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8章 章回15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碰到流氓怎么办?而且你还打不过这流氓。

    “你确实很厉害,但还不是至强者。”

    人鱼大巫很无耻地眨眨眼,一点都不上当地道:“不是至强者又怎样?我只要比你和你的首领都强大就行。”

    好吧,这个流氓还是个无赖。

    “可是你却拿我身体中的巫运之果无可奈何……”

    话没说完就被人鱼的嗤笑声打断,“我刚才只是没有提防而已,现在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按倒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孩子,并不是所有智慧生物都拿那贪婪的小家伙没办法,相反很多种族都有对付它的方法,比如你应该熟悉的枫族的萨玛。”

    人鱼突然声音一顿,微惊讶地道:“不会就是那个枫族的萨玛教你把巫运之果养在身体中的吧?你和它们结了什么深仇大恨?”

    严默心念一动,“你认识老萨玛?”

    “老萨玛?你指的是哪个?”

    “黑森林中正在培育小萨玛的老萨玛。”

    人鱼似笑非笑,“它出来见你了?为了什么?巫运之果?先回答我,你是不是长生木族和人类的混血?”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却想套我的话?美得你!

    严默反问他:“你为什么要见我?别说你想睡我的废话,这世上有一头分不清男女、看不清美丑的牲口就够了!你惊讶我把巫运之果养在身体中,却丝毫不惊讶我拥有它,你一开始可能只是怀疑,但现在你确定了。你也是为了它而来,对吗?你想要巫运之果?”

    “我就说你不是一个小祭司,没有哪个祭司在你这个年龄能像你这样,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人鱼大巫伸出修长的手指虚虚点了点他,“一个孩子的身体里住进了一个已经活了很多年的老祭司。”

    人鱼说到这里,冲他一笑,“你是吗?”

    严默也学他用鼻子发出笑声,“你有这个猜测还想推倒我,你是喜欢老头子吗?如果你真的好这一口,我有现成的人选可以介绍给你,他一定符合你的要求,而且我想你只要让他见识到你的力量,说不定他就会如你所想,虔诚地为你献出一切。”

    “他跟你有一样的年轻外貌吗?屁股有你饱满吗?两条腿长吗?皮肤细腻吗?如果有,可以考虑。”

    严默,“……”如果敌人已经无耻到某种程度,你不管说什么恐怕都无法打击到他,更别说让他感觉到耻辱。

    “好了,孩子,别浪费这么好的天气了,你看,冰冷的大雨,洁白细腻的沙滩,清澈的湖水,两具纠缠在一起的美好身体,冰冷与火热交织,强壮与柔弱碰撞,当你忍不住抱着我尖叫时,大雨让你浑身湿透,你的头颅用力往后仰起,露出脆弱的脖颈……哦……”人鱼发出长长的充满暧昧气息的叹息。

    严默有种自己耳朵被强/奸的感觉。

    “满足我,也许我会向你提供保护,如果你的老萨玛没有告诉你巫运之果正确的抚育方法,我也可以告诉你。”

    “你知道?”

    “这世上除了人面鲲鹏族,大概就只有我知道了。”人鱼傲然一笑,“不要以为你和那只小鸟玩得好,它家大鸟们就会告诉你这个秘密,相反如果让它们知道你拥有巫运之果,它们会立刻把你当作孕育生命之子的母巢,一旦生命之子在你身体中成长,你熬不过三十天。”

    “我可以跟你交换。”

    “交换?用这东西?”人鱼直接把裹在腰间的麻布扯了下来,“我知道你弄出不少东西,这也是让我对你好奇的开始,但是这些东西绝大多数对人鱼族都没用,包括那座城。人鱼族称霸的地方在水中,我们不会上岸,你就算建造出再宏伟的城池,对我们也毫无意义。”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还能弄出什么东西。”

    “那就等你以后弄出来再说吧。”人鱼伸出了手,表示所有谈话到此为止,“下面我只想听到你的呻/吟和哭泣声,小家伙,别再考验我的耐心。”

    人鱼的手指碰触到了他的身体,他再度诱使巫运之果攻击对方,可这次,巫运之果却像是感觉到某种让它极为害怕的东西一般,硬是瑟缩在他身体深处不肯出来。

    严默现在已经把巫运之果当做半个儿子看,哪舍得逼它,无奈下,只好施展终极绝技二,眨眼间进入了第二空间实验室。

    可惜实验室不好观察外面,让严默错过了他消失瞬间某人鱼的表情。

    俊美的男人看着自己的手指,似不信地交互搓揉了下,他刚才确实摸到了少年的身体,但是……对方也真真切切从他手指尖失去了踪影。

    以他的能力,除非是神,除非是跟他同一辈的那几个仅存的智慧生物,没有谁能这么简单地逃出他的手掌心,还让他连找都无从找起。

    是,他不用大范围地去找,就在刚才,他非常明确地知道少年消失了,真正的那种消失,不是使用某种能力逃向远方,也不是隐身术,没有遁入土地中,也没有躲进风中。

    “严默是吗?”男人不像是在叫严默的名字,倒像是把两个字放进口中细细咀嚼一般。他甚至舔了舔刚才碰到少年的手指,似乎在回味少年皮肤的味道。

    大雨越下越大,男人转身,慢慢从沙滩走向湖水中,而就在他的下半身完全没入湖水中时,他的身体浮了起来,银色的长长鱼尾在水面一掠而过。

    俊美的宛如神祗的人鱼大巫就这么上半身浮在湖水中,面朝红盐湖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

