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5章 章回15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站在城头和守在外护城河唯一通道上负责防守的一部分战士,所有阿乌族人和原际人都来到了外城。

    近两百名战士,一部分手持长矛,一部分张开弓箭,他们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而这个包围圈的地势比下面被包围的土地都高。有意思的是,包围圈分成了三阶,最下面一阶站着手持长矛的战士,中间一阶站着手持弓箭的战士,而最上面则是看热闹的九原子民和严默等头脑人物。

    不用说,这自然是原战的手笔。

    这就像很多人站在台阶上围着一个平底大坑。

    四名矮人跟随在原战和严默身后慢慢走上最高的台阶。

    周围发出了欢呼声,那是九原子民在迎接自己的首领和祭司。他们一个个无论大人小孩都很兴奋,敌人的死伤也许会引起他们一点同情,但更多的则是对自己首领和部落强大的振奋和喜悦。

    九原人欢腾着,他们高喊着“首领大人,祭司大人”,贫乏的语言让他们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激动,只能扯开嗓门努力嚎叫,战士们吼得最高、最嘹亮。

    三百不到的人数愣是营造出了三千人的气势。

    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叫喊声甚至让严默有种自己身处世界杯冠军争夺赛现场的错觉。

    不远处的内护城河,一名又一名人鱼战士从河水中冒出,一名陌生的英俊得一塌糊涂的人鱼战士游到这几天轮防回九原的拉蒙身边,低声问他:“九原人在做什么?”

    拉蒙看到这名人鱼似乎非常吃惊,他盯着这名人鱼的脸看了又看,就像是在确认对方到底是谁,直到对方很不耐烦地用鱼尾在水中抽了他鱼尾一下,他这才慌忙低下头,异常尊敬地回答道:“他们大概要在今天对矮人的事做一个了断。”

    “那些受了别人好处却背叛恩人的小矮子?”英俊得不像真人的人鱼战士嗤笑。

    “是的。”

    “早该给他们一个教训。要我说,那个人类祭司还是太心软了,毕竟是小孩子。哪个是他?”

    拉蒙抬手指向台阶,“就是那个穿麻布衣,走在最高大的人类身边的少年。我想您已经知道麻布是什么了,默大人特地送了一块很大的麻布给我们。”

    拉蒙还不忘补充一句:“那个比人鱼战士还雄壮的就是他们的首领,一名可以操控土壤的五级战士。”

    “真的好小,他有十六岁吗?这么小的祭司,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陌生的人鱼战士用极为放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远处的少年祭司。

    原战和严默同时回头,但他们却什么可疑的生物都没看见,只看到一群看热闹的人鱼战士。

    看到严默回头,英俊的人鱼战士的鱼尾在水中貌似很激动地甩了一下,“哦,他虽然没有祭司应该有的美丽,但是……作为人类,他有一个让同类生物都想要疼爱的翘屁股,我已经很久没有疼爱过人类了,他让我想起那份独属于人类的火烫、润/滑和紧/致。就是这孩子的皮肤有点黑,不过看起来似乎很细腻,摸上去的感觉应该会很好吧?”

    越听脸越黑的拉蒙,“……那是他们的祭司,如果您对他下手,九原人一定会和我们打起来的,他们的首领也一定会发狂,您想要青渊湖的生物每天都生活在地震和湖啸中吗?”

    那比所有人鱼都更英俊的人鱼战士却自顾自地问:“你觉得他能接受生活在水里吗?”

    “不能!”拉蒙斩钉截铁地道。

    “他是祭司,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解决这个小问题。好吧,帮我传话给他,就说我要见他,把他带到我最喜欢的那个岛,我会给他准备好最肥美的鲜鱼、最美味的果实,而他,只要打开身体享受就可以,我会让他快活的。”这名人鱼战士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尾巴一甩就没入了水面中,而周围的人鱼战士除了拉蒙,竟像是一个都没有发现他的来到和消失。

    “……”被迫接受了任务的拉蒙在心中不住咆哮:到底是谁把这位放出来了?到底是谁!

    原战狭长的双眼在人鱼战士中扫过来又扫过去,他发誓,他刚才绝对感受到了一股特别恶毒的恶意!

    有人在窥伺他……身边的人!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知道,这是每天追捕野兽和野兽搏斗的五级战士的直觉!

    严默也感到了某种犹如实质的目光,他刚才甚至有种自己后背衣服都被人扒开的恐怖羞耻感。

    是谁?除了他旁边的牲口战,还有谁会用那种充满侵略欲/望的目光看他?

