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0章 章回16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脸色极为冷静并小心地取下刚刚制作出的提取液,这蓝色发光的液体还不是成品,但它的破坏力已经足够。

    看了下计时器,他在实验室中已经待了整整两天。

    一做起实验他就会精神高度集中,现在外面变得如何他完全不知。

    用塞子塞上这根宝贵无比、碎一根就少一根的试管,放入增加到500立方米的多功能保鲜包中。

    实验台上还有一个有盖子的碗形器具,里面装了半碗无色透明的药液。

    严默拿出实验室内的针管,针管里已经装了一支药液。

    消毒,推出空气,撩起麻布衣在腹部肚脐横向一拳头处进行皮下注射。

    数着数字等了一会儿,拔出针管,严默又打开那个有盖的碗形器具,用剪下来的一小块麻布沾了沾里面的液体,小心地涂抹到自己的脸颊、脖颈、手腕、脚腕等裸/露部位。

    最后看了眼计时器,严默的身影从实验室中消失。

    随后,美丽的白色沙滩上出现了一名身穿麻布衣的少年。

    湖浪轻轻拍打着岸边,直射而下的灿烂阳光照耀得沙滩都在发光,少年抬手遮住眼睛,直到眼睛能够慢慢适应。

    “沙沙,沙沙。”岛上的树林发出整齐的声音。

    这是一个有风的晴朗天气,风略微有点大,少年半长不长的头发被风吹得扬起。

    少年在等待,等待这里的主人出现。

    对方并没有让他等太长时间,俊美的男人从湖水中慢慢浮起,一步步走向少年。

    “你去哪里了?”

    “去祖神之殿取了些东西。”

    两人不像是敌人,倒像是分开一段时间又见面的老朋友一样。

    “祖神之殿?”虞巫轻笑,“我可不是你那些傻呼呼的子民,神早就不会再响应他们后代的呼唤,何况祖神?只有神之血脉还在这世间流淌。”

    严默表情很淡,“你怎么知道神就不会理睬我们?你不讨喜,不代表神看别的子孙后代也不顺眼。”

    “哈哈!”虞巫大笑,“我听那些小鱼苗跟我说,你自称得到了祖神传承?是祖神亲自承认的祭司?”

    “事实如此,你可以不信。”

    虞巫压根不信,他神态懒洋洋地道:“你说你去了祖神之殿取了点东西?是什么?拿出来看看。你既然敢回来,肯定是你觉得那东西能克制我,或者……可以和我交换?”

    严默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很干脆地从腰包里取出那管液体,堂堂皇皇地亮给对方看。

    虞巫先是还没在意,可在他看清少年手中的东西后,懒散的表情消失,手指一抬,装了半管蓝色发光液体的试管已经到了他手中。

    严默看到试管被夺也没觉得奇怪,他敢拿出来就已经做好了被夺的准备。

    “有意思,这是什么?晶石磨制出来的?不过这好像并不是某种晶石。小祭司,我不相信你得到了祖神传承,但是我想你可能真的找到了某个被遗留下来的神之遗迹。”

    神之遗迹?严默不动声色,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虞巫在说出那句话后也在注意打量少年的神色,见他表情没有任何改变,在心里骂了声狡猾的小东西,随之晃了晃试管,看着里面的液体问:“这是什么?”

    “毒药。”

    “……就这样?”虞巫好笑,他还以为这么特殊的盛物里面装的肯定也是某种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哪想竟只是毒药?

    “如果你需要毒药可以来找我,不管是见血就死,还是毒死一个部落生物的毒药,我都有。”身为人鱼族活到现在的大巫,他怎么可能不会制作毒药?

    “你有绝育药吗?”

    “绝育?”虞巫真正愣了下,“不能生育后代的药?”

    “对。”

    “谁会琢磨那东西,而且……”要怎么弄?虞巫没说完,他看看少年,再看看手中蓝色液体,脸色冷了下来,“这就是你说的绝育药?”

