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3章 章回15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奥帕祖巫站在洛干面前,左拳在上,右拳在下,竖放于胸前,对两人行了个礼。

    “我只是想表达自己的诚意。”

    守卫们很恐慌也很愤怒,矛尖直对奥帕,他们感觉到蜂卫异常的嗡嗡声才发现那矮人老太从笼子里出来了,不过没等他们出声示警,原战已经发现。

    严默瞅了瞅奥帕身后挂着的、完好无损但已经空无一人的笼子,这是什么能力?身体分子化的瞬移?还是撕裂空间?

    蜂卫飞到他身边跟他打小报告,把它们看到的经过全都一五一十告诉他。

    ……原来是缩小。这倒是个逃命和侦察的好本事,不过这小老太最小能缩到多小?

    挑挑眉,严默按下原战拦在他胸前的胳膊,走到奥帕祖巫面前,问:“你一直都能出来?”

    “不,我刚刚恢复了一些,哪怕现在也很勉强,但我希望能让你们看到我的诚意。”小老太慢慢说道。

    “什么诚意?你可以走,但没有走?”严默看向围着奥帕飞来飞去的蜂卫们,奥帕周身就像有什么东西阻挡了蜂卫靠近,这种能力让他想到了朵菲。

    第一个能力是缩小,第二个是屏障保护?这小老太的能力有两种?还是她的第二种能力借助了外力?

    严默仔细查看这名小老太周身,想要找到类似朵菲身上的晶石,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奥帕挂在脖子上的一枚呈扁平状、直径约五厘米左右、纯黑色的圆形石饼上,他之前以为这就是一枚普通的装饰用石头。

    奥帕发现严默在看什么,她抬起手自然握住胸前石饼,露出一个遗憾的笑容,“可惜我不能一个人离开,而且我也不信在两位的眼皮底下我能离开。”

    严默明白奥帕的言下之意,奥帕在说她可以在两人不在的时候找机会突围,仅两名守卫和那些食人蜂并不能拦住她,只是她要带上另外三人也不容易,她可以在蜂卫的攻击下自保,另外三人可不能。

    “能让食肉蜂离开吗?我支持不了多久。”奥帕恳求。

    严默挥挥手,围着奥帕的蜂卫们呼啦一下全部飞开。

    原战也让守卫退下。

    因为奥帕,另外三名矮人眼中都流露出希望之色,不过洛干此时再不敢嚷嚷什么,经过刚才那遭不幸的差点让他丢掉小命的小小试探,他已经深深明白,那少年祭司好说话,那凶神恶煞似的人类首领可没多少慈善心。

    “你觉醒了血脉能力,几级?”严默直接问。

    “两级。”奥帕回答。

    “到现在才两级?难道祭祖族的生命很短暂?”

    “不。”奥帕诚实地解释:“我继承的神之血脉很稀薄,觉醒后能力成长也很缓慢。我想你也发现了,我需要借助祖先的恩赐才能达到我的目的。”

    这个回答让严默有点惊讶,也让他沉思。原来就算能觉醒血脉能力,还有个血脉浓淡之说,加上本身的天赋限制,也就是说就算有些人能觉醒血脉能力,其一生说不定最多也就能达到二三级的高度。

    那原战这样晋级势头凶猛的,是不是他本身血脉就比较浓厚,而且天赋也很好?

    那神之血脉稀薄的人学习初级训练法,是否有提升的可能性?

    乌宸继承的神之血脉是否比猛更浓厚?所以那孩子只是被他用生命力赐福了一次就激发出血脉能力,而猛却让他稍稍费了番手脚。

    还有那叫做祖先的恩赐的晶石,他对这东西的作用也越来越好奇。

    那矮人小老太大概以为他也知道晶石的作用,这才没有隐瞒他,那么他就不能让对方知道他其实对这玩意近乎一无所知,前面没从朵菲身上得到答案,这次他说什么都不会再放过。

    原战毫不客气地对奥帕伸出手,“交出来!”