    两人收回目光,又互相看了眼,彼此都起了警觉,原战更有种自己领地被侵犯的愤怒,从现在开始,他会盯紧他的祭司,决不让某些贪婪的家伙有舔到他家祭司一根毛的机会!

    再说矮人,与九原人的欢腾相反,四名矮人浑身都笼罩着一股死气般,他们每个人都亲眼看到自己族人被大量杀死的惨景,他们也曾不顾脸面的哀求九原首领,希望他们能给两族族人一条活路。

    可是九原首领却超乎他们想象的残忍,四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矮人越来越少,不管他们躲到哪里,都能被那名可以操控土壤的五级战士找出来。

    矮人们想逃出这片土地,却被大河拦住了去路,他们以前打通的地下通道也早就被堵上,去集中力量攻打那唯一的道路却遭到了残酷镇压。

    洛干、朗朗、卡蒂和奥帕祖巫,每一个人都对原战、对九原、对人类充满了深深的恨。

    他们恨自己,更恨这个人类的残忍,也恨那个少年祭司的冰冷。

    洛干甚至不顾一切地嚎叫着,说洛洛族将和九原势不两立,只要洛洛族还有一个人活着都将会是九原的敌人。

    今天,他们四人被一起带出来,可以说四个人都做好了今天被杀死的准备。

    奥帕和卡蒂两名祖巫还互看了一眼,作为祖巫她们还有最后一个能力,她们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向祖先之灵献祭,以历代祖巫之灵的力量诅咒九原。但这个诅咒不但对敌人伤害大,对她们两族的伤害也不小,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想要使用这个诅咒。而今眼看洛洛族和莫莫族的族人都快被杀得差不多,她们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而就在他们准备发动诅咒时,就见九原的祭司对他身旁的男人点了点头。

    那九原首领手掌一扬,就好像凭空从地底提出什么一样,原本空无一人的坑底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矮人。

    “族长!祖巫大人!”坑底传来了矮人们殷切的叫喊声。

    其实这个大坑并不深,像原战的个头,如果他站到坑中,甚至能与站在第一台阶的战士差不多齐平,但矮人们不行,他们本来就矮,再站在这么稍微下陷的平底坑中,顿时就有种“坑杀”的效果感。

    “啊!这是?!”四名做好赴死准备的矮人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们的族人还活着?不是,族人活着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们明明亲眼看到大量的族人死去,为什么他们以为已经死去的族人现在都还好好地站在那里?

    “查查长老?”

    “是我!族长大人,你们还活着实在太好了!”查查长老喜极而泣。

    “格格?德德?”

    “卡蒂祖巫!”两名矮人一起喊。

    洛干和奥帕祖巫也在自己的族人中搜寻着,都在!竟然都在!

    这、这……眼前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亲手操纵了这一切的严默最清楚其中详细。

    他只不过利用了原战的力量玩了一个很大的魔术而已。

    那些看起来被大地吞没、被沼泽拖进地底的矮人,在经历过一番痛苦和惊吓后,都被分别扔到了一个上下左右四面墙壁都非常坚硬的地牢中。

    在矮人们动手想要挖穿这个地牢逃出去时,严默出现在囚禁莫莫族的地牢中。

    “我来找我的学生,我亲自教导过的那些孩子,我想寻找一个答案。”

    莫莫族矮人一阵骚动,严默的独自出现让他们惊讶,也让他们有点不知所措。不管他们对九原城的人类怎么看,对于这名得到祖神传承并亲手救了他们好多重伤者的祭司,他们不说打从心底敬畏,也会对他产生诸如佩服、尊敬和喜爱的心情。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情绪,他们想要九原,又不想这名祭司生他们的气。甚至有些矮人会想,这名祭司如果属于他们莫莫族该有多好?

    格格和德德从人群中挤出,走到严默面前。

    严默看到满身狼狈的两人,轻声叹了口气,“格格,德德,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还是九原的子民做错了什么,让你们竟想要抢夺九原城,还想杀死……”

    “不!”德德叫起来,“我们没想要杀人!卡蒂祖巫也说了,只是让大家把人抓起来,但并不是要杀他们。我们只是、只是……”

    “只是怎样?”

    “我们只是想要和阿乌族人一样也可以生活在九原,而不只是客人。”格格在一边用尽量沉稳的嗓音补充道。

    “那你们以为我教导你们那么多,还让你们和九原的孩子一起上我的课,告诉你们怎么制作武器、教导你们祖神传承的知识,甚至同意你们盖让你们自己居住的房子,让你们一起参与城市建设,就只是把你们当客人看?”

