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1章 章回16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四周都是水,但这里的水却和周围的湖水不一样,周围的水在流动,而这里的水却完全静止。

    静止的水域呈巨大的圆形,不上不下,正好处于湖水的正中间。

    而在这个静止的水域中央正平躺着一名肌肉线条几近完美的高大男子。

    男子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的手指痉挛似的微微颤了一颤。

    接着,男子的身体再没有丝毫反应,可是禁锢住他的静止水域却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变化从男子身体周围开始,本来不再流动的水开始轻颤,肉眼看不见的波纹以男子身体为中心向四周辐射。

    就好像有所选择般,原本平均向周围辐射的颤动开始逐渐向湖底那面集中。

    原战的意识仍旧处在半昏迷半清醒状态,他记得自己被九风送到了某个岛屿,在那里,他遇到了人鱼族大巫,一个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

    九风看到那大鱼就疯狂攻击它,而他看那长得过分好看的大鱼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尤其对方那不拿正眼看人的说话态度,让他特想一拳头砸在他鼻梁上,再用大脚丫子把他的脸踩到烂泥里。

    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也许比枫族的老萨玛更危险!有这样强大和危险的邻居,作为一个部落首领,他不能完全凭感情做事,原战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忍耐,先问出默的下落再说。

    可他所有的忍耐在对方一句话下破功了。

    “你睡过你的祭司吗?如果没有,那真是可惜了,他的屁股生得真不错,皮肤也好,虽然长得一般般。”那大鱼似回味一般地向他感叹。

    原战炸了!

    他不止炸了,他整个都疯了。

    这时什么部落,什么强大邻居,全都给他抛到了脑后。

    他只知道他的祭司被别的男人睡了,他的默被一条大鱼给欺负了!这让恨不得在严默身上打满自己印记、不能忍受别人碰触一下的原战怎么能受得了?!

    原战压根就不信严默那样性格的人会心甘情愿和另外一个男人睡觉,这条大鱼肯定强迫了他、伤害了他!

    “默在哪里?”原战拼命压抑快要冲出脑门的怒火,问出最后一句。

    “不知道。”

    去你娘的不知道!原战也不管对方到底有多强大,当即就用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攻击对方。

    可是不管他多么拼命,在那条大鱼面前,他的攻击竟然没有对他产生多大困扰。

    当他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打算钻入地底,把青渊湖闹个天翻地覆时,他被那条大鱼给禁锢住了。接着,那大鱼不知对禁锢住他的水球做了什么,他只觉得脑子一震,就昏了过去。

    那大鱼大概以为弄昏他就万无一失,却没有想到他自从学习默传授给他的初级训练法后,日也练、夜也练,一直练到连睡觉时都能自然运转该训练法的呼吸规律,让其变成了本能的一部分。

    而这时,这个本能就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好处,甚至当他的身体发现他不能正常呼吸后,竟自然封住了他的口鼻,改为另一种他尚不能理解的呼吸方式,以尽量多的争取到水中含有的空气……默好像曾提过那种生物必须的空气叫氧气?

    默……一想到严默,原战脑中运动加速,昏迷前的一切都想了起来,随即“啪”地睁开眼睛,他先花了一丁点时间去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很快,他就慢慢翻转身体,让自己变得面朝下。

    这个水球的水有古怪,阻力相当大,他只不过翻个身,就近乎力竭。

    他必须下去,想法冲破水球,接触到土壤,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机会逃出去,并想法子救出默。

    原战极为费力地滑动手脚,迫使自己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极大的压力和阻力,让他的身体肌肉都开始微微颤抖,当他下降到水球下方三分之一处时,他身体周围的水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原战不知道他皮肤表面的毛细血管已经大面积炸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耳朵、鼻孔都在往外溢出鲜血。

    默……我要去救默。

    他才十五岁,他还不能和人睡觉,他不喜欢,他不愿意,我要救他出来,带他离开九原城,我们去其他地方,等变得强大了,再回来杀死那人鱼。

    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我说过我就算死了也会带着你一起死,你是我的,我不会把你留给别人,绝不!

