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6章 章回15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四位,我想我也给你们看到了我的诚意。”严默看向四名矮人。

    最会叫嚣的洛干这时也望着台下的族人说不出话,这个惊喜太大,让他有点无法承受。

    奥帕和卡蒂也一样。能想象吗?她们刚刚还想着要豁出去不顾一切地用生命和灵魂、用两族后代的健康来诅咒九原,可就在她们怀着类似献祭一般的心情走上高台时,她们却看到了以为已经死得差不多的族人都还活得好好的。

    卡蒂甚至还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奥帕祖巫,因为莫莫族看起来状态明显要比洛洛族好很多很多。

    四名矮人表情复杂至极地看向对面两名比他们高出许多的人类。前面有多恨,这时他们就有多纠结。

    “相信你们也看出我们九原和其他部落的不同,我们不喜欢滥杀,也不喜欢侵略和攻击他族,但,我们也绝不会放过我们的敌人。”

    严默每次停顿都会给矮人们留下足够理解和回味的时间。

    “四位,这是最后一次询问,你们是选择和九原为友,让你们的族人用劳动来偿还之前的欠债,还是选择和九原为敌?”

    卡蒂的表情还有些挣扎,奥帕已经看向严默,像是做出了决定,不过在这之前,她还需要再做一次确定,“为敌会怎样?杀光我们?”

    “那要看我们的首领他想怎么做了。”严默声音刚落,原战冰冷残酷的目光就从四人身上一扫而过,这位丝毫没有隐瞒自己杀气的意思。

    奥帕,“那让我的族人用劳动来偿还欠债是什么意思?你想把我们的族人全部变成奴隶?”

    “不,我想你和卡蒂他们待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很清楚九原的做事方法,我们不喜欢九原出现奴隶,也不需要奴隶。”

    奥帕暗中吁气。

    严默,“九原对你们两族提供了庇护和住所,你们需要付出相应代价。同样,你们在九原闹腾、给九原子民的生活和发展带来很大困扰,这点也必须付出相应代价来偿还。偿还期间,我们不会限制你们两族的自由,你们只需要按照指定要求和时间完成我们需要你们做的事就行。”

    “如果做不到?”

    “如果做不到,为了挽回我们的损失,我们会用你们的族人去交换他族奴隶,让他们代替你们劳动,再给予他们自由的身份。”

    “这和让我们做你们的奴隶有什么区别?”奥帕祖巫惨笑。

    “区别大了。”严默很耐心地道:“首先,除了偿还债务以外,你们打猎、种植或其他得到的任何东西都属于你们自己。其次,没有人会用鞭子抽打你们,只会有人去验收你们的劳动成果和偿还的债务内容,只要合格就没人管你们。第三,你们不会被分开,仍旧可以同种族同部落都生活在一起,族长和祖巫也都给你们留着。”

    如果说前面奥帕祖巫觉得人生一片灰暗,这时她又开始怀疑少年祭司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按照他所说的,这和祭祖族生活在这里,然后和九原交易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们在短时间内都是单方面的给予东西作为偿还债务的代价,可尽管如此,自由度也很大。

    所以奥帕祖巫忍不住颤声问道:“我们需要做多少事?”

    “不多,相当于你们一个人要盖三座房子。”

    奥帕祖巫没有细想,当下惊喜地道:“真的?”

    严默点头,“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在所有族人面前,彼此以各自祖先和神的名义起誓。”

    矮人们已经没有踟蹰的余地,而且这也是他们目前最好的选择,如果严默说的都是真的话。

    奥帕、卡蒂、洛干和朗朗这四名矮人头脑与严默一起,当着莫莫族、洛洛族和九原人以及人鱼的面,分别以祖先和祖神的名义立誓。

    事情到此看似已经解决,但九原人并不是很高兴,他们总觉得默大人对矮人们太手软。

    人鱼们也不看好九原祭司这次行为,没有管制、没有胁迫,没有真正的震慑,那些品尝过背叛的甜蜜滋味的小矮子们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老实为九原做事?

    可以说很多人都不明白严默为什么要这样做,包括最了解他的原战都有些无法理解,因为他的祭司甚至不在乎矮人们会借此机会逃出九原。

    严默也懒得再多做解释,他又不能跟其他人提起有哪些国家或民族曾经做过相同的事情,也不能告诉原战等人,因为矮人没有真正杀死一个九原人,他也不能对矮人太过残忍。这是在他之前出手对付矮人收到的几次小惩中,才明白过来的事。

    不过别人能放过他,原战不会。他想知道,就一定要知道。

    严默给他缠得烦了,只好告诉他:“三百多人想要繁华这片土地根本不可能,我们需要交易、交流。人鱼、矮人,未来到来的原际部落,包括现在已经就在我们家门口住下的格拉玛族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口越多越好,因为只有这样,这片土地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变得有活力。”

    “他们也可能会变成敌人。”

    “但他们也会带来无限生机,并且在互相警惕的情况下可以达成微妙的平衡。我们有强大的邻居,有来自森林的威胁,不久的将来还会多出一个对我们感觉不会太好的原际,环境已经不允许我们去慢慢发展,我不想和矮人们打仗,不是因为我们打不过他们,而是我们现在的可靠盟友太少,自身实力也太差。”

    严默走到城楼窗户边,遥指远处大河边际,“这才几天?外面就已经来了不下两千的矮人。告诉我,这说明什么?”