    实验室作为逃命的终极手段虽然好,但有个最大问题,就是从哪儿进去的就得从哪儿出去。

    严默不确定那相貌英俊、个性猥琐的人鱼大巫是否就留在附近等他自投罗网,只能和他耗时间。还好他的草药包中备了不少食物,熬上四、五个月都不成问题。

    当然他不能真的几个月都不出去,别说几个月,今晚他不回去,某人绝对会找到人鱼族来。

    一想到原战为了找他,进而极有可能造成的一连串严重后果,他就头疼万分。

    那条大鱼很厉害,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几级,但肯定不止五级,只看他限制巫运之果的手段,说不定这条大鱼比枫族的老萨玛还厉害。

    而原战找不到他,肯定会把青渊湖底掀个底朝天——如果他能做到的话。

    人鱼族遇到攻击,不敌原战,比原战更厉害的人鱼出来,比如说那条喜欢□□皮肉的变态大鱼,原战战败,矮人没人压制进而叛变,九原人与矮人展开大战,人鱼族、格拉玛族和原际部落坐收鱼翁之利。

    总之怎么想,原战和九原的结果都不会太美好。

    但是,严默也有点推测。那条大鱼那么厉害,却任由九原在他家门口边发展,在明确得知巫运之果就在他身上还想睡他……咳,不管那条大鱼怎么想的,也许对方对他们并没有多少敌意。

    那么只要原战不主动挑战人鱼族,把人鱼族闹得天翻地覆,作为“大人物和老前辈”的人鱼大巫恐怕也不会对九原下手,但原战会那么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等待他回来,而不到人鱼族中找他吗?

    怎么想也不太可能!

    不行,他一定得想个法子通知原战,让他不要冲动。

    可是要怎么通知他?

    严默一拍脑袋,他傻了竟然忘记了他最忠实的小伙伴们。九风靠不上,他还有蜂卫!

    撕下一块麻布,用炭笔写上一句话,又怕原战把他教过的文字全都忘了,在文字下面又配上了简笔图。

    现在就等外面雨停,等雨一停,他就能放出蜂卫。

    原战把整座城的地上地下都搜了一遍,也没找出偷窃土元果的小贼,只能加派战士和萨宇等孩子一起看守果林,同时为了以防万一,他还让人把棉花林和几处严默比较重视的田地全部安排了人不间断巡逻。

    九风回来时发出的唳叫他也听见了,当即就安排了猛带人去城外原野里查看,看原际部落的人有没有到达。

    忙完土元果林,原战召集了狰等战士首领和副首领。

    讨论的主题就一个,如果原际的人想要进入九原,让不让他们进。

    所有人都明确表示不愿意,包括黑原族的捕蛾。

    “我们部落的祭司是默大人,原际已经有秋实大人在,原际不是阿乌族,阿乌族侍奉的也是山神九风,可秋实大人和原际部落祭祀的是伽摩大神,他们进入九原,除非我们彻底打败他们,否则我们只会再多一个敌人。”狰说话非常直接,也很明了。

    猎也点头,“原际进来,肯定不会遵守我们部落的九规三令,到时候我们是罚他还是不罚?原际还有不少奴隶,拥有奴隶的战士恐怕没几个愿意放弃自己的奴隶,秋实大人也不会同意。”

    “我想他们恐怕也不会想要进来,至少在他们没有能力可以抢夺这座城以前。”捕蛾说得更直接。

    穆长明等阿乌族人一直没插话,第一他们听和说通用语还有点吃力,第二那个原际部落显然跟刚来的一群人有关,他们插话也不合适。

    “怕就怕他们以同根相助的名义,找我们帮他们建一座一模一样的城池,壕酋长可能会拉不下这个脸,但秋实大人一定会开这个口。”捕蛾看向原战。

    原战冷笑,“想让我们帮着建城?那他们得付出足够代价才行!”

    猎皱起眉头,“我们的情况不太好,森林里的小怪物、矮人、敌友不明的格拉玛族,如果再加上一个强大的原际,以后我们出去打猎要小心了。”

    原战明白猎的意思,他在提醒他,对原际不能太强硬。

    原战敲敲手指,抬头对门外喊:“去请祭司大人过来。”

    “是。”

    半刻后,第一次听说严默还没回来,原战还没怎么乱想,顶多不太高兴:和那些大鱼需要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吗?天都要黑了!

    等战士头领会议开完,原战再次派人去找严默,听说人还没回来,他就露出了明显不爽的神色。

    “默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一直也在等待严默回来的大河回答。

    “怎么没有一个人跟着他?”

    “人鱼族不让,默大人也说不用。”

    “拉蒙没说他们大巫找默什么事?”

    大河继续摇头。

    原战眼看外面大雨不停,心中总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这种天气,如果默遇到什么事情,蜂卫就没有任何用处。

    “九风跟着去了?”

    “是。”

    原战略略放了一点心。

    可当天黑透,肚子也填饱,半座城的人都睡着了,自家祭司还没回来,原战终于忍不住跑去找人鱼了。

    当看到拉蒙那躲躲藏藏的表情和期期艾艾的说话腔调,原战一句话没再多说,寒着脸转身就朝青渊湖方向走。

    拉蒙呆愣了下,立刻大喊:“战首领,请再等一等,也许默大人等会儿就回来了。”

    原战走得更快。

    拉蒙急得鱼尾重重一拍水面,一个猛子钻入水中,他要先赶到那岛屿的附近看看,过了这么长时间,总该结束了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