    正在查验那蓝色液体是否具有那小祭司所说作用的虞巫忽然抬起头,轻轻“啧”了一声。

    长长的鱼尾一摆,虞巫穿过两座顶部相连,像是天然拱顶的湖底山,来到了他的收藏区兼囚禁区。

    收藏区相当大,里面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水球,那些水球中装着各种各样的生物和稀奇古怪的东西。

    虞巫绕过那些水球,出现在囚禁原战的水球边。

    这时原战已经无限接近水球底部。

    “喂。”虞巫敲了敲水球表面。

    水球的水产生震动,原战吃力地扭过头,虞巫的速度很快,他刚才并没有看见他过来。

    “你真的是五级战士?”虞巫很好奇地游到距离原战最近的地方,仔细观察他的脸,“拉蒙说你们还没有学会怎么隐藏战士印记,那么你脸上这些印记应该是真的。”

    原战双眼不含任何感情地看着他。

    “可我这个水球都是根据你们的级别进行级别压制,除非你能在水球中突破到六级中等程度,否则没有我的允许,你永远都不可能醒过来,更不可能提升实力。”

    虞巫盯着男人的脸,“有意思,两个小怪物?你的祭司找到了某个神之遗迹,那你呢?你也找到了一个吗?还是你的祭司从他那个神之遗迹中得到了一些好东西,然后给了你?”

    原战咧开嘴,对着人鱼龇了龇雪白的牙齿。

    虞巫目光从男人角度怪异的手臂上一扫而过,“你知不知道你的臂骨已经断了,如果你再强迫自己试图攻破这个水球,你身上的骨头会一根根断裂,你身上的皮肉和内脏也会被压成一滩血浆,你会死。”

    原战竟然硬是扯起嘴角的肌肉,勾出了一个充满讽刺的微笑。

    “你不怕死亡?”虞巫隐隐也生出了一丝怒气。那小祭司宁愿和这个野蛮人睡觉,也不肯侍奉他这么伟大、这么厉害的人鱼大巫,这野蛮人有什么好的?

    如果那小祭司聪明,他可以给他很多这个野蛮人无法给予他的。

    他怕死,他到现在加起来睡过默的次数还不足十根手指,他一点都不想死,他渴望着等默长到十八岁,渴望着他和默的孩子有变成/人的那一天,但他怎么可能在这条大鱼面前示弱!

    我会杀了你,一定。原战用眼睛向虞巫清晰地传达了他的意志。

    虞巫手指在水球表面慢慢滑过,他极度不喜欢男人那双狭长、阴毒又贪婪的双眼,那双眼会让他想起深海里最可怕的一种毒蛇,那种毒蛇是人鱼在海中的天敌之一,它们喜欢捕食人鱼,经常在人鱼喜欢出没的地方出没,一旦有人鱼被咬中就很难被救回。

    “我不知道那小祭司看中你什么,但如果当他发现他倚重的五级战士变成了一个废物,你说他会怎么对你?”虞巫笑得可美可肆意,那小祭司竟然敢威胁他?这小小的五级战士也敢挑衅他?很好,他会让他们知道得罪长尾族人鱼大巫的后果是什么!

    另一头,大巫岛上。

    严默在走进树林时受到了一次攻击,可是他还没有看清攻击他的生物长什么样,那玩意就被他体内的巫运之果给吸成了粉末。

    被开禁的巫运之果简直就像迫不及待似的,嗷嗷叫着,等待一切靠近严默的血肉之体。

    那次攻击过后,后面的路程就一直都很平安,按照巫运之果的提示,严默一路走进岛屿中央。

    这个岛屿从外面看不出来,等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个被环形矮山包围的小岛。

    而这个小岛的中央就是这个凹陷在小岛最深处的小水潭。

    严默看着眼前的小水潭,不住深呼吸。

    他在这个小水潭里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了一座完全由晶石搭建的超小型宫殿!

    这座晶石宫殿就这么神奇地浮在水潭中央,阳光洒落在上面,就是对宝石之类不怎么感兴趣的严默也不禁为这座泛出七彩光泽的晶石宫殿目醉神迷。

    “爸爸,前面!前面!”巫运之果的叫声越来越急切。

    严默一拍额头,苦笑道:“儿子哎,你不会是想吃那座宫殿吧?那都是石头,有什么好吃的?”

    “爸爸!前面!快!”巫运之果几乎是在尖叫。

    严默没理它,他正在观察这个水潭,看要怎么走到那座晶石宫殿前。

    水潭的水颜色很暗,让人一眼看不到底,也就无法判断这水潭到底有多深。

    严默尝试地伸手摸了摸水潭里的水,冰凉冰凉,一点都不像是夏天的水。

    “爸爸——!”

    “闭嘴!”严默扯了把草叶丢进水潭,还好,这不是那传说中连鹅毛都浮不起来的弱水。

    再看草叶漂流的方向,严默怀疑这水潭说不定还是活水,下面很可能有与青渊湖相接的地下水道。

    那晶石小宫殿离岸边最近的距离大概在十五米左右,以他的水性,很快就能游过去。

    只是这个被拉蒙等人鱼称为禁地的岛屿,会这么简单就让他接近一看就知道是岛中秘宝的晶石宫殿吗?

