傲,他不肯就这么接受我的庇护进入九原,他希望他和黑原族的战士能做出些什么,然后再来九原见你。”

    “见我?”

    “嗯。”原战脸色难看,一双狭长的眼睛看起来特别不爽,“他忠诚的是你,不是我!”

    “所以你也没给他一个战士团头领的位子?”严默无语,他还以为这人理智,结果这人心胸也没他想象得那么大。

    “给他一个战士团干什么?让他带领一帮人跟我抢你吗?以后我们不但要打矮人,还要打自己人吗?严默,我跟你说,你这辈子都别想换一个首领,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只能是我的祭司!我要死了就带着你一起死!”

    “……那他回来?”严默反复告诉自己千万不要被这人平日的外表假象骗了,实际上这牲口也就才十八岁,在他原来的世界仍旧能划分到中二少年那一类。

    原战哼唧两声,还是回答了:“冰回来让他另外带一支队,你说的那什么?警察?对!就让他做警察,部落九规三令已经颁布,有人违反,就派他们去抓。”

    “所以首领大人你是要把最得罪人的职务派给你最不喜欢的人了?”

    “你心疼?”

    严默转身就走,他神经了才跟这人废话半天。

    原战长腿一跨,追在他屁股后面不停问:“你心疼了是不是?你想让冰做你的护卫是不是?是不是每个祭司都喜欢那混蛋?你喜欢他什么?他有我强壮吗?有我战斗力强大吗?我能等你到十八岁,他能吗?我的大鸟比他长、比他粗,现在还能开花给你看,他有哪点能跟我比?”

    “闭嘴!”严默表情稍扭曲。

    原战才不打算闭嘴,他现在一肚子窝火,他家祭司在跟祖神说话后就问冰在哪里,这让他充满了危机感。

    “他不就是用战魂发誓会忠诚你吗?我也用战魂发誓了会永远保护你、会让你永远做我的祭司、会让你做我唯一的……”

    原战突然收声,眼望不远处,声调一转,那个残忍、血腥、狠毒的部落首领回来了,“这就是矮人祖巫的能力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