    格格、德德以及听到这句话的莫莫族矮人一起吃惊地抬起头。

    严默几乎是痛心疾首般地道:“有哪个部落会让他族人在自己的部落里做这些事?尤其在我明知道你们擅长挖地道的情况下还把整座城的下水道设施全部交给你们?”

    莫莫族越发震惊,却也忍不住沉思。是啊,如果有人类到他们的居住地,他们会这样对待人类吗?怎么想也不可能啊!

    严默闭了眼眼睛,表情微疲累也有点失望地道:“你们还记得吗,包括阿乌族人在内,想要成为九原真正的子民必须经过一些考验,只有通过考验,得到认可的人才能真正成为九原子民。”

    莫莫族一片寂静,半晌后格格颤抖着声音问:“您、您是说……您和九原首领离开,让我们和阿乌族人一起建设九原城,是祖神对我们的考验?”

    严默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他只道:“当我得知你们帮助阿乌族人一起驱逐了想要霸占九原城的洛洛族时,我很高兴。九原并不止是人类的部落,只要通过考验的智慧生物都能成为九原的子民,祖神希望所有热爱和平的种族能够互助互爱的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彼此攻打和杀死对方。但是我没想到,在考验的最后关头,你们的祖巫和族长会被恶魔诱惑,宁愿发动战争来获得一切。但你们真的觉得这样对吗?”

    莫莫族没有人回答,他们有的人忍不住在心中反驳,可那只不过为了反驳而反驳,只要还有脑子的人,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对九原的所作所为就是一场赤/裸裸的侵略和背叛,只不过九原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强大,他们输了,成为了战俘,就这样。但不管是赢是输,他们做的事都称不上一个“对”字。

    严默临走前,带着无尽惋惜和一丝心伤,最后和莫莫族人说了两句话:“作为学生,你们可以对不起你们的老师,对不起帮助你们的同学,但作为老师,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学生死去。等事情结束,你们把欠债还完,我和首领会让你们离开,希望你们能在另一片土地上找到你们心目中美好的家园。”

    莫莫族人目送少年祭司离开,德德当场抱着脑袋蹲下来,懊悔地不住低声喊:“我们本来可以和阿乌族人一样生活在九原,我们本来可以得到祖神的认可,我们抵挡住了洛洛族的诱惑,我们盖好了自己的家园,我们就还只差一点!”

    和德德有同样想法的矮人不少,格格揉了揉德德的脑袋,无比冷静也一针见血地道:“族长和祖巫不会愿意莫莫族变成九原部落的一个部族,所有祭祖族都不会希望自己的部落酋长不是祭祖族人。”

    “就是啊,我觉得族长和卡蒂祖巫做得没错,我们夺下九原,不但可以生活在这里,我们也不需要听从其他人的话。”一名矮人附和道。

    “那阿乌族人就愿意被我们驱赶出去或者让我们的族长当九原首领吗?”另一名矮人也立刻反驳。

    “还有人鱼!如果我们夺下九原,他们会不会也想来抢夺?这里可有两条大河,内城里也有很多水道,那些人鱼想要夺取九原也不会很难。”

    “那为什么那些人类控制着九原城,那些人鱼就没来抢夺,还帮助他们?”

    “这还用问吗?”德德一抹眼泪愤愤地道:“当然是因为九原现在的首领和祭司非常强大!除非我们中能有比九原首领和祭司更强大的人,否则别想那些人鱼和我们友好相处,我们能从阿乌族人手上把九原抢过来,他们就能再从我们手上抢过去!”

    “祖先在上!那以后我们会不会为了这座城要经常和其他种族打架?”

    格格的回答再次点出真相:“我们觉得好,别人自然也会觉得好。”

    莫莫族乱了,经过这么一分析,他们忽然觉得抢夺这座城好不划算。

    严默并没有远离,他就在隔壁听壁角,听完以后他也没去洛洛族那边。对莫莫族他还勉强愿意打打感情牌,对好战的洛洛族,他和原战都只有一个共同认识——把他们揍到怕、揍到不得不服就成!

    同样,严默对两族被囚期间的待遇也完全不同,他会让乌宸等孩子给莫莫族送水送食物,并示意他们可以安慰莫莫族,让他们不要害怕,等把洛洛族搞定就会放他们离开囚牢。

    对于洛洛族,严默只记得让原战不时去加强一下他们牢房的硬度和厚度,顺便给他们从墙角留了点渗出的地下水,其他的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只要有水,四天时间还死不了人。

    四天后,原战当着四名矮人族长和祖巫的面,把这四天中陆续关进地牢的矮人全都送到了地面上。

    除了刚出来时的太阳刺眼,莫莫族的精神状况都比较好,洛洛族比较糟糕一点,很多人东歪西倒,饿得不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