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9章 章回15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雨中的青渊湖另有一种美丽,但这时没有人去欣赏她。

    守在湖边的九原战士身披蓑衣迎上大晚上突然跑来的首领。

    “首领大人,发生了什么事?”胡胡抹抹脸上的雨水,快速问道。

    原战没回答,手一挥,脸色阴沉地道:“做好战斗准备!”

    胡胡等战士一惊,但他们没有再多问,而是一个传一个,全部握起武器跟着来到湖边。

    同样守在湖边的人鱼战士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九原人身上传来的紧张气氛也影响了他们,让他们不由自主警惕起来。

    原战就像没看到这些人鱼战士,走到湖边,脚一跺。

    原本还算平静的湖面突然掀起波浪,有的地方还产生了漩涡,湖水也一下肉眼可见的变得浑浊。伴随着瓢泼大雨,湖边一角竟象是要塌陷了一般,站在湖边的人都感到脚下不稳。

    湖边的人鱼战士发出惊怒的叫喊,二十几名人鱼战士从附近划破湖面直逼这边岸边,其中就有原战比较熟悉的西蒙和戴文。

    胡胡等战士不明白首领为什么突然和人鱼们翻脸,但看到人鱼战士逼近,他们也把矛尖对准了湖岸边的人鱼战士。

    人鱼战士们也立刻摆出了攻击准备。

    戴文看湖底突然翻动就猜这很可能跟九原的首领有关,因为如果有地动,大巫一定会提前告知他们。

    “战首领!”戴文忍怒道:“如果你有事要传话,直接告诉岸边的战士就是,你这是做什么?”

    “带我去见你们的大巫。”原战直接说出目的。

    人鱼们互看,戴文游上前,大声喊道:“战首领,没有大巫同意,我们不能带你去见他。”

    “我要见到我的祭司,立刻!”

    九原战士一听原战说话口气,还以为自家祭司被人鱼族抓去了,脸色都变了,气势也顿时改变,刚才还只是戒备,现在完全就是打算扑上去杀鱼的模样。

    戴文等人鱼完全不明白原战为何如此暴怒并隐隐中还有一丝焦急,戴文一看情势不对,赶紧道:“战首领,我听说默大人被大巫请到了大巫岛上,如果没有很重要的事情,大巫不会见外人,你要么再等一等?等事情谈完,大巫会让战士把默大人送回来。”

    “那么带我去大巫岛。”原战也在忍耐。

    “战大人,不是我们不想带你去,但大巫岛没有大巫的命令,就是我们也不能随便靠近。”戴文一脸求你别为难我们的表情。

    原战看不出人鱼的为难,看出他也不管,他已经认定人鱼有事在瞒着他,他的祭司此刻一定遇到了危险。

    他不是乱急,也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如果默身体内没有巫运之果,他也许会换种方式求见人鱼族大巫,毕竟人鱼族比九原强大太多。

    但现在他不知道人鱼族大巫是否已经通过某种手段知道了默拥有巫运之果这件事,他害怕那大巫想要把巫运之果从默身体里取出来,而默已经说了,除非那巫运之果自己愿意出来,任何强逼手段都会造成对他的莫大伤害,甚至死亡。

    如此,再加上拉蒙那隐晦躲避的态度,原战能不急吗?

    拉蒙如果知道就因为他太诚实的表情导致原战怀疑,他一定会对着湖水努力练习自己的表情。

    而这时,不善于隐藏自己真实表情的拉蒙正使出全速游向大巫岛。

    可到了附近后他并不敢靠近岸边查看,只能远远地观察,可大雨影响了他的视力,又是没有星月的黑夜,导致他看什么都雾蒙蒙。

    不知不觉中,拉蒙越来越靠近大巫岛靠南侧的沙滩。

    “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命令?”

    阴恻恻的声音吓得拉蒙猛地甩尾转身,“虞巫大人!”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俊美的男人宛如坐在波浪上一般。

    拉蒙流着不存在的冷汗,回答:“九原首领正在寻找他们的祭司。”

    “寻找?他不知道那孩子在我这里吗?”

    “知道,我已经跟他说了,但他要求立刻见到他们的祭司,他……战首领非常担心他们的祭司。”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还能吃了他不成?”男人觉得好笑,“他们祭司让我快活,我还能给他们九原好处。”

    “那个……”拉蒙一肚子腹诽不知该如何吐槽。

    “说!”

    拉蒙不敢吐槽自家大巫大人,只能吞吞吐吐地道:“九原和我们人鱼,还有和我们知道的人族都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他们有个九规三令,其中一条规定就是一人只能有一个配偶。”

    “哦?是吗?”

    拉蒙表情像是要哭了,“我以前把此事报给族长过,上次您要见默大人,我也跟您说了,您、您忘了吗?”

    他没忘,只是没在意而已。

    拉蒙咬牙道:“我还跟您说过,九原的小祭司和他们的首领似乎就是一对。”他原来并不知道,但那位九原首领“特地”把这件事告诉过好几个人鱼战士,这其中就有他。

    “那又怎样?”

    “他们好像要求配偶必须彼此忠诚,只要确定关系就不能再和其他人□□。”

    “哦?人类会做出这种规定?”男人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惊讶之情。

    “是。”

    “包括他们的首领?”