    他听不懂矮人的语言,但他能从对方的表情、动作等猜出对方的意思,而且野兽的直觉总是能让他抓住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奥帕气窒了一下,她也看懂了对方的动作,形势比人强,她不交肯定不行,叹口气,奥帕只能从脖子上取下那枚祖先的恩赐,小心放到原战手里。

    原战随手把玩了两下,就把那枚黑色石头送到严默面前。

    严默接过,对他微笑了下,却又把这对矮人无比宝贵的东西就像完全不在意似的,重新递到奥帕面前。

    “我之前就已发现它的存在,我当时没有让你把它拿下来,现在也不需要。”

    奥帕不可置信地接过祖先的恩赐,苦涩一笑,道:“你想知道我能做到什么。”

    严默的表情就像他原本真就这么想一样,“是,我很好奇作为祖巫的你的能力。”

    奥帕的脸色瞬间灰暗了两分。她还指望凭借她的能力表达她的诚意,和这两人好好谈一谈有没有和解的可能性。如今她才发现,原来并不是人家疏忽大意,且说不定人家早就有准备,就等着她逃出去,如果她逃出去再被抓住……

    别说奥帕等四名矮人,就连自认最了解自家祭司的原战也给他骗过,这人还十分骄傲但偏题地想:祖先的恩赐算什么,我家祭司有祖神的恩赐!

    天知道严默在接过那枚石饼时多想转身就进入实验室,把那什么祖先恩赐从里到外、从分子到夸克都给好好研究一遍。

    “狡猾的人类!”朗朗小声嘟嚷了一声。

    卡蒂和洛干的表情也一样,他们都觉得那少年太狡猾、太阴险。现在奥帕祖巫在他面前已经再无秘密!

    原战一撩眼皮,他听不懂也知道对方九成在骂他们,奥帕当即低喝一声:“朗朗族长!”

    朗朗脸色一变,再看向原战时就变得有点瑟缩,他差点忘了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做客的那时候。

    严默却在此时笑了下,温和地道:“奥帕祖巫,不管如何,你都让我见到了你的诚意,那么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奥帕闻言精神一振,其他三名矮人眼中也再次冒出希望之色。只要这少年祭司还肯和他们谈,那他们就还有离开的希望!

    “你对这些小矮子太好了!”原战不满,在他想来,根本没必要对这些小矮子这么和颜悦色,直接上去揍到他们害怕,杀到他们不敢反抗,再把他们剩下的全部弄去换奴隶,事情就解决了。

    “祖神对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怜悯。”严默拍拍他。在见到人鱼后,发现他们可以交流沟通,他就并不打算让九原只有人类,尤其在他儿子很可能从巫运之果转生为生命之子的情况下,他更不想让他儿子成为九原唯一的异类。

    原战不想反对祭司的意见,但他显然心有不甘,临走前围着那三个笼子摸了一圈,于是在场众人就亲眼看到,三个本来还算结实的藤编笼子转眼就变得粗壮结实无比,最可怕的是那些藤条上原本不太明显的木刺全都变得又硬又长又锋利,可笼子的总体体积并没有变大。

    也就是说,坐在笼子里的矮人的居住空间变小了,而且他们不能再随便移动,因为哪怕他们只是抬个手臂都可能被那些藤条上的木刺给戳中。

    原战退开两步看看自己的成果,觉得很满意,随手摸了摸那个空着的笼子,令其开出一个大口,把洛干提起来塞进笼子里,大口又闭上。

    “原战首领,你、你不能这样对我们,你还不如……”卡蒂用九原语痛苦地道。原本这笼子就已经让他们很不舒服,可好歹还能靠着睡觉,如今变成这样,他们连放松一些都不能,这是虐待还是虐待?

    “不如杀了你们?”原战面无表情地道:“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留着你们也是浪费食物,那就杀了你们吧。”

    “不——!”卡蒂吓得大叫。

    奥帕祖巫也同时恳求地喊道:“默大人!”

    严默拉住原战,“首领大人,留下他们,我还有用。”

    原战看似不情愿地被严默拉着离开,奥帕祖巫在蜂卫的环绕下也跟着走出树林。

    三人走出还没有多远,就听到树林里再次传来惊叫:“那大傻子不是只能操控土壤的吗?他什么时候连植物都能操控了?!”

    大傻子?严默好笑,这些矮人到这时候还不知道缩着脖子做人,竟然这时还敢开口骂原战是大傻子,他当某人的心胸跟青渊湖一样宽大吗?

    抬头瞅瞅某种程度上绝对称得上心胸狭窄的男人的脸色,严默默默为朗朗点了一根蜡。

    而到这时候都不知道要注意自己口舌的朗朗也没想到他的口头禅会给矮人们之后加入九原带来多少波折和磨难,等他知道矮人们如此艰辛的原因就因为他常常挂在口边的“大傻子”三字时,他后悔得差点跳进青渊湖淹死自己。

    原战自然也听到了朗朗的惊呼,当他问清严默,对方在说什么后,正打算回头去给那个小矮子一点教训的时候,却不小心看到了树林边沿几丛看起来不太茂盛但让他感到眼熟的荆棘植物。

    “雷神的口水?!”原战脸皮抽搐地看向自家祭司。

    奥帕祖巫听到这个名字,不禁颤抖了一下。只要接触过这种植物的人,都知道它的厉害。

    “认出来了?”严默笑眯眯。

    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这玩意可是让他吃过大苦头!