    这个水潭肯定有古怪,严默这样确信着。

    可就在严默打算继续好好观察,不行就临时做个木筏过去时,他肚中的巫运之果却疯狂闹腾起来,不但在他脑中发出让他头疼头炸的耍赖哭叫声,还顶的他肚子不时鼓出一块。

    这闹腾的小鬼肯定不是他儿子!他家嘟嘟可乖可乖。

    养过或带过小孩子的都知道,有时候那些小毛头跟你闹腾起来时,你哪怕有再好的耐心和理性也会在这些小毛头面前败下阵来,甚至能给闹得乱了方寸。

    严默有理性,但是他偶尔也会犯抽。就比如此刻,他打算下水游过去,不过他还要再测试一下,所以他把脚伸进了水潭里。

    然后……他就感觉到脚丫子上一阵剧烈疼痛,提起脚一看,一只长着大嘴的类食人鱼正紧紧咬在他的脚背上。

    血从脚上滴落。

    而这些滴落的血液就像某种信号,水潭一下沸腾起来,波光粼粼,无数大鱼向严默所站方向飞速集中过来。

    而严默提起脚丫的潭水里更是接二连三跳出十几条下颚突出、嘴巴奇大、身体扁平的类食人鱼,每条鱼都有着看着就让人发寒的尖利牙齿。

    “噗!”那条咬着他脚背的食人鱼突然身子一扭、炸成一团血花消失。

    血花落在他的脚背上,迅速被他的皮肤吸收。

    “爸爸!下去!好吃的……好多好吃的……”

    严默呆,“你说的好吃的,指的是这些食人鱼?”

    “吃……吃……”刚尝到味道的巫运之果兴奋地不住叫嚷,更顶着严默的肚皮催促他赶紧跳进水潭里。

    严默想了想,干脆在湖边坐下,就伸出那只被咬伤的脚,狠心往湖水里一垂。

    一开始,他还能感觉到被食人鱼噬咬的疼痛,但两三次后,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脚丫子里伸了出去……

    ——警告!被流放者操纵巫运之果恶意伤害大量单一物种,人渣值20点。警告,每三条虞血鲳鲹加一点人渣值。

    我操哟,这才多大会儿工夫就加我20点人渣值!

    “停停停!儿子你给我停下来!”严默吓得赶紧把脚丫子提出水面。

    可他脚掌下面却延伸着一根长长的血红枝条,看起来像珊瑚,但只要一想到里面流动的红色液体都是鱼血,严默顿时不能愉快地观赏了。

    “停下来!”严默催动了融合返魂树幼苗后变成本能之一的能力。

    那条血红枝条非常不情愿但极为快速地缩回了严默身体内。

    “爸爸坏……要吃……呜呜……”

    “笨儿子,谁叫你主动攻击了?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等那些笨鱼咬上来,你再进行被迫地抵抗?”

    巫运之果不知道有没有理解,还在一个劲念叨爸爸坏。

    严默直接对它下命令,“不准再主动攻击,听见没有?否则以后别指望我会再放你出来!”

    “爸爸……”

    “叫爸爸也没用,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呢!听着,以后你只能在我或者你自己受到攻击时才能展开反击,明白了吗?”

    巫运之果不闹腾了,因为严默直接走进了水潭里。

    他想靠近那个晶石宫殿,他总觉得那里面有什么更好的东西,而且那些晶石看起来也很眼熟。

    另外,自从巫运之果攻击并吸收了那些鲳鲹的血肉后,他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热,他甚至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松果体在明晃晃地昭示着存在感。

    一定有什么改变在他身体里发生了,且不像是坏的改变。

    虞巫这边刚解决了跟他犯冲的某五级神血战士,那边他就又有了不太妙的感应。

    大巫岛!

    海神在上,他怎么就忘了那小祭司的体内还有个贪婪无比、无惧天下大多数强大生物的巫运之果!

    他确实在那岛上留下了防范,但是晶石宫殿都被触动了,留在最外面的守护者肯定也被巫运之果给吞噬了。

    还有他的虞血鲳鲹!那可是用他的精血培养出来的食肉鲳,攻破七级战士的皮肉都不在话下。如今还不知道能够剩下来几条!

    可恶!可恶!可恶!如果不是生育本身就已是人鱼族的最大问题,他怎么会在听到针对鱼类的绝育药后会如此心神动摇!
  • 背景:                 
  • 字号:   默认