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7章 章回15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不喜欢把疑问放到第二天,当下就决定去见人鱼族大巫,他倒也不怕对方使坏或者怎样,他的能力至少可以让他自保,而且九风也回来了,对于那些人鱼,九风可是他们的天敌。

    九风落到严默身边,脑袋往他怀里一钻,好一阵亲热。

    严默一肚子话想要问它,但有外人在,只能暂且按下,随即他让大河转告原战人鱼族大巫要见他的事。

    大河领命而去。

    “哗啦!”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转眼间就把人浇了个透透。

    在大雨泼下之前,护卫已经把准备好的蓑衣给严默披上。

    严默正担心九风,却在碰到它身体时,感到了一点阻力,随后他就发现那些大雨并没有浇到九风身上,就好像九风身体表面产生了某种微小的气流圈,而这个气流圈把大雨全部阻挡在了外面。

    这是风能力的运用吗?看九风的模样倒不像是特意为止,也许这也是人面鲲鹏长大后觉醒的某种本能?

    “桀?”九风偏头看他。

    “没什么,我觉得你越来越厉害了。”

    九风骄傲地昂起脑袋,可很快它表情就变了,“桀桀!”鱼!好多大鱼!好想吃。

    九风看到吃的也忘了想说的话,瞅着河岸边的人鱼战士滴答直流口水

    人鱼战士们都戒备起来。

    严默想笑不好意思笑,连忙引开九风注意力,“这是九原的伙伴,你以前不是见过?忘了吗?你答应过我,只要他们不伤害我们,你就不会吃他们。”

    被威胁的拉蒙苦笑一声,身体一转,没入水中,过了一会儿,手拎几条肥鱼浮上水面。其他人鱼战士见到,也有人赶紧没入水中,过会儿也拎了几条鱼上来。

    这些还活着的鱼全部被放到岸边。

    “这是给九风的?”

    人鱼战士们狂点头。

    “多谢。”严默谢字还没说完,那边九风已经开始埋头大吃人鱼小弟们献给它的祭品。

    “桀!”不够!

    “咳,那个,九风饿了,它觉得这些鱼很好吃。”

    人鱼战士们懂了,拉蒙一挥手,附近的人鱼战士全都下河给九风大人捕鱼去了。

    等大河回来,九风正把人鱼小弟们奉献的肥鱼用爪子拨拉了两条到严默面前,示意他一起吃。

    严默摸摸它,“不急,你吃剩下的都归我。”

    九风满意了,它身体庞大,但胃口并不大,这一堆将近百条鱼它根本吃不完。

    严默看只有大河一人回来,不由诧异,他以为原战肯定也会跟着一起来,还在想要怎么安抚他、不让他跟,结果大河回来只交代了一句,说首领让他快去快回。

    严默诧异归诧异,却没放在心上,他哪知这时原战为不想他难过失望,正瞒着他下大力气寻找偷走土元果的小贼。

    拉蒙这时已经让人鱼战士拉来木筏,这只木筏已经不是上次严默送给他们的那只,而是他们后来自己做的。

    “默大人,请。”

    严默拍拍吃饱的九风,示意它飞上天空,可九风看到木筏就像看到什么好玩的玩具,非也要跳上去。

    拉蒙近距离接触天敌,好不容易才忍住那种看到天敌时的不适感,“默大人,能不能别让九风大人跟着去?”

    “我也想,但它是山神,可不会事事听我的。”严默一脸无奈地道。

    拉蒙信吗?反正不管他信不信,他知道那只人面鸟肯定是驱不走了。不过……他忽然也有点开始期待当大巫看到人面鲲鹏的表情。

    这是一座占地面积不小的岛屿,也是当初拉蒙指给他看的禁地之一。

    严默目测,这座岛很可能是青渊湖中最大的一个岛屿,岛上植被郁郁,大雨浇到地面,因为温差升起淡淡的白色烟雾,整座岛看上去美丽又神秘。

    拉蒙等人鱼战士推着木筏把他和九风送到了岛南边的沙滩上。

    这片沙滩的沙子非常细腻并且洁白,如果不是远看周围还是熟悉的风景,严默甚至会怀疑来到了某座海边岛屿。

    “默大人,请您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族大巫就在这座岛上。我们没有许可不能在此久留,等下您离开,大巫自然会传讯给我们来接您。”拉蒙说完这句话,等严默踏上岸,就和其他人鱼战士推着木筏迅速离开。

    九风在沙滩上踩来踩去,似乎很满意爪子踩上去的脚感。

    严默站在沙滩上抬头打量这座岛,沙滩后面全是茂密的树林,他是站在这里等,还是进入树林寻找?

    这是一个很好的打探这座岛的机会,但是……严默弯下腰,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

    细腻的银白沙砾从指缝间滑落。

    这里以前是海?否则为什么会有这种沙子?严默特意环看周围一圈,并没有看到白色的岩石和土壤层之类,那这片银白沙滩的形成就有点奇怪了。

    严默脱下草鞋扔到一边,两脚赤/裸着在沙滩上走了几步,他还抓起沙子放到嘴里尝了尝。

    “这是由贝壳和珊瑚礁磨碎后形成的海砂。”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严默丢开手中沙砾,拍拍手掌,慢慢转过身。

    九风忽然飞上半空,紧紧盯着下方刚出现的人。

    一名长发垂到脚边、身高和原战差不多的俊美男子就这么站在沙滩上,站在大雨中。

    男子的身材非常好,只在腰间很随意地围了块麻布,身上的肌肉流畅而不夸张,八块腹肌线条分明,漂亮的人鱼线引人遐思,两条长腿一半被遮掩在麻布中,只露出了修长的小腿和形状完美的双脚。

    严默目光下意识从男子腰间已经被雨水浇得紧贴身体的麻布上掠过,很傲人的尺寸,几乎和原战那牲口差不多。咳,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麻布看起来很眼熟,那质地看着就和他身上的麻袋衣一模一样。

    而他还记得,就在不久前,他把刚织出来的一块最好的麻布当作礼物送给了人鱼族。

    “人鱼族大巫?”