    “这么好的东西只种在九风那里太可惜了,今年开春我就移植了一些,大半没种活,前段时间我和它们沟通,才知道这里的水土不适合它们,我又特地给它们把水土重新调配了一下,这不,才二十来天就长得这么好了,你再帮助加把劲,以后我们可以把它们沿着外护城河边种一圈。”

    这招太歹毒了,不过他喜欢!原战决定从今天开始苦练催生植物的能力,对了,还要学会调配各种土壤。

    “雷神的口水虽然好,但它们怕火。”原战提醒少年。

    严默早已想到这点,“没关系,种它们也就是想有个提醒的功用,如果真有人放火烧它们,我们的人也肯定就能发现那些敌人,只要我们提前发现,任何敌人都别想那么容易攻入九原。”

    奥帕祖巫在后面听着,越听越胆颤心惊,那两人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些,也就表示他们根本不怕矮人的攻打。

    严默说换个地方,直接把奥帕祖巫带到了内城外,三人越过内护城河,走到莫莫族与洛洛族中间的空地上。

    “奥帕祖巫!”有矮人认出奥帕,随着他一声大喊,大量的矮人手持武器向三人附近聚拢。

    莫莫族人全部看向查查长老,查查长老担心地看向那片空地中央,只有奥帕祖巫,他们的卡蒂祖巫和族长在哪里?

    “走,过去看看,不要靠得太近。”查查长老还记得当初他怎么被抓的,那少年祭司能弹射一种细小的木刺进行远程攻击,最可怕的是他能同时攻击很多人,当时不少想要逃出内城的矮人都是被他的飞刺给射倒。

    三人脚下地面逐渐升高,奥帕祖巫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想让我看什么?”

    “奥帕祖巫,你的年龄让你充满智慧。”严默很诚心地赞扬了她一句,“卡蒂祖巫如果有你一半的冷静和睿智,他们莫莫族现在仍是我们九原的朋友,甚至有机会成为九原的一份子。”

    “人类的祭司,你是在嘲笑我吗?”奥帕祖巫苦笑,“当初洛干想要夺取九原,我没有表示同意,但也没有阻止他。”

    严默摇摇头,看向她,“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可以在此时此地做一个选择,你是选择和九原为友,让你的族人用劳动来偿还之前的欠债,还是选择和九原为敌。”

    奥帕祖巫心想这少年祭司是不是有点太狂妄?虽然他们被囚禁了,虽然九原首领和这名祭司的战斗力都很不错,但莫莫族和洛洛族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她想要的是比较平等的商谈,而不是一上来就让她选择。

    看到奥帕祖巫陷入沉默,严默对原战施了个眼色。

    原战立刻领会,他伸手指了指蜂拥而来的矮人,狞笑道:“你可以选择和九原为敌,但你信不信,我在一天之内就能杀光他们?”

    随即也不知这人做了什么,原本平坦的地面突然裂开一道深长的裂缝,大量不提防的矮人惊叫着、尖叫着、惨叫着、你推我挤地掉进了那道裂缝中。

    “不——!”完全没想到原战竟然说动手就动手的奥帕祖巫目眦欲裂地惨叫。

    无声无息的,那道裂缝当着奥帕祖巫和所有矮人的面一点点合上。

    “不不不!首领大人!默大人!不要这样!”奥帕祖巫要疯了,那一下,洛洛族至少被吞没了两三百人。

    奥帕知道九原的首领很强大很厉害,看到他脸上的五级神血战士印记也再次提高了对他的评估,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对土地的操控可以达到这种恐怖的程度!

    只要这人想,他只要在洛洛族晚上睡觉的时候把他们居住的土地全部沉没,洛洛族就要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

    查查长老大吼一声,狂喊着让莫莫族人后退再后退,并让大家尽量分散,不要站到一起。

    可这样会难住原战吗?

    原战转首看向莫莫族,比起后来他没怎么接触过的洛洛族,跟他并肩战斗过的莫莫族的背叛更让他反感和厌恶。

    他聚集力量准备玩一把大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