    “那群钻进森林里的小怪物数量比矮人多,武力也比矮人强大。”说到战事,原战总是有着最精准的判断力。

    “没错!那你认为那些小怪物会一直躲在森林里不出来吗?”

    “你希望矮人成为我们的第一道防线?”原战充满讽刺地笑了下,“你可别指望他们,这群小矮子说不定看到那些小怪物就会撒腿跑到更远的地方。”

    “如果他们舍不得跑呢?如果我们给予他们一定的武力支援?并且告诉他们,我们可以帮他们夺回森林?”

    原战总觉得严默想要使用这群小矮子是件非常不靠谱的事。

    严默也很无奈,如果可以选择,如果有更好的盟友,他也不想选择这群没有多少感恩心、战斗值也不太强、还有背叛前科的种族当作邻居,可是他总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九原很可能就要卷入一场可怕的狂风暴雨中。

    在有这种紧迫预感的当下,已经容不得他再挑剔或者是慢慢收服矮人,他必须尽快做好准备。

    原战不知是感受到了他这份紧迫感,还是他也有所预感,这人在平时训练战士和自我训练上也越发用心,并一手揽过了监督矮人建造外城的工作。

    而严默这份让他不安的预感也很快就变成了现实,不过在那之前,九原维持了一段略显奇怪的平稳时期。

    九原人忙着在夏末到秋初的时刻尽量囤积食物,同时大量制作武器。

    矮人们一半忙着建城还债,一半也在忙着狩猎和收集。

    外护城河外的矮人一部分向更远的地方迁徙,一部分则留在了河边,这些矮人试着和住在九原里的两族矮人搭话,深切并明确表达了想要过河进城的意思。而这让莫莫族和洛洛族既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同时又怕这些祭祖族知道他们欠债者的身份,便想着法子拒绝了。

    洛干倒是想要联合外面的矮人一起再次抢夺九原城,但这次奥帕祖巫直接用权杖把他打了回去。

    奥帕祖巫只给了洛干和其他跃跃欲试的矮人一句话:“什么时候我们有了五级神血战士,你们再来说夺取九原的话,否则都给我老实点!有那个力气不如去多弄点食物、多换取点红盐,冬天就要到了,你们想要族人饿死吗?”

    格拉玛族人也占了一块地,他们和九原人的互动较多,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格拉玛族的女人或男人想要加入九原。

    因为首领和祭司没有禁止双方互相往来,九原人和矮人们相处时,大人们也许还有点拉不下脸不肯说话,孩子们却很容易混到一起,尤其严默竟然仍旧允许矮人的孩子来听他上课。

    “默大人,默大人!叶星被黑线蛇咬伤了!”几个孩子也不管还在上课中,就大呼小叫地闯进了课堂。

    严默和正在上课的孩子们一起看向这几个冒失小鬼。

    可这几个孩子却像没有感觉到那股排斥又不爽的气氛,只焦急地不住喊:“默大人,快去看看叶星吧,他就要疼死了!”

    严默脸上挂下一串黑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不是已经警告所有进入土元珠果林的人,进去之前必须涂上雄黄粉?”

    “啊?是哦。”

    “还有黑线蛇咬人不会致死,顶多让人疼个一天一夜,我已经配了药,也把药方告诉巫老和草町他们了,你们把叶星送去诊所就好。”

    “可是……”

    “还不快去!”严默终于板下脸。

    “哦!”几个小鬼这下才知道怕,齐齐答应一声,一窝蜂又全跑了。

    严默揉揉额头,什么时候他才能带出一批可以接手他上课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常能经常见到他又上他课的缘故,部落里这些熊孩子就没几个怕他的,有什么事都喜欢来找他,烦得他要死。

    虽然这些孩子很好学,很勤奋,也很听话,但是……他还是会烦哪!

    神呐,他想做一个钻心自己研究的甩手掌柜怎么就这么难?

    严默一拍桌子,把班上的小崽子们全都吓了一跳,还以为祭司大人发怒了。

    “格格,德德,你们要在门口站多长时间?给我进来!”

