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4章 章回15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莫莫族就算站得再分散,也没有跑出一里地方圆,而莫莫族不知道,就在他们所站立的土地周围已经出现几道不太明显的裂口。

    而最明显的一条裂口直通外护城河。

    河水快速涌进那些裂缝中。

    原战不无炫耀地对他的祭司道:“想看看五级战士的能力吗?”

    其实他想说的是“想看看你男人的能力吗?”,但有外人在场,他怕已经变得越来越暴力的默会恼羞成怒以后跟他分房睡,就临时改词了。

    严默没有阻止他,他已经和对方明确表明过要留下这些矮人的命,原战此时顶多也就是吓吓那些矮人罢了。

    “首领大人,你的能力总是叫我惊讶。”于是,他顺着男人的话意小小拍了他一下,当然是做给奥帕看。

    可原战只觉得这是默对他的夸奖,得意的桀桀笑。

    莫莫族却惨了,在原战可怕的笑声中,他们所站立的土地竟然变成了沼泽!

    矮人们尖叫着、哭喊着,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沼泽,但他们从没有经历过原本坚实的土地突然变成沼泽,害怕、恐慌、不知所措,让他们越挣扎就越往下沉。

    明明是一出人间惨剧,原战和严默却带着微笑看着眼前一切。

    而某人为了在自家祭司面前表现自己,可劲地折腾那些矮人,莫莫族用沼泽,洛洛族那里就开始发生地震,震的那些小矮子哭喊着满地滚来滚去。

    严默也震了一下,不是因为地动,而是因为刚才指南在他脑中亮起的提示。

    ——警告!因被流放者相关受益对象原战使用五级土能操控,造成幅度最大为5.1万平方米,深度最深为32.6米的地域内原地形地貌的大肆变化,导致原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植物、昆虫等各种生物大量死亡。被流放者产生连带责任,由于属于受益对象的无意行为,人渣值9点。

    ——警告!被流放者需要告诫相关受益对象,否则以后再有同样行为便会被视为被流放者的故意放纵,将会按照正常判断进行人渣值加点。

    ——特注:相关受益对象原战的行为属于具有两面性的持续性类别。根据这块土地今后的实质变化,被流放者将得到人渣值加点或减点的可能。

    ……原来原战搅合这片土地,无意间弄死的各种生物也会算在他头上?

    虽说人渣值加点不多,但这种被牵连……好吧,他明白指南的意思了,他被原战牵连了,但那些被原战弄死的植物和昆虫等也是倒霉的被牵连者。

    前面指南没提示,八成是因为原战在操纵土壤上弄死的各种生物还没有达到指南的警戒线,但随着原战能力提高,他能操纵的土地面积也越来越广后,被牵连致死、原本生活在土壤中的各种生物也会变多。

    严默想要阻止原战继续震慑矮人,又强行忍住。他宁愿接受几次小惩,也不能让如今刚刚造出的气势就这样毁掉,而且他也不希望九原首领以后做事会因为各种顾忌而变得缩手缩脚,而且这个所谓的两面性具有持续效果的类别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还要往后看看。

    这里闹出的动静不用说自然惊动了两条河里的人鱼战士,也让城头上的九原战士们注目。

    “首领大人干死他们!”吃过矮人大亏的阿乌族战士扯着嗓子大吼。

    “让这些小矮子都滚回森林!”

    “杀死他们!”

    也有人不停喊着“首领好厉害”、“首领好可怕”之类的疯话。

    但在逐渐见识到原战的威力后,城头上发出的喊声也渐渐变小乃至消失。

    老实说,阿乌族人对矮人的感情很复杂,尤其他们还和莫莫族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最主要的是,莫莫族在九原首领和祭司都不在的情况下曾帮助九原一起驱逐了洛洛族。虽然默大人回来后,莫莫族突然翻脸,但好歹他们没弄死一个阿乌族人,就连洛洛族也没找到机会下狠手。

    在双方都没有死者,重伤者也不多的情况下,虽然还是会因为对方的行径而产生厌恶和恨意,但是这恨却并不是完全不能消除。

    如今阿乌族人看到那么多矮人就这么被大地和沼泽吞没,他们噤声了,甚至还有人在心中对这些矮人生起了一丝强者对弱者的同情。

    严默一直在倾听者后方传来的声音,当他听到助威的声音基本消失,他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早在意料中的微笑。

    让原战出手教训矮人,以及阿乌族人可能会有的反应,他们早就揣摩过,而这也是让两族将来生活在一起的必须手段之一。

    另一方面,没有怎么见识过原战能力的原际众战士在此时都直了眼,原来战竟然如此厉害,这就是五级神血战士的能力吗?太太太鸟了!

    而原战展示的这些手段也让严默再次深刻认识到,牲口战的能力绝对是大杀伤性范围的,这还只是五级,等到六级,甚至更高后,也许跺跺脚出现一座城、挥挥手出现一条河真的不会再是梦幻。

    不过同样,严默也想到,如果这世上还有五级以上的神血战士,如果他们也想得到巫运之果,那么九原在这些人面前还能守得住吗?

    奥帕祖巫浑身颤抖,她双手紧握低声喊着:“恶魔!恶魔!祖先之灵啊,救救你们的子孙吧!”

    严默微惊讶,这时候已经有恶魔的说法了?