    “对,这药液对九成以上鱼类都有效。”严默稍微夸张了点效果,这个还缺乏一些重要提取素的半成品只能对那些下在水中的鱼卵产生逐代少育乃至绝育的效果。

    当初他的研究所会研究这种药物,还是因为受到了某国某州政府的委托,起因是流经他们州的某条母亲河中/出现了大量外来鱼种,对当地渔业产生极大破坏,偏偏那种外来鱼当地人和该国人都不喜欢吃,造成这种外来鱼种很快就在该州附近水流域泛滥。

    当地州政府对此异常苦恼,为解决此事还进行了公开悬赏。当时他的研究所幕后出资人为了增加政治资本和话语权,就以挑战新课题的名义,让研究所接下了这个委托。

    那人太了解他,知道他对这种跨界研究会感兴趣,而且那时他正对基因学无限着迷中,这个课题可以说正好戳到了他的痒处。

    花费四个月时间,他研究成功了。完成品的成熟药液可以根据基因选择,专门攻击某种鱼类的生殖能力,可以做到破坏卵子的受/精能力同时让精/子活性减到最低。

    半年后,投药产生效果。而这种可以有针对性的绝育药也引起了好几个国家注意,他的母国和当时下委托的某国都表示想要买断这种绝育药的所有研究。

    那人拿着这药待价而沽,他不爽,也知道这种药的配制方法一旦流露出去会带来多大的可怕后果,他把所有研究资料都销毁了,连剩余的成品都没有留下半支。

    那人气急,却也拿他无可奈何。

    他冷笑,他不是好人,但他也不想背负奥本海默之罪。只是他以为这药他永远都不会再去配置它,没想到被流放到这里还得用它保命。

    如果换了一个敌人,他也不会拿出这种药,因为起效慢,对方还不一定能理解,他拿出来也没用。但对这位人鱼族大巫,从对方的语言能力、理解能力和战斗能力来看,他一定可以理解这种药的威力和可怕性。

    越是聪明的人越会多想,而只要他多想,他就会犹豫。对方一旦犹豫,他就有了谈判的可能。

    “这一管药液差不多可以污染一千亩水域,一千亩相当于……”严默伸出手臂对着湖面划了个大圈,模糊地道:“大约跟我现在站的这座岛差不多大,深度达到湖底没问题。”

    虞巫没说话,但也停止了对试管的随意把玩。

    严默,“你不是精通毒药制作吗?身为人鱼族大巫,我想你一定有办法检测这种药液是否有我说的那种能力。”

    虞巫沉默了一会儿,“你不怕我杀了你?”

    “如果我死了,这个青渊湖也将永远成为鱼类的坟墓,这种药液不能自然降解,也就是它不会随着时间消失,它会永远留在湖水里、留在湖底的土壤中。”其实可以自然降解,只不过时间会长点,大约有个两百年左右也就没效果了。

    “而所有生活在这个湖里的鱼类就算逃往其他水域也没有用,因为它身体里已经带了毒素。”

    虞巫用着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少年,就像少年突然间长出了三头六臂一般,也许少年真的长出三头六臂他也不会这么……郑重地看他。

    “我要看到更多药液,如果你只有这一点,就算它真的有你说的让鱼类绝育的能力,只不过一座岛的范围,我想隔绝它很容易。”

    严默呵呵两声,“你当我是傻子吗?我要敢把剩下的药液亮出来,大概有多少都能给你抢走。”

    “看来……我还是应该杀了你。”虞巫的身影一下出现在少年身边,比人类长了不少的手指也掐住了他的脖子。

    “咦?”虞巫突然放开手,抬起自己的手仔细查看。

    “你在自己身上抹了毒。”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严默点头,很诚恳地问:“感觉如何?”

    虞巫冷笑,眼中闪过杀意,这名人类祭司已经有了威胁他的能力,“这种毒药还杀不死我。”

    “它也许不能杀死你,但绝对能让你痛苦一段时间。”严默对自己做出的药物充满信心,他的武力值渣,但他的药物绝对会让这世上的不少智慧生物头疼。

    他就不信这条大鱼的身体真的坚不可摧,弄不死他那只是方法不对,等他找出这些人鱼的弱点,他要这些人鱼看到他就发抖!