    “默大人……”格格还有点不好意思,后面德德推了他一下,两人抱着石板一起跌入教室,在两人后面还有几个以前常在严默班级里出没的矮人小鬼。

    “去后面坐着。”严默看几名矮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后面找了个地方坐下,其他孩子对他们扮了鬼脸却没明显排斥他们,这才继续课程道:“刚才提到土元珠果,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个土元果到底是什么,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以及它的栽种方法和果实的各种吃法。”

    在严默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本来应该训练战士的原战正狠狠皱着眉头站在土元果林里。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果子这两天就已经可以收获了!”他可是被他家祭司逼着每三天就来这里练手一次,硬帮着把这片土元果林在短期内催生到可以挂果的程度。

    眼看着这几天就能收获,严默都不知跟他提了多少次,要研究土元果的二十种吃法什么什么,弄得他也跟着期待起来,可现在……!

    负责这片果林的乌宸在五级战士的威压下,身体微微颤抖,但他还是挺住了压力,尽量声音平稳地道:“这几天我和叶星、萨宇三人带着三个小队一直轮流看守着这片果林,我们可以确定,没有人来偷摘果子。”

    “晚上也没有?”

    “没有,我们晚上就睡在这里!”

    “那果子呢?你想告诉我,它们都自己钻进土里了?”

    一边的萨宇低着头,吓得话都不敢说。

    乌宸脸色发白,可这孩子仍旧坚强地说出实话:“我不知道。昨晚是叶星负责带队看守,他早上发现快成熟的土元果都不见了,连雄黄粉都忘记涂,就直接冲进林中,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默,从现在开始你们给我时时刻刻守好剩下的果实,要是再不见……”

    “是!我们会看好剩下的果实,保证一颗都不少!”乌宸和萨宇等人挺起胸膛大声回复。

    原战点头,但随即他又想起什么一般,脸色一变道:“让萨宇守着这里,你跟我去棉花田!”

    乌宸听到棉花两字,也是一惊,“难道棉花也……”

    “不知道,先去看看再说。”原战转身就走,土元果和棉花是默让他主要催熟的两种植物,也是默最注重的两种,前期培植时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可现在其中一种在挂果时果实莫名消失,还有一种会怎样?

    还好,当他们赶到棉花田时,发现那些已经开始冒出青色果实的植株都还好好的。

    “轰隆隆——!”沉闷的雷声从头顶滚过。

    原战抬头看天,据人鱼所说,当夏末最后这场大雨过后,短暂的秋季就会来临,随之就是漫长的冬季。

    希望这场大雨不会把这些才结出来的果实都打掉,原战有点担心地看向棉花田。

    天上电闪雷鸣,明明是正午,整个天空却黑暗得像是傍晚。

    “大泽说,你找我有事?”从课堂里出来的严默带着两名护卫走到内护城河边。

    拉蒙还没开口先叹了口气。

    严默抱臂看他。

    “我实在拖不下去了,默大人,我们的大巫想要见你。”

    严默无语地抬头看天,“在这样的天气?”

    拉蒙点头。人鱼们喜欢暴风雨的天气,雨下得越大他们越喜欢,他们大巫自然也不例外,他没告诉严默,大巫还跟他说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把柔软的人类给压在身下这样那样。

    “我很荣幸,不过我的水性可不足以支持让我游到青渊湖深处,更别说在那里与你们的大巫见面。”

    “当然不是在青渊湖底,是在一个岛上,如果你同意,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如果你不喜欢浮鳔,可以使用木筏。”

    “我需要让我的首领知道这件事情,你知道作为九原的祭司,我不能随意离开部落。”

    “你可以告诉他,不过……”拉蒙非常抱歉并吃力地道:“我们大巫并不想见他,他只想见你。”

    严默心中浮起一丝奇怪的感觉,人鱼族的大巫为什么突然想要见他?而且听拉蒙的口气,对方似乎很早以前就想见他,却被拉蒙拖到了现在?而且拉蒙提到那位大巫的表情似乎也有点微妙……这其中有什么应该是他知道,但他却不知道的内/幕吗?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悠远嘹亮的唳叫声,但随后就响起了一道震耳欲聋的炸雷声。

    “轰——!”

    “桀——!”默默,我回来啦!

    “咔——!”一道闪电划破天际,也照亮了绕过闪电的一道矫捷身影。

    刚刚看着还只有一个手臂长的身影在又一次雷鸣过后,已经飞到九原城头顶。

    “霹咔——!”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天空中那威风凛凛的鲲鹏雄姿,哪怕这只人面鲲鹏还处在幼年期,可是它庞大的身躯早已经超过绝大多数鸟类。

    严默抬头挥手,九风回来了,原际部落的人还会远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