    “应该是。”拉蒙其实并不知道九原的首领会不会遵守这点。

    “怪不得那小子死活不愿意……”男人撇嘴,他也是第一次碰到会拒绝他的人类祭司,他喜欢人类温暖柔软的身体,超过其他任何智慧种族,以前那些人类祭司为了得到他和人鱼族的庇佑,会主动到海边来找他,用祭品召唤他,然后躺在沙滩上任由他尽兴,那些人类看表情也喜欢得很。

    如果他看上某个人类祭司,只要表现出那么点意思,对方也会立刻高高兴兴地奉献出自己的身体,有些祭司还觉得被他看上是一种荣幸。那时候海边好几个人类部落选择祭司,都会挑部落中长得最好的人。

    人类从来不是对配偶忠诚的种族,他们如果有能力、有机会,会和不同的人□□,除了满足欲/望,就是想要尽可能多地留下后代。

    海中食物丰富,那些能怀孕的女祭司个个都恨不得怀上他的孩子,好生出能自由生活在水中的新种族,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如愿。

    为此,严默那个小祭司的态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也让他特别想要占有那个小东西,不为性/欲,只为征服。

    这边拉蒙听说严默不愿意,真的要哭出来了,“您答应过我,一定不会强迫九原的祭司。”

    “我没强迫他,我就逗逗他。”他才不会承认他逗到一半就真的起了性致,更不会承认他一直在威逼利诱,并且在真的用上了强迫手段后还给人跑了……

    “这么说您没有强迫默大人和您□□?”拉蒙狂喜。他带严默来见大巫,如果严默自己同意和大巫发生什么,那就是严默的事,但如果严默不同意,他们大巫乱来,那九原和人鱼族打起来,他们也不占理。

    当天黑也没听到大巫的召唤,他以为严默肯定是同意用身体和大巫交换了什么,这在他们看来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只要没有强迫,两个人族或任两个种族看对了眼,滚在一起搞一搞,搞出孩子也正常。

    拉蒙急,是因为原战的态度。没有哪个男人尤其是强大的男人能忍受自己的配偶和其他雄□□配,就算他的配偶心甘情愿也不成。

    拉蒙心里觉得拿身体和他们大巫做交换的小祭司严默很伟大,为了部落,这位小祭司真的付出了很多,也因此,他不希望九原的首领和小祭司之间产生罅隙,更不愿看到小祭司伤心难过的样子。

    同样,他更不愿人鱼族和九原部落之间因为这件事交恶,甚至打起来。

    拉蒙非常头疼他们家非常随性妄为更不知活了多久的大巫,可族长都说了,只要他没哪天发疯要把所有人鱼都干掉,随便他做什么都行,他又哪敢违抗自家大巫的命令?

    最主要的是,大巫已经答应他绝对不会强迫小祭司!

    “虞巫大人,默大人还在沙滩上吗?”

    “哼。”

    这个哼是什么意思?拉蒙直愣愣地看着他们大巫。

    虞巫一尾巴把他抽出老远。

    拉蒙忍着疼痛游回来,鼓起勇气问:“默大人呢?你们说完了吧?那我送他回去?”

    “不见了。”

    “……什么?”

    “我说他不见了。”

    “人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拉蒙要抓狂了!他一定要把这件事禀告族长,他一定要让族长把虞巫大人抓回去,再也不放他出来!

    原战在湖边也半狂化了,这些该死的人鱼无论怎么说都不肯带他去大巫岛,也不肯把默带回来。

    “我最后说一遍,带我去大巫岛,我要立刻见到我的祭司!”

    “我们已经派战士去找拉蒙,战首领,请你再等……”

    原战拒绝再等,他直接使用能力把湖边二十几名人鱼战士全部裹成了石头球,只给他们留了几个极小的出气孔。

    “看着他们。胡胡你派人回去传讯,让全部落做好战斗准备!”

    “是!”

    天上电闪雷鸣,“桀——!”一道充满哀伤和仇恨的唳叫从远方传来。

    “九风——!”原战扯开嗓门高吼,他怕九风听不见,还取下了号角,大声吹响。

    “桀——!”九风庞大的身影快速接近,可就在飞到湖边上空时,它却力竭一般从天空中掉了下来。

    “砰!”湖浪高涨。

    原战冲进了湖水中,他以为严默一定跟九风在一起。

    湖底,九风趴在淤泥中,周身有小小的气流让它同湖水和泥巴隔开。

    原战掀开九风的翅膀,扒拉它的爪子,四处寻找严默。

    默呢?默在哪里?!

    湖水中什么都看不清楚,在摸了一遍又一遍,确定严默确实不在附近的原战把九风拖上了岸。

    一上岸,他就逼问九风:“默在哪里?”

    “桀……”九风发出虚弱的叫声。快去救默默,他被大鱼抓住了!

    原战哪能听懂九风的叫声,越不懂他越急,九风都变成这样——虽然它身上没有明显伤口,但它力竭的模样,显然刚才经过了一场大战,而且九风还是落败的那一方。

    “你还能飞吗?九风!听见我说话没有?你要是还能飞,就带我去找默!”

    九风听懂,努力撑起身体,翅膀一扇,飞上半空。

    原战起步,跑,用劲一蹬地面,跃上半空抓住九风的脚腕。

    九风身体一沉,但它硬是唳叫一声,再次冲向大巫岛的方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