    “解药。”

    “你是指哪种解药?绝育药没有解药。”因为他还没做。

    虞巫突然大笑,笑声一收,他恢复了原先懒散的模样,随手虚点了点少年,“你怎么不问问,你失踪两天,你们部落的首领和战士有没有来找过你?还有那只鲲鹏雏鸟,以及那些食肉蜂。”

    严默没有问,他说了两句似诅咒又像预言的话:“我是得到祖神认可的传承祭司,当我打算和某个种族同归于尽时,除了神,没有谁可以阻止我。当我死时,九原消失,青渊湖将变成死地,长尾人鱼族将不会再有新生儿出生,鲲鹏族将永远和长尾人鱼族为敌。”

    虞巫不相信这名小小的人类祭司可以做到这些,但看着对方平静无波的双眼,他踌躇了。

    “你,最好不要骗我。”虞巫丢下这句话,抓着那支装了蓝色液体的试管消失。

    严默不敢松神,他怀疑那大鱼就躲在附近监视他。

    试着吹响号角召唤九风。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到九风的回音。

    严默不信那大鱼真的敢杀死九风,而且听对方的口气,那大鱼恐怕还认识九风的父母。

    那九风是受伤了,还是被囚禁起来了?

    原战呢?他……还活着吗?

    “爸爸,前面……”

    嗯?嘟嘟?严默手下意识按住自己小腹,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儿子的呼唤,弄得他都要以为当初听到的都是幻觉。

    “前面……”

    “前面?哪个前面?”严默抬头,这才发现他现在不是面对湖水,而是面对着岛上的树林。

    “好吃的……想吃……”

    严默瞅瞅四周无人鱼,抬脚就往岛上的树林走去。不管他听到的是不是他儿子的声音,巫运之果想要吃的东西,他要是就这样错过,他以后一定会睡不着。

    此时,天堑城。

    叶赫坐在巨大的晶石面前,抹去鼻中溢出的鲜血。

    他还是太勉强了,但这次勉力而为也并不是毫无收获。

    自从预兆出现,他就用尽一切手段在寻找预兆的来源地。

    巫运之果,那是任何一个祭司都不可能放过的宝贝。三城神殿,多少祭司在等待它的出现,可现在又有多少人已经掌握巫运之果的下落?

    上城神殿发来指示,让他们这些各城神殿的大祭司必须尽快找到巫运之果的下落并报之上城,而有确切下落者将会获得上城神殿的巨大奖励。

    七级血脉能力修炼法,那确实是非常宝贵和重要的奖励。六级祭司可以做下城神殿的大祭司,七级那就有竞争中城神殿大祭司的可能。可就算如此,它能和巫运之果比吗?

    叶赫还记得教他的老祭司临死前对他说的那句话:得到巫运之果的巫者就算不能变成神,有巫运之果在手,那巫者也将会是天下最厉害的巫者!

    每个祭司的能力都不一样,他不是预言者,但是对于找人找物他也有他的办法,也许不够精确,但这时就算只有一个大概方向也值得。

    而且有意思的是,这方向竟然跟上次他寻找朵菲公主的一致,都在山的那边,有野蛮人居住的蛮荒之地上。

    巫运之果,出去就没有回来迹象的朵菲公主,以及至今没有找到公主下落的哲非将军……

    叶赫刷地从晶石面前站起身,可他的身体当时就因为大量透支晃了下,还好及时扶住晶石才没有跌倒。

    “来人。”

    “祭司大人。”侍奉者出现。

    “准备一百名奴隶,我需要恢复。”

    “是。”那名侍者立刻传下话去,又赶紧小跑到叶赫身边,伸出手臂。

    叶赫在侍者的搀扶下边走边想:他要找个什么好理由离开城堡又不会让上城的神殿怀疑?也许寻找公主会是个好借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