    想想也是,有神有鬼,自然也有恶魔的说法。

    只不过在当地人的认识中,他们似乎一直把神和魔当作一体来看,而不像他原来的世界,认为神就代表善,魔就代表恶。

    严默拍拍原战,“把奥帕祖巫请回去吧。”

    “哎?”这就结束了?他还没玩够呢,他还有点力气能再耍两个大招。

    严默可憨厚可憨厚地微笑道:“咱们轮换着来,不急,总得给两族的族长和祖巫大人足够考虑的时间。”

    奥帕祖巫哭了,少年祭司这句话注定后面两族子民都别想好过了,等他们四人轮番考虑完,还不知道两族能剩下多少人。

    奥帕祖巫想发狠,想要高吼和九原同归于尽,可是……看着那些还活着的族人,她怎么都喊不出口。

    “我选择偿还,我会说服……”

    严默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他转身对奥帕特和蔼地道:“为了表达我们彼此的诚意,我给你留下了祖先的恩赐,那么我是否可以在你身上再扎几根针?请放心,它们绝对不会妨碍你说话和行动,只不过在你想要使用能力时,你会发现不太好使而已。”

    一心研究如何激发他人血脉能力、并把自己都切开了研究的严默,会不去研究如何“影响”别人能力发挥吗?

    那当然不可能。

    他能激发别人的血脉能力,自然也能在一定程度影响或者说阻断别人能力使用,只不过他还没有完全研究透彻,目前一切都在试验阶段。

    眼瞅着有奥帕祖巫这么好的试验材料,他能忍得住不动手吗?

    显然也不可能。

    奥帕祖巫被半强迫地送回了原地,不过出于对这位小老太的尊重,也为了表达自己也有足够的诚意,严默制止了原战把人塞进笼子里,而是画地为牢,让她能坐得更舒服一点。

    严默向奥帕摆明了“我不怕你逃出去”的姿态。

    再说,如果这小老太真的能在蜂卫环绕、在被他用针术锁住能力的情况下还能逃出去,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小老太身上肯定还有他不知道的能力和秘密,只要她敢用出来,蜂卫们怎么也会察觉一些,而只要蜂卫知道,他就也会知道。

    其次,他也想验证自己用来封锁他人能力的针术到底有没有效果。

    第三,奥帕祖巫逃走只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带着矮人逃得远远的,一种就是带着矮人来攻打他。而不管是哪一个,他都欢迎。

    两人走出树林,离得很远了原战才亢奋未消地问:“不是要轮换着来吗?”

    “不急,你也需要恢复,河对岸还有不少矮人往这里跑,那个格拉玛族也还在对岸守着,记住,你身为首领、身为这个部落最强大的战士,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保证要存留三分体力,以方便随时应对突然变故。”

    原战点头,论起谨慎度,严默恐怕还比不过他,否则他也不可能在老祭祀的眼皮子底下守着血脉觉醒的秘密守了那么多年。他也许偶尔会很疯狂,但并不会随意狂妄。

    “我们一天换一个,总要给他们互相说话商量的时间嘛。”

    原战,“从别人口中听到的确实有时比自己亲眼看到的还要恐怖。嗯,你果然是个坏蛋。”

    “……”严默亮出久违的手术刀,“四天时间,足够那些矮人受够教训。对了,以后动土的时候,最好多注意一下生长在那里的各种生物,你现在也能操纵植物,如果就那么把那些植物之类的全部埋在土下也比较可惜,或者你可以试试把它们移出去,等完事后再移回来?就当锻炼你操纵植物的能力好了。”

    “这很难。”原战皱眉,他现在还无法做到一心二用,“是不是祖神又惩罚你了?”

    严默晃了晃手术刀。

    “就算我可以操纵土壤里的植物,那生活在土里的各种虫子和动物怎么办?”

    “我不知道。”严默诚实道:“你可以不用管这些,也可以试着想法解决这个问题。值得庆幸的是,这跟故意滥杀不太一样,就像天空下雨,雨水会养育一部分生物,也会让一部分生物死亡一样,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当你掀动土地或让土地变成沼泽,一部分生物因你而死,但那里的土壤也会因此增加养分或其他,而让之后的各种生物生活得更好。”

    原战表情看起来有点晕,严默的话让他有种浑身被草绳捆住的强烈束缚感。

    “你不用想太多,真的,随心就好。”严默也怕就这么把手中最好用的一把刀给整废了。

    原战翻白眼,“我已经想了。我有没有对你说过,你就是个大麻烦。”

    “那再见!”

    “喂!你去哪?严默你给我回来!你给我找麻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了!喂!你给我站住!”

    奥帕回去自然把她看到的可怕悲惨场景和另外三人说了。

    另外三名矮人大悲,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怎么敢?!祭祖族不会放过他们!我们去找其他祭祖族,大家联合起来……”

    “够了!洛干族长!”卡蒂捂住脸,“就连有着同一位祖先的我们两族都处不好,其他祭祖族怎么可能说跟我们联合就联合?大家就算勉强合在一起也只会互相提防。而且……就算我们联合在一起最后打赢了九原城,那这块土地给谁?我们祭祖族是不是也要内部再打一场?你确定我们莫莫族和你们洛洛族最后能活下多少人?”

    洛干嘴巴张了几次,还是没有说出反驳的话。

    人类传说总是拧不到一起,可只要是智慧生物,真正能同一种族完全如同一家人的又有几个?

    祭祖族人是很多,但他们也和人类一样,各自有着各自的部族或部落,彼此之间也会有战争和厮杀。奥帕说要去联合森林里其他祭祖族攻打九原,几乎就跟做梦一样不现实。

    矮人们惶恐着,眼看九原的首领和祭司每天都来看望他们一次,每次都会带走他们一人,带他们去“观赏”矮人们是如何在五级战士的威力下哭号哀鸣。

    矮人们心中恨哪,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两人,可是太过激动的结果,朗朗和洛干都被揍得整个人连脑袋一起胖了一圈。

    第五天,严默觉着火候差不多了,这次他们把四名矮人一起带到了内城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