    “九原的小祭司。”

    严默当没听到那个小字,他的双眼全部落在了对方的双腿和双脚上。

    男子笑,一步步走到严默身边,“很惊讶你看到的?”

    “是。我以为人鱼族不能变出双腿,这是大巫的力量,还是人鱼族都能这样?”

    男子没有回答他,却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有意思,你的见识和你的语言能力可不像是一个小祭司。”

    什么意思?严默想躲开对方的手,却发现对方那看似缓慢的速度其实一点都不慢,他明明看到对方的手伸过来,却怎么都没躲过去。

    严默抬手,想要推开那只对他不太尊敬的手。

    那只手纹丝不动。

    严默当即祭出金针,往他手上的穴位扎去。

    可是!对方却像毫无反应,不,有反应,男子看了眼自己的手,微微用力捏紧他的下巴,“不乖的孩子,你想干什么?”

    人鱼的穴位和人类不一样。这是严默第一个想法。

    但紧接着,他就知道不仅如此。

    “就凭你一个小小的三级战士,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你几级?”严默连敬称都省略,不客气地反问。

    俊美得不像真人的人鱼大巫大笑,似乎根本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

    “桀——!”九风大约觉得自家小两脚怪被人欺负了,当下就“噗噗噗”连吐三道风刃。

    那大巫连躲都没躲,三道风刃还没到他身边就已消失不见。

    严默喉咙微微动了下。

    九风猛地俯冲下来,用爪子抓向人鱼大巫。

    大巫抬手,竟一把抓住九风的两只爪子,用力往地上一甩。

    “砰!”九风庞大的身躯落地,翅膀扑起好大的沙尘,整只鸟被摔得半天爬不起来。

    “九风!”严默心疼了,手腕一翻,数十道木针扎向大巫的脸。

    所有木针都变成了粉末,只有一根。大巫捏住那根木针瞅了瞅,还放到嘴里咬了咬,挑眉,“枫族木刺?你到底是人类还是长生木族?”

    碰到硬点子了!严默在心中快速想着应对方法。他能感觉出来对方并不想杀他,但是他也必须拿出足够威慑对方的东西,否则……他们之间的谈话就不会对等,就像对方现在还捏着他下巴一样。

    可就在他犹豫要不要使出终极绝招时,那武力值不知道到底有多高的大巫用另一只手抚摸上他的脸颊……有战士印记的地方,用着一种微微怀念和惊讶的口吻道:“竟是这种标记,有多少年没有见到了,我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小祭司,你还没有学会怎么隐藏战士印记吗?这可不行,你顶着这个印记可活不了多久。”

    严默沉默又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能放开我吗?我觉得这个姿势并不适合谈话。”

    大巫笑,笑得邪肆又淫/荡,伸手在他脸颊上捏了一把,抓起他身上的蓑衣扔到一边,伸手一推,就把他推倒在沙滩上,“孩子,先满足我,然后我们再谈话。”

    操!严默这下不想使终极绝招也不得不使了。

    大巫大概也没想到在他眼里小小的三级祭司能伤得了他,把人推倒后,直接扯掉自己身上的麻布,就往少年身上压去。

    可就在他身体贴近少年的一刹那,单手已经握住少年的腰,正准备把人翻过来好好享受一番时,他突然丢开少年,身体一下就退出老远。

    严默从地上爬起,把被掀上去的麻袋衣拉下来,然后也不看那人鱼大巫,而是快步走向还爬不起来的九风。

    九风发出委屈的咕噜声,它长这么大就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有没有哪里受伤?”严默抚摸着九风的身体,快速给它做检查。

    “桀”没有受伤,就是被摔晕了。那大鱼好厉害!

    “大鱼?你知道他不是人类?”

    “桀桀。”他是大鱼,不是两脚怪,我要吃了它!

    “……我觉得你现在可能还打不过他。”

    “桀!”吃了它,我就会变得更强大。

    “切!”远处发来嗤笑声,“就是你家鸟祖宗也不一定能奈何我,就你这个乳毛还没褪完的小鸟崽子也想吃我?要不是你鸟爹求我看着你一点,信不信我先拔光你的毛,把你给生吃了?”

    “桀——!噗噗噗!”九风愤怒地攻击再攻击。

    “不听话的鸟崽子。”大巫一扬手,九风突然飞了起来,“砰”地落进了湖中。

    严默当下想都不想就往湖中冲。

    “它死不了,我只是让它学乖点,免得它以后看到我族那些小鱼苗就动不动流口水。”

    湖水变成一只大手的形状,抓住他的脖子往沙滩上一扔。

    而九风落下的地方则出现一个旋涡,迅速把九风的身体吞没。

    严默瞪着九风消失的地方,眼白中竟升起青色茎蔓,向中间的眼眸集中。

    “真是个大胆的坏孩子,竟然敢把巫运之果养在身体中,这谁教你的?”

    刷,青色茎蔓退下,严默双眼瞬间恢复原样,“大巫,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吗?”

    “哈!你觉得这样就可以威胁我?孩子,我说了,先满足我,否则你就只能带着一肚子疑问回去,哦,还有一肚子人鱼精/子,另外,你也别指望人鱼族以